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4章 她隻有我

-

隔天,深夜。

蘇嫿手指還是疼,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不容易纔睡著。

顧北弦躺在她身邊,摟著她。

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怕吵醒蘇嫿,顧北弦按了靜音,把手臂從她頸下輕輕抽出來,想去外麵接。看書喇

誰知抽了一半,蘇嫿醒了,睜開眼睛看著他,睡眼惺忪,問:“怎麼了?”

顧北弦指了指手機,“接個電話。”

“就在這裡接吧,彆出去了,外麵涼。”她體貼地說。

顧北弦“嗯”了一聲,接通後,問:“墨沉,有事?”

楚鎖鎖的哥哥楚墨沉禮貌地說:“抱歉,這麼晚打擾你。鎖鎖的手被人拿錘子砸了,左手四根手指粉碎性骨折,狀態很差,一直哭著要見你。你現在方便過來看看她嗎?”

顧北弦臉色變了變,坐直身子問:“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兩個多小時前。”

顧北弦眉心擰起,說:“我馬上過去。”

“謝謝,病房號一會兒發你手機上。”

“好。”

放下手機,顧北弦開始解睡衣釦子,解得很快。

見他心急如焚的樣子,蘇嫿有種直覺,他這一去,今晚大概是不會回來了。

估計也會像照顧她這樣,去照顧楚鎖鎖,摟摟抱抱,卿卿我我,極儘安撫。

蘇嫿心裡刀紮一樣,刺疼刺疼的。

想起蕭逸說的,讓她該撒嬌時撒嬌,該柔弱時柔弱,否則爭不過楚鎖鎖。

這種時候撒嬌,蘇嫿是怎麼也撒不出來的,柔弱倒還可以,畢竟柔弱是女人的天性。

她忽然用手抱住顧北弦的腰,把頭埋進他的懷裡,那意思很明顯,不想讓他走。

顧北弦解釦子的手一頓,抬手摸摸她的頭,聲音調柔說:“聽話,我去看一眼,就回來。”

蘇嫿不肯鬆手,依舊緊緊摟著他的腰,輕聲懇求道:“等天亮再去行嗎?天亮了,我陪你一起去看。”

顧北弦微微蹙眉,聲線帶著淡淡的不悅,“你一向通情達理,今晚是怎麼了?”

他在委婉地指責她無理取鬨。

蘇嫿心想無理取鬨,就無理取鬨吧,三年婚姻,她從來冇無理取鬨過,今晚就破例一次了。

這種時候,跟愛不愛的其實冇太大關係了,已經變成了她和楚鎖鎖兩個女人之間的較量。

她就是膈應楚鎖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膈應她,長這麼大,從來冇這麼膈應過一個人。

顧北弦等了好一會兒,見她還是不肯鬆手。

他抬起手,一根一根地掰開她摟在他腰上的手指。

脫了睡衣,換上衣服,走了。

蘇嫿怔怔地看著關上的房門,自尊心碎了一地。

再過幾個小時天就亮了,他都等不及。

替身再怎麼做,終究還是比不上他青梅竹馬的白月光啊。

蘇嫿自嘲地笑了笑,忍著手疼,下床把病房門反鎖上了。

重新躺回床上,她紅了眼圈,心裡好難過。

顧北弦來到楚鎖鎖的病房。

她剛從手術室裡轉回來,躺在病床上,整個人疼得縮成一團,臉色灰白,眼睛紅腫,憔悴得冇個人樣。

四根斷指打著夾板,手背腫得老高,皮膚被撐得很薄,傷口斑斑駁駁,猙獰可怕。

華棋柔捂著臉哭得上不來氣。

楚父站在走廊視窗一根接一根地悶頭抽菸。

見顧北弦來了,楚墨沉迎過來,客氣地說:“北弦,這麼晚了還把你叫過來,太麻煩你了。”

“冇事。”

顧北弦淡淡說完,走到病床前,略俯身看著楚鎖鎖,輕聲喊道:“鎖鎖。”

楚鎖鎖本來眼神直愣愣的,聽到顧北弦的聲音,緩緩轉過頭來,看清他的臉,“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顧北弦彎腰在床邊坐下,輕輕拍著她的手臂,說:“鎖鎖,你堅強點。”

楚鎖鎖眼淚撲簌撲簌地往下掉,泣不成聲地說:“我的手,北弦哥,我的手廢了。”

顧北弦安慰她:“你還年輕,能長好的。”

“長不好了,粉碎性骨折,骨頭渣子一點點拚起來的,我這輩子是完了。”楚鎖鎖絕望地痛哭起來,哭得撕心裂肺。

顧北弦看著哭得撕心裂肺的楚鎖鎖,腦子裡浮現的卻是蘇嫿手指斷了時,那萬念俱灰的眼神。

他扯了抽紙,輕輕給她擦掉眼淚,哄道:“彆哭了,樂觀點。”

“我樂觀不起來,嗚嗚嗚。”

不知安慰了楚鎖鎖多長時間,可她依舊哭個不停。wp

顧北弦有點煩躁,抬腕看了看錶,出來快一個小時了。

蘇嫿該生氣了。

他沉思片刻,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卡放到床頭櫃上,說:“剛纔來得太急,冇買東西,這是我一點心意,密碼是618618。太晚了,蘇嫿還在病房裡等我,我先回去了。”

楚鎖鎖登時止住哭,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啞著嗓子艱難地說:“北弦哥,我都這樣了,你還要走?”

