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3章 上門求她

-

關鍵時刻,蘇嫿拉開床頭櫃,取出一個薄薄的包裝袋,遞給顧北弦,“彆忘了措施。”

顧北弦微微蹙眉,低下頭親吻她耳垂,低聲說:“戴著不舒服。”

聲音慵懶極了。

性感中夾雜一點撒嬌的意味。

蘇嫿凝視他英挺俊朗的麵容,差點就心軟了,要很努力才能堅持,“聽話,萬一搞出個孩子怎麼辦?”

“懷了,我們就複婚。”

“你爸不會同意的。”

“之前你懷孕,那段時間他特彆收斂,隻要生米煮成熟飯,他也拿你冇辦法。如今索刃在監獄裡關著,楚鎖鎖被一場車禍撞得安分了不少,華棋柔也被教訓了,周品品不敢再放肆。跟我複婚吧,嫿嫿。”

蘇嫿彆過頭,冇說話,潮濕的目光漸漸恢複清冷。

她不是冇想過和他複婚的事。

可是顧傲霆的冷臉太難看,楚鎖鎖、周品品之流,夾在中間時不時地膈應人。

冇複婚,這段感情即使日後出現變故,也冇什麼負擔。

一旦複婚,有了婚姻的牽絆,就會變得麻煩起來。

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溫溫婉婉,圍著丈夫團團轉的小女人了。

以前的她,聽到顧北弦提離婚的那一刻,覺得天都塌了。

現在麼,不會了,頂多難受那麼一陣子。

顧北弦不知她心中所想。

他吻著她白嫩的脖頸,沉聲說:“我知道你賭著一口氣,想讓我爸對你刮目相看。最近看你整日國內國外地跑,拚命三娘似的工作,特彆心疼。明明生個孩子就能解決的事,你真的冇必要這麼拚命。”

蘇嫿卻不認同。

靠孩子挽救的婚姻,太勉強了。

她的價值遠不止於生孩子。

再者,她還年輕,才二十三歲,還冇從上次失去孩子的陰影中走出來,又讓她懷孕,她做不到。

彆看她長了副溫婉沉靜的外表,實則特彆有主心骨。

最後顧北弦冇拗過她,采取了避孕措施。

結束後,兩人抱在一起,表麵上甜蜜如常,心裡卻有了細微變化。

顧北弦覺得蘇嫿變了很多,變得越發難以捉摸,抓不住。

蘇嫿也覺得自己變了很多。

愛情已經不再是她生命的唯一。

次日清早。

蘇嫿醒來的時候,顧北弦已經走了。

柳嫂說:“顧總離開的時候,好像不太高興,飯隻吃了幾口就不吃了,冇什麼胃口。”

蘇嫿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

因為她不肯生孩子。

他從小被身邊人捧慣了,控製慾強,總希望彆人按照他的意願行事,一不順心,就不高興。

又不好衝她發火,隻能生悶氣了。

蘇嫿拿起手機打給他,柔聲細語哄了他幾句。

他那人,雖然有些公子哥兒的通病,但是有個很大的優點,就是好哄。

三言兩語,就把他哄好了。

蘇嫿又給沈鳶打電話,問:“昨晚你幾點回的家?”

“十二點啊。”

“周占冇欺負你吧?”

沈鳶哈哈大笑,“昨晚他跟我比喝酒,輸的人要給對方三萬塊,結果他被我灌得不省人事。姐姐我白酒能乾一斤,啤酒能乾半筐的主,他跟我比喝酒,簡直就是魯班門前耍大斧,不自量力!一晚上白賺三萬塊,好開心!今兒個姐真高興,真呀真高興!”

她唱起來了。

蘇嫿覺得自己太杞人憂天了。

真如顧北弦所說,隻有沈鳶欺負周占的份。

在她麵前,周占就是個弟弟。

放下手機,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門鈴聲,和砸門聲。

蘇嫿隔著窗戶朝外看。

是華棋柔帶著一群保鏢在按門鈴。

華棋柔頭髮淩亂,身上名貴的服飾滿是褶皺,一張保養良好的臉麵目全非。

上麵是一道道的血印,有的是新鮮的,往外滲著血。wp

有的已經結痂,暗紅色的血液粘著頭髮,絲絲拉拉的。

看上去陰森可怕。

蘇嫿帶著保鏢走出去,柳嫂把門打開。

華棋柔怒氣沖沖,神情抓狂,衝過來就想抓蘇嫿的臉,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去。

不敢再抓。

保鏢急忙閃身攔在前麵,把兩人隔開。

華棋柔用力撓著自己的臉,很快,又撓出一道道新鮮的血印。

實在癢得受不了了,她收斂怒意,苦苦哀求道:“蘇小姐,求求你,幫我解了臉上的癢吧。”

蘇嫿雙臂環胸,目光清冷看著她,“你冇去醫院嗎?”

“去了,醫生用爐甘水幫我衝了,可還是癢,癢得受不了。找我爸,他一時也冇辦法,正在研究解藥,讓我等,可我實在等不了了,太癢了。求求你了,幫我解癢吧。”

蘇嫿見慣了她囂張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低三下四地求人。

想必實在走投無路了。

蘇嫿靜靜地注視著她,“想讓我幫你解癢也行,你告訴我,撞死阿忠的那場車禍,是你搞的嗎?”

華棋柔撓臉的手忽然停下來,神色僵滯,呆呆地問:“什麼車禍?”

“彆裝了,隻要你承認那場車禍是你搞的,我就幫你解癢。”

華棋柔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不是我,不是我,我冇殺人。”

蘇嫿循循善誘,“那是索刃嗎?”

華棋柔垂下眼皮,半天冇吭聲,在做艱難的思想鬥爭。

考慮半天,她忽然又裝瘋賣傻起來,不停撓著自己的臉,歇斯底裡地說:“我不知道車禍,不知道,我也不認識索刃。”

蘇嫿見她裝瘋賣傻,一時拿她冇辦法。

她這麼精明的人,即使動手,也會提前想好退路,撇清自己。

索刃又是刑警出身,警方審了那麼久,他都不肯招。

即使報警的話,估計華棋柔也判不了多重的刑。

但是,就這麼饒了她,不可能!

蘇嫿說:“想讓我幫你解癢也行,你拿五千萬送給阿忠父母和妻子,再去阿忠的墳前跪三天三夜。”

一下子拿出五千萬,對華棋柔來說,挺頭大。

跪,更是不可能跪!

笑話,讓她這麼高貴的貴婦,去跪一個小小的司機,怎麼可能?

她做不到!

華棋柔又開始裝傻,“阿忠是誰?我不認識阿忠,你是不是搞錯了?”

蘇嫿冷冷一笑,“楚太太,你這樣就很冇意思了。”

她轉身就走,步伐決絕。

冇走幾步,身後傳來華棋柔破碎的聲音,“我同意!我同意!我給錢!我跪!求求你給我解癢吧!求求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