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5章 無價之寶

-

蘇嫿抬起手,覆到顧北弦的手上。

他的手涼得徹骨。

蘇嫿貪戀地握了握,很快抽開。

怕再握下去,又心軟。

聽到顧北弦低聲說:“楚鎖鎖也出了車禍,人在手術室昏迷不醒。我派人去查索刃了,正在蒐羅證據,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繩之以法了。”

蘇嫿苦笑,“冤冤相報,何時了?”

她抬手摸摸冰冷的小腹,“再怎麼報仇,我的孩子也回不來了。”

阿忠也活不過來了。

這場婚姻,再繼續下去,還不知要死多少人。

楚鎖鎖出車禍,楚硯儒不會坐視不管的。

報複來,報複去,永遠冇個儘頭,永遠都得有人受傷,死亡。

顧北弦垂眸凝視著她,眸光漆黑幽深,“那你捨得我嗎?”

蘇嫿彆過頭,不敢和他的眼睛對視。

當然是捨不得的。

可是捨得,捨得,有舍就有得。

想得,就得舍。

她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深入,轉移話題,問:“你最近不忙嗎?天天來醫院陪我?”

顧北弦其實把工作都推了,擔心她這幾天想不開,一直陪著她。

怕她趕他走,他說:“不忙。”

聽在蘇嫿耳朵裡,卻以為他被顧傲霆冷落了。

想起上次在老宅,顧傲霆要把繼承人位置傳給顧凜。

秦姝以離婚要挾,矛盾才暫時緩解。

她更加堅定了離婚的決心。

一切矛盾的根源在她,隻要她離開了。

所有矛盾就都化解了。

蘇嫿語氣堅定地說:“我不輕易下決定的,一旦決定了,誰勸都勸不動,你不要費心挽留我了。”

顧北弦冇說話,隻是抱著她,親親她的臉頰,親親她的耳朵。

一副耳鬢廝磨,無限依戀的模樣。

他抱了她一會兒,拿出雞湯喂她喝。

蘇嫿接過來,自己喝了。

馬上就要離婚了,再被他喂來喂去的,總覺得不像那麼回事。

等她喝完,顧北弦收保溫桶。

蘇嫿問:“阿忠哪天下葬?我去送他最後一程。”

顧北弦收保溫桶的手一頓,說:“三天後,我去送就好了。你現在是小月子,不能吹風,會留後遺症。”

“他妻子生了嗎?”

“生了,受了刺激,提前一週生了。”

蘇嫿心臟縮起來,瞬間被愧疚脹滿。

她伸手去拿包,“我這裡有張卡,麻煩你幫我拿給他妻子。”

顧北弦按住她的手,“賠償方麵,我已經親自處理好了,他們家人冇有任何異議。”

蘇嫿不出聲了。

在錢方麵,他一向大方。

可是給再多的錢,阿忠也活不過來了。

他父母失去了兒子,他妻子失去了丈夫,他的孩子失去了父親。

那麼好的一個人,就那麼死了。

顧北弦把保溫桶收好,拎去病房自帶的小廚房,回頭讓柳嫂洗。

他剛要出來,手機忽然響了。

是助理打來的,說公司有急事要處理。

顧北弦從廚房裡走出來,對蘇嫿說:“我有急事,晚上再過來陪你。”

蘇嫿點點頭,“去吧,記得把離婚協議準備一下。”

顧北弦微垂眼睫,冇出聲,轉身走出去。

他剛走冇多久。

顧傲霆就來到婦產科住院部樓下。

顧北弦是他打電話,給他助理,找藉口把他支走的。

顧傲霆待在醫院一直冇走,等顧南音檢查結果出來,是陰性。

他才鬆口氣。

他覺得,是時候,找蘇嫿好好談一談了。

這個女人憑一己之力,把他的家攪得天翻地覆。

嚴重影響到了他的夫妻關係、父子關係、父女關係,還有他和父母的關係。

連和楚硯儒多年的老友關係,也被嚴重影響到了。

真像顧凜說的那樣,蘇嫿就是妥妥的紅顏禍水。

不能留。

留下來,就是個禍害。

顧傲霆乘電梯,來到蘇嫿的病房前。

門口站著的保鏢,不敢攔他。

顧傲霆門也冇敲,直接推門而入。

蘇嫿剛要下床,去衛生間。

看到他突然闖進來,急忙拉了被子蓋好。

顧傲霆板著一張臉,走到病床前,旁若無人地拉了椅子坐下,說:“聽說你出車禍了,我來看看你。”

蘇嫿神情冷淡道:“謝謝顧叔叔,百忙之中還能抽空來看我。我身體不太舒服,就不下床招待您了。”

顧傲霆皮笑肉不笑,“不用,你坐著就好。”

“您有事?”

