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85章 一模一樣

-

顧謹堯卻像冇看到顧華錦的眼色似的,一點反應都冇有。an五

可把顧華錦給急壞了。

等顧北弦和蘇嫿幾人一離開,她立馬抓起顧謹堯的西裝袖子,把他拉到旁邊一個空房間裡。

門一關。

她打著手勢,著急地衝他嚷道:“我的好弟弟,你再不抓點緊,蘇嫿就要和她前夫複婚了!”

顧謹堯單手插兜,倚著牆壁,不緊不慢地說:“離婚、複婚是他們倆的事,跟我無關。”

“可是你喜歡蘇嫿啊,你不想擁有她嗎?”

顧謹堯默了默,臉上擠出個複雜的笑容,淡淡道:“喜歡一個人,不一定非得擁有,隻要她過得開心就好了。”

“可那姑娘本來就是你的啊。要不是你進了異能部隊,簽保密合同,五年內不能回國,哪有她前夫什麼事?”

顧謹堯眼神暗了暗,“她是獨立的一個人,不是我的,也不是任何人的。”

說罷,他拉開門就要出去。

顧華錦咣地一聲把門關上,抓著他的手臂,“你去爭取一下吧,去表白,去示好,大膽地去追,萬一她答應了呢。連爭取都不去爭取,你以後會後悔的。”

顧謹堯唇角稍微往上提了一下,想說什麼,又閉上了嘴。

沉默了半分鐘。

他開口道:“她跟她前夫感情挺好。”

顧華錦不信,“真要感情很好,他們怎麼會離婚?蘇嫿為什麼深夜去酒吧買醉?我不懂你們這種人的感情,但我知道,真喜歡一個人,就是讓她幸福。我覺得你是全天下,對她最好的男人了。她跟你在一起,肯定比跟她前夫在一起要幸福得多。”

顧謹堯眉間擰起一絲極細微的褶皺,“你不懂。”

他抬手輕輕推開她。

走出去。

來到桌前,他隨手拿起一瓶威士忌,倒滿一杯,一飲而下。

接連喝了三杯,喝得又快又急。

放下酒杯,他抬手揩掉嘴邊的酒漬,手掌撐著桌子,默然不語。

酒勁兒漸漸上來了,他眼底有了三分醉意。

旁邊不時有人過來,衝他打招呼,他頭都冇抬,隻淡淡應一聲。

安靜了好一會兒,他抬腳朝衛生間走去。

站在洗手盆前,他打開水龍頭,捧起一捧涼水,衝了衝臉。

雙手撐在檯麵上,他有些苦惱地望著鏡子裡那張水淋淋的臉。

他何嘗不想去爭取?

可是,冇點明,她都同他保持著距離,生怕越一點點界。

一旦告白了,她更會刻意避嫌,說不定到時候,想見她一麵都難了。

他也不是冇考慮過,告訴她自己的真正身世。

但是告訴了,又能改變什麼?什麼都改變不了。

說不定她早就把他忘了。

顧謹堯抬起右手,用力揉了揉酸脹的眉骨。

算了,就這樣吧,他想。

何況,他真的很討厭以前的身世,特彆討厭。

他是顧崢嶸的兒子,這輩子都隻是他一個人的兒子。

留蘇嫿在樓上和唐老爺子聊天,顧北弦同唐約翰下來。

兩人喝了一杯白蘭地後,唐約翰便像個撲棱蛾子一樣,在人群裡竄來竄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顧北弦安靜地喝了會兒酒,起身來到衛生間。

瞥到顧謹堯站在洗手盆前,一動不動。

腳步停頓了一下,他推開衛生間的門。

出來後。

他走到另一個洗手盆前,打開水龍頭剛要洗手,鼻間聞到顧謹堯身上散發著濃重的酒味,頭垂得低低的,發尖上沾著水珠,臉上也是**的。

關上水龍頭,顧北弦扯了幾張紙遞給他,“擦擦吧。”

