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0章 不要放棄

-

這猝不及防的轉折,把蘇嫿給驚住了。

本來兩人甜甜蜜蜜的,結果他醉酒,一大清早不辭而彆,不接電話,不回資訊,故意冷著她,今晚忽然又來求和。

一波三折,起起伏伏,像坐過山車似的。

冇個稍微強點的心理素質,還真受不了。

默了片刻,蘇嫿說:“我也想冷靜冷靜,我們都好好冷靜再說吧。”

這是婉拒的意思了。

顧北弦心忽地下沉,“我脾氣一直不好,之前更差,可你以前都是無限包容我的。”

蘇嫿極淺地牽了牽唇角,“可能人在經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後,性格會改變,容忍性也會變差吧。”

心是一點點硬起來的。

失望也是一次次攢起來的。

這次不過是個導火索。

可能在他去醫院陪楚鎖鎖,在她的手被楚鎖鎖找人夾斷,在她差點被人毀了清白,在她被顧傲霆一次次刻薄,在她痛失腹中胎兒時,她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無限包容顧北弦,溫婉沉靜、與世無爭的蘇嫿了。

她也曾努力地想挽回和他的感情。

學著向他撒嬌,學著忘掉所有不快,甚至去和楚鎖鎖明爭,和周品品暗搶,和顧傲霆對抗。

可是,人的容忍性是有限度的,久了,連自己都累了。

是的,蘇嫿覺得自己累了。

不是不愛了,就是累了。

她明明可以過更好的人生。

如果不是因為對他的那些愛,何苦要承受這麼多?

好不容易放下身段求和,卻吃了個閉門羹,顧北弦有點消沉,“那你好好冷靜,冷靜好了給我個提示。”

蘇嫿淡嗯一聲。

“不要和異性走得太近。”他聲音很淡,卻帶著點命令的語氣。

如果放在從前,蘇嫿會乖乖聽話。

可現在,她笑笑,“不可能的,古玩行業男人居多,再說我們離婚了。”

“我們離婚了”五個字是殺手鐧。

顧北弦降低標準,“不要和年輕男人走得太近。”

“不可能,古玩行的老頭子,都喜歡派助理或者他們的兒子,跟我打交道。”

顧北弦繼續降低標準,“不許和顧謹堯、範帥走得太近。”

“我和顧先生一直都有業務往來,至於範帥,我現在住在他家裡。他去學校了,等學校放假回家,低頭不見抬頭見。”

言外之意:還是不可能。

顧北弦眼底的陰鬱越來越濃,聲音卻溫沉:“我承認,我性格是有問題,多年形成的,很難改掉,但我儘量控製。有時候實在控製不了,纔會冷著你。我也不是故意要冷著你,就是怕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會說出傷人的話,把你推得更遠。”

蘇嫿笑了。

笑著笑著,心裡又有點難受。

他是那種從小被身邊人前擁後簇,捧在掌心裡的公子哥兒。

骨子裡自帶驕矜,高高在上,為所欲為。

不需要察言觀色,更不需要去包容彆人。

可能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纔會冷著她吧?

蘇嫿低聲嗔道:“你這個人啊,都不知該說你什麼纔好了。”

見她語氣有所鬆動。

顧北弦暗暗鬆了口氣,“蘇嫿,我比你想象得,要更愛你,所以不要輕易放棄我。”

蘇嫿都要哭了。

狗男人,今天怎麼這麼煽情?

就不能渣一點嗎?

渣一點,她也好死心,徹底離開他,開始新生活。

蘇嫿喉嚨發硬道:“你忙吧,我要睡了。”

“晚安。”

次日,中午。

吃午飯時,範鴻儒對蘇嫿說:“下午帶你去個拍賣會,聽說有不少重寶。”

蘇嫿最喜歡的就是去拍賣會了,可以長見識,還可以撿漏。

尤其國外的拍賣會,好多藏品都是國內見不到的。

就像女人天生喜歡珠寶和華服一樣,蘇嫿對古董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熱愛。

天黑後,一老一少帶著保鏢來到拍賣會。

不是佳士得和蘇富比那種大的拍賣會,是華人圈圈內的拍賣會。

來的會員,全是華人。

蘇嫿果然見識到了不少重寶。

國外的拍賣會,可比國內的生猛多了。

上拍的有唐代古琴、唐三彩羅漢、明代皇帝雞缸杯、乾隆禦筆竹簡、象牙翡翠水仙,各種精美瓷器、宋代汝窯,皇帝玉璽、銅羊、獸首、鳥尊,甚至連帶銘文的青銅器都有。

件件都是國寶級文物。

如果放在國內,每件都很刑。

一上拍,那些有錢的美籍華人叔叔伯伯爺爺們,舉著牌子,搶著拍。

蘇嫿耳朵嗡嗡響,滿腦子都是他們此起彼伏的叫價聲。

跟菜市場有一拚。

一番搶拍下來,元青花鬼穀下山罐拍到了兩億三。

明代皇帝的雞缸杯,也就是禦用酒杯,拍到了兩億八的天價。

蘇嫿暗歎這幫叔叔伯伯爺爺們,真壕。

花兩億八拍個皇帝用過的小酒杯,用它喝酒,估計能長生不老。

接下來上場的是一尊青花龍紋瓶,瓶口微撇,短頸,高二十五厘米,瓶底直徑八厘米。

瓶身繪製兩條五爪青龍,張牙舞爪,氣勢淩厲。

拍賣師拿著話筒大聲介紹道:“第八件拍賣品,是清康熙青花龍紋瓶,起拍價六百萬,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

康雍乾三個時期的青花瓷,收藏潛力巨大。

競拍很是激烈。

舉牌的人,一大片。

拍賣師忙得嗓子冒煙,“213貴賓出價六百萬!”

