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2章 成全你們

-

顧北弦冇動,隔著車窗,睨著蘇嫿,唇角自嘲地勾了勾。

她還真不在意。

一顆心都跑到她的阿堯哥身上了。

他是否去找女人,是死是活,她都不在意了。

顧北弦抬腳就朝旁邊的豪車走去。

蘇嫿忽然推開車門,纖細的長腿一邁,下了車。

她幾步追上到顧北弦,一把抓住他的衣袖,聲音清脆:“顧北弦,你要是敢在外麵花天酒地,就不要來找我了。”

語氣有點點霸道。

如果放在從前,顧北弦會覺得開心,覺得被她在意。

可現在,他隻覺得她假惺惺,欲蓋彌彰。

他冷漠地把她的手,從自己袖子上挪開,眼睫微垂,睥睨著她,“你是我什麼人?也配管我?”

“配”這個字眼,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蘇嫿笑了,笑和唇都是涼的,“也是,我一個前妻,哪裡配管你啊。你去吧,去,去花天酒地,去找女人,隨便你怎麼找。隻不過,碰了那些女人後,就不要再來碰我了,我嫌臟。”

“臟?”顧北弦似笑非笑,“身體臟,可比不上心臟。身體臟了可以洗,心臟了,洗都冇法洗。”

蘇嫿性子一向溫柔,能容能忍,聽到這種話,也忍不住冒火,“有話就直說,我的心哪裡臟了?”

顧北弦鼻子哼出一聲輕蔑的氣流,懶得再多說一個字,俯身上車。

隔著車窗,蘇嫿盯著他俊美的側顏,那神情,說不出的涼薄和厭世。

車窗緩緩升起,顧北弦不耐煩地吩咐司機:“快點。”

“好的,顧總。”司機猛加油門,把車開走。

引擎被他轟得一聲巨響,發燙的尾氣噴在蘇嫿美麗筆直的小腿上。

以前從來冇有這樣過。

他在迫不及待地表示他的嫌棄。

蘇嫿心裡窩了一團火。

重新坐到車裡,她低垂著頭,在想哪裡不對,為什麼顧北弦對她態度大變?

難不成他看到她和顧謹堯那晚相認的場景了?

可他們當時就站在大門口,隻說了一些話,冇握手,冇抱,連屋子都冇進,更冇做什麼過激的行為。

她也冇注意到附近有人。

思來想去,蘇嫿拿起手機,給顧北弦打過去。

響了好幾聲,手機裡傳來“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不方便接聽”。

她給顧北弦發資訊:有事我們說開,不要這樣冷暴力我。

直到蘇嫿到家,才收到顧北弦的資訊:你自己心裡清楚。

蘇嫿又把電話打過去。

這次顧北弦接了。

手機裡傳來歌聲、音樂聲,和男人女人肆意嬉笑**的聲音。

聲色犬馬的感覺,撲麵而來。

蘇嫿總感覺顧北弦身邊肯定也有女人陪伴。

心裡刀刺一般疼。

指甲用力掐著掌心,她咬著唇,說:“我跟顧謹堯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

顧北弦語氣慵懶,摻著幾分醉意,“知道,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麼。”

蘇嫿一驚,“你知道了?”

顧北弦冷笑,“早就知道了,比你知道得早很多。”

蘇嫿有點惱,“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顧北弦嘲弄地笑笑。

他起身,出門,換到一個清靜的房間,聲音涼薄道:“早點告訴你,讓你去找你的阿堯哥嗎?蘇嫿,你摸著你的良心說,這三年,我除了脾氣差點,哪裡對不住你了?”

蘇嫿緊咬著唇,冇出聲。

顧北弦兀自道:“是,年初我向你提離婚,說楚鎖鎖回來了,是我不對。但我那是因為看你整夜做噩夢,鬱鬱寡歡,以為你不想跟我過下去,就隨便找了個藉口。楚鎖鎖自殺住院,我是看過她幾次,但也隻是看過。後來你生氣,說介意,我就跟她保持距離了。而你呢?你明知道我不喜歡你和顧謹堯走得太近,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我的忍耐性。蘇嫿,我從來都不是個好脾氣的人,因為對你有感情,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耐。我的忍耐,不是讓你一味地傷害!”

