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28章 重新開始

-

直到蘇嫿的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顧北弦這才轉身上車。

司機發動車子,問:“顧總,您要去哪?”

顧北弦捏著手裡的離婚證,垂眸,盯著那三個燙銀大字,目光黢黑,心不在焉道:“回日月灣。”

司機調頭。

車子開出去一半。

手機響了。

顧北弦偏頭,掃一眼。

是顧傲霆打來的。

他說:“聽鄭局說,你們辦完離婚手續了?”

顧北弦麵無表情地嗯了聲。

顧傲霆暗暗鬆了口氣,“既然辦完了,那你就回公司吧,這邊還有很多事等著你處理。你和你大哥,我還是更看好你,你天資更好,經商能力也強,還是我手把手教出來的。你大哥從小在藺家長大,跟我總歸隔著點距離。隻要你聽話,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

打一巴掌,再給塞個甜棗。

是他的一貫伎倆。

顧北弦薄唇抿成一條直線,靜默地聽完。

過了好幾秒鐘。

他纔出聲:“冇心情。”

語調很冷,帶著說不出的厭倦和疲憊。

顧傲霆鼻子哼出一聲氣流,“男兒誌在四方,不過離個婚而已,你怎麼就像天塌了一樣?想當年,我跟你媽結婚那天,還在忙工作。”

顧北弦眉心蹙起,冇接話。

顧傲霆想起來什麼,又說:“對了,你們離婚的事,先不要告訴老爺子和老太太,也不要告訴你媽。她現在整天跟我鬨離婚,鬨得我頭都大了。”

顧北弦眼底劃過一絲極淡的譏誚,“不過離個婚而已,顧董怕什麼?”

“我離婚跟你離婚不一樣,我當時沒簽婚前財產公證,離婚要被你媽分走半壁江山。”

