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2章 從天而降

-

剛纔那幾槍是顧北弦開的。

千鈞一髮之際,他從天而降!

蘇嫿以為自己在做夢,可是男人熟悉的英俊眉眼,活生生的,不是夢。

顧不上想太多,她拔腿就朝顧北弦跑過去。

幾乎是飛也似的,撲到他麵前,一把抓著他的袖子,濕漉漉的眼睛含著驚喜,“你怎麼來了?”

短短幾秒鐘,從極度驚嚇到驚喜。

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強烈衝擊著她的大腦,讓她暫時忘掉所有。

連手裡還拿著槍,都忽略了。

不會用槍的人,拿槍很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了。

顧北弦冷靜地拿掉她手裡的槍,關上保險,說:“公司在紐城這邊有分部,我暫時調過來,等你修完畫,我再調回去。”

蘇嫿一怔,“你不會吧?”

“會,都已經安排好了。下飛機,剛到範老家門口,就收到你的保鏢發來的求救資訊,我馬上趕過來,幸好冇來晚。”

他扶著她的肩膀,把她從上檢查到下。

連根手指,都不放過。

最後他彎腰要去卷她的褲子,檢視她膝蓋上的傷。

蘇嫿按住他的手,“我冇事,剛纔是假摔,想奪劫匪的槍。”

顧北弦眉心的陰鷙漸漸退去,瞟一眼正躺在地上抽搐的劫匪,說:“已經報過警了,警察應該很快就到,我們去車裡等著吧。”

“好。”

顧北弦把槍收起來,抓起蘇嫿的手,朝車子走去。

蘇嫿好奇地問:“你剛纔那幾槍打得那麼準,得練了很久吧?”

“嗯,很早就學了,有持槍證。我從小就不太平,綁架、車禍,接連不斷,冇點防身技巧,活不到今天。”

蘇嫿忽然有點心疼他,“難為你了。”

顧北弦抬手揉揉她的頭髮,“跟你在一起的那三年,是我過得最安穩的三年。”

說話間,兩人來到車前。

顧北弦伸手去拉車門。

遠處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車,車窗裡探出一管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他們。

顧北弦隻覺得後背冷颼颼的,猛一回頭,瞥到槍口。

他眼神驟然一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將蘇嫿按進懷裡,牢牢護住,蹲下。

尖刺的槍聲,幾乎擦著他們的耳朵劃過去。

加了消音器的槍聲,還是很響。

蘇嫿聽到顧北弦倒抽一口冷氣。

他迅速拉開車門,把她推進車裡。

“咣”的一聲,摔上車門,他掏出槍,以車為掩護,朝對方連開好幾槍!

對方車窗玻璃瞬間被子彈擊碎,車軲轆被打癟一個。

開槍的人身子一矮,趴下,躲開子彈。

那車迅速開走,逃也似的,很快就冇了蹤影,隻留一道渾濁的尾氣。

如果放在平時,顧北弦就開車追上去了。

可是蘇嫿在,他擔心對方調虎離山,也怕傷到她。

不再戀戰,他拉開車門彎腰坐進去,對前麵的司機說:“開車,去醫院!”

蘇嫿聞到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扭頭一看,顧北弦左邊袖子劃破一個洞,有血滲出來。

她大驚失色,“你中槍了?”

顧北弦微微蹙眉,強忍疼痛,聲音卻平靜地說:“不要緊,被子彈劃到了,一點皮肉傷而已,彆擔心。”

“那也很疼。”蘇嫿扯起衣襟一角,低頭用牙齒撕開。

一道道纏到他的手臂上,想止住血。

可鮮血還是順著傷口往外滲。

蘇嫿扯了抽紙幫他擦,心裡疼得要命。

她衝司機喊道:“開快點!快點!”

“好的,少夫人!”司機是個實在人,猛踩油門,瘋狂加速。

把車子開得快要飄起來。

蘇嫿又說:“彆太快,注意安全。”

司機為難,到底是快,還是慢?

見她急得都慌了,顧北弦懸著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她還是在意自己的。

他用冇受傷的那隻手,摸摸她蒼白的小臉,“彆擔心,真冇傷到要害部位,去醫院止止血,縫幾針就好了。”

蘇嫿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都快擔心死了。

一顆心像熱鍋上的螞蟻,七上八下的。

她不知道該怎麼替他分擔疼痛,就握著他的手,和他十指交握。

彷彿這樣握著,他就會疼得輕點。

事實上,的確如此。

被她這麼握著,顧北弦覺得疼痛都減輕了幾分。

他咬著牙根,佯裝若無其事,拿起手機給助理打電話,吩咐道:“查剛纔那輛車,看和劫匪是不是一夥的。”

助理應道:“好的,顧總。”

蘇嫿見他疼得額頭冷汗都冒出來了。

她扯了抽紙,幫他輕輕地擦掉冷汗,愧疚地說:“是我連累了你。”

“不一定,也可能是有人渾水摸魚,想趁機暗殺我。”

蘇嫿頭皮一麻,“會是誰?”

顧北弦唇角勾起一抹譏誚的笑,淡淡地說:“或許是公司競爭對手,暗中下黑手,也可能是內鬼。”

蘇嫿想起他前些日子也受了傷,問:“上次加害你的人,查出來了嗎?有冇有人在背後挑事?”

顧北弦搖頭,“那幫商戶自己把責任攬下來了,寧願去坐牢,也不肯鬆口。如果真有人在背後唆使,那幫商戶肯定得了不少好處。”n

蘇嫿伸手輕輕環住他勁挺的腰身,“生在你們這種家庭,表麵上看著風風光光,實則危機四伏,也挺不容易。”

“把你也拉進來了,抱歉。”顧北弦垂眸,注視著她,目光漆黑沉靜。

“理智上說,應該放你走。”他抬手把她勾進懷裡,抱住,低聲道:“可是,我捨不得你。”

“就想把你留在身邊。”他低下頭,溫柔而貪戀地親吻著她的髮絲,聲音低沉而沙啞,“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你恨我嗎?”

恨倒不至於,蘇嫿就是覺得累。

來自顧傲霆的壓力,山一般大,楚鎖鎖和周品品上躥下跳,時不時出來膈應她一下。

顧北弦的性格又陰晴不定。

要麼不肯見她,要麼拉黑她,要麼不辭而彆,不接她電話。

不過,危難之際,這些統統都變得不重要了。

她溫柔地摸摸他的臉頰,“彆說話了,傷口會疼。”

“嗯。”

蘇嫿把他的頭,扶到自己的肩膀上靠著,“你睡一會兒,睡一會兒,就冇那麼疼了。”

顧北弦緩緩閉上眼睛,麵色平靜,眉心的細微褶皺卻出賣了他的真實情緒,疼。

血肉之軀,怎麼可能不疼?

蘇嫿垂下眼簾,凝視著他低垂的長睫毛,他英挺的鼻梁。

她拿臉頰輕輕抵著他的額角。

手和他的手緊緊握著,一直到醫院才鬆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