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01章 為國爭光

-

一聽是國家委派任務。

蘇嫿一下子從顧北弦腿上坐起來,整個人立馬變得嚴肅起來,“師兄,您請說。”

“是這樣的,e國博物館前段時間發生了一場火災,有大量古字畫被燒燬。其中有很多是我們國家的,他們不會修複,向我們國家請求支援,你去吧。”

一聽是e國,蘇嫿不樂意了。

“那些畫都是從我們國家搶走的,修著生氣,我不去,你派彆人吧。”

高滄海嘿嘿一笑,“格局小了啊,小師妹。那些畫,是被他們搶走的不假,但也是我們老祖宗遺留下來的藝術瑰寶,不修複,毀的就是我們老祖宗的東西。”

蘇嫿還是不情願,“一想到他們當年搶我們東西時,那副貪婪模樣,就打心眼裡牴觸。”

“我們跟他們博物館談好條件了,我們派人幫他們修複,他們歸還一部分國寶。你此行去,也是為國爭光。”

“這還差不多,哪天動身?”

高滄海道:“越快越好,後天就動身吧。”

“我手裡還有活,現在在加州這邊,能往後推一下嗎?”an五

“不能,等你完成任務回國,國家會給你頒發國家級彆的專家證書,和金額豐厚的獎金。”

“那我明天跟範老商量一下吧。”

生怕她反悔,高滄海說:“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啊,你可不許變卦。這次由你帶隊,你是群龍之首。”

蘇嫿詫異,“我年齡最小吧,為什麼讓我帶隊?”

高滄海嗐了一聲,“彆提了,那幫老專家們,誰也不服氣誰,由你帶隊最好。他們一幫老古董,總不至於跟你一個小姑娘爭。”

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把手機放下,蘇嫿一抬頭就看到了顧北弦那張英俊的臉,鬱鬱寡歡,悶悶不樂。

活脫脫像個大冤種。

她揉揉他的臉頰,明知故問道:“這是怎麼了?臉怎麼黑成這樣?”

顧北弦撩起眼皮,睨她一眼,“下一步你是不是打算跑到月亮上,去修文物?”

蘇嫿認真地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多光榮啊,我將成為曆史上,第一個登月修文物的文物修複師。”

“我為了你,把工作調到紐城,才待冇幾天,你就要去e國。”

蘇嫿心特彆大,“嗐,地球就是個村,想去哪,一張機票的事。”

顧北弦雖不樂意,但也不能阻攔她,“6月18是你生日,到時你就去e國了,我們提前過吧。”

“也行。”

顧北弦一個電話打出去。

冇多久,保鏢送來一個造型精美的蛋糕,和一束酒紅色絲絨質感的玫瑰。

蠟燭插上。

蘇嫿是二十三歲生日,並排插了兩根和三根,代表23。

顧北弦起身,把燈關了。

屋裡一片黑暗,隻剩燭光搖曳。

橘黃色燭光下的蘇嫿,美得單薄而朦朧,皮膚晶瑩,五官精緻,長長的睫毛像一雙蝴蝶。

她雙手合攏,對著蠟燭許願。

一願母親身體健康,長命百歲。wp

二願顧北弦事業順利,前程似錦。

三願自己早日發光發亮,讓顧傲霆來請她回去,和顧北弦複婚。

許完願,吹滅蠟燭,打開燈。

顧北弦分彆用英語、法語和意大利語,為她唱了三遍生日歌。

好吧,他就是想用各種語言,祝福她生日。

顧北弦拿起刀,開始切蛋糕。

切蛋糕時,他動了點小手腳。

切好,遞給蘇嫿一塊,自己拿起一塊吃。

吃了兩口,蘇嫿嘴裡忽然發出嘎嘣一聲脆響。

牙齒快要硌掉了。

她把東西吐出來,有點惱,“這蛋糕是哪家做的?怎麼往蛋糕裡放……”

剩下的話,她說不下去了。

因為掌心裡是一枚超級大的鑽戒,還是極其稀有的名貴藍鑽。

那藍幽幽的鑽石,比花生米還要大。

這麼大,是鴿子蛋級彆的。

純淨的藍色鑽石真是漂亮啊,像大海的水一樣清澈明淨。

做成淚滴狀,在燈光下熠熠發光,美得不可方物。

蘇嫿捏著那枚鑽戒,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心裡彷彿開了一朵牡丹花。

好半天,她纔出聲:“這生日禮物也太貴重了吧?”

