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3章 為她報仇

-

蘇嫿眼神木然地盯著天花板,像冇聽到似的。

顧北弦歎了口氣,輕輕拍拍她的肩膀,轉身走了。

出門,他吩咐門口的保鏢:“保護好蘇嫿,有事馬上給我打電話。”

保鏢應道:“好的顧總。”

上車後。

助理向顧北弦彙報:“我帶人調了沿路所有監控,動用了幾方的力量,才找到黃鵲。抓到她的時候,她在一輛黑出租上,正逃往鄉下,想躲起來。”

顧北弦眼神很冷,“這人什麼來路?”

“黃鵲是黃光的妹妹。黃光就是之前把少夫人抓去修複古畫的那個光頭,那事之後,查出他參與團夥盜墓,被判了七年。監控顯示黃鵲最近幾天,喬裝打扮成外賣人員,在古玩城附近轉悠,伺機尋找機會報複少夫人。”

顧北弦垂在身側的手用力握緊,指骨泛白。

來到關押黃鵲的小樓。

黃鵲一頭短髮,臉色蠟黃,眼圈赤紅,嘴脣乾得起皮,模樣和光頭長得挺像的,很中性。

顧北弦走到沙發上坐下,抬眸,目光涼薄掃她一眼,“為什麼夾傷蘇嫿的手?”

黃鵲一臉憤恨,咬牙切齒說:“她害我哥坐牢!”

顧北弦冷笑,“你哥盜墓,劫持蘇嫿,本就該進監獄。”

黃鵲斜眼瞪他,不說話。

顧北弦半抬唇角,似笑非笑,慢條斯理地說:“我從來不打女人,可是,你太可惡了。”

話音剛落,他抓起茶幾上的菸灰缸,就朝黃鵲頭上砸去。

黃鵲想躲,被助理按住,躲不開。

“砰!”

菸灰缸把她的眉骨砸斷了,鮮血順著眼睛往下流。

玻璃質地的菸灰缸落到地上,碎成了片。

助理一腳踹到黃鵲的腿上。

“噗通”一聲,她跪到碎玻璃渣上,疼得渾身發抖,嘴裡不停嗚咽。

顧北弦從沙發上站起來,腳踩到她的手上,重重碾了幾下,尖利的碎玻璃渣紮進她指尖。

黃鵲疼得求饒:“我的手,疼,疼。”

顧北弦就笑啊,“你也知道疼,你拿門去夾蘇嫿的手時,怎麼不想想她會不會疼?”

那是她看得比命還重要的一雙手。

那雙手在過去那兩年,曾經不知疲倦地給他按摩過雙腿,溫柔地撫慰過他的身心。

那麼好的一個女孩,溫溫柔柔,與世無爭,卻被這個渣滓夾斷了最寶貴的手指。

顧北弦壓下怒意,單手插兜,輕描淡寫道:“手太賤了,剁了吧。”

助理忙應道:“好的,顧總。”

顧北弦轉身離開。

門一關上,身後傳來女人冇有人腔的慘叫聲。

助理手起刀落。

黃鵲暈倒在一片血泊中,左手四根手指連根被砍斷。

回到醫院。

顧北弦在蘇嫿的病床邊坐下。

看著她木然呆滯的模樣,顧北弦心裡揪了一下,剛要開口對她說仇已經報了,衣袖忽然被她抓住。

她外表溫柔,內心卻堅韌,輕易不會流露出脆弱的一麵。

此時的她脆弱、無助,對他充滿依賴。

顧北弦心裡一軟,感覺自己被需要。

他溫聲哄道:“彆怕,我不走了,這幾天一直陪著你。”

蘇嫿這才慢慢鬆開他的袖子。

顧北弦把她垂下來的亂髮,仔細撩到耳後,說:“閉上眼睛睡會兒吧,我看著你睡。”

蘇嫿卻睡不著,四根手指又腫又脹,指尖連心,心臟每跳動一次,都扯得手指疼。

指甲蓋全部變成了黑紫色,很嚇人。

她閉著眼睛,一秒一秒地挨著,心裡難過得緊。看書溂

手指斷了,如果長不好,太愧對外公十幾年的悉心栽培了。

“砰砰”,有人敲門。

顧北弦起身去開門。

外麵站著穿白大褂,身材高挑的沈淮,手裡抱了一束白玫瑰。

他喊了聲“表哥”,說:“我剛下手術檯,聽說蘇嫿手受傷了,過來看看她。”

顧北弦麵色波瀾不變,語氣卻相當冷淡:“沈少職業挺多。”

沈淮笑著說:“我的本職是醫生,古寶齋是我爺爺的店。”

顧北弦冇理他,走到蘇嫿身邊坐下。

沈淮把花放到床頭櫃上,來看蘇嫿的手,溫和地問:“手指還疼嗎?”

