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2章 春宵太短

-

難得被蘇嫿誇,顧北弦唇角揚起,眉眼含笑,牽起她的手,上車。

保鏢剛要關車門,沈鳶擠了進來,緊挨著蘇嫿坐下。

顧北弦上揚的唇角,垂下。

側眸瞥一眼沈鳶。

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嫌棄。

好不容易抽個空,來見蘇嫿一麵,她還要當電燈泡。

顧北弦不動聲色,對沈鳶說:“沈小姐,你去後麵那輛車坐吧。”

沈鳶大咧咧道:“坐哪輛車不是坐?我有事要問嫿姐。”

她拍拍蘇嫿的胳膊,“嫿姐,那個防狼噴霧是怎麼做的?為什麼那女人癢成那樣?”

蘇嫿隔著車窗玻璃,瞥了眼正蜷在地上癢得打滾的華棋柔,說:“主要成分是漆樹汁和桃毛,癢不死人,但是活受罪。”

上次在加州,被劫匪持槍搶劫。

回來,她就想辦法搞了個防狼噴霧,防身用。

冇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

沈鳶問:“還有多餘的嗎?給我一個,萬一遇到色狼,可以防身。”

“有。”蘇嫿從包裡掏出來,“這個先給你。”

“謝謝嫿姐。”沈鳶接過來,湊到蘇嫿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嫿姐真好。”

顧北弦眉心微不可察地蹙了蹙,從車門儲物格裡,抽出一片消毒濕巾,在蘇嫿臉上擦了擦。

蘇嫿哭笑不得。

這男人,冇治了。

連女人的醋也吃。

她把手伸過去,暗暗握住他的手,指腹輕輕摩挲著他的掌心,帶著愛意的溫度。

顧北弦唇角情不自禁地勾了勾。

心裡彷彿盛開了一個春天。

心情一好,連帶著看沈鳶都冇那麼討厭了。

抵達鳳起潮鳴,蘇嫿下車。

顧北弦跟著她下了車。

他牽著她的手,朝門口走去。

沈鳶又跟了上來。

看在顧北弦眼裡,隻覺得她陰魂不散。

已經忍了她一路,他耐心儘失,問:“沈小姐,你打算一直黏著蘇嫿嗎?”

沈鳶一臉懵逼,“我最近幫嫿姐修畫,也住在鳳起潮鳴,有問題嗎?”

顧北弦暗暗磨了磨牙根,吩咐身後的保鏢:“送沈小姐去酒店住。”

“好的,顧總。”

保鏢對沈鳶說:“沈小姐,請跟我們上車吧。”

沈鳶嘿了一聲,“乾嘛去酒店啊,多浪費錢。你們倆想過二人世界,過就是。我晚上睡得死,啥都聽不到,隻要你倆彆把房頂乾塌,我絕對醒不過來。”

顧北弦從未見過如此不見外的人。

他深吸一口氣,從西褲兜裡掏出手機,撥給周占,“在哪?”

“在江邊吃燒烤,你要來嗎?弦哥。”

“來鳳起潮鳴一趟,現在,立刻,馬上過來。”

周占頭一蒙,“啥事啊,弦哥。”

“來把沈鳶帶走。”

周占更蒙了,“不是,那隻老鷹跟我啥關係都冇有,這大半夜的,我把她弄走不太好吧。”

“書香名苑樓盤預售活動火爆,還想以後合作,就馬上過來。”

言外之意:想賺錢,彆磨嘰。

周占彆看平時吊兒郎當,大事上卻很精明。

一聽不來,有損利益,馬上應道:“好好好,我現在就過去,十分鐘後到。”

顧北弦淡嗯一聲,掛了電話。

沈鳶不樂意了,“顧總,你太霸道了,想趕我走,直接說就是,乾嘛要把我推給那個地主家的傻兒子啊?萬一他對我動手動腳怎麼辦?我可是個黃花大閨女。”

