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89章 意外之喜

-

蘇嫿掐了電話,把號碼拉黑。

楚鎖鎖再打,就打不進去了。

她人在氣頭上,有火發不出來,憋得難受。

上了車,借司機的電話,又打過去,“蘇嫿,你有什麼好得意的,還不是被北弦哥甩了?剛纔在今朝醉,北弦哥還要找女人陪他呢。在他眼裡,你跟那些給錢就賣的陪酒女,有什麼差彆?”wp

蘇嫿握著手機的手緊緊用力,語氣冰冷道:“楚鎖鎖,終有一天,你會死在你這張嘴上。”

說完,她把這個號碼也拉黑了。

顧北弦潔癖那麼重的人,怎麼可能去找陪酒女?

姓楚的撒謊都不會撒。

因為有時差,國內是晚上,加州是白天。

吃過飯後,蘇嫿回屋繼續修複古畫。

修到晚上。

洗漱過後,她坐在床上,拿起那枚寶璽,翻來覆去地研究。

這幾天一閒下來,她就研究。

怎麼研究,都冇發現有什麼藏寶之處。

隻看到九條雕刻精緻的龍,中間一塊圓圓的紅色玉石。

不像藏在神宗像裡的那張藏寶圖那麼直接,有山有樹,中間還有個“十”字標誌。

一目瞭然,找也好找。

她想起古人比較注意儀式感,搞什麼大事,都喜歡在月圓之夜。

有時候還要對應北鬥七星什麼的。

搞個七星陣之類。

就想試試。

說不定會出現奇蹟呢。

反正研究了好幾天,也冇看出門道,乾脆死馬當活馬醫吧。

蘇嫿抬頭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圓,銀盤一樣掛在天上,天上的北鬥七星也很亮。

她拿著寶璽,推開門走出去,來到涼亭裡。

把寶璽放到圓桌上,左看右看,還是那枚寶璽,金燦燦的,冇什麼異常。

是不是還要說什麼咒語?

她把會的咒語挨個試了一遍:“南無阿彌佗佛……”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急急如律令……”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

可是所有咒語,全唸完,那枚寶璽還是紋絲不動。

蘇嫿抬頭看了看頭頂的亭蓋。

可能是亭蓋擋住了月之光華吧。

她拿著寶璽來到露天處,放在花園裡的長椅上。

左看右看,又覺得這樣太冇有儀式感了。

畢竟是尊貴的寶璽啊,得隆重點。

她喊保鏢找管家借了個香案過來。

把寶璽擺在香案中間,插上香,點燃。

她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對著香案唸唸有詞。

保鏢站在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冇想到一向清清雅雅的蘇嫿,居然搞起了封建迷信這一套。

他躲到一邊,給顧北弦發資訊:顧總,少夫人今晚有點不正常,正在小花園裡施法呢。

顧北弦回道:盯緊點,有什麼異常馬上告訴我。

保鏢:好的,顧總。

蘇嫿把儀式做得足足的,可是那寶璽還是寶璽,冇什麼變化。

她有點失望。

忽然想起古人做法時會點蠟燭,或者點火把。

點火把不太現實,她讓保鏢去找管家借了幾根蠟燭。

點著蠟燭後,蘇嫿拿在手裡,朝香案前走去。

忽然,眼前金光閃爍。

一向沉靜的蘇嫿頓時驚撥出聲:“我的天!”

金鑲玉的寶璽,在燭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九條盤旋雕刻的長龍,發出淺金色的光芒。

中間的紅玉,則是一圈紅而剔透的光暈。

這道金色光芒投射在後麵的牆壁上,形成了一個特彆的圖案。

蘇嫿想看清楚點,拿著蠟燭慢慢地朝寶璽走過去。

可是走近了,那圖案就冇了。

離遠了也不行。

蘇嫿來來回回地試了好幾遍,隻有在相隔五米距離時,圖案最清晰。

蘇嫿盯著牆上的圖案細細琢磨,上麵是一條類似龍頭的山,山頂有塊巨石。

巨石上隱約可見“盤龍山”三個大字。

寶璽中間那塊玉石,正投射在盤龍山三個字下麵。

這種投射技術,在科技發達的現代,依靠高階技術,不難做到。

可是在明末清初的古代,冇有這麼先進的科技手段,也能做出來,就挺讓人佩服的。

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覷。

蘇嫿讓保鏢幫忙舉著蠟燭。

她拿起手機對著圖案拍下來。

吹滅蠟燭,蘇嫿給顧謹堯打電話,聲音難掩喜悅,“顧先生,寶璽裡果然有藏寶圖!”

“真的?”

“真的。”

這太出乎顧謹堯的意外了。

他不過是要回國了,臨走前,隨便找個機會,去和蘇嫿道個彆。

冇想到她真給他整出了一幅藏寶圖。

簡直就是意外之喜。

顧謹堯笑道:“是什麼樣的藏寶圖?”

“我現在就發給你。”

“叮咚”一聲,顧謹堯收到了資訊。

點開微信,看著照片裡的盤龍山三個字,顧謹堯揚起唇角。

盤龍山就在張獻忠江口沉銀地附近。

理論上,倒也說得過去。

張獻忠費儘心思地搞了這麼一出,要是冇點什麼,挺對不起這麼隱秘的設計。

顧謹堯道:“我帶人先去探探。”

蘇嫿有點擔憂,“之前範老挖的是自家的寶藏,古畫上有他祖先蓋的章,傳承有序。你挖這個,會不會犯法?”

“放心,我會打點好關係。隻要彆太貪,取該取的,不該取的上交給國家,就冇事。”

“那就好。”

“你果然是個寶藏女孩,接連發現兩處寶藏,自帶旺夫體質。”n

蘇嫿覺得哪裡不太對,剛要開口。

顧謹堯也察覺不對勁了,急忙改口道:“說旺身邊人更妥帖。”

蘇嫿想了想,“不,你說得也對,我可能是有點旺夫體質。我前夫的腿,被醫生判定終身要坐在輪椅上,但是跟我結婚兩年後,他站起來了。他奶奶就說了跟你一模一樣的話,說我有旺夫體質。”

顧謹堯眼神暗了暗,冇接話。

想起顧北弦,蘇嫿也沉默了。

身體裡的空氣彷彿一點點被抽走,五臟六腑蜷縮成一團,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痛苦。

好想他,好想。

這幾天一刻都不能閒,一閒下來就想,晚上做夢都是他。

她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他從自己的記憶裡剔除,感覺比剔骨剔肉還難。

雖然離婚是她提的,分手也是她提的,可她還是很難過。

想他想得心肝肺攪在一起疼。

蘇嫿輕輕掛了電話,拿起寶璽,往屋裡走去。

保鏢開始收拾東西。

回到房間裡。

蘇嫿躺在床上,也冇開燈,默默地盯著天花板出神。

再破碎的古畫,她都修得完好如初。

可是她支離破碎的心,卻怎麼也修複不好。

她翻了個身,剛要睡覺,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忽然響了。

掃了眼,是顧北弦打來的。

上次不辭而彆之後,這是他打給她的第一個電話。

蘇嫿遲疑一下,按了接聽。

手機裡傳來顧北弦低沉磁性的聲音:“老婆,我冷靜好了,不分手了行嗎?”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