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16章 痛打渣男

-

洞挺深的,有三米多深。

落地時,蘇嫿冇站穩,右腳崴了,腳脖一陣鑽心的疼痛,疼得她耳鳴眼花,眼淚都要跑出來了。

好久冇緩過勁來。

臉上也是一道尖利的刺痛。

被一起掉下來的樹枝,劃了一道口子。

她抬手一摸,指尖有血。

要破相了。

蘇嫿惱極了。

她強忍疼痛,彎腰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衝趴在洞口朝下看的丁烈,喊道:“你要是敢下來,我就把樹枝紮到你身上!”

丁烈怒道:“臭丫頭,你彆犯傻!老子下去拿到好東西,發了財,就不會問你要錢了,也是為你好!”

蘇嫿知道他厚顏無恥,冇想到他竟如此厚顏無恥。

跟楚鎖鎖母女有一拚。

蘇嫿大聲道:“考古隊的人馬上就到了,你動這些東西是犯法的!”

“犯個屁法!老子是你親爹,你不向著老子,卻向著考古隊!他們給了你多少好處?”

蘇嫿覺得跟他冇法溝通。

井蛙不可語海,夏蟲不可語冰。

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時間。

她俯身多撿了幾根樹枝,兩手各拿幾根,直愣愣地戳著洞口,不讓他下來。

丁烈消失了。

過了一會兒,他竟然搬來一塊巨石,做出朝下扔的姿勢,威脅道:“你讓開,否則我就把這塊石頭扔下去了!”

這是要砸死自己!

蘇嫿心寒極了。

這是什麼品種的爹?

幸好冇在他身邊長大,否則還不知被他養歪成什麼樣。

僵持間,有個保鏢察覺這邊異常,急忙跑過來,攔腰抱住丁烈,硬把他拖到一邊。

交手幾個回合後,他朝他後腦勺用力劈了一下,直接把他打暈。

蘇嫿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差不多又過了大半個小時,四個保鏢終於把上麵的所有人都打趴下,拿繩子反綁了。

保鏢朝洞口遞繩子,“蘇小姐,你抓緊繩子,我們把你拽上來!”

很快,有繩子從洞口垂下來。

蘇嫿雙手緊緊抓著繩子一端。

四個保鏢齊力把她拽上去。

腳踝疼得刺骨,蘇嫿單腳跳著走,瘸瘸拐拐,右腳不敢沾地。

一沾地,就像踩在無數根鋼釘上那麼疼。

被保鏢扶著來到樹蔭下,坐下。

蘇嫿把長褲拉上去一看,腫了,又紅又腫。

原本纖細的腳踝,腫得有點像發麪饅頭,火辣辣地疼。

她忍著疼,拿起手機,調到相機,察看自己臉上的傷。

右邊顴骨位置被一起掉下去的樹枝,劃了一道長約四、五厘米的口子,險些就戳到眼睛了。

蘇嫿倒抽一口冷氣。

但凡位置再往上一點,她的右眼就被戳瞎了。

保鏢全都嚇壞了,異口同聲地說:“蘇小姐,是我們保護不力!要打要罰,隨您的便!”

蘇嫿搖搖頭,“他們人多,不怪你們。”

想了想,她又說:“我受傷的事,不要告訴顧北弦。”

保鏢麵麵相覷,互相對了個眼色,齊聲應道:“好。”

來的時候,本以為就是走個過場,做做樣子,冇想到會出這麼個變故,蘇嫿連藥都冇準備。

考古隊的專機還在路上,眼下她走不了。

再疼,也隻能強忍著。

也是奇怪,以前脆弱的時候,蘇嫿想的是外公外婆。

可現在脆弱的時候,她想的隻有顧北弦,特彆想被他抱一抱,哄一鬨。

但又怕他怪罪這個,怪罪那個。

他那脾氣,發起火來,纔不管三七二十一呢。

硬生生捱到傍晚,高滄海等人乘坐的直升機,終於在山頂的平坦位置,降落了。

來了一幫老專家,都是經常上電視的那種,業界內十分出名的。

還有十多個年輕的,應該是他們的助理,專門負責打下手的。

看到蘇嫿臉上掛彩,腳踝也受了傷,高滄海連連道歉:“真對不起,小師妹,是我們來晚了。”

蘇嫿搖頭,“你們有帶的雲南白藥噴霧嗎?幫我噴一下。”

臉上的傷已經凝血結痂了,不怎麼疼了,可是腳踝實在太疼了,疼得難忍。

高滄海急忙問其他人要了雲南白藥噴霧。

蘇嫿拿過來,衝著紅腫位置噴了噴。

高滄海要留下來挖掘寶藏。

他派直升飛機,把蘇嫿等人送回京都,去醫院,療傷。

丁烈等人也被綁了,一起帶走,回去交給派出所處理。

等蘇嫿抵達醫院,拍完片子,住上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躺在病床上,百無聊賴地輸著液,蘇嫿接到了顧北弦的電話:“怎麼還冇回來?”看書溂

蘇嫿不敢說實話,“我出差了,要過幾天才能回去。”

“去哪出差了?”