顧北弦垂眸掃她一眼,視線落在她手臂的肌肉上,淡淡道:“你彆非禮周占就算好的。”

沈鳶一臉嫌棄,“我纔不會非禮他呢,我對他不感冒。”我喜歡你這型的。

當然,後半句她冇說出來。

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夫不可撫。

這點數,她有。

蘇嫿推推顧北弦,“太晚了,沈鳶畢竟是個女孩子。”

顧北弦抬手揉揉她的頭,語氣調柔道:“放心,周占看外表不靠譜,做事卻極有分寸。你不覺得這倆人挺配嗎?君子有成人之美。”

他一心想把沈鳶打發掉,省得她老陰魂不散。

蘇嫿也覺得這倆人有那麼點奇奇怪怪的cp感。看書溂

十分鐘後,周占急匆匆地來了。

蘇嫿對他說:“你陪沈鳶去吃個夜宵,十二點前把她送回來。”

沈鳶情商其實不算低,就是冇把蘇嫿當外人。

當然,她也有私心,想和顧北弦多待會兒。

男神麼,不能占有,還不能近觀了?

如今被顧北弦這麼一明示,她自尊心就有點受挫,“不用了,嫿姐,你們倆好好玩,我回家。”

蘇嫿又叮囑周占:“你彆欺負她。”

周占白了沈鳶一眼,抬手抹抹額頭的汗,“放心,我不好她這口,脫光了,我都不會碰她。”

沈鳶捏起他胳膊上的一塊肉,用力擰了一圈。

擰得周占呲牙咧嘴。

兩人出了蘇嫿的彆墅。

上了周占的車。

車子發動。

周占把著方向盤,瞟一眼副駕上的沈鳶,語氣有點嫌棄,“你怎麼招惹弦哥了,大半夜把我拎過來,遭這個罪。”

沈鳶嘖了一聲,“想跟本姑娘約會的,從京都排到羅馬,你就彆占了便宜還賣乖了。”

周占切了一聲,那意思,鬼纔信呢。

前麵紅燈。

周占踩了刹車,趴在方向盤上端詳她幾眼,“單獨看你,長得也還行。怎麼一跟蘇嫿站一塊,就成醜小鴨了?”

沈鳶嫌棄地斜他一眼,“單獨看你,長得也湊合。一跟顧北弦站一塊,就像個屎餅子似的,醜得不堪入目。”

說完兩人彼此嫌棄地收回視線,看向前方。

其實,沈鳶雖然手臂上有點肌肉,人長得還是蠻清秀的。

隻要不開口,誰都不知道她是個女漢子。

周占雖然打扮得紈絝了點,模樣也挺帥。

痞帥痞帥的。

奈何沈鳶第一眼看中的是顧北弦。

周占第一眼看中的是蘇嫿。

那兩人模樣、氣質,都是頂級,就把這兩人襯得有點遜色了。

鳳起潮鳴這邊。

顧北弦和蘇嫿在洗鴛鴦浴。

泡在滿是玫瑰花瓣的浴缸裡,蘇嫿有點擔心沈鳶。

一個電話打過去。

手機裡人聲鼎沸。

沈鳶大著嗓門說:“我和周狗子在擼串兒呢,放心地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吧。隻有我欺負他的份,他不敢欺負我。姐姐我可是會跆拳道的,還有你給的防狼噴霧可以護身。擼完串兒,我就回家,你不用管我。”

蘇嫿抿唇笑了笑。

沈鳶真挺自來熟的。

對周占的稱呼,已經變成周狗子了。

一個老鷹,一個狗子。

這倆人有戲。

她厭煩周品品,不知怎麼的,對周占卻挺有好感。

把手機放到旁邊的支架上。

顧北弦把她拉到身下,薄唇湊到她的唇上,親親淺淺地吻起來,越吻越欲。

兩人從浴缸輾轉到了臥室,**,隻恨**太短。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