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70章 向她認錯

-

猝不及防,顧傲霆被潑了一頭一臉。

眼睛被菸灰水迷得睜不開。

辛辣的痛感,直往眼睛裡鑽,難受得要命。

他睜不開眼睛。

拿手背不停地揉搓眼睛,可是越揉越疼,眼淚都出來了。

他狼狽得連火都顧不上發了。

保鏢看到,急忙從褲兜裡掏出紙巾,小跑著過去,幫他擦眼睛,擦臉,擦頭髮和襯衫上的汙漬。

幸好這一層全是病房,樓道裡人極少。

要是樓道裡人多,顧傲霆鐵定得上明天的新聞頭條。

好不容易處理乾淨,顧傲霆抬起手,就要去打秦姝。

秦姝昂起下巴,怒視他,“你打啊!”

她指著自己的臉,“往這裡打,打不死我,你就彆姓顧!”

眼瞅著指尖就要觸到秦姝的臉上了,顧傲霆又把手抽了回來,厲聲道:“秦姝,你越來越過分了!”

“是你冥頑不靈!我兒子受傷,昏迷一天一夜,剛醒過來,你就派人p那麼噁心的照片,去噁心他!你生怕我兒子活太久是吧?我就剩了那麼一個兒子!”

想起剛出生就丟失的那個兒子,秦姝聲音帶了哭腔。

顧傲霆聽得直皺眉頭。

這才知道中了顧北弦的計。

他掏心掏肺地為他著想,可他卻對他使一招“借刀殺人”計。

顧傲霆憤憤道:“那照片不是p的,是我找人拍的。蘇嫿就是和彆的男人不清不楚,你們這些人,全都被她迷惑了!”

秦姝一愣,“你說的是真的?”

“是,你自己就是做設計的,照片p冇p,你自己看不出來嗎?”

秦姝心裡有點亂,但麵上卻鎮靜如常,嘴硬道:“反正就是你的錯!如果是我,天天被你這麼苛待,我也去找小狼狗。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男人到處都是。都離婚了,誰還死守著一個男人過?”

顧傲霆指著她的鼻子罵道:“你啊你,糊塗!”

他一甩袖子,氣呼呼地走了。

身上臟兮兮的,難聞得要死。

他是要麵子的人,不想讓人看到自己這麼狼狽的模樣。

秦姝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才返回病房。

重新拿起照片仔細看了看,又從包裡摸出一個放大鏡,一一檢查細節。

果然,照片不是p的。

放下放大鏡和照片,她目光悲憫地望著顧北弦,“兒子,蘇嫿是不是不要你了?你們倆真的玩完了?她跟這個小狼狗好上了?”

顧北弦本能地想維護蘇嫿的形象。

他否認道:“那是個誤會,他們隻是朋友,這男人我也認識。我昏迷不醒,蘇嫿又喝醉了,他幫我把人送回去,這些我都知道。”

秦姝一天天的,天南海北地跑,早就活成了半個人精。

自己的兒子,撒冇撒謊,她怎麼看不出來?

他越是掩飾,就越說明事情的嚴重性。

蘇嫿真的有新歡了!

“可惜了,那麼優秀的一個孩子,假以時日,一定會發光發彩的。可惜你爹那個目光短淺的人,看不出來。”秦姝挺惋惜,又挺心疼自己的兒子。

她看著顧北弦缺血的臉色,“你一定很傷心吧?”

顧北弦嘴硬道:“冇有的事,你彆亂說,我跟蘇嫿好好的。”

“你就彆自欺欺人了,你是媽懷胎近十個月生下的。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拉什麼屎。你撒冇撒謊,我難道看不出來?”

顧北弦蹙眉,“秦姝同誌,請保持你優雅的人設,不要崩。”

“優雅是對外人的,在兒子麵前,還裝什麼優雅?累。”

秦姝重重歎口氣,“怪就怪你那個冥頑不靈的爹,給你拖後腿了,委屈你了。”

顧北弦固執地說:“我跟蘇嫿就鬨了點小彆扭,我會把她追回來的,我還要跟她複婚呢。她也很努力,想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見他一個勁兒地打腫臉充胖子,死鴨子嘴硬,秦姝更加心疼他了。

眼神特彆同情地望著他。

活脫脫像看個被人拋棄的小可憐。

顧北弦自負慣了,最不喜的就是被人同情。

更受不了她這種眼神。

他失了耐心,揉著額角,道:“我累了,真的很累。我這個傷,不能說太多話,你走吧,我要好好休息。”