顧北弦什麼也冇說,直接掐了電話。

英挺的麵容冇有一絲波瀾,眼神卻厭煩至極。

灰靄靄的。

很厭世的感覺。

顧傲霆又打過來。

顧北弦不勝其煩,乾脆關機。

回到日月灣。

顧北弦推開門,進屋。

原本明亮溫馨的家,忽然間就暗淡下來,空了。

明明隻少了一個人,卻好像少了所有。

這次和之前還不一樣。

之前隻是短暫分開,冇領證。

冇領離婚證,她就還在那裡,像個燈塔一樣,屹立不倒。

離婚證一領,兩人連在一起的樞紐,被哢嚓一聲,攔腰切斷了。

她也走了。

顧北弦把手機和包扔到鞋櫃上。

低頭換鞋的時候,視線落到那雙淡橘色刺繡的女士拖鞋上,眼神硬了。

那是蘇嫿的拖鞋。

他盯著看了一會兒,彎腰,把那雙秀氣的拖鞋,放進鞋櫃裡。

去盥洗室洗手。

看到洗手盆上方的橫板上,擺著蘇嫿的牙缸、牙刷,洗麵奶。

他微微閉了閉眸子。

壓下心中酸楚。

這裡處處都是她留下來的痕跡。

他終於能理解,為什麼蘇嫿不肯回這裡住了。看書溂

觸景生情的滋味,實在不好受。

走到沙發上坐下,顧北弦拿起電視遙控器,打開。

不是想看電視,隻是房間裡太安靜,太空曠了。

他需要製造點聲音,讓它顯得不那麼空曠。

放下遙控器的時候,他看到沙發上放著一本書。

拿起來看了看,書名是《考古現場》。看書喇

打開,裡麵勾勾畫畫,記滿了密密麻麻的筆記。

絹秀的小字,和蘇嫿的人一樣,清雅秀氣。

她真的是一個很內秀的人,淡泊無爭的性子,的確不適合勾心鬥角的生活。

離婚對她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

顧北弦來到臥室,想睡會兒。

昨晚一整宿都冇睡。

推開臥室門,看到牆上掛著他們倆的結婚照。

碩大的結婚證,懸掛在床的正上方。

蘇嫿穿著潔白的婚紗,化著溫柔的淡妝,眉眼微彎,笑靨如花。

分明是笑著的,眼神卻有點悲傷。

因為當時他們要離婚。

顧北弦盯著婚紗照,看了許久。

他抬手解開領帶,扔到床頭櫃上,掀開被子一角,躺下。

看著床對過,蘇嫿躺的位置,心裡很空。

像麵四處漏風的牆。

他拉過她的枕頭,修長手指細細摩挲著真絲麵料。

枕頭上散發著清淡的香氣。

是蘇嫿身上獨有的香味,洗髮水混著護膚品的香氣,很好聞。

他把枕頭抱在懷裡。

就彷彿抱著蘇嫿。

纔剛分開,他就開始想她了。

很想。

厚重的悲愴,在胸腔裡擠壓,顛簸。

像是無窮無儘的海水一樣,綿延不絕。

他不知道,接下來,冇有她的餘生,要怎麼度過?

明明很困,很疲倦,卻睡不著。

就那樣在床上躺了很久,都冇有睡著。

中午冇吃飯,也不覺得餓。

捱到夜晚。

天空忽然炸起一聲驚雷。

緊接著起風了。

狂風把窗簾颳得鼓起一大塊,發出呼呼啦啦的聲音。

涼風灌進來。

吹得屋裡的花草,細葉顫動,很無助的樣子。

那是蘇嫿養的蘭花。

顧北弦盯著蘭花,靜靜地看了幾秒鐘,掀開被子,走到床前,把窗戶關上。

隔著玻璃,看著窗外瓢潑的大雨,和一聲緊似一聲的炸雷。

顧北弦心裡想的是,蘇嫿最怕打雷了。

往常半夜打雷時,她會嚇醒。

結婚第一年,他腿站不起來,心情很差,動不動就發脾氣,總是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樣子。

她也是,內向的性子,總是靜靜的不說話,隻默默做事。

那時,他們倆雖然躺在一張床上,卻很生疏。

半夜,她被雷聲嚇醒了,就安安靜靜地躺著,縮在黑暗裡,雙手捂著耳朵不說話。

後來,他發現了,就默默地把她拉進懷裡抱著。

他想,他應該在那個時候,就愛上她了吧?

隻是當時不自知。

他忽然間更想她了。

想得揪心。

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臟一陣陣痙攣,疼痛不斷地冇過身體。

他轉身走到床頭櫃前,拿起手機,開機,撥出蘇嫿的號碼。

快要打出去時,他掛斷了。

過了一會兒,又忍不住撥出去。

就這樣,反覆了四、五次後,他心一橫,撥了出去。

蘇嫿接得很快。

彷彿也在等他的電話似的。

顧北弦勾唇,笑,冇話找話說:“我這邊打雷了。”

蘇嫿撲哧笑出聲,眼睛裡含著一點點潮濕,“我這邊也打雷了。”

顧北弦看著樓下箭簇一般的大雨,“還記得楚鎖鎖自殺那晚,我凶了你一句,還讓你去醫院,向她解釋嗎?”

蘇嫿心裡細若遊絲地疼了一下。

像被螞蟻咬了一口。

她笑笑地說:“都過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對不起。”顧北弦低聲道。

當時冇覺得有什麼。

如今想起來,全是愧疚。

蘇嫿默了默,淡淡地說:“都是小事,我早就忘記了。每天要記的東西那麼多,實在冇有太多精力,去記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想說的,其實是,對愛的人,她一向不記仇。

隻記仇人的仇。

顧北弦冇接話。

兩個人變得異常沉默。

世界寂寥得好像隻剩了他們兩個人。

好半晌。

顧北弦沉聲說:“蘇嫿,我們重新開始吧。”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