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0章 情深款款

-

“啪!”

楚鎖鎖一巴掌甩到保鏢臉上,瞪著他,“你非禮我!”

“我冇有。”保鏢捂著臉,有苦難言。

“起開。”楚鎖鎖抬手把他撥到一邊。

再看向顧北弦時,她立馬換了副嘴臉,笑得甜甜的,“北弦哥,好巧啊,你也來做慈善?”

顧北弦繃緊一張俊臉,微抬下頷,指著蘇嫿,“是我太太來捐款。”

楚鎖鎖一愣,臉上的笑僵住了,“你們複婚了?”

顧北弦淡淡道:“複不複婚,都冇你什麼事。”

一副拒她於千裡之外的模樣。

冰冰冷冷的,不近人情。

蘇嫿對顧北弦的表現相當滿意。

她拿小手指輕輕蹭了蹭他的手,是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也是對他的一種讚賞。

顧北弦反手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交握。

他低垂眼眸俯視著她,眸光溫柔,充滿深情。

這一刻,他身上彷彿有光,情深款款,風度翩翩,和清清雅雅的蘇嫿配一臉。

楚鎖鎖快要嫉妒死了。

明明這男人是她的,卻被蘇嫿搶走了。

她的臉一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想哭。

但是找的專業攝影師正在錄像呢,院長和孩子們也瞅著。

楚鎖鎖強顏歡笑道:“北弦哥越來越幽默了。”

顧北弦冇有什麼耐心同她說廢話,對蘇嫿說:“你看看孩子,把支票捐了,我們走吧。”

蘇嫿扭頭吩咐身後的保鏢,“去車裡把玩具和吃的穿的,搬過來。”

幾個保鏢轉身去外麵的車子搬東西去了。

很快,一箱箱的玩具、衣物和甜點,搬了過來。

蘇嫿走到一個瘦瘦的大眼睛女孩麵前,彎下腰,摸摸她的頭。

想說點什麼,卻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安慰的話,他們想必早就聽說過無數遍了。

最後,蘇嫿溫柔地抱了抱小女孩,說:“你要好好的,每天都開開心心。”

小女孩睜著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著她,點點頭,乖乖巧巧地說:“姐姐,你好漂亮。”

楚鎖鎖請來的攝影師,想巴結楚鎖鎖,問小女孩:“那你說是這位姐姐漂亮,還是姓楚的姐姐漂亮?”

小女孩看看蘇嫿,再看看楚鎖鎖,“兩個姐姐都漂亮。”

她伸手指著蘇嫿,“但是我更喜歡這個姐姐。”

攝影師馬屁拍到了馬腿上,想扳回一局,問:“為什麼啊?”

小女孩說:“這個姐姐看我時,眼睛裡有光。”

楚鎖鎖撇了撇嘴。

要不是顧北弦在,她就挖苦這個小女孩了,什麼眼光啊。

明明她更漂亮纔對。

蘇嫿懶得和楚鎖鎖浪費時間。

她陪了會兒孩子,把支票交給院長,離開。

從頭到尾,都特彆低調。

楚鎖鎖等他們離開後,繼續高調作秀。

照片和視頻拍了大半天,才收工。

把一幫孩子折騰得不輕。

因為得陪她又唱又跳,還得不停誇她。

楚鎖鎖吩咐攝影師,找人把照片好好處理處理,到時上傳到楚氏集團的官網上,營造她白富美的人設。

作完秀後,楚鎖鎖離開孤兒院。

一路上不時看到有蘇嫿做的廣告牌,佇立在路兩旁。

楚鎖鎖氣又開始不順了。

經過北關魚市時,楚鎖鎖看到書香名苑的售樓處,玻璃幕牆上,張貼著蘇嫿的巨幅海報。

海報上的她,笑容清清雅雅,彷彿在向自己挑釁。

楚鎖鎖眼睛都紅了。

嫉妒使她麵目全非。

她忍不住打電話給顧傲霆,吐槽道:“顧叔叔,你們公司旗下開發的樓盤,怎麼選蘇嫿當形象代言人了?你們開發的都是高階樓盤,選一個小山溝溝裡出來的當形象代言人,不是自毀招牌嗎?”

顧傲霆有一說一,實事求是道:“雖然我看不上那丫頭,但她帶貨能力還行。前幾天書香名苑搞了個交定金活動,當天售賣情況特彆好,超出預期。”

楚鎖鎖相當不服氣,“那是你們公司樓盤開發得好,跟她冇多大關係吧?”

“跟她有點關係。以前公司旗下樓盤,都用明星代言,但是效果冇她這麼好。估計她最近電視節目上得多,又是搞古董的。古玩圈的,非富即貴,購買能力強,是樓盤主要客戶群體。”

楚鎖鎖憋得喲,想揍人。

她深吸一口氣,“這麼說,顧叔叔想讓她和北弦哥複婚了?”

顧傲霆嗬嗬冷笑,“她離我心目中的兒媳婦還差得遠呢,複婚的事,以後再說吧。”

楚鎖鎖一聽,誤以為自己還有戲。

可高興壞了。

她試探的語氣,小心地問:“那顧叔叔心目中的兒媳婦,是誰呀?”

顧傲霆老狐狸一個,豈能聽不出她那點小心思。

他語重心長地說:“鎖鎖啊,你現實一點吧,你和北弦是不可能了。趁著年輕,你該相親相親,該約會約會去。你才二十出頭,長得又漂亮,肯定能遇到更好的男孩子。”

楚鎖鎖鼻子一皺,掐了電話。

在心裡把顧傲霆罵了又罵。

罵完顧傲霆,罵顧凜,最後又罵蘇嫿。

唯獨不覺得她自己有什麼錯。

次日夜晚。

蘇嫿修複完手上一幅古畫,累得渾身肌肉痠痛。

近日來工作強度大,又是修複古畫,又是錄節目,幾乎是連軸轉。

有點吃不消。

她問沈鳶:“附近有冇有靠譜的按摩店?我們去放鬆一下,我的腰疼死了。”

於是,沈鳶帶她來到了京都最高檔的女子美容美體護理會所。

環境是真的好,裝修是真的高檔。an五

價格也是真的貴。

蘇嫿第一次進美容院,不太清楚行情,以為美容院消費都這麼高。

她交了錢,和沈鳶去沖澡,做全身推油和按摩。

是挺舒服。

美容師按摩手法嫻熟且專業。

一個流程下來後,肌肉放鬆了不少,背不酸了,腰也不疼了,心情都好了。

做完推油,蘇嫿換上衣服,從美容室裡出來,去休息區坐著,等沈鳶。

冇坐多久,顧北弦的電話打過來了,問:“什麼時候結束?”

蘇嫿抬腕看了看錶,不知不覺,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做完了,我們馬上就要走了,你有事?”

顧北弦說:“我剛應酬完,過去接你。”

“你那麼忙,直接回家睡覺吧,我這邊有保鏢開車送。”

“保鏢是保鏢,我是我,不一樣。”顧北弦語氣堅持。

他其實是想她了。

以前回家就能看到她。

如今回到家,屋裡空空如也,冇了女主人。

躺在寬大的床上,他隻覺得孤獨寂寞,還有冷。

人往往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所以,忙碌之餘,他抽點空,就想見蘇嫿一麵,以解相思之渴。

蘇嫿拗不過他,“那你到了稍微等一下我們吧。”

說話間,聽到拖鞋的踢踏聲,由遠及近而來。

蘇嫿一抬頭,臉色變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