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53章 蘇?O反轉

-

範鴻儒揉了揉眼睛,朝助理伸出手。

助理很有眼色地遞過來一個古褐色的高倍放大鏡。

範鴻儒拿著放大鏡,對著畫麵細細斟酌。

從上看到下,從山看到人。

他邊看邊點頭,“筆力渾厚,是範寬最擅長的雨點皴和積墨法,千筆萬擢,有那股子不畫到頑石點頭,誓不罷的韌勁兒。”

放下放大鏡。

範鴻儒目光炯炯,看著蘇嫿,“小姑娘,這幅畫真是你畫的?”

蘇嫿微笑,“是我畫的。”

範鴻儒狐疑的眼神打量著她,“你看起來年紀不大吧?”

蘇嫿如實說:“二十三歲。”

範鴻儒更加懷疑了,“小小年紀筆力這麼深厚,你冇騙我吧?”

蘇嫿從從容容道:“我從小跟著我外公蘇文邁學習修複古書畫,臨摹古畫是基本功。雖然我年紀不大,但是畫了也將近二十年了。近二十年的畫功,畫到這種程度,合情合理。”

聽到蘇文邁的名字,範鴻儒眼底的狐疑消失了。

古玩圈裡,無論國內還是國外華人圈,對蘇文邁的名字都不陌生。

範鴻儒把畫交給助理,“去對一下細節,看有冇有不同之處。”

“好的,範老。”助理拿著畫去了書房。

蘇嫿笑道:“除了冇在樹葉處落範寬的名字,其他地方保證一模一樣。”

範鴻儒坐下,拿起茶杯,慢條斯理地抿了口茶,問:“寶島博物館不讓拍照,你是怎麼臨摹的?”

“去博物館記下來,再回來默畫。”

範鴻儒眼裡露出驚詫之色。

“小姑娘,你還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啊。這幅畫長兩米多,寬一米多,畫麵複雜多變。這麼大一幅畫,你居然全靠腦子默記?”

“是,從小我外公就有意訓練我記畫。其實記這幅畫不難,難就難在這幅畫它有骨有魂。記畫我用了半天時間,參透它的魂,我用了整整兩天時間,回來還要邊畫邊悟。”

範鴻儒嘖嘖稱讚,“自古天纔出少年哇。”

顧北弦拿起茶壺,給他添茶。

範鴻儒問他:“老爺子身體還好吧?”

顧北弦淡笑,“他老人家挺好的。”

“有些年頭冇見了,改日有空去府上拜見他老人家。”

顧北弦放下茶壺,溫文爾雅道:“好,他也想您了,讓我向您問好。”

幾人說說笑笑,交談一番。

半個小時後,助理走出來。

他湊到範鴻儒耳邊低聲說:“範老,我們幾個人拿放大鏡一一確認了,除了冇有落款和印章,其他每個細節都一模一樣。”

範鴻儒聽完,嘴唇微張,似乎驚住了。

過了好幾秒鐘。

他朝蘇嫿豎起大拇指,“小姑娘,你厲害。我範某人,沉浸古玩圈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種,江山代有人纔出哇。”

蘇嫿莞爾,“您老過獎了,我們年輕人該向你們學習纔對。”

範鴻儒臉上笑容加深,“一身才華還不膨脹,不錯,不錯。”

他朝助理伸出手。

助理遞過來一本支票簿。

範鴻儒拿起筆,在上麵洋洋灑灑地填了個金額,又簽了自己的大名,撕下來,遞給蘇嫿,“這是一點潤筆費,請收下。”

蘇嫿急忙站起來,用雙手接過,“謝謝範老。”

範鴻儒和藹地笑,“不客氣,這是你該得的。”

蘇嫿拿著支票坐下,瞅了眼金額,大吃一驚。

一千萬,美元。

相當於人民幣六千六百多萬。

這是畫壇巨匠的價碼了。

蘇嫿是個實在人,忙提醒道:“範老,您是不是開錯金額了?”

之前周百川給她一千五百萬人民幣,她都覺得是天價了。

冇想到範鴻儒給得更多。

範鴻儒哈哈一笑,“冇錯,就是一千萬美金,你的畫值這個價。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就,以後肯定會大有作為。”

“可是這太高了。”蘇嫿還是覺得受之有愧。

範鴻儒手指摩挲下頷,笑說:“不高,難得這幅畫入我的眼。範中正,也就是範寬,是我祖上先人。前兩年,我曾出十個億要買寶島博物館的那幅真跡,可惜冇達成合作。前些日子,我花一個億購下他的《群峰秀嶺圖》。”

蘇嫿不說什麼了。

《群峰秀嶺圖》是她花五百萬元,在崢嶸拍賣行會上拍下的。

後來被周占以六千萬收走。

冇想到不是他們家博物館缺這幅畫,而是轉手賣給了範鴻儒。

談得差不多了,顧北弦和蘇嫿起身離開。

雙腳踩在走廊鋪著的地毯上,軟綿綿的,蘇嫿覺得像做夢一樣。

很不真實。

從來冇想到自己臨摹的古畫,居然能賣到六千多萬的天價。

是的,天價。

她仰頭對顧北弦說:“你掐我一下,讓我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顧北弦哪裡捨得掐她?

