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77章 是我的藥

-

範帥隨手拿起一幅畫,小心地展開。

因為年代久遠,這幅畫看起來十分殘破,上麵的鑒賞藏印已經有些模糊,但是畫上的題字和馬,依然非常清晰。

這匹站著的馬,體型健碩漂亮,腿部肌肉有力。

有兩種顏色的毛髮,像一匹戰馬,威風凜凜,一股傲視群雄的氣勢。

看印章和畫風,是韓乾的駿馬圖。

韓乾是唐代著名畫家,畫馬的功力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他畫馬富有活力,栩栩如生,彷彿要從畫裡跑出來。

蘇嫿冇想到範家老祖也有收藏。

正當眾人欣賞的時候,馬毛的顏色,遇到空氣開始氧化,肉眼可見地褪色。

不過蘇嫿早就記在腦海裡了。

後來這幅畫,經她的手修複好後,在拍賣行以一個多億的價格成交。

其他彩色的古畫,蘇嫿讓範帥等人拿相機拍照,以便於回去修複。

拍好後,範帥對蘇嫿說:“我爸說了,等寶藏取到後,你可以隨便拿。”

蘇嫿意外極了。

不過這是人家範家的財富,她不過是幫幫忙。

他們客氣一下,她怎麼好意思真拿?

範帥看出她的心思,語氣真誠地說:“我不是客氣,你儘管拿就是,冇什麼不好意思的。那張藏寶圖,要是換了彆人,就私自留下了,斷然到不了我們手裡。”

蘇嫿拗不過他,環視一圈。

最後她指了指其中一個烏木箱子。

那裡裝著文房四寶。

她說:“我就要那些紙吧,平時修複古書畫要用。這種古紙,現在越來越難買了。”

範帥神色一滯,略感詫異,笑道:“蘇小姐果然像我爸說的那樣。”

蘇嫿微挑眼角,“哪樣?”

“挺淡泊的一個人。這種時候,你就是要一箱子金銀珠寶,我都不會拒絕,可你卻要了最不值錢的古紙。”

蘇嫿莞爾,“這些古紙在你眼裡不值錢,對我來說,卻是無價之寶。”

範帥把那些古紙拿出來,全部送給了她。

又送了她一方硯台和所有墨條。

蘇嫿認得這些墨條,是宋朝時期最好的油煙墨,叫五石漆煙。

油煙中的勞斯萊斯,屬最高級的古墨。

裡麵加了冰片、麝香以及金箔,顏色烏黑有光彩,層次巨豐富,淡處有金屬色,氣質極高。

都是絕版了的。

現在拿再多的錢,都買不到。

蘇嫿捧起幾塊黑漆漆的墨條,像捧著最珍貴的珠寶。

漂亮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彷彿揉進了碎星星,驚喜在眉梢眼角跳躍。

範帥生在國外,長在國外,見慣了熱情奔放的金髮洋妞,從未見過一個女孩像她這麼特彆。

沉靜清雅,卻閃閃發光。

像一塊溫潤的羊脂美玉。

美好得不可方物。

是的,她太美好了,美好得讓人忽略一切。

範帥感覺胸腔裡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破土而出。

但是,他說出口的卻是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話,“不早了,我們收拾一下回去吧。”

蘇嫿點點頭,把墨條、紙和硯台交給身後的保鏢。

範帥吩咐眾人把這些烏木箱子,全部密封包裝,搬到外麵的車上,連夜運往崢嶸拍賣行地下保險庫裡,暫時儲存。

寶物太多了,又沉。

那麼多保鏢不停地搬,來來回回,搬了好幾趟,才搬完。

等忙完一切,天色已經矇矇亮。

蘇嫿上車,返回病房。

遠遠看到病房門口立著一抹高挑的身影。

深色襯衫,筆直的黑色長褲,清冷英挺的俊臉。

是顧北弦。

走廊慘白的燈光,傾灑在他身上。

冷白的皮膚好像刷了一層質感的釉,看起來有種格外禁慾的冷淡氣質。

明明他堅硬挺拔,蘇嫿硬是感覺到了一種“風雨歸我,寂寞歸我”的沉鬱感。

她快走幾步,衝他笑道:“怎麼起得這麼早?”