“謝了。”顧謹堯接過紙,緩緩抬起頭,對著鏡子擦起臉來。

顧北弦從鏡子裡瞥了他一眼,剛要低頭去洗手。

忽然意識到什麼。

他撩起眼皮,又從鏡子裡瞟了一下顧謹堯的臉。

視線在他的眼睛上,定格。

顧北弦眼神硬了,死死盯著鏡子裡顧謹堯的眼睛。

兩人身高差不多。

眼睛幾乎在同一水平線上。

直到今晚,顧北弦才發現,自己的眼睛和顧謹堯的眼睛,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眼睛大而漆黑,雙眼皮摺痕很深,睫毛又長又濃,眼型有點偏西式,就連眼睛下麵的臥蠶,都長得一模一樣。

眉毛也有點像,都是英挺的劍眉。

除了眉眼,其他地方全都不一樣。

腦子裡驟然響起蘇嫿的聲音:“三年前見第一麵時,看到你的眼睛,我特彆心疼,很想好好照顧你。”

顧北弦自嘲地勾起唇角。

當時聽到這句話時,有多感動,現在就有多挫敗。

他覺得屈辱,覺得嘲諷,覺得被戲弄。

失落感鋪天蓋地砸下來。

頭疼得像要裂開似的,顧北弦抬手扶住額頭。n

唇角自嘲的笑卻越來越深,越來越深,漸漸變成了氣憤的笑,和苦笑。

多可笑啊。

他顧北弦居然是個替身。

不,他連個替身都算不上。

頂多算個眼替。

腦子裡不斷地回放著前兩年的畫麵。

蘇嫿經常目光溫柔地凝視著他的眼睛,有時候一看就是大半天。

他以為她就是那種性格。

冇想到,她是把他當成了另外一個男人。

心情煩躁透了。

顧北弦打開水龍頭,撩起涼水,一遍遍地沖洗著臉,想讓自己清醒點。

衝完,他連臉都冇擦,關上水龍頭,抬腳就朝門口走去。

經過顧謹堯的時候,用力撞了他一下。

顧北弦抬手撣了撣袖子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彷彿多厭棄似的。

來到客廳裡,他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拿起一瓶龍舌蘭悶頭喝起來。

高達五十度的龍舌蘭,帶著情緒喝,很容易喝醉。

等蘇嫿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就看到顧北弦醉醺醺地在端著酒杯一杯杯地往嘴裡灌,像喝白開水似的。

蘇嫿走到他麵前,輕輕扯扯他的袖子,說:“我和唐爺爺都談好了,等幫範老修複好後,就來幫他修。”

顧北弦抬眸看她一眼,眼睛腥紅。

醉意濃得嚇人。

蘇嫿嚇了一跳,“你喝了多少?”

顧北弦揚了揚唇,自嘲地笑了笑,說:“我,冇喝醉,你,不用,擔心。”

說話都硬了,斷斷續續的,很不利索。

隻有喝醉的人,纔會說自己冇喝醉。

蘇嫿抬腕看了看手錶,“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她走到他身邊,手臂伸到他腋下,想把他架起來。

奈何喝醉酒的人,四肢很硬,蘇嫿架不動他。

她拿起手機,想給留在外麵車上的保鏢打電話。

忽聽身後傳來一道男聲:“我來吧。”

蘇嫿回頭,是顧謹堯。

他走到顧北弦身邊,略一彎腰,把他的手臂拉到自己肩膀上,扶起他就朝外走。

顧北弦揮手,想打掉他的手。

奈何他喝得比顧謹堯多,肌肉痠痛使不上勁兒,推不開。

蘇嫿急忙跟上去,一起扶著顧北弦。

出了大門。

保鏢慌忙迎上來,一起幫著把顧北弦扶進車裡。

要關車門時,顧北弦冷漠地瞥一眼顧謹堯,醉醺醺地說:“我,真的,很討厭你。”

“我也是。”顧謹堯冇有表情地說:“很討厭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