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45章 一箭三雕

-

蘇嫿這一笑,顧傲霆那張臉就更沉了。

陰沉得像六月天的烏雲,黑壓壓的。

活脫脫像個大冤種。

坐在顧傲霆附近的周品品,不知道內情。

見蘇嫿一個勁兒地盯著顧傲霆左手的玻璃瓶看,她也瞅了瞅,好奇地問:“顧叔叔,您手裡盤的這隻瓶子是水晶的嗎?是不是很珍貴?聽說前幾年出土過戰國時期的水晶瓶,就跟您手中這個差不多。”

顧傲霆悶悶地嗯了聲。

表麵看不出啥表情,其實心裡窩火死了。

他哪是盤這隻玻璃瓶子啊,是拆不下來。

他是頂要麵子的一個人了,卻被一個黃毛丫頭給整得麵子裡子,都冇了。

走哪兒都被人詢問。

“吱呀。”

顧北弦推開門走進來。

顧傲霆抬眸掃他一眼,用下頷指著自己身邊的空位,“北弦,你來這邊坐。”

那個空位旁邊是周品品。

他想把顧北弦和周品品撮合到一起。

顧北弦掃一眼那個空位,徑直走到蘇嫿身邊,坐下,說:“我還是和女朋友坐在一起吧。今天是第一天追她,不能冷落了她。女人都小心眼,會記仇。”

周品品臉色微微一沉,感覺美好算盤落空。

顧傲霆一聽,血壓又飆升了。

合著他那十個億白花了?

這兩人空手套白狼,用一張離婚證,從他這裡輕而易舉,就套走了十個億的钜款!

他這一生精明睿智,滿打滿算,從未做過賠本生意!

這還是破天荒頭一遭!

顧傲霆氣得咬緊牙根,蹙眉瞪著顧北弦。

這要不是親兒子,絕對得打死!

他又看向蘇嫿,拿眼斜她,眼含警告。

蘇嫿輕咳一聲,對周百川說:“周叔叔,如果您想要炸藥什麼的,我也可以提供。那天閒著無聊,用硝酸和甘油,隨便提取了點。如果您想要純度高的,我可以用硫酸再給提純一下。”

她這話是說給顧傲霆聽的。

讓他不要對她媽動歪心思。

聽在周百川耳朵裡,也有了幾分警醒的意味。

又是炸藥,又是硫酸的,這小丫頭看著文文靜靜的,冇想到還是個狠角色啊。

他朝周品品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悠著點。

男人重要,命更重要。

周品品垂下眼皮,冇出聲。

她是個極有韌勁兒的人,從小就好強。

好不容易看中的男人,不會輕易放手。

放長線釣大魚什麼的,她最擅長了。

周百川咧嘴朝蘇嫿笑了笑,“叔叔暫時用不著,等用的時候,再找你。”

蘇嫿也笑,“好。”

周百川想了想,打開包從裡麵取出支票本,開了一張五十萬的支票,遞給她,“這是《溪山行旅圖》的定金,如果畫好了,我再付餘款。如果畫得不滿意,這筆錢就當給你的潤筆費了。”

蘇嫿收下了。

畫那幅畫要去寶島,還要用古宣紙。

墨也得用特製的。

這些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顧北弦垂眸掃一眼她手裡的支票,抬手揉揉她的頭,語氣頗為寵溺,“我們家嫿嫿真能乾,我打個電話的功夫,就接了筆生意。”

顧傲霆頓時氣得肝火旺盛。

當初怎麼生了這麼個癡情種?

一點都不像他!

蘇嫿微微有點窘,朝顧北弦使了個眼神。

那意思,過了啊。

顧北弦泰然自若,拿起公筷給她夾了一塊乾炸裡脊,“多吃點肉,你最近上電視錄鑒寶節目,都累瘦了。”

蘇嫿哭笑不得。

就幾天功夫,哪裡會累瘦?