“30貴賓出價六百一十萬!”

“09號貴賓出價七百萬!”

當叫到一千八百萬的時候,人越來越少。

畢竟就是個龍紋瓶,市價也就值個一千四百萬左右,一千八百萬已經是上限。

再高,就冇什麼上漲空間了。

在座諸位雖然壕,但都是生意人,精明得很。

就在拍賣師要敲錘定音的時候,蘇嫿舉起牌子,不緊不慢地喊道:“我出兩千萬。”

拍賣師馬上報道:“666號貴賓兩千萬一次,666號貴賓兩千萬兩次,666號貴賓兩千萬三次!兩千萬成交!恭喜666號貴賓,拍到清康熙龍紋瓶一尊。”

這是蘇嫿第一次拍這麼貴的東西。

不過她覺得值。

超值!

拍賣結束後,蘇嫿和範鴻儒來到會場後麵的會客廳。

會客廳裡坐著那幫壕無人性的叔叔伯伯和爺爺們,端著茶杯,悠哉悠哉地品著茶,聊著天,敘著舊。

好不快活。

範鴻儒在當地知名度蠻高的。

一進屋,那幫人都衝他笑嗬嗬地打招呼。

蘇嫿抱著手裡的龍紋瓶,跟在他後麵,找了個地方,安靜地坐下。

她在這個圈裡眼生,眾人都以為她是範鴻儒的小跟班,問:“範老,這是你新招的助理?”

範鴻儒哈哈一笑,自謙道:“我可請不起她,人家是‘修複聖手’蘇文邁的外孫女,來幫我修複古畫的,日薪都是幾萬起。”

眾人看向蘇嫿,露出狐疑的目光,“這小丫頭有二十嗎?這麼年輕會修古董?”

蘇嫿把手裡的龍紋瓶放到桌上,淡淡一笑,“我三、四歲起就跟著我外公學藝,從業近二十年,從小到大修過王蒙、黃公望、唐寅、鄭板橋等人的畫。”

範鴻儒摸著下頷慢悠悠道:“小丫頭在國內是頂級文物修複師,來到這裡,卻被你們小瞧。我勸你們不要隔著門縫看人,把人看扁嘍。”

聽二人這麼一說。

眾人對蘇嫿,略有改觀。

其中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目光炯炯,端詳著蘇嫿手邊的青花龍紋瓶,問:“丫頭,說說你為什麼要花兩千萬拍這個龍紋瓶?”

蘇嫿手指摩挲著瓶身的龍紋,輕聲道:“這不是普通的龍紋瓶,這上麵的兩條五爪青龍,是康熙大帝親筆繪製的。”

老者半信半疑,“是嗎?”

“是,當時康熙要削藩,向自己的洋人老師問成敗。老師讓他當場畫一條龍,康熙現場揮毫潑墨,畫出一條氣勢凶猛的青龍。龍頭額頭位置多點了一筆,彷彿是青龍的一隻天眼,又稱三眼神龍。看到這條三眼神龍,那老師當即跪下高呼,‘撤藩必成’!八年後,果然勝利撤藩。這尊龍紋瓶上的青龍,就是康熙所繪的三眼神龍,是獨一無二的絕世重寶,價值不可估量。”

眾人靠近,細看。

果然,上麵的五爪青龍,是三隻眼。

氣勢比平時看到的其他龍紋瓶更加凶猛,也更有氣勢。

凡是和皇帝沾邊的東西,都非同凡響,一隻喝酒的小酒杯,都能拍到兩億多。

何況這尊龍紋瓶,是康熙親筆所繪呢。

升值潛力巨大。

兩千萬真不高。

老者叫顧崢嶸,上下打量蘇嫿幾眼,“小丫頭,年紀輕輕,眼光還挺毒,知道的也多。”

蘇嫿淺笑,“入行早,平時看的書也多,書中自有黃金屋嘛。”

顧崢嶸抿了口茶,把茶杯放下,慢條斯理地說:“這瓶龍紋瓶,我看上了,兩千五百萬你賣嗎?”

蘇嫿搖搖頭,笑,“我打算自己收藏。康熙爺的氣運非同凡響,希望我能借點他的勢,飛黃騰達,直上青雲。”

在古玩這行待久了,有些事情不得不承認。

比如順治、康熙、雍正時期的龍,非常凶猛,一副“君臨天下”的氣勢,所向披靡。

道光、同治、鹹豐間的龍,比較世俗,漸漸冇了威嚴。

鹹豐之後的龍,用四個字來形容,“老態龍鐘”,這是氣運殆儘,亡國之兆。

所以,氣運這東西,確確實實是存在的,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

眾人聞言,皆陷入沉思,康熙大帝的龍運,誰不想借?

尤其他們這些做生意的,特彆重視這個,房間裡擺什麼擺件,門朝哪裡開,都要請大師算一算,辦公室裡各種招財擺件,更是應有儘有。

有人說:“小姑娘,我出三千萬,賣給我吧。”

蘇嫿還是搖頭。

又有人說:“我出五千萬。”

蘇嫿繼續搖頭。

其他人紛紛出價,“我出六千萬。”

“我出七千萬。”

“我出八千萬。”

蘇嫿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顧崢嶸抬手往下壓了壓,伸出一根手指頭,“我出一個億。小姑娘你太年輕了,又是女孩子,康熙大帝的勢太凶太猛又太剛,你恐怕壓不住,還是賣給我吧。”

蘇嫿莞爾,“成交!”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