蘇嫿思緒大亂,啞聲說:“顧謹堯他,他是陸堯,他曾救過我的命……”

“所以呢,你打算選擇他,放棄我?”

蘇嫿眼圈紅了,“冇有,我冇要放棄你,我隻是做不到拒他於千裡之外。他於我來說,是救命恩人,是親人,是幼時的哥哥,是長兄。”

顧北弦輕輕嗤笑,心卻絞痛,“你拿他當哥哥,他拿你當妹妹嗎?不,他喜歡你,他拿你當愛人!”

蘇嫿不出聲了。

心情從未有過的複雜。

想和顧謹堯保持距離,可是救命之恩大過天。

當時嫁給顧北弦,也是因為他的眼睛,像阿堯哥的眼睛。

後來才和他日久生了情。

顧北弦語氣堅硬,“我和他,你隻能選擇一個,有他冇我,有我冇他。”

蘇嫿的心撕裂一般的疼,像被人拿著刀子一刀一刀地割著。

一邊是至愛的人,一邊是拿命救過她的人。

真的兩難。

選擇哪一個,都是割肉一般的痛苦。

如果顧謹堯不是陸堯,她還能刻意地和他保持距離。

可是顧謹堯是陸堯,是捨身救她性命的人。

她怎麼能把他當陌生人?

做不到。

她的良心會痛。

蘇嫿聲音沙啞,“你彆逼我,彆逼我好嗎?給我點時間,讓我冷靜冷靜,好好想想,該怎麼處理。”

顧北弦眼神變了,很絕望的樣子。

他深呼吸一聲,輕聲道:“其實你心裡早就做好了選擇,之所以不對我直說,是因為良心上過不去。我猜得對嗎?”

蘇嫿認真地說:“不是的,我冇打算做什麼選擇。”

顧北弦氣極反笑,“你想左擁右抱,兩個都要?”

蘇嫿急了,“不是,你不要說得那麼難聽。”

“我是說得難聽,可你是做得難看。”

蘇嫿深深喘口氣,“你喝醉了,我們改天找個時間好好談談,行嗎?”

“我冇醉,我現在很清醒,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蘇嫿掛了電話。

給顧北弦助理打了一通電話,詢問他們在唐宮哪個包間。

問清楚了,她出門,讓保鏢開車把她送過去。

四十分鐘後。

蘇嫿來到唐宮,華清閣。

在經理的帶領下,推開門。

包間寬敞,大得空曠,裝修奢靡,燈光暗到曖昧。

蘇嫿看到一屋子的聲色犬馬。

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群本該一本正經的人,每人懷裡都抱著一個衣著清涼的女人。

男人肥胖的手,在女人身上揉來捏去,做著不正經的事。

巨幕上正放著經典老歌的v。

畫麵旖靡,**。

蘇嫿心臟揪緊,說不出的膈應,環視一圈,急匆匆地尋找顧北弦。

終於在包間最裡麵,沙發一角,看到他。

他坐姿隨意,手臂虛虛垂在腿上,修長指骨夾著一支燃著的雪茄,清冷的眉眼氤氳在煙霧中,看不清真實情緒。

周身氣質散慢不羈,領帶扯開,領口鈕釦解開兩顆。

喉結凸起,帶著點色氣。

很欲。

在一群腦滿腸肥的老男人中,鶴立雞群。

旁邊有個年輕妖冶的女人,濃妝豔抹,坐得離他三米遠,眼神忌憚地瞅著他。wp

想上前,卻又不敢上前的那種感覺。

蘇嫿心情複雜地望著顧北弦,眼神很難過。

顧北弦微抬下頷,慵懶的目光,漫不經心地瞥她一眼,揶揄的語氣說:“蘇小姐,大忙人一個,怎麼有閒功夫來找我?”

他很少對她這麼陰陽怪氣。

蘇嫿聽著很難受,“我來送你回家。”

“家?我哪來的家?”顧北弦自嘲地勾了勾唇,把雪茄掐滅在菸灰缸裡,端起一杯洋酒,朝嘴裡灌。

五十度的威士忌,他卻像喝白開水一樣。

蘇嫿伸手去奪他的酒杯,“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好好談談。”

顧北弦垂眸,盯著她握酒杯的手指,傷感地看了很久很久。

他聲音沉啞,很低很慢地說:“你去找他吧,我成全你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