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33章 把牙打飛

-

“什麼?她,她是你女人?”周占尷尬得要命。

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泡妞泡到人家男人頭上去了,有他這麼窘的麼?

難怪剛纔顧北弦臉陰沉得像什麼似的。wp

冇對他大打出手,已經是客氣了。

“對不起啊,弦哥,我不知情,不知道這位就是嫂子。”周占很機靈,馬上改了口風,“你和嫂子男帥女美,郎才女貌,簡直配一臉。”

顧北弦漫不經心地嗯了聲。

一顆心全撲在蘇嫿身上。

目光像黏在她臉上似的。

挪都挪不開。

蘇嫿見氣氛尷尬,拿起筆在合同上飛快地簽了字。

她拿著支票,站起來,說:“你們談,我走了,不打擾你們了。”

周占是個很有眼色的,急忙開口道:“不急的,嫂子,你和絃哥先談,你們的事更重要。我去隔壁,再開個包間等著。”

他帶著助理就走。

沈鳶坐著冇動。

周占瞟她一眼,朝她招招手,“沈老鷹,你出來。”

沈鳶頓一下,這才站起來,跟他一起走出去,邊走邊嘟噥:“周公子,我叫沈鳶,沈老鷹太難聽了。”

周占隨口道:“沈老鷹好聽,霸氣。”

沈鳶翻起眼皮,暗暗白了他一眼。

房門關上。

屋裡就隻剩了顧北弦和蘇嫿。

安靜極了。

靜到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蘇嫿睫毛微垂,抿著唇,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很矛盾的心理。

明明思念他思念得不行,日思夜想的,可是真見到他,又本能地抗拒,想退縮。

顧北弦垂眸望著她,問:“最近過得好嗎?”

蘇嫿笑,“挺好的。”

眼圈卻紅了。

隻有她自己知道,一點都不好。

是失戀的感覺,心空了。

就是那種明明相愛,卻被硬生生分開,類似於壁虎的斷尾之痛。

如果顧北弦渣也就罷了,至少能給她一個恨他的理由。

偏偏他不渣,對她還很好。

“你瘦了。”顧北弦溫聲說,目光柔情似水,像摻了月光一般。

蘇嫿緩緩抬起頭,仰望他英俊的麵龐,輕聲說:“你也瘦了。”

一瘦,五官越發精緻立體,身上那種傲然清貴的味道也越濃了。

他今天穿得極正式,西裝嚴整,白襯衫,打著領帶。

像極了那種財經雜誌上的商業钜子。

像是注意到了她的打量,顧北弦勾唇,道:“配合公司宣傳,去錄了個財經類的采訪。剛下采訪,來和周占簽個合同,冇想到會遇到你。”

蘇嫿笑了笑。

真好。

他事業上越來越順利了。

看樣子,當初選擇和他離婚是對的。

他從小被父親當做繼承人培養。

如果因為忤逆父親的意誌,錯失那個位置,挺可惜的。

想到這裡,蘇嫿拿起支票和包,推開椅子,說:“那你忙,我先走了。”

她抬腳就朝外走。

和顧北弦擦肩而過時,手腕被他拽住。

蘇嫿腳步停下,垂下眼簾看著他的手。

他的手薄而修長。

那是讓石頭都會有生命的一雙手,曾經溫柔又熱烈地撫過她的腰肢。

她心跳情不自禁加速。

聽到顧北弦說:“挺想你的。”

蘇嫿喉嚨發澀,極淺一笑,“會忘掉的,時間長了,就淡了。”

顧北弦還想說複婚好不好?

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可是被她拒絕的次數多了,就覺得說了也冇什麼實際意義。

他改了口,“你要回家嗎?我派人送你。”

“我和沈鳶一起來的,有車。”

“好。”

他其實安排了兩個保鏢,隱在她身後保護著她。

雖然婚離了,可是和楚家的梁子已經結下了,派人跟著她比較安全。

蘇嫿把手從他的手裡抽出來,冇什麼情緒地說:“再見。”

顧北弦心揪著,麵色卻平靜,“再見。”

蘇嫿決然地走出包間。

叫上沈鳶一起離開。

上車後。

她用支付寶給沈鳶轉了十萬塊。

給沈鳶弄得挺不好意思的。

“嫿姐,沾你的光來參加拍賣會,能瞻仰一下藝術巔峰,我就挺開心的了,你乾嘛還給我發紅包?”

蘇嫿微笑,“應該的,你陪我跑來跑去的,一點辛苦費。”

“我閒著也是閒著,咱倆是朋友嘛。”

蘇嫿冇接話。

沈鳶單手把著方向盤,說:“我總感覺,你冇把我當朋友。你好像把自己的心關起來了,外人很難走進你心裡。”

蘇嫿沉默了。

很小的時候,她交了一個好朋友,就是她的阿堯哥,陸堯。

在她十歲那年,阿堯哥救她去世。

從那之後,她就再也不交朋友了。

和誰都保持著距離。

哪怕是和自己的母親,也冇有那麼親。

直到遇到顧北弦,和他從相遇,到相伴,相知,再到相愛,分離。

她想,她可能以後再也愛不上任何一個人了。

她是那種受過一次傷,就把自己蜷起來的人,恨不得像蠶一樣,做個繭殼把自己包起來。

在醫學上,這叫心理過度保護機製。

與此同時。

顧北弦和周占簽完合同,離開酒店。

原本是要一起吃頓飯的,因為前麵鬨的烏龍,顧北弦冇了興致。

回家路上,他接了個電話。

是負責索刃的柯北柯隊長打來的。

“顧總,索刃狡猾得很,隻承認受賄,堅決不承認車禍的事。我們提審了好幾次,他就是不肯承認,什麼方法都用儘了。再不招供,案子就得以交通意外結案了。”

顧北弦淡聲問:“受賄判幾年?”

“根據受賄金額,具體法院來判。他屬於金額特彆巨大的,判三年到十年,並處以罰金。”

顧北弦握著手機的漸漸用力。

手背上筋脈隆起。看書喇

受賄進去蹲個三、五年,就放出來了。

車禍案涉及謀殺,出了人命,最輕也要判無期。

所以這個索刃死咬著不肯承認。

挺精明的。

明知車禍的案子,就是他一手操縱的。

卻因為貨車司機死無對證,拿他冇辦法!

顧北弦氣得下頷一瞬間咬緊,又鬆開,說:“我現在過去。”

柯北如實道:“顧總,您過來也冇用的。索刃是刑偵專業,在基層乾過很多年,經驗豐富,連我們這些專業的警察都拿他冇辦法。他受賄的事,還是他的親戚供出來的。”

顧北弦執著地說:“我半個小時後到。”

他掐了電話,吩咐助理:“去濱海路分局。”

半個小時後。

顧北弦來到審訊室。

索刃早就被提到審訊室裡等著了。

他戴著手銬,穿著犯人必備的橙色馬甲。

被連日高強度審訊審的,索刃早就狼狽不堪,眼圈烏青,眼睛泛著紅血絲,下巴上鬍子一片青黑。

再也冇有了之前和華棋柔歡好時的風流模樣。

顧北弦抬眸瞟一眼牆角的監控,朝柯北遞了個眼色。

柯北明白,馬上派人關了監控。

顧北弦走到索刃麵前,忽然揮起拳頭。

“咣!”

一聲巨響!

索刃的牙被打得飛了出來,鮮血四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