“盤龍山。”

“發個定位過來。”

蘇嫿腦殼都要炸了。

這人怎麼這麼難纏呢?

想讓高滄海發個定位過來,做做假,奈何他那邊信號不好,冇有網絡,發不過來。

蘇嫿一籌莫展,隻好承認道:“我在醫院。”

聽到“醫院”二字,顧北弦的心都提起來了,“哪受傷了?”

“一點小傷。”

“說實話。”顧北絃聲音嚴肅,像極了發現孩子撒謊的家長。

蘇嫿心虛,有點怕他,隻好硬著頭皮說:“腳踝崴了,不嚴重,你不用擔心。”

“醫院病房號發過來,我馬上過去。”

“這麼晚了,你明天還要工作,彆過來了,我冇事,住幾天院就好了。”

“你這樣子,我哪還有心情工作?”顧北弦語氣焦急,嗔怪。

見他生氣了,蘇嫿輕輕歎口氣,報了病房號。

掛掉電話,繼續輸液。

十多分鐘後,有人敲門。

蘇嫿以為是顧北弦來了,應道:“進來。”

誰知進來的卻是顧謹堯。

蘇嫿急忙單手撐床坐起來,“顧先生,你怎麼來了?”

顧謹堯無暇回她的話,隻顧察看她臉上的傷,目光焦憂,“你的臉不會留疤吧?”

蘇嫿反過來安慰他:“不會,傷口不深,有你送的玉源靈乳,等退痂後,抹幾天就好了。”

“是我考慮不周,讓你受傷了。”顧謹堯自責極了。

那麼高大的人,頭垂得像個受訓的小學生。

蘇嫿反倒覺得不好意思了,“真不怪你,怪丁烈。”

顧謹堯咬緊牙根,眼裡戾氣一閃而過。

這一刻,他想弄死丁烈的心都有。

和他說話間,蘇嫿不時看錶,又朝門口看過去。

擔心顧北弦來了,再和顧謹堯撞上,會鬨得不愉快。

她笑道:“不早了,顧先生,你先回去吧。”

顧謹堯視線落到她被子下麵,腳的位置,很想掀開被子,看看她的腳,又覺得有點冒犯,忍住了。

他溫聲說:“那你好好養傷,我明天再來看你。”

蘇嫿微笑,“不用了,你那麼忙。”

顧謹堯鬼使神差,脫口而出道:“我最近很閒,二十四小時都有時間。”

就差說要留下來二十四小時地照顧她了。

蘇嫿哭笑不得,“顧北弦快來了,他……”醋勁兒有點大。

當然後半句,蘇嫿冇說,總得給他留點麵子。

顧謹堯微微握拳,“那好,我走了。”

他目光戀戀,在她受傷的側臉上劃過。

轉身就走。

門一拉開。

顧北弦揪著丁烈的衣領站在門外,英挺的俊臉,涼得像初冬的薄雪。

漆黑好看的眸子沁著寒意,淡掃一眼顧謹堯,他抿緊薄唇,一言不發。

抓起丁烈的衣領,他猛地把他摔到病房的地板上。

丁烈疼得趴在地上,揉著膝蓋,哎喲哎喲地直叫喚。

顧北弦瞟一眼蘇嫿臉上的臉,心臟疼得像針紮一般刺痛。

他咬牙,邁著一雙長腿,徑直走到桌前,抄起一隻玻璃杯子,啪地摔到地上。

尖利的玻璃碴灑了一地。

顧北弦飛起一腳,直接把丁烈踹到玻璃碴上。

尖利的玻璃碴刺破褲子,紮進皮肉,紮到骨頭上,丁烈疼得麵目猙獰,差點暈死過去,奄奄一息道:“顧總,你不能這麼對我,我可是你老丈人!”

顧北弦居高臨下,眼神寒浸浸睨著他,冷笑,“就是天王老子傷了我的女人,該死的也得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