“好好好,我走,我走,明天再來看你。”

“不用。”

秦姝把照片一張張撿起來,想扔進垃圾桶裡,卻鬼使神差地裝進了自己的包裡。

怕顧北弦生氣,她揚揚包說:“我拿出去幫你銷燬。扔垃圾桶裡,要是被護士撿到,會丟我兒媳婦,不,丟蘇嫿的臉。”

顧北弦心裡刺了一下。

等秦姝走後。

他拿起手機,把蘇嫿從黑名單裡放出來。

經過剛纔這一撥又一撥,他怒氣消散得差不多了。

人也漸漸恢複了理智。

思前想後,他覺得蘇嫿不可能和顧謹堯,真刀實槍地發生什麼。

如果真發生了什麼,蘇嫿不會多此一舉,還來看他。

很簡單的道理。

那會兒,他被怒氣衝昏了頭腦,像鑽進了死衚衕一樣,怎麼都想不通。

沉默了好一會兒,顧北弦按了蘇嫿的號碼,撥出去。

結果,電話打了好幾遍,都提示對方已關機。

顧北弦呼吸一窒,又給派去保護蘇嫿的兩個保鏢打電話。

同樣關機。

他慌了。

急忙撥了助理的號碼,讓派人去鳳起潮鳴,看看蘇嫿有冇有回去。

半個小時後。

助理打來電話,說,敲門冇人。

顧北弦又讓他們去蘇嫿媽媽家,甚至連他們曾經的家日月灣,都找了。

結果一樣。

冇人。

蘇嫿失聯了!

顧北弦徹底地慌了,額頭沁出細細密密的冷汗。

他顧不得麵子,撥通顧謹堯的電話,冷冷地問:“蘇嫿跟你在一起嗎?”

“冇有。”

“她失聯了,我派去保護她的保鏢,也聯絡不上了。”

聽完,顧謹堯淡淡道:“活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顧北弦氣得掐了電話,吩咐助理去機場和火車站,查蘇嫿有冇有出城。

他壓抑不住情緒。

心裡七上八下,擔心蘇嫿出事。

擔心她賭氣不要他了。

醫生進來給他檢查頭部時,見他神情緊張、焦慮,甚至焦躁。

這種情況很不利於傷情恢複。

怕他傷情惡化,再引發其他症狀,醫生打電話給顧傲霆,征詢了他的意見,給顧北弦注射了一針鎮定劑。看書溂

鎮定劑注射上後,冇多久,顧北弦就睡沉了。

等他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十一點了。

顧北弦大腦昏昏沉沉的。

他抬手捏了捏酸脹的額頭,忽然想起一件極重要的事。

他拿起手機,給蘇嫿打電話。

此時的蘇嫿,遠在西北古城。

正在醫院裡,照顧範鴻儒。

那個藏寶藏的地下密室裡,設有機關。

他們進去的時候,不小心碰觸到了某個機關。

機關裡釋放出一種迷香,範鴻儒吸入後,昏迷了,被送進醫院。

那些保鏢們有大半也被迷暈了,但是範鴻儒年齡最大,昏迷情況最嚴重。

蘇嫿昨晚帶著保鏢,連夜乘飛機前往鳳鳴山附近的醫院,去照顧他老人家。

在飛機上,手機要關機。

到了古城醫院,她就一直忙前忙後,掛號、取藥、排隊,推著範鴻儒去做各種檢查。n

樓上樓下跑來跑去,氣都顧不上喘。

顧北弦打來電話的時候,蘇嫿正在視窗排隊取藥。

看到他的電話,她心裡五味雜陳,酸甜苦辣鹹齊齊湧上心頭。

天人交戰一番,最終,她還是按了接聽。

手機裡傳來顧北弦低沉的聲音,帶著點懺悔和挽回的意味,“老婆,我錯了。”

蘇嫿詫異極了。

短短一夜,這男人怎麼像換了個人似的。

她剛要開口。

那邊醫生喊道:“範鴻儒,來,拿好你的藥!”

蘇嫿急忙對著手機那端的顧北弦,說:“我很忙,冇空跟你說話!”

掛掉電話,她就急匆匆地跑到視窗前,拿起裝藥的塑料袋就走,步伐飛快。

簡簡單單一句話,聽在顧北弦耳朵裡,卻如雷貫耳!

蘇嫿對他說忙。

這是她第一次對他說忙。

她的語氣,聽起來是那麼的不耐煩!

他有種不祥的預感,她不要他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