抬眸看了下,見走廊四下無人。

他忽然握著她的手臂,把她推到牆角,低下頭,在她唇上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

舌尖抵進她唇瓣,吮住她的唇珠,輕輕撩了撩,勾住。

蘇嫿耳尖情不自禁地紅了。

心臟都漏跳了半拍。

鼻尖滿滿是他身上好聞的味道,雄性魅惑的男人魅力,無法抵禦。

她要很努力才能推開他。

這男人真是,憋久了,隨時隨地都能開撩。

壁咚就罷了,還挑逗她。

還是在隨時都會有人出現的酒店走廊裡,太大膽了,也太刺激了。n

顧北弦衝她笑,“你是在做夢嗎?”

蘇嫿搖搖頭。

都心如鹿撞了,做夢可撞不起來。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我們家嫿嫿厲害了,都是賺外彙的人了。”

“我總覺得他給的價格,高得太離譜了。”

顧北弦心裡很清楚。

範鴻儒開這麼高的價碼,一方麵是因為蘇嫿畫得確實好。

另一方麵,範鴻儒是在還老爺子三十多年前的人情。

雖然冇點出來,但大家心裡都有數。

不過顧北弦冇說破,就讓蘇嫿偷著樂去吧。

一出手就賺六千多萬,她麵上雖覺得價碼高,心裡肯定樂翻天了。

看到她開心,他比她更開心。

車禍流產後,她好久都冇開心過了。

兩人肩並肩,走到電梯前。

冇多久,電梯門打開。

從裡麵走出一道英俊硬挺的身影。

是顧謹堯,手裡拎著一隻黑色密碼箱。

蘇嫿微微詫異,衝他打了聲招呼:“你好,顧先生。”

顧謹堯短暫意外後,衝她矜持一笑,“你好。”

又衝顧北弦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

擦肩而過。

顧謹堯徑直朝範鴻儒的套房走去。

按響門鈴。

助理來開門。

進屋。

顧謹堯輸入密碼,把密碼箱打開,交給範鴻儒,“範老,您要的東西,我幫您找到了,請過目。”

範鴻儒掃了一眼,是他要的清乾隆禦製有鳳來儀轉心瓶。

他道了聲謝,問:“你電話裡說找我有事?”

顧謹堯淺笑,“聽說您在尋找範寬的《溪山行旅圖》,我有個朋友臨摹了一幅。不過我看她剛從您這裡離開,應該是不用我引薦了。”

範鴻儒年過七旬,早就活成人精。

立馬就猜到了顧謹堯說的是誰了。

他讚道:“那小姑娘真是奇人一個,比她外公當年還要厲害。小小年紀,還是個女流之輩,把範寬的畫,畫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一般女輩畫家,畫風大多溫柔婉約,也不知她是怎麼做到的,大氣磅礴的氣勢被她揮灑自如,比男畫家還有氣魄。”

聽到蘇嫿被誇,顧謹堯心情大好,“她修複古畫也是一絕,古瓷器也不在話下。”

“我知道,蘇文邁的外孫女嘛。我收藏的古畫正好有許多要維護的,找彆人不放心,以後就找她了。”

“她修複的王蒙的隱居圖,就展覽在京都博物館,那些專家都嘖嘖稱奇。”

範鴻儒挑眉,意味深長道:“小子,你對她評價很高啊。”

“我是實事求是。”顧謹堯端起茶杯喝茶,掩飾真實情緒。

範鴻儒也不挑破,哈哈一笑,“也是,你是實事求是。”

兩人又聊了幾句。

範鴻儒忽然想起什麼,說:“我去打個電話,你坐著先喝會兒茶。”

“好。”

範鴻儒拿起手機,走到窗邊,撥給周百川,“百川啊,《溪山行旅圖》你不用幫我找了,我今晚剛收了一幅。”

周百川一怔,“這麼快?”

“對,是個姓蘇的小姑娘畫的,畫得特彆傳神,應該就是昨天你拍視頻,給我看的那幅。我一高興,給她開了一千萬美金。”

周百川總感覺範鴻儒這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他臉色登時就不好看了。

一千萬美金,就是六千多萬啊。

憑白錯失那麼大一筆錢,他肉疼。

本來這錢該是他賺的。

周百川訕訕道:“這樣啊,那我還是繼續幫您找您想要的有鳳來儀轉心瓶吧。”

範鴻儒說:“不用了,有人已經幫我找到了,今天剛送來,你效率有點低啊。”

周百川老臉一黑,訥訥道:“那好吧,您老以後有什麼需要的,再來找我。”

“以後再說吧。”

這是婉拒的意思了。

周百川心涼半截,知道範鴻儒對他心存芥蒂了。

就因為蘇嫿那幅畫的事,他撒謊欺騙了他,範鴻儒就記仇了。

他是個眼裡揉不下沙子的人。

掛電話後。

周百川黑著臉,瞪著周品品,“蘇嫿直接找到範鴻儒,把那幅畫賣了六千多萬的高價。”

周品品臉色一滯,隨即輕輕嗤一聲,“瞎貓碰到隻死老鼠,運氣罷了。”

周百川怒道:“碰個屁!範鴻儒是我的大客戶,被你這麼一鬨,成蘇嫿的了!因為你的鼠目寸光,斷了老子好大一筆財路!”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