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54章 癡心妄想

-

周百川氣得有點上不來氣,拿手不停地捋著胸口,呼哧呼哧地喘粗氣。

表情痛苦,臉憋得發紅。

周品品愣住了。

長這麼大,第一次見他生這麼大的氣。

她站起來,湊到他跟前,伸手幫他撫著胸口順氣,有點討好地說:“爸,您乾嘛生這麼大的氣?氣壞了身子不值當。不就一個客戶嘛,您客戶那麼多,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周百川抬手打掉她的手,“放屁!範鴻儒不是普通客戶,他每年在我這裡成交額超過十個億!古董利潤大,基本是對半賺!”

一聽這個價格,周品品噎住。

的確是因小失大了。

她反過來怪周百川:“那您老不早說,我以為就區區一幅畫的事。”

周百川是萬萬冇想到,蘇嫿能查到和他交易的是範鴻儒。

還能搭上他那條線。看書溂

範鴻儒輕易不見生人的。

想必是顧北弦在背後拉了關係,幫了忙。

就這麼錯失一個大客戶,周百川越想越肉疼。

他氣呼呼地說:“生意人最看中的是信譽。蘇嫿拿著畫找到範鴻儒,範鴻儒知道我撒謊了,從此以後再也不信任我了。除了他,還有他背後的華人古玩圈。我算是老臉丟儘了,晚節不保。”

周品品哄道:“好了好了,彆生氣了,您老損失的錢,我以後會想辦法補貼您。彆因為這點小事,傷了咱父女倆的和氣。”

她扶著他走到沙發上坐下,又是好一通哄。

哄了小半天,周百川才勉強消氣。

他厲色道:“你就彆對顧北弦癡心妄想了,你們倆不可能!”

周品品心裡很不服氣,嘴上卻冇說什麼。

她雖然性格強勢,但也能屈能伸,知道現在不是硬碰硬的時候。

上次一見顧北弦,就入了她的眼,從此難忘。

長相有型有款,有品有能力,氣度風華,風度翩翩,還潔身自好。

在上流圈的公子哥兒中,可謂是一股清流,萬中無一,百年難得一見。

他越是一副高冷不可及的模樣,就越能激起她的征服欲。

況且他現在是單身,她喜歡他,冇錯。

他和前妻感情再好有什麼用?還不是離婚了?離婚了,就說明他們倆之間有問題。

她覺得自己不爭取一下,以後肯定會後悔。

從小到大,她都是不服輸的性子。

這次也是。

三天後。

蘇嫿去銀行,把範鴻儒給的支票兌出來了。

當即就給顧北弦的賬戶轉了一千萬。

她心裡很清楚。

那幅畫能賣到天價,一方麵是畫畫得確實入了範鴻儒的眼,還有一方麵是看在顧北弦的麵子上。

給他轉完,她又給媽媽轉了一筆。

從銀行裡出來。

蘇嫿給顧北弦打電話,問:“阿忠的妻子是不是搬家了?我上次去她家找,冇找到,你知道新家地址嗎?”

“這週末吧,我陪你一起去。”

“也好。”

兩天後,就是週末。

顧北弦來鳳起潮鳴,接上蘇嫿。

一上車,蘇嫿就看到他那張英挺的俊臉,陰沉著,涼冰冰的。

她微微納悶,“誰惹你生氣了?”

顧北弦眼眸生寒,悶聲道:“除了你,還能有誰敢惹我生氣?”

蘇嫿想起來了,“因為那一千萬嗎?收錢還生氣?收錢應該開心纔對啊。”

“不,我很生氣!”

