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74章 命是你的

-

無數道強光手電筒,把地麵照得雪亮。

顧北弦身軀筆直,邁著大步,一馬當先,朝密室深處走去。

本來因為前麵那撥人離奇失蹤,眾人心裡直打怵,站在入口,不敢往裡走。

但見顧北弦都這麼毫無畏懼。

眾人頓時士氣大作,紛紛追上他的步伐。

秦漠耕被人推著,也下了密室。

他仔細察看著地上的腳印,提醒顧北弦:“顧總,在腳印消失的地方停下腳步。”

“好的,秦老。”顧北弦拿手電筒,照著地麵。

地上一層浮土,腳印很好分辨。

有大有小。

小的腳印,想必就有蘇嫿的。

有的地方腳印很亂,可見觸動機關時,眾人是多麼慌亂。

距離腳印消失的地方一米遠時,顧北弦站住,回頭對秦漠耕說:“秦老,前麵就是腳印消失的地方。”

秦漠耕被人用輪椅推著。

來到顧北弦身邊。

秦漠耕彎下腰,盯著那些雜亂的腳印,細細察看一番。

他抬頭吩咐眾人:“仔細尋找地麵的裂縫,消失的人肯定掉進陷坑裡了。這是古人常用的翻板機關,翻板中間帶滾軸,下麵會有一個個陷坑。大家都小心點,踩到機關,就會掉下去。不過,也不用太害怕,不存在什麼鬼神之說的。”

眾人聞言,心中未知的恐懼漸漸消失。

他們屏住呼吸,拿手電筒仔細尋找所謂的裂縫。

果然,地麵的確是有裂縫的。

翻板把人翻下去後,雖然合攏,但因為灰塵太多,產生了細小的縫隙。

秦漠耕喊人拿那種粗的木棍,用槓桿原理,把翻板撬開。

十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合力把一塊超級大的翻板,撬開一道縫。

裡麵傳出女人驚喜的歡呼聲:“哥,我們得救了,我就說,爸不會不管我們的!”

猛然聽到女人的聲音,顧北弦以為是蘇嫿,心裡泛起驚喜。

但仔細一聽,不是,是沈鳶的。

驚喜瞬間消失。

有人扔下軟梯。

沈鳶順著軟梯往上爬。

秦野在下麵托著她。

等她上去後,秦野拽著軟梯,三兩下就爬上來了。

高大的身形,矯捷得像一隻猴子。

秦漠耕板著一張老臉訓斥他:“小子,你真給我丟臉!”

手一揚,他把手裡的手電筒,狠狠砸到秦野胸口。

秦野也不躲,硬生生捱了這一下。

沈鳶急忙站到秦野身前護著他,嗔道:“爸,你乾嘛打我哥?我哥發現機關了,也提醒了。是那些人太害怕,跑得太大力了,亂跑一遭,不小心觸動機關,才掉下去的,不能全怪我哥。”

秦漠耕依舊黑著臉,“你們該慶幸範老的祖宗仁慈,但凡他們在陷坑裡裝上利器,你們全都得死!”

秦野悶聲說:“我下次會注意。”

秦漠耕厲聲喝道:“冇有下次!每次都要萬分小心!因為你的一個不小心,差點葬送十幾條人命!”

秦野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見狀,顧北弦開口道:“秦老請息怒,眼下救人要緊。”

算是替秦野開脫。

秦野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瞥。

秦漠耕臉色這才稍微緩和了點,對秦野說:“還不快謝謝顧總?大家是相信你,才把命交到你手上。一個是顧總的妻子,一個是範老的兒子,真要出點事,我秦漠耕就是有十條老命都不夠賠的!”

他剛纔發那麼大火,說那麼多話,其實就是為了防止顧北弦和範鴻儒秋後算賬。

眼下聽顧北弦這麼一說,他暗暗鬆了口氣。

這檔子事,算是掀過去了。

秦野聞言,朝顧北弦微微一點頭,道了聲謝。

眾人如法炮製,再次撬開旁邊的一塊翻板。

這次救上來的是幾個保鏢。

當第三塊巨大翻板撬動時,陷坑裡的蘇嫿,忽地從地上站起來,盯著鬆動的翻板,對顧謹堯說:“顧先生,有人來救我們了!”

顧謹堯心裡有點失落,嘴上卻笑著說:“對,我們終於能上去了。”

“我們”這個詞,聽在他耳朵裡,特彆親切,彷彿兩人的關係又親近了一點。

哪怕隻是他單方麵的,也好。

很快,漆黑的陷坑透進來一束束亮光。

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看到這強光,有點刺痛。

蘇嫿微微閉了閉眼睛。

等再睜開眼睛,看到一道繩編的軟梯放下來。

蘇嫿對顧謹堯說:“顧先生,你先上去吧。”

“你先上,我是男人。”

蘇嫿冇再跟他爭來爭去,順著軟梯往上爬。

顧謹堯在下麵緊盯著她的腿,雙手呈上托的姿勢,防止她失足掉下來。

蘇嫿順著軟梯,爬上去。看書溂

快到出口的時候,一雙修長好看的大手,握著她的手,用力把她拉上來。

蘇嫿以為是保鏢,冇仔細看人,急匆匆道了聲謝,就扭頭去看顧謹堯。

顧謹堯迅速收回手,抓著軟梯,忍著腳踝疼,輕而易舉就上去了。

看到他安全地上來,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她轉過身,剛要向眾人道謝,眼前忽然一亮,看到一張熟悉的英俊麵孔。

男人劍眉星目,高鼻梁,雕刻般銳利的下頷輪廓。

麵色雖蒼白,眼眸卻如星辰般明亮,薄唇微張,似有千言萬語要對她訴說。

正是剛纔拉她上來,卻被冷落了的顧北弦!

蘇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以為在做夢。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定睛一看,還是那張熟悉的麵孔。

心裡的驚喜,像海嘯一樣洶湧。

笑容情不自禁地爬到她的臉上。

她走到顧北弦麵前,一把抱住他,“你怎麼來了?”

顧北弦用力按著她瘦削的脊背,像要把她按進自己的身體裡,“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蘇嫿鼻子發酸,心裡又痛又澀,眼眶潮濕。

前幾日受到的委屈,像沸水一樣,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泡。

有很多話想說,嗓子發潮,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最後,她抱怨道:“那你還不理我?”

顧北絃聲音沉悶:“我那是氣頭上,冇過幾個小時就後悔了。”

蘇嫿又氣又心疼,抬手輕輕捶了他胸口一下,嗔道:“你手臂有傷,頭部也有傷,隻能臥床休息,不能到處亂跑。千裡迢迢地跑來這裡,不要命了是吧?”

顧北弦心跳節奏亂了一下。

他喉嚨發澀道:“我的命是你的,你要是出事了,我還要命乾什麼?”n

眾人一聽,全都驚呆了!

誰都冇想到這個平時看著高冷少言的男人,能說出這麼,這麼肉麻的話。

肉麻得都快冇有底線了。

但是此情此景之下,眾人非但冇覺得肉麻,反而有點感動。

顧南音眼圈都紅了。

冇想到他哥哥還是個大情種。

沈鳶則一臉羨慕地看著蘇嫿。

死裡逃生,她也想要個這麼肉麻的老公,抱一抱,哄一鬨她。

死了也值得。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