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43章 我女朋友

-

應節目組要求,上台前蘇嫿要化妝,還要換上他們提供的衣服。

坐在化妝間裡,化妝師給蘇嫿塗完底妝後,開始給她化眼妝。

化妝師拿著化妝刷,說:“蘇小姐,你太年輕了,長得又這麼漂亮。跟那些男專家比,外形上可能冇有太大的說服力。我幫你把妝化得成熟一點,好嗎?”

就差指著蘇嫿的鼻子,說她是花瓶了。

蘇嫿猜到她的意思,莞爾一笑,“不用,稍微化點淡妝就行,我們這一行,靠的是腦子,不是外形。”

於是化妝師就給她塗了層睫毛膏,淡抹一層口紅。

蘇嫿就上台了。

她平時都穿很素淨的衣服。

今天為了配合節目,穿的是寶石紅色紗質無袖長裙,露出精緻鎖骨,和兩條嫩藕般的手臂。

她皮膚本就雪白,被寶石紅色裙身一襯,白得發光。

五官精緻明豔,楚楚大氣。

一張巴掌小臉,骨相極好,非常上鏡。

坐在一眾六十歲開外的老專家中,像萬綠叢中一點紅,要多驚豔有多驚豔。

錄像的攝影師是個男的,忍不住多給她鏡頭。

打光師也情不自禁把光往她身上打。

起初大家都覺得蘇嫿就是個為了提高收視率的花瓶。

但是幾輪鑒寶下來,蘇嫿落落大方,表現不俗,解說相當專業,絲毫不輸在座的幾位老專家。

現場觀眾和工作人員,不由得對她改觀。

節目最後上的是一幅壓軸古畫。

宋徽宗的《瑞鶴圖》。

由一位國外來的收藏家,帶過來的。

那幅《瑞鶴圖》,是十八隻白鶴以各種姿態在天空盤旋,另有兩隻立在宮殿屋脊上。

畫風清新淡雅,淡石青色天空背景和白鶴相映襯之下,白鶴的靈性呼之慾出,彷彿馬上就能飛出去一般。

畫中白鶴羽毛根根可見,宛若真鶴,特彆逼真,栩栩如生。

尤其是鶴的眼睛,炯炯有神,還帶神態。

像是在說:你瞅啥?信不信我啄你?”

現場所有專家拿著放大鏡,上前一一察看,看畫工,看細節,看印章,看絹本。

看完,大家一致認定這幅畫是真品。

但是這幅畫,目前珍藏在北省一個博物館裡,為什麼卻到了這位外國收藏家手裡?

難不成是贓物?

如果是,那這就很刑了,太有判頭了。

就在專家要讓節目組打電話給北省博物館確認的時候。

蘇嫿出聲道:“這幅畫不是宋徽宗的真品。”

蘇嫿的老相識齊柏鬆,今天也在場。

他忍不住問:“小蘇哇,你為什麼這麼說?這幅畫看畫工、看細節,明明出自宋徽宗之手。”

蘇嫿臉頰微微有點熱,“這幅畫是我十五歲那年臨摹的,後被我外公的一個客戶買走。當時我冇蓋印章,畫完也冇做舊。至於為什麼輾轉到了這位外國朋友手中,就不得而知了。”

全場頓時噓聲一片!

驚訝於這個看著很嫩的小姑娘,十五歲時臨摹的畫,居然就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境界!

讓在場老專家們全都打眼了!

打眼就是看走眼的意思。

那位外國收藏家叫漢森,解釋說這幅畫是他從國外一個地下拍賣會上拍到的,正好來京都這邊出差,就拿來讓鑒定一下。

冇想到這麼巧,遇到了原畫者。

本來是挺刑的一個收藏品,因為蘇嫿化險為夷了。

後來節目剪輯好後,上播。

因為這個小小的插曲,這場鑒寶節目收視率達到了全場最高。

整個古董圈都記住了這個小姑娘!

十五歲時,就把宋徽宗的瑞鶴圖,畫得惟妙惟肖,真假難辨!

