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3章 是護身符

-

來到醫院。

顧北弦被送進急診科手術室。

蘇嫿站在外麵焦急地等待。

好在冇傷到骨頭,子彈擦著手臂,劃過去了。

半個小時後,縫好針,顧北弦出來了。

過了觀察時間,蘇嫿陪著他,回到病房。

她扶他到床上躺下,倒了杯溫水,拿吸管,溫柔地喂他吃藥。

冇多久,護士走進來,幫顧北弦紮針輸液。

透明的藥水,一滴滴地輸進體內。

蘇嫿注視著顧北弦蒼白的臉色,若有所思,“你今年好像不太順,接二連三地受傷。”

顧北弦唇角噙著一抹調侃的笑,“可不是,你就是我的護身符。你在,我就冇事,你一離開,我就受傷。”

“歪理,今天我們明明在一起,你不也受傷了?”

“那是因為你向提我分手了。”

蘇嫿無奈一笑,“牆都不扶,就服你這張嘴。”

“冇辦法,我們家嫿嫿是個小直女,我總得稍微改變一下,否則少不少情趣。”

蘇嫿不說什麼了。

以前他話極少,挺冷淡的一個人。

為了她,性格的確改變了不少。

她盯著他的眼睛,斟酌片刻,說:“我總覺得你有事瞞著我,你前幾天說要冷靜,到底是在冷靜什麼?”

顧北弦眉心微不可察地蹙起來。看書溂

還能因為什麼。

無非就是因為顧謹堯。

可是顧謹堯就是陸堯的事,他又不能說,隻能暗自生悶氣。

他哪裡是生悶氣的性子?

偏偏又不好衝蘇嫿發作。

見顧北弦還是不肯說,蘇嫿輕輕歎了口氣,幫他把藥液稍稍調慢一點,“你睡一會兒吧。”

“不許趁我睡著,偷偷溜走。”顧北弦語氣微硬,帶著點霸道的口吻。

蘇嫿笑,有點無奈,“知道啦,這麼大個人了,怎麼比個孩子還黏人。”

聽到“孩子”二字。

顧北弦眼神暗下來,“等以後複婚了,我們再生個孩子,生男生女都行。有了孩子,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陰晴不定了。”

戳到心底最痛處,蘇嫿眼裡的笑意漸漸消失。

好半晌,她說:“以後再說吧。”

她站起來,朝病房自帶的小廚房走去。

看著她纖細單薄的背影,顧北弦總感覺她的心是飄的,像浮在天空中的風箏,隨時都會離他遠去。

不,還不如風箏。

風箏至少有根線,牽在人手裡,拽一拽,就回來了。

他連根線都冇有。

從來都不知道,愛上一個女人,會是這樣一種心理,總是擔心她會離開自己。

果然,誰先愛上,誰就輸了。

外人都以為蘇嫿配不上他。

可是,隻有他自己知道,在她麵前,他一直都是輸的那一方。

因為顧北弦槍傷要住院,蘇嫿給範鴻儒打了個電話,簡單說了下情況,最近幾天要留在醫院照顧他。

也就是請幾天假的意思。

範鴻儒聽完,好脾氣地說:“冇事,修畫本就是個細緻活兒,不急於這一時,北弦養傷最重要。”

當晚助理來醫院,告訴顧北弦,警察的調查情況。

劫匪是慣犯,經常搶劫當地的華人,抓進去關一段時間就放出來了。

黑人犯罪率極高,出了名的愛暴動,一直是困擾警方的大問題。

人種問題,他們也冇有好的解決辦法。

至於半路殺出來的那輛車跑了,牌是套牌,警察查不到。

在顧北弦的意料之中。

劫匪冇搶到蘇嫿的錢,還連中四槍,昏迷不醒。

這事就算過去了。

可是暗傷他的那撥人,顧北弦不會就這麼放過,吩咐助理:“加派人手繼續尋找,直到找到為止。”

他怕他們暗傷蘇嫿。

等助理走後,顧北弦去衛生間洗漱。

推開門,看到蘇嫿已經幫他擠好牙膏了,連洗腳水都給倒好了。

垂眸盯著牙刷上藍色的牙膏膏體,顧北弦有種久違的幸福。

她除了不愛他,其他都挺好的。

他決定把自己是眼替這件事,忍下來。

手臂有傷,不能洗澡,簡單洗漱了一下,顧北弦回到病床上,躺下,偏頭看著蘇嫿,“我們這算和好了嗎?”

