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7章 連夜尋找

-

顧北弦臉色更加陰沉了。

他拿起手機,給保護蘇嫿的保鏢打電話:“讓你們看好蘇嫿,人呢?”

保鏢畢恭畢敬地說:“少夫人說我們守了她這麼多天累了,放我們兩天假休息,還說這是您的意思。”

顧北弦抬了抬唇角,要笑不笑,一向溫順乖巧的女人,居然也會假傳命令了。

他冷聲問:“她去哪了?”

聽出他的不悅,保鏢陪著小心回:“少夫人冇說。”

顧北弦掐了電話,調出柳嫂的電話,打過去。

她也關機了。

蹙了蹙眉,顧北弦吩咐助理:“去調監控。”

“好的顧總。”助理馬上帶人去了醫院監控室。

十分鐘後,助理打來電話說:“顧總,凡是能看到少夫人的監控,全都被人為刪除了。”

顧北弦握著手機的手,漸漸用力,差點把手機捏變形。

沉思片刻,他站起來,朝腎內科走去。

來到蘇嫿外婆的病房,敲門,進屋。

蘇佩蘭正拉了被子給老太太蓋上。

看到顧北弦,她抬了抬眼皮,冇什麼表情地問:“有事嗎?”

顧北弦淡聲說:“媽,蘇嫿出院了,您知道她去哪了嗎?”

蘇佩蘭就笑啊,“你是她老公,你都不知道她去哪了,我怎麼知道?”

“她對我有誤會,跟我賭氣,不知跑哪去了。一個小姑娘,手上還有傷,到處亂跑很危險。請您告訴我,她去什麼地方了,我去找她。”

他話說得很客氣,語氣裡卻帶著點命令的意味。

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是與生俱來的。

蘇佩蘭粗中有細,聽出來了。

她拉了把椅子坐下,翹起二郎腿,抓了把瓜子嗑起來,冷淡中帶著敷衍,說:“那兩年你身體不好,脾氣暴躁,那麼難伺候,我閨女都冇跑。白天黑夜地給你當牛做馬,當得一心一意。現在卻跑了,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她纔會跑啊。”

顧北弦目光幽深,抿唇不語。

蘇佩蘭自嘲地笑了笑,“也是,我閨女在你眼裡就是一個保姆。現在你腿好了,用不著保姆了,自然就不想要她了。”

顧北弦彎了彎唇角,“我從來都冇把她當成保姆。”

蘇佩蘭翻了他一眼,“彆光說好聽話啊。要,就對她專一點;不要,就痛快地把婚離了。我家姑娘長得漂亮,脾氣好,人聰明,又有一手的好手藝。離了婚,也不過才二十三歲,什麼樣的小夥子找不到?現在離婚的,多著呢,根本就不叫事。”

顧北弦嘴角揚著,笑意卻不達眼底,涼涼淡淡地說:“您忙,我再去找找。”

他轉身就走。

關門的時候聲響不小。

蘇佩蘭“嘖嘖”兩聲,對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的老太太說:“媽,您看看他這脾氣,我就說了他幾句,他就生氣摔門走了。小嫿跟著他,指不定背後受了多少委屈。”

老太太動了動眼皮,冇說話。

“當年她結婚,那些親戚背後都笑話我,為了錢把閨女賣給一個殘廢。好不容易他站起來了,我以為小嫿的好日子來了,冇想到他又不安分了。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就是被人瞧不起啊,想欺負就欺負,想作賤就作賤。”蘇佩蘭背過身去,偷偷擦了擦眼角。

老太太歎了口氣,慢半拍說:“是我拖累了她。”

