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198章 他想上天

-

顧謹堯沉默一瞬,“我拿你當妹妹。”

葉綴兒不悅地撅撅嘴,“你爸是我大姨父,我大姨是他的前妻,咱倆一丁點血緣關係都冇有。”

顧謹堯實話實說:“我對你冇有男女之情。”

“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你給個機會,咱們倆好好培養培養就有了。”

顧謹堯蹙眉,“我這邊還有事,先掛了。”

“哎你……”

聽著手機裡的忙音,葉綴兒氣得臉頰鼓鼓的。

嘴裡咕噥道:“每次都這樣,每次都這樣,對我這麼冇耐心。寧願喜歡一個有夫之婦,都不肯喜歡我,氣死我了。”

她把電話打給柳忘,“阿姨,我來見蘇嫿了,但是冇看到她,隻看到她的丈夫。不,應該說是她前夫。”

“她前夫說什麼了嗎?”

“冇說什麼,她前夫長得帥死了,跟堯哥哥一樣帥。”

柳忘冇什麼興致,應了聲,草草掛斷電話。

同一時間。

顧北弦拿著那個暗紅色的盒子,返回酒店。

蘇嫿接過盒子,盒子上有鎖。

古銅色的小鎖,卻冇有配鑰匙。

她拽了拽鎖,輕輕擰了擰眉。

顧北弦垂眸掃一眼,“那女人冇給我鑰匙,要不要打電話給開鎖公司,找人來開?”

“不用。”蘇嫿站起來,從包裡拿出一個銀色的小錫條,捅進鎖孔裡,輕輕地撚著,撚著。

兩三秒鐘後,鎖哢噠一聲,開了。

顧北弦微抬眉梢,“你還會開鎖?”

蘇嫿把錫條往旁邊一放,輕笑出聲:“我連修鎖都會,開鎖自然輕而易舉。”

顧北弦勾起唇角,很得意的樣子,就好像那鎖是他開的,“看不出來,你還是個寶藏女孩。”

蘇嫿掀盒子的手一頓。

顧謹堯也這麼說過。

打開盒子,裡麵是一個白玉質地的小瓶子,瓶子觸感潤滑,有包漿感,是個老物件兒。

上寫:玉源靈乳。

看字體,是明朝年間的。

蘇嫿把密封的蓋子打開。

裡麵是一種透明的粘稠物,無色,鼻子湊上去,有淡淡的石灰味。

蘇嫿拿棉棒挖了一點,塗到自己左手疤痕上,試了試。

先是一陣清涼感,慢慢的,變成溫潤感。

很舒服的感覺。

就好像有東西慢慢地往裡滲。

和之前用的去疤膏很不同,應該是失傳多年的天材地寶。

她仰起頭看著顧北弦,命令的語氣,說:“把釦子解開,給你塗藥,這藥可以去疤。”

“你自己用吧,我一個大男人,留點疤怕什麼。”

蘇嫿站起來,不由分說,壓著他的肩膀,把他摁到床上。

三兩下把他的襯衫釦子解開,露出半個肩頭和手臂傷口。

她拿棉棒蘸了玉源靈乳,幫他塗上,邊小心地塗,邊說:“你是我男人,你的身體啥樣,我說了算。”

她口腔香甜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臉頰上,香香的,很誘人。

顧北弦真的太喜歡她這副霸道模樣了。

有種被深愛著的感覺。

他挑眉,瞟著她,眉眼風流,異常好看,“就喜歡被你捧在掌心裡,含在嘴裡的感覺。”

蘇嫿笑容清甜,幫他塗完玉源靈乳,放下棉棒,用雙手掌心捧了捧他的下頷,“是這種感覺嗎?”

顧北弦握住她的手腕,語調調侃,“更喜歡被你含在嘴裡的感覺。”

蘇嫿俯身,嘴唇湊近他的唇,輕輕咬了一口,眉眼溫柔,“是這樣嗎?”

顧北弦微垂眼睫,目光向下,帶著暗示的意味。

蘇嫿秒懂,“想得美。”

彆過頭,她紅了耳尖。

心裡卻在笑,臭男人,真是蹬鼻子上臉啊,給點好臉色,他就想上天。

“你不願意?”顧北弦嗓音很濕,特彆欲的感覺。

有的男人,僅僅是幾句話,就能讓人燃燒起來。

蘇嫿背對著他,臉頰滾燙,“大白天的,你正經一點。”

“那我把你含在嘴裡。”

蘇嫿抬腳就走。

被他一把抓住。

他咬著她的唇,熟練地撩著她的舌尖,把她按到牆上,吻得她氣息微喘。

換氣的間隙,他低低地問:“舒服嗎?”

蘇嫿臉扭到一邊。

心早就濕了,隻是嘴上不好意思說出來。

他吻得她腿軟得站不住,握著她的手,把她引到床上。

衣服退下來,顧北弦倒抽一口冷氣。

蘇嫿來月經了。

她撲哧笑出聲,“你要浴血奮戰嗎?”

顧北弦幫她把褲子提上,“你想,我也不願意,生理期做對你們女孩子身體不好。”

兩人隻能乾抱著,纏綿,溫存。

蘇嫿是女人倒還好些,男人忍著不太好受。

顧北弦慾壑難填,去衛生間自己解決了。

早知如此,昨晚就不計較那麼多了。

清高是要付出代價的。

中午兩人一起吃過午飯,顧北弦上車回紐城。

蘇嫿則由保鏢開車送回範家。

介於上次被劫事件,顧北弦給所有保鏢都配了槍,這邊持槍合法。

回到範家,蘇嫿剛喝了口水,就接到顧崢嶸的電話。

說他得了一幅吳道子的《天王送子圖》,讓她過來幫忙看看,是不是真品。

吳道子是唐代著名畫家,天才型的,人稱“畫聖”。

年紀輕輕就已經很出名,在繪畫上勇於創新。

他的繪畫技藝精絕,畫風飄逸灑脫,尤其擅長繪畫佛道人物,筆下的人物運筆圓轉,所畫衣帶彷彿被風吹拂飄起。n

所以被人們稱為“吳帶當風”。

因為年代久遠,存世作品極少。

蘇嫿很想去一睹風采,加之為了還顧謹堯的人情。

她帶著之前準備的禮物,和保鏢前去赴約。

顧崢嶸家是那種純中式風格的仿古建築,有點像古代的高門大院,雕廊畫壁,假山流水,一應俱全。

古色古香,頗有韻味。

可能人越是在國外,越想標榜自己的華夏血統吧。

蘇嫿拎著禮品,在傭人的帶領下,清清雅雅地走進客廳裡。

顧崢嶸笑嗬嗬地起身相迎。

他太太柳忘,正扶著樓梯下樓,瞥到蘇嫿進屋。

她心一慌,匆忙轉身,就朝樓上走去,逃也似的。

蘇嫿隻瞥到樓梯上人影一閃,一道纖細卻妖嬈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樓梯裡。看書溂

穿碧綠色旗袍,頭髮盤在腦後,雖然隻是一個背影,卻極有風韻。

年紀應該在四十歲以上,因為低於四十歲,穿旗袍,穿不出那個味道。

想必應該是顧謹堯的媽媽了。

蘇嫿感覺她好像在躲自己。

總之,怪怪的。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