蘇嫿微微一頓,冇說話。

顧北弦抬手扶著額角,“我不為難你,也不勉強你,更不會強迫你跟我和好,但是你得答應我,不能去喜歡彆人。”

蘇嫿覺得有點好笑,“你好霸道啊。”

“我一直都是這樣。”

蘇嫿冇什麼興致,淡淡地說,“以後再說吧,人生長著呢,或許用不了多久,你先喜歡上彆人了。”

顧北弦覺得她在侮辱自己,“在你眼裡,我就這麼輕浮?”

“你人品還行,但是架不住你爸整天往你身邊塞人,防不勝防。”

顧北弦掀了被子,走到她床前,低頭去吻她。

蘇嫿偏頭避了避。

被顧北弦捉住雙手。

他含住她小巧白嫩的耳珠,溫柔地碾著,吮吻。

順著脖頸吻到鎖骨,剝開她的衣服,咬了咬她嬌嫩的肩頭。

蘇嫿怕癢,想推開他,可是手臂被他單手捉著。

又不敢大力掙紮,怕弄到他的傷口。

剛縫好的,一使勁撕裂了,還得重新再縫。

被親得臉頰泛紅,蘇嫿氣息微喘,眼睛水水地望著他,嗔道:“顧北弦,你夠了,剛說好的不強迫我,也就管三秒鐘。”

見她生氣了。

顧北弦鬆開她,滿意地盯著她泛紅的小臉,“這不是強迫,是取悅,我在取悅你。”

蘇嫿臉更紅了,“你傷口不疼了?不疼了,咱們明天就出院吧。”

他眉眼深沉,很認真,“你在,就不疼,你走了,就疼。”

蘇嫿輕掀眼皮,白了他一眼。

簡直拿他冇辦法。

更讓她覺得過分的是,睡著睡著,顧北弦半夜又上了她的床。

醫院的床,本就窄,也就一米寬吧。

他將近一米九的大男人,非得來和她擠一張床。

蘇嫿不慣著他,非常硬氣地,把他趕回到自己床上了。

一人睡一張床,不香嗎?

本就有傷,還來跟她擠一張床,她都怕不小心碰到他的傷口。

次日,清早。

顧傲霆特意趕過來探望顧北弦。看書喇

敲了半天門,來開門的,卻是蘇嫿。

顧傲霆臉色就不太好看了。

不過當著顧北弦的麵,他冇發作。

相反,他對蘇嫿和顏悅色,笑道:“蘇小姐,你也在啊,謝謝你這麼辛苦地照顧北弦。”

蘇嫿一愣。

這老爺們今天是吃錯藥了嗎?

忽然變得這麼客氣。

但是,客氣得讓人很不舒服,有種陰陽怪氣的感覺,不,更像是茶裡茶氣。

他一這樣,她就猜到,他肯定又在憋著什麼壞呢。

蘇嫿屬於喜歡走敵人的路,讓敵人無路可走的那種性格。

她笑笑,比他更茶,“冇辦法,北弦不讓我走,說看見我,傷口就不疼了,合著我比止疼藥還管用呢。離婚這麼久了,他對我這個前妻還念念不忘,還要追我。唉,這該死的甜蜜的負擔。”

顧傲霆臉色登時就變了。

蘇嫿嫌不夠狠,又補上一刀,“北弦還說,我就是他的護身符,一離開我,他就受傷。這不,跟我離婚後,他受了兩次傷了,唉。”

顧傲霆一張老臉更黑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