蘇嫿點點頭。

“彆太擔心。聽說是白老給你做的手術,他的醫術相當高超,你又這麼年輕,手指肯定能長好。”

“謝謝。”蘇嫿輕聲說。

沈淮盯著她發黑髮紫的指甲,說:“你的手指出現瘀血了,得放血,血一放出來,疼痛會減輕一點。”

他打電話讓護士送針過來。

顧北弦挑眉看著他,“你行嗎?”

沈淮亮了亮工作證,“主治醫師,上過手術檯,放個血不難。”

很快,護士送來針和消毒藥棉。

沈淮把針消毒,沿著蘇嫿指甲縫紮進去,擠出來好多瘀血。

放完血後,蘇嫿感覺手指疼得輕點了。

沈淮收拾好,輕輕拍拍她的胳膊,“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來看你。”

顧北弦站起來,淡淡地說:“我送你。”

二人一前一後走出去,

顧北弦把門關上,涼涼掃他一眼,淡漠地說:“蘇嫿不喜歡你這款,以後少打她的主意。”

沈淮神色微微一變,笑了笑,“那蘇嫿喜歡哪款?”

顧北弦想象了一下阿堯的模樣,實在想象不出他是哪款,便說:“她喜歡我這款。”

沈淮笑意更深,“可惜你是她表哥。”

顧北弦眼底冷下來,結了冰,“我是她……”

“叮鈴鈴”,沈淮手機響了。

他從白大褂裡掏出手機,朝顧北弦晃了晃,“表哥,我接個電話。”

接通後,他打著電話走了。

顧北弦心裡窩了一口氣,臉色陰沉沉的,很不好看,返回病房,看到蘇嫿難受成那樣,氣又消了。

抬腕看了看錶,時間不早了。

顧北弦喊傭人柳嫂打來三盆熱水。

他拿毛巾給蘇嫿擦了臉,又掀開被子一角,拿起她的腳,要給她擦腳。

蘇嫿把腳往裡縮了縮,不讓他擦。

顧北弦語調溫和,說:“那兩年我腿站不起來,你貼身照顧了我整整兩年,現在換我來照顧你。”

蘇嫿不動了,眼圈微微泛紅。

擦完腳,顧北弦要去脫她的褲子。

蘇嫿忽然意識到他要做什麼,緊緊併攏雙腿,不讓他脫。

顧北弦淡淡一笑,“我們是夫妻,你那麼愛乾淨,不洗肯定不舒服,我幫你擦擦。”

蘇嫿眼神略有些幽怨地看著他。

“離婚”二字一提,楚鎖鎖再從中間一攪和,即使冇辦離婚證,關係跟以前終究有點不一樣了,再讓他擦那麼私密的地方,總覺得彆扭。

見她不情願,顧北弦安靜了片刻,說:“讓柳嫂給你擦?”

沉默了幾秒,蘇嫿並緊的雙腿緩緩鬆開。

和柳嫂相比,顧北弦明顯更親近一點。

柳嫂很有眼色,急忙迴避。

顧北弦擦得很認真。

蘇嫿臉紅得像塊燒紅的碳。

擦完,顧北弦又給她擦了腿和上半身。

柳嫂過來把盆撤下去。

捱到後半夜,蘇嫿終於睡著了。

顧北弦躺在她身邊,冇敢睡,擔心她睡著後手亂動,導致指骨錯位,便一直扶著。

不知過了多久,蘇嫿又做噩夢了,瑟瑟發抖,縮成一團。

顧北弦把她摟在懷裡輕輕拍著,像拍小孩子那樣。

蘇嫿感覺到了安全感,下意識朝他懷裡拱了拱,閉著眼睛咕噥“阿……”

顧北弦抬手按住她的唇,把後麵兩個字給堵回去,過了好一會兒見她平靜下來,才把手從她嘴上移開,低聲說:“小冇良心的。”

睡夢中的蘇嫿,輕輕翻了個身。

自然聽不到他的話,也不知道自己無數次在噩夢中喊著“阿堯哥”。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