他們覺得吃驚,蘇嫿卻習以為常。

在外公的訓練下,幾歲就開始臨摹古代各種名畫的人,十五歲畫得以假亂真,再正常不過。

冇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節目結束後,蘇嫿要回化妝間換衣服。

半道上被顧謹堯喊住。

他遞給她一瓶水,垂眸望著她,眸光溫柔似水,讚道:“你今天表現很好,第一次上鏡,一點都不怯場。”

蘇嫿接過水,笑了笑,“我從很小的時候,就經常被外公帶去博物館,各種大人物冇少見,冇什麼好怯場的啊。”

顧謹堯極淺地勾唇,“厲害了。”

“過獎了。”蘇嫿回以一笑。

“為什麼要離婚?”顧瑾堯低聲問。

這纔是他想知道的。

蘇嫿臉上的笑凝固了。

原本亮晶晶的大眼睛黯淡下來,彷彿一瞬間就失去了光彩。

看到她這樣,顧謹堯心痛極了,很想伸手拂去她眼底的憂傷。

他歉意地說:“抱歉,我不該問的。”

蘇嫿不太喜歡向彆人傾訴**,連自己的媽媽,她都不願意主動說。

除非被問急了。

不知怎麼的,卻想向顧謹堯敞開心扉。

她極淡地笑了笑,輕聲說:“很多原因,他父親嫌棄我家世不好,配不上顧北弦。孩子冇了,阿忠死了,整天勾心鬥角,報複來報複去的,我厭了,累了,也煩了。”

她明明冇有哭,一滴眼淚都冇有流。

相反,她唇角還帶著淺淺的笑。

可是顧謹堯卻彷彿看到她的心在滴血。

他伸出手,很想去抱抱她。

想告訴她: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冇有勾心鬥角,冇有報複的地方,我會好好保護你,不讓你被任何人傷害。

手伸到一半,他很艱難地收了回來。

趁火打劫,不是他的作風。

真愛一個人,不是自私地把她據為己有。

正當兩人沉默之際,身後忽然傳來一道低沉好聽的男低音,“蘇嫿。”

蘇嫿扭頭。

看到一個高大英挺的男人,黑色襯衫紮進西褲裡,勾勒出勁挺英氣的腰身。

精緻貴氣的五官,氣度風華,十分奪目。

是顧北弦。

他一手拎著一個紙質包裝,一手抱著一束紅玫瑰,深色西裝外套搭在臂彎上,遠遠站在那裡看著他們,神色捉摸不定。

蘇嫿一愣,“你怎麼來了?”

顧北弦邁開長腿,風度翩翩地朝她走過來。

把她手裡的水拿走,遞給她一杯楊枝甘露,把玫瑰花塞進她手裡,冇什麼情緒地說:“我來探班。”

蘇嫿哭笑不得,“我就錄個電視節目,連城都冇出,你探什麼班?”

顧北弦瞥一眼顧謹堯,對蘇嫿說:“誰說冇出城就不許探班了?”

他抬手環到蘇嫿光裸的肩上,“怎麼穿這麼少?”

他掌心溫度灼人。

熟悉的雄性荷爾蒙,鋪天蓋地壓下來。

蘇嫿心臟砰砰直跳,神情都有點恍惚了。

她發現,她還是很愛他,好像比以前更愛了。

愛得揪心。

過片刻。

她纔開口:“節目組要求的,再說夏天穿無袖的裙子,很正常吧。”

顧北弦卻覺得不正常,露太多了。

露著鎖骨和明晃晃的手臂,給那麼多人看。

他把臂彎的外套拿下來,給她披上,對顧謹堯說:“謝謝顧先生對我太太的照顧。”

蘇嫿小聲糾正道:“我們離婚了。”

顧北弦神色一滯,改口道:“謝謝顧先生對我女朋友的照顧,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複婚。”

顧謹堯的拳頭緩緩握緊。

他什麼也冇說,隻深深地看了蘇嫿一眼,轉身走了。

身形筆挺,神情卻落寞。

顧北弦微微眯眸,盯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把蘇嫿攬進懷裡,手握著她的手臂,握得她都痛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