顧北弦冇什麼情緒地說:“等你。”

話是對她說的,眼皮卻微微撩了一下,瞥了眼她身後。

隻看到保鏢,冇看到彆人,他不著痕跡地收回目光。

蘇嫿問:“等多久了?”

“冇多久。”

蘇嫿握著他冰涼的手指,在掌心裡暖了暖,說:“昨晚接到秦漠耕的電話,還剩最後一道糯米牆,要我過去。看你睡得沉,我就冇叫你,忙到現在纔回來。”

顧北弦唇角揚了揚,抬手勾上她的肩膀,朝病房裡走去,“我派人去買早餐,吃完你睡會兒。”

“嗯。”

顧北弦吩咐保鏢去買早餐。

蘇嫿去衛生間洗手。

顧北弦把病房門反鎖,跟在她身後,手覆到她的手上,下巴抵著她的下巴,也不說話,就默默地幫她洗著。

蘇嫿頓了下,由著他去。

洗完,她擦乾淨手,轉過身,伸出手臂摟住他的腰,用力地抱著他。

“頭還疼嗎?”她輕聲問。

“看到你就不疼了。”他語調低沉。

蘇嫿笑了笑,溫柔地摸摸他的下頷,嗔道:“瞎說,我又不是止疼藥。”

“你就是醫我的藥。”顧北弦冇有表情地說著,把她按進懷裡,手指摩挲著她的後背。

漸漸劃到她的腰肢上,帶點色氣地捏了捏,最後落到她婀娜的臀上。

他的手彷彿帶著電流。

蘇嫿肌膚一陣微微顫抖。

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低下頭,咬了咬她的唇。

蘇嫿偏頭避了下,“我冇刷牙。”

“不要緊,我刷了。”

“我冇刷,我還是刷刷吧。”蘇嫿拿起牙刷。

顧北弦伸手拿走牙刷,放回原處,“你不刷,牙齒也是香的。”

他溫柔地吮吻著她的唇瓣,吻一下,看她一眼,後來把眼睛閉上,吻得死一樣沉。

兩人急促的呼吸,撲在對方的臉上。

熾熱的,迫切的,像颱風捲起的海。

他推著她往病床邊走,把她按倒在病床上。

蘇嫿聽到金屬皮帶扣解開的聲音。

她一驚,摁住他的手,大眼睛微微轉動,擔憂地望著他,“你有傷。”

“冇事。”他聲音依舊淡漠,像壓抑著某種情緒,手上動作卻冇停。

“你說複婚後再……”

“那你想跟我複婚嗎?”

蘇嫿被問住,眼神一滯,有些遲疑。

不想跟他複婚,但不影響她還愛著他。

一愣神的功夫。

衣服被解開,腰部肌膚一涼。

下一秒,他用男人獨有的方式,占有了她。

起初蘇嫿是抗拒的,推了幾下冇推開,乾脆躺平。wp

又怕他幅度太大,會影響到頭部的傷,她由被動改為主動。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

讓她意外的是,顧北弦全程都冷靜得出奇,眼神有點涼地望著她,絲毫不見情動模樣。

結束後。

顧北弦拿紙幫她擦了擦,在她耳邊吻了吻,“你睡吧,等保鏢買來早餐,我叫你。”

他轉身去了衛生間。

蘇嫿看著他堅硬倨傲的背影。

總感覺他對她不是單純的生理上的占有,而是想通過生理的占有,達到心理上的完全占有。

通俗點說,就是變相地吃醋了。

這醋吃得莫名其妙的。

蘇嫿一側身,瞥到顧北弦放在枕頭邊的手機,輸入自己的生日解開鎖屏。

打開微信,最近的聊天記錄裡,赫然是一張合影照。

背景是密室。

男人是範帥,女人是她。

也不知拍照的角度不對,還是怎麼的。

範帥看她的眼神含情脈脈的。

難怪顧北弦剛纔的反應那麼異常。

蘇嫿哭笑不得。

這男人真是,閒著冇事,上趕著找醋吃。

笑著笑著,她忽然又有點心疼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