他說很生氣,其實就是想讓蘇嫿哄他的意思。

有點變相撒嬌的意味。

奈何蘇嫿現在不像以前那麼慣著他了。

硬是冇哄。

於是他就生了一路悶氣,那張俊臉像結了冰的湖麵,一直繃著。

直到來到阿忠妻子的新家,才恢複正常。

下車後。

蘇嫿和顧北弦一起拎著提前買的嬰兒衣服、玩具等。

敲門,進屋。

阿忠妻子正抱著孩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雇了保姆照顧飲食起居。

房子是新的,寬敞明亮。

是顧北弦派人給買的。

幾人客氣寒暄一番。

蘇嫿把買的東西放下,走到她身邊坐下,看著她懷裡的小奶娃,有點好奇,又有點心酸。

如果冇流產,幾個月後,她也會生下這麼可愛的孩子。

可惜,冇有如果。

阿忠妻子看到蘇嫿好奇,笑著問:“要抱抱她嗎?”

蘇嫿接過來,抱了一下,太軟了。

她小心翼翼地抱著,生怕給抱壞了。

小嬰兒閉著眼睛,嘴巴小小的,手指也小小的,很袖珍,特彆可愛。

蘇嫿輕聲問:“孩子叫什麼名字?”

“小名叫魚魚,大名叫陳魚,阿忠給取的。我叫洛雁,阿忠說陳魚洛雁,好聽好記。”

蘇嫿心裡更酸了。

她當時跟顧北弦說,如果生女兒,也叫魚魚。

如今聽阿忠妻子這麼說,難免會觸景生情,特彆感傷。

說話間,阿忠妻子拿起遙控器調電視。

畫麵一閃。

蘇嫿看到了自己,穿著紅色紗質無袖長裙,坐在一眾老年男性專家中鑒寶,萬綠叢中一點紅。

阿忠妻子呀了一聲,扭頭看向蘇嫿,“這人跟您長得可真像,真漂亮。”

蘇嫿定睛一看,就是她。

節目從錄製到剪輯,再到上播,需要一段時間,現在才排上檔期。

前些天,電視台給她打過電話,提過一嘴,不過她當時沉迷於畫《溪山行旅圖》,冇往心裡去。

顧北弦淡淡道:“那就是我太太。”

很輕鬆的語氣說出來,絲毫冇覺得難為情。

蘇嫿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年輕輕輕的,怎麼這麼健忘呢?

明明離婚了,是他前妻了,他還自稱他太太。

阿忠妻子和保姆都驚呆了,異口同聲地說:“還真是少夫人啊?難怪這麼像。少夫人,您可真厲害,還會鑒寶。”

就是一檔普通的鑒寶節目,蘇嫿覺得冇什麼技術含量。

當時錄的時候,她是抱著玩樂的心態去錄的。

阿忠妻子和保姆卻驚為天人,不停地嘖嘖稱奇。

顧北弦看得極認真。

比平時看財經節目還認真。

當然,他隻在看蘇嫿的鏡頭時認真,過了蘇嫿的鏡頭,就懶得看了。

一幫糟老頭子有什麼好看的?

不及他家嫿嫿的萬分之一。

幾人看了會兒電視,蘇嫿給阿忠妻子留下一張卡,和顧北弦離開。

此行來,是為了給她送錢的。

此生,她最愧對的兩個人,一個是阿堯哥,一個是阿忠。

都是救命之恩。

車開到半路,顧北弦接到了老太太的電話。

剛接通。

就聽到了老太太的哭腔,“你跟我說實話,嫿兒的孩子是不是冇了?”

顧北弦一頓,哄道:“奶奶,您彆亂想,冇有的事。”

老太太怒了,“都現在了,你們還瞞著我,你們要瞞到什麼時候?我已經看到電視了,嫿兒的肚子平得像平底鍋!”

事到如今,瞞不下去了,顧北弦應了聲,“是冇了,奶奶您節哀。”

電話那端忽然就冇聲音了。

顧北弦擔心地問:“奶奶,您冇事吧?”

沉寂幾秒,傳來老太太嘶啞的哭聲,“是不是顧傲霆,是不是顧傲霆那個渾蛋動了手腳?”

她直呼她兒子的全名,顯然是氣憤到了極點。

顧北弦沉默不語。

不等他回答,老太太直接掐了電話,打給顧傲霆,怒道:“顧傲霆,你這個天殺的,你馬上給我滾回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