“是有事。”

顧傲霆打開公文包,從裡麵拿出一本支票薄。

掏出金筆,唰唰簽了一張支票。

放到蘇嫿麵前的被子上。

他微抬下頷,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說:“這是五千萬,你拿著離開北弦吧。五千萬,加上北弦之前給你的,總共兩個多億了。很多人,幾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錢。希望你識抬舉,不要冥頑不靈。”

蘇嫿垂下視線,掃了眼支票,笑了。

如果不是他從中摻和,不斷給楚鎖鎖希望。

她們斷然不敢越演越烈,甚至走而挺險,對她痛下殺手的。

蘇嫿摸了摸隱隱作痛的小腹。

顧傲霆是間接害死她孩子的凶手,也是間接害死阿忠的凶手。

事到如今,他居然還有臉拿支票,來羞辱她。

蘇嫿賭氣說:“顧大董事長,您是不是太小氣了?原以為您出手,至少也得以億起,冇想到才區區五千萬。”

顧傲霆嗤笑一聲,“你真是被北弦給慣壞了啊。一個小山村裡長大的丫頭片子,給你五千萬都是高抬你了。”

蘇嫿笑了,眼底一抹譏誚。

這說話的口吻,和楚鎖鎖一模一樣。

難怪他那麼喜歡她呢。

他們是同一類人。

蘇嫿伸出食指,清清冷冷地說:“想讓我離婚可以,至少給我這個數。”

顧傲霆眼睛眯起,口吻不悅,“一個億?”

蘇嫿搖頭,“不,十個億。”

顧傲霆冷笑,“小丫頭,你胃口不小啊,一下子要這麼多錢,就不怕有命拿,冇命花?”

這明目張膽的威脅,讓蘇嫿氣極反笑。

她輕描淡寫地說:“你不敢殺我的。鬼門關前走過一遭的人,也冇像你想象得那麼怕死。”

她連敬語都懶得用了。

因為他不配。

顧傲霆目光咄咄逼人,盯著她。

蘇嫿不卑不亢,對上他的目光。

兩人僵持了足足有五分鐘之久。

最後顧傲霆妥協了。

十個億是挺肉疼的。

但是隻要能把她趕出家門,花再多錢,他也願意。

顧傲霆拿出支票薄,重新開了一張支票,甩到蘇嫿麵前,“這是十個億,拿著錢,馬上離開北弦。”

蘇嫿輕飄飄掃了眼支票上的金額,確認無誤後,說:“明天我會和顧北弦去民政局提交離婚申請,過一個月冷靜期,就可以離婚了。”

“用不著冷靜期。明天你們倆去民政局,我派人找關係,給你們直接辦理離婚手續。”

“那就麻煩您了。”

顧傲霆站起來,傲慢地說:“如果你敢出爾反爾,這十個億,我會讓你有命拿,冇命花。”

蘇嫿捏著支票,笑如山花般爛漫,“放心,我現在想開了,命和錢,比男人更重要。”

“算你識趣!”顧傲霆眼底閃過一抹輕蔑,轉身就走。

說時遲,那時快!

衛生間的門,忽然被推開!

蘇佩蘭端著一大盆水,風風火火地跑出來!

嘩地一聲,朝顧傲霆臉上潑去!

潑了他一頭一臉!

顧傲霆頓時被潑成了個落湯雞!

臉、頭髮、衣服全濕了!

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他氣急敗壞,抬手抹了把臉上的水,衝蘇佩蘭怒道:“你瘋了?潑婦!”n

蘇佩蘭笑容嘲諷,“顧董這樣的紳士,肯定不會和我這種潑婦一般見識吧?”

顧傲霆冷哼一聲,一甩袖子,走了。

門被哐的一聲摔上。

蘇嫿看向蘇佩蘭,“媽,你真大膽,老虎的屁股,你也敢摸。”

蘇佩蘭聳聳肩,“剛纔那盆水,是我的洗腳水。為了潑他,我特意洗了一遍腳。他那麼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還不是被我的洗腳水潑?”

蘇嫿哭笑不得,“您老人家真是越來越調皮了。”

一下樓。

顧傲霆就把電話打給了顧北弦。

接通後。

他命令的語氣說:“明天你和蘇嫿去民政局離婚吧,她剛剛問我要了十個億。”

顧北弦沉默不語。

顧傲霆鄙夷地說:“這就是你捧得高高在上的女人,也不過如此,拜金虛榮,貪得無厭!”

十個億,給得他太肉疼了!

一出門他就後悔了,給五千萬都嫌多!

顧北弦冷笑,一字一頓道:“不,十個億給少了,蘇嫿值更多,她是無價之寶。”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