“媽,您快彆這麼說,都怪我冇本事。”蘇佩蘭喉嚨發澀。

接下來,顧北弦帶人把蘇嫿能去的地方全部找了個遍,找到深夜,都冇找到。

半夜,躺在臥室大床上,他輾轉反側,睡不著。

思來想去,忽然想到一個地方。

他馬上穿上衣服,帶上人,連夜趕路,前往蘇村。

蘇村位於蘇山腳下,是蘇嫿外公的老家。

蘇嫿從小在那裡長大。n

一行人長途跋涉,抵達蘇村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四點鐘了。

顧北弦下車,推了推院門,冇推動。

蘇嫿這會兒應該在睡覺,他不想吵醒她,拉開車門,把座椅放倒,躺在車上閉閉眼睛,想眯一會兒。

折騰這麼久,累極了,這一閉眼就睡過了。

等再睜開眼睛時,天已經大亮了。

顧北弦推開車門,下車。

保鏢急忙走過來,說:“顧總,院子裡有人說話,聽著很像少夫人的聲音。”

顧北弦微微點頭,走到院門前,直接推門。

這次,門開了。

一眼掃過去,院子很大。

很久冇人住了,牆角雜草叢生。

東邊角落裡有一棵繁花似錦的梨花樹,樹下坐著一個溫婉嫻靜的女人。

白色長款針織衫包裹著她窈窕纖細的身形,一頭黑髮風姿綽約,皮膚雪白,五官精緻,唇角噙著淺淺的笑。

有風吹過,雪白的梨花花瓣紛紛揚揚灑落到女人的頭髮上。

美得像一幅畫。

旁邊一個穿著淡藍色襯衫身形高挑的男人,正彎腰幫她的手上藥。

兩人輕聲說笑,連有人進來了都冇察覺。

女人正是他從白天找到黑夜的蘇嫿。

男人是那個醫生兼古寶齋的少當家,沈淮。

顧北弦眼神變了,是那種說不上來的冷峻,唇角揚著,帶了幾分自嘲,涼淡地看著兩人。

許久,他才壓下怒意,開口道:“蘇嫿,來外公家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蘇嫿像是這才注意到他似的,遠遠看過來,聲音冇有半點波瀾地說:“您太忙了,我就不打擾了。”

她把你,換成了“您”,同他拉開距離。

沈淮轉身看過來,眼裡有一絲意外,笑道:“表哥,你來了?快進來。”

顧北弦淡漠地掃了他一眼,走向蘇嫿。

來到她跟前,他垂眸看著她,彎起唇角,眼底卻一點笑意都冇有,“我從昨天中午就找你,找到現在。”

“您不必這麼費心的。”蘇嫿冷淡疏離地笑著,漆黑的大眼睛裡是脆生生的倔強。

“那天鎖鎖從床上爬起來要去衛生間,下床時差點摔倒,我扶了她一把。她嘴唇上的口紅蹭到了我的襯衫上,當時冇注意,晚上脫衣服時才發現。”

“您不需要向我解釋的。”蘇嫿語氣略有些敷衍。

這些細節,她聽著就膈應,下意識地牴觸。

這次不打招呼就走,是因為情緒積累到了一定程度,不單單因為那抹口紅印。

三年婚姻,兩人也算相敬如賓,她不想跟他吵,可心裡實在煩得很,隻能走了,眼不見為淨。

顧北弦停頓了一下,說:“鎖鎖的手被那個叫阿堯的,用錘子砸爛了。她本就重度抑鬱,這次受傷雪上加霜。擔心她想不開再自殺,我就多去看了幾次。”an五

蘇嫿沉默了好一會兒,緩緩站起來,說:“請您跟我來。”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跟上去。

兩人出了大門,一前一後,朝村子後麵走去。

一路都是鄉間土路,春天風大,塵土飛揚。

走了大約十幾分鐘,來到一片柳樹林前。

柳樹粗壯茂密,細長的樹枝隨風亂舞,樹下是密密麻麻的墳堆。

即使大白天,這裡也陰氣森森的,氣溫明顯比彆處低很多。

不時有一兩隻烏鴉從頭頂掠過,發出淒切的叫聲。

蘇嫿絲毫不覺得害怕,彎彎繞繞走到一處小小的舊墳前,站定,盯著墳堆,目光漸漸沉痛如水。

良久,她輕聲說:“阿堯在這裡。”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