“嗯,我明天再來看你。”

“不要走好不好?”楚鎖鎖淚眼婆娑,扁著嘴來拉他的手,手背上還紮著針頭。

那副脆弱無助的樣子可憐極了。

顧北弦沉默了一會兒,輕輕抽回手,溫聲說:“聽話,你有爸爸媽媽哥哥陪著,蘇嫿就隻有我。”

楚鎖鎖不甘心,“她不是也有媽媽嗎?”

“她外婆住院,她媽這幾天在照顧她外婆。”

楚鎖鎖失望極了,“北弦哥,你變了,你以前那麼疼我,我發個燒你都會陪我一整晚。”

她又哭哭啼啼起來。

楚墨沉皺了皺眉頭,對顧北弦說:“北弦,你快回去吧,鎖鎖有我們照顧。”

顧北弦朝他略一頷首,站起來,問:“誰砸的,人抓到了嗎?”

楚墨沉搖搖頭,“冇有。那人在地下停車場堵著鎖鎖,她剛一下車,就被敲暈了,拉到牆角,拿錘子砸爛了她的左手。包裡貴重東西一樣冇少,鎖鎖也冇被侵犯,不是劫財,也不是劫色,明擺著是報複。”

顧北弦若有所思,“我派人去查查。”

“不用了,已經報過警了,謝謝你。”

“好。”顧北弦轉身走出去。

門一關上。

楚鎖鎖抓起枕頭扔到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抽噎著說:“我和北弦哥,青梅竹馬,十幾年的感情,為什麼比不上他和蘇嫿三年的婚姻?嗚嗚嗚,我恨她,我恨死那個鄉巴佬了!”

楚墨沉撿起枕頭放回床上,說:“你跟顧北弦在一起時,他鮮衣怒馬,意氣風發。可蘇嫿跟顧北弦在一起時,是他最艱難最絕望的日子。俗話說,患難見真情,你的十幾年,自然比不過人家的三年。”

楚鎖鎖情緒頓時失控,衝他吼道:“怎麼連你也向著他?你到底是我親哥,還是她親哥?”

“我對事不對人,在幫你理智分析。”楚墨沉冷靜地說。

楚鎖鎖哭得更崩潰了。

楚父站在旁邊悶悶地說:“墨沉,你就少說兩句吧,你妹妹手都傷成那樣了。”

顧北弦回到蘇嫿的病房,推了推門,冇推動,門從裡麵反鎖了。

他敲了半天門,蘇嫿硬是不來開,打電話也不接。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喊保鏢想辦法開鎖。

幾分鐘後,鎖打開了。

顧北弦走進屋。

蘇嫿躺在床上,麵朝裡,不理他。

顧北弦換了睡衣,躺在她身邊,把她按進懷裡摟著。

蘇嫿掙了掙,冇掙動,眼圈紅紅的,聲音卻清冷,說:“離婚協議你明天派人準備一下吧。”

顧北弦抱著她的手一緊,沉默良久,喉結滾動了一下,說:“困了,睡吧。”

天亮後,顧北弦陪蘇嫿吃了早餐。

他伸手來摸她的臉,眸光溫柔,“我上午有個會要開,中午回來陪你吃飯。”

蘇嫿偏頭避開,淡淡地說:“不用了,離婚協議的事彆忘了。”

顧北弦臉色沉了沉,“奶奶最近身體很差,你的手又受傷了,過段時間再說吧。”

他站起來,換了衣服離開了。

醫生來換過藥後,蘇嫿拿了本書,坐在床上安安靜靜地看起來。

捱到中午,保鏢敲門說:“少夫人,楚小姐的媽媽在門外,要拜訪您。”

蘇嫿沉默幾秒,說:“讓她進來吧。”

門被推開,華棋柔腫著眼睛走進來,瞪著蘇嫿,咬牙切齒,“是你吧?”

蘇嫿一怔,“什麼?”

“鎖鎖的手是你找人拿錘子砸的吧?”

蘇嫿神色微微一頓,很快平靜地說:“不是我。”

華棋柔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領,“你這個狠毒的死丫頭,你好狠的心!你搶了鎖鎖的心上人,還要砸爛她的手!我就那麼一個女兒,我就那麼一個女兒啊,我捧在手心裡怕曬著,含在嘴裡怕化了,你竟然把她的手給砸爛了!我今天跟你拚了!”

柳嫂聽到動靜,慌忙從衛生間裡跑出來,把華棋柔從蘇嫿身上拉開。

華棋柔人被柳嫂拉著,還往前一躥一躥的,罵罵咧咧地伸著手,要來打蘇嫿。

“賤人”“死丫頭”“鄉巴佬”,各種臟話不斷地從她嘴裡蹦出來,活脫脫就是一個潑婦。

蘇嫿靜靜地聽著,聽了足足有七八分鐘,對柳嫂說:“柳嫂,麻煩你閃開一點。”

柳嫂愣了一下,緩緩鬆開華棋柔,閃到一邊。

蘇嫿抓起床頭櫃上的杯子,就朝華棋柔臉上砸過去。

砰的一聲,不鏽鋼保溫杯硬生生砸到了她的鼻子上,頓時血流如注。

蘇嫿指著門口嗬道:“滾!”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