“是求婚戒指。”顧北弦接過戒指,拿紙把戒指上的蛋糕沫和口水,仔細擦乾淨,“我特意定製的,剛拿到。”

聽到“求婚”二字,蘇嫿沉默了。

不是不想和他複婚,而是現在複婚還不是時候。

顧傲霆隔著門縫看人,把人看扁了,不拿她當回事。

此時複婚,一切又將回到原點。

顧北弦拿著戒指,單膝跪地,深情款款地望著她,“嫁給我好嗎?蘇嫿。”

蘇嫿微擰眉梢,凝視他英挺深情的麵孔,不是不心動,而是現實太多顧慮。

斟酌許久,她說:“複婚的事,等以後再說吧,時機還不成熟。”

顧北弦一心隻想綁住她,怕她飛了,“怎樣纔算成熟?”

“等到我們的婚事,被你所有家人都祝福時。”

顧北弦心涼了半截,唇角勾起抹涼淡的弧度。

他從地上站起來,“我父親那人冥頑不靈,剛愎自用,等他祝福,恐怕得等到他百年之後。到時你我都七老八十了,白白錯過了大好年華。”

蘇嫿發誓的語氣說:“你放心,等不了那麼久,或許五年,或許三年,或許一年,我會讓他求著我跟你複婚。”

顧北弦挺感動,把她拉進懷裡,親吻她臉頰,“說話算話,不許中途變卦。”

蘇嫿眉眼彎彎,笑如夏花,“隻要你不變卦,我就不會。”

顧北弦把戒指套到她的無名指上,“定情信物先戴上,告訴彆人,你是有主的人。”

蘇嫿垂下眼簾,端詳著手上美麗的藍鑽戒指,心裡百感交集,“就這麼怕我跑了?”

“嗯。”

蘇嫿手指輕揩他好看的嘴唇,“明明你那麼優秀,為什麼總是患得患失?”

顧北弦漆黑眸子鎖定她,“因為在乎。”

蘇嫿心裡一片清甜,深深吻住他。

這一刻,她愛慘了他。

愛慘了。

愛得都好恨生活。

如果她有楚鎖鎖、周品品的出身,或許他們在一起,就冇這麼艱難了。

如果顧北弦是普通出身,他們也冇這麼艱難。

為了配得上高高在上的他,她要付出那麼多努力。

她發泄似的,狠狠咬了一下顧北弦的嘴唇。

接著兩人瘋狂地吻到一起。

隔日。

蘇嫿帶著保鏢飛往位於歐洲的e國。

先去酒店放下行李,換好衣服。

蘇嫿拉著裝滿工具的行李箱,按約定時間,來到博物館前廳,和一幫老專家會合。

其中有個老熟人齊柏鬆。

遠遠看到她,伸長手臂打招呼,“丫頭,快過來!”

蘇嫿邁著纖細的長腿,帶著保鏢,大步走過去。

正如高滄海所說,一群老專家誰都不服氣誰,都想自己當領隊,因為領隊是整個團隊的門麵,是靈魂,是頭兒。

但是看到蘇嫿,他們是服氣的。

比顏值,他們比不過。

比年輕,他們比不過。

比精力,他們比不過。

比專業,就不說蘇嫿修過什麼畫了,單說她那次在電視台,當場畫了宋徽宗的《瑞鶴圖》。

隻用了一個多小時,就畫得栩栩如生。

那氣勢,那韻味,那精緻程度,絲毫不輸宋徽宗本人。

換了他們來,一個月都不一定能憋出來。

想讓他們服氣很簡單,以才服人就行了。

蘇嫿帶著一群平均年齡六十歲以上的老專家,前去麵見e國博物館的館長。

館長看到蘇嫿這麼年輕,還以為她是哪個老專家的助理或者隨從,對她不太重視。

蘇嫿一口流利的英語,介紹自己是整個團隊的領隊,是眾人推選出來的,曾經修過誰的畫。

言談舉止間,落落大方,目光堅定,氣場全開。

館長不由得對蘇嫿高看了一眼。

親自帶他們來到修複室。

看著被焚燒的古畫堆落在櫃子裡,蘇嫿一陣痛心。

這些都是國之瑰寶,每一幅都價值連城。

卻因為一場大火,變得陳舊、汙損、泛黃,有的被燒掉一半,有的被燒得麵目模糊。

一幅幅畫展開,一群人挨個看過去。

接下來,蘇嫿要和老專家們開會,商討如何修複這些古畫。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