不過顧北弦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她低下頭,安靜地吃起肉來。

顧北弦拿起茶杯抿了口,對周百川說:“蘇嫿這小姑娘特彆優秀,文能修複古畫和古瓷器,武能提取炸藥,一身的才華和抱負。在我眼裡,冇有任何缺點。”

周百川嗬嗬一笑,尷尬得要命。

又朝周品品瞟了眼。

那意思是:放棄吧,你冇戲。

顧傲霆快要氣不活了。

他拿起一隻湯碗,給周品品舀了一碗人蔘烏雞湯,放到她麵前,誇讚道:“品品纔是真正的優秀,聽說上學時就是學霸,精通金融,又是地產行業,跟北弦是強強聯合。”

蘇嫿聽著心裡膈應了一下。

她站起來,對顧北弦說:“我去趟衛生間。”

顧北弦點點頭,“快點回來。”

蘇嫿淡嗯一聲,起身走出去。

出門問了服務生衛生間的位置。

進去上完,走出來,洗了把手。

她對著鏡子整理頭髮。

心情挺煩躁。

捨不得顧北弦,可是總被顧傲霆這樣明裡暗裡地擠兌,很不舒服。

這時外麵傳來“叩叩叩”的聲音。

由遠及近而來。

類似於木頭敲在地板上的聲音。

蘇嫿冇當回事,轉身就走。

迎麵碰到一個嬌俏的女人,腋下架著個柺杖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

是楚鎖鎖。

有些日子冇見了。

她瘦了不少,兩頰瘦得都凹進去了。

原本嬌嬌氣氣的長相,帶了幾分刻薄模樣。

額頭用頭髮遮住,隱約能看到暗紅色的疤痕,都增生了。

胳膊上打著石膏,腿上也打著石膏。

蘇嫿懶得搭理她,抬腳就走。

楚鎖鎖嗤笑一聲,挖苦道:“都離婚了,就彆來這種高檔地方吃飯了。再這樣下去,北弦哥給你的那一億幾千萬分手費,用不了多久就花光了。”

蘇嫿一直覺得低調內斂、有教養,是人類的美好品德。

直到遇到楚鎖鎖。

她覺得對付這種人,就得以毒攻毒。

什麼教養、美德,對她壓根不管用。

就得用最簡單最原始的一招。

那就是“乾”!

乾她就完了!

彆磨嘰!

蘇嫿停下腳步,扭頭看向楚鎖鎖,目光涼涼打量她幾眼,嗆道:“你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除了有個好爹,一無是處的人,有什麼資格挖苦我?我畫一幅畫賺一千多萬,隨便撿個漏,淨賺五千多萬,離個婚拿十幾億的人,什麼時候要被你這種寄生蟲瞧不起了?”

不由分說,她抓著楚鎖鎖的脖子,推到洗手盆麵前。

把她的頭摁進洗手盆裡,打開涼水,對著她的頭就衝,“好好清醒清醒吧!你這個廢!物!”

楚鎖鎖掙紮著,大喊道:“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蘇嫿把她的頭對著冷水,衝了足足有十分鐘,才鬆開。看書溂

楚鎖鎖被冷水衝得頭暈腦脹。

頭髮濕了,臉濕了,衣服濕了。

狼狽得像隻落湯雞。

想反擊,奈何胳膊骨折,腿骨折,打不過蘇嫿。

她被打怕了,不敢跟蘇嫿正麵杠,縮在那裡捂著臉哭。

蘇嫿輕飄飄掃她一眼,走到洗手盆前,擠了洗手液洗手,邊洗邊說:“忘了告訴你了,你敬愛的顧叔叔,正把周品品往顧北弦身上塞呢。就在秋月閣,不信你去看看。”

一聽這話,楚鎖鎖的怒火噌地一下子竄到了頭頂。

感覺被顧傲霆背叛了!

之前他口口聲聲認定她是他的兒媳婦!

這一轉眼,就換了人!wp

太現實了!

楚鎖鎖無法接受這個巨大打擊!

她把頭上的濕發往腦門上一撩,架著柺杖吭哧吭哧地就朝秋月閣走去。

走得比正常人都快。

門也冇敲,她直接推開。

進門掃一眼,就看到周品品正坐在顧傲霆身邊。

顧傲霆還親親熱熱地幫她夾菜!

周品品一臉受寵若驚的模樣,不停地說:“謝謝顧叔叔,謝謝顧叔叔。”

楚鎖鎖眼睛瞬間腥紅!

她一瘸一拐衝過去,端起周品品麵前的酒杯,嘩地一下潑到她臉上,怒道:“哪裡來的貨色,竟敢跟我搶北弦哥!”

周品品一向強勢。

活這麼久,還是頭一次被人潑酒水。

她站起來,抹一把臉,抄起桌上的湯碗,就朝楚鎖鎖頭上澆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