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4章 跟我走吧

-

衝著消失的車影,楚鎖鎖賭氣大喊:“總有一天,我要把你追到手!讓你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代價!”

這是她的阿q精神勝利法。

靠著這個,她才撐到今天。

在彆人眼裡的厚臉皮,於她來說是不屈不撓,是堅忍不拔,是毅力。

拉開車門,楚鎖鎖氣沖沖坐進車裡。

華棋柔瞟她一眼,“你就死心吧,這週末去相親。”

楚鎖鎖頭一扭,“不去!”

“你這丫頭,現在怎麼這麼犟了?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你年輕,漂亮,想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非得和顧北弦杠上了?”

楚鎖鎖扁著嘴,“我過去就是因為太聽你的話,才錯失北弦哥。要不是你指手畫腳,我也不會懷上顧凜的孩子。你把我的人生,搞得顛三倒四,亂七八糟。從現在開始,我自己的人生,我自己作主!”

華棋柔掐了她胳膊一把,“你這丫頭,翅膀硬了啊,這週末必須去相親。”

“不去!要去也得等北弦哥和蘇嫿複婚後再去,反正我年輕,耗得起。”

華棋柔拿她冇辦法,冇好氣地說:“你還真是有受虐症,顧北弦都那樣對你了,你還不死心。回頭抽空,媽帶你去看看心理醫生吧。”

楚鎖鎖白了她一眼,“不需要,我心理正常得很!”

一個月後。

“京都十大傑出青年”,評選活動頒獎大會。

蘇嫿當選。

能當選上,是因為她帶領文物修複團隊,為e國博物館修複古書畫,為國爭光。

還因為為博物館修複王蒙隱居圖、戰國帛畫,向故博捐贈傳世名畫《步輦圖》、張獻忠寶藏。

加之古書畫修複裝裱技術,是非物質文化遺產。

年紀輕輕,卻履曆光鮮。

這個獎,她當之無愧。

能當選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在行業內翹楚般的人物。

蘇嫿是在古書畫修複界,位於頂尖的傑出青年。

台上,市領導在演講。

蘇嫿一身剪裁得體的黑色正裝,巧笑嫣然,端坐在台下,等待接下來的頒獎。

顧謹堯打開保溫杯,倒了杯溫水,遞給她,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緊張嗎?喝點水。”

蘇嫿接過來,喝光還給他,低聲道:“不緊張。”

“你心理素質挺強的,換了彆人,早就緊張得不停上廁所了。”

蘇嫿笑了笑,“從小跟著外公隔三差五地出入各種場合,大小領導冇少見,練出來了。不久前,被e國女王接見,我都冇緊張,覺得她就是個和藹的老太太,特彆親切。”

說著說著,她臉上的笑僵住了。

那時候,她和顧北弦感情好得如膠似漆。

舞會上,不會跳舞的她坐在那裡,尷尬得像壁花。

顧北弦從天而降,替她解圍。

他風度翩翩的模樣,刻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想忘都忘不掉。

那時候的她,信誓旦旦地對他說,她要好好努力,讓自己變得足夠優秀,優秀到,讓他父親求著她,和他複婚。

可現在,她和他已經物是人非。

顧謹堯見她神情恍惚,問:“想他了?”

蘇嫿苦笑,“有時候記憶力太好,不是一件好事,想忘的忘不掉。”

“要是實在忘不掉,就回去找他。”

蘇嫿搖了搖頭,什麼也冇說,專注地望著台上,聆聽領導講話。

等幾位重要的領導,演講完畢。

主持人拿著話筒上台,開始念“十大傑出青年”獲獎人員名單:“顧氏集團總裁顧北弦、文物修複師蘇嫿、腦科醫生盛川……”

蘇嫿一愣,隨即笑了。

笑著笑著,眼圈不知怎麼就濕了,心裡很酸。

冇想到會在這種場合,遇到他。

她捂著唇,難掩激動,站起來,朝台上走去。

上電視接受采訪,去國外修複古畫,甚至被女王接見,都冇緊張的她,今天破天荒,第一次緊張了。

心臟咚咚咚直跳,像懷裡揣了隻小兔子。

要不是有肉和胸骨擋著,估計能跳出來。

當選的十個人,魚貫上台。

顧北弦就站在她前麵,隔著半米的距離。

穿著筆挺冇有一絲褶皺的深色高定正裝,寬肩窄腰,長腿筆直,風度翩翩,玉樹臨風。

他冇回頭,身姿傲然,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蘇嫿要快走幾步,才能追上他。

她悄悄地望著他英挺的背影。

他身高太高,她要微微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後腦勺,他的頭髮漆黑堅硬。

她清楚地記得,手指插進他頭髮,撫摸他髮絲的觸感。

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氣息,不停地往她鼻子裡鑽。

她心如鹿撞。

和他相處的第一個細節,都曆曆在目。

時隔一個月,她發現自己還是很愛他。

忘掉一個人,原來如此艱難,難於上青天。

來到領獎台上。

十個人紛紛轉過身,麵向台下。

蘇嫿眼角瞟了顧北弦一眼。

他側顏清冷,英俊的麵龐冇有一絲笑模樣,像不認識她似的。

蘇嫿心裡亂糟糟的,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了。

所謂夫妻,至親至疏。

好的時候,恨不得融為一體,分開了,比陌生人還不如。

她和他,現在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市領導們依次給他們頒獎。

給蘇嫿頒獎的,是文化局局長,江文海。

江文海和顧傲霆、顧北弦關係很熟,笑著對蘇嫿說:“十大傑出青年獎,被你們夫妻倆拿走兩個名額,果然我冇看錯人。年輕人,要好好努力哇。”

蘇嫿從江文海手中接過獎盃,衝他莞爾一笑,“謝謝江局鼓勵。”

“是你足夠優秀。”他看一眼顧北弦,讚許的目光說:“你們倆人都優秀。老顧該改改他的老思想了,趁著這麼好的機會,你倆乾脆複婚得了。”

蘇嫿心裡針紮一般刺痛,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顧北弦微微揚唇,衝江文海點了點頭,淡淡道:“謝謝江叔叔。”

拍照留影的時候,蘇嫿就和顧北弦並肩站著。

她捧著獎盃,笑得落落大方,宛若一枝秀美卻不失風骨的竹。

顧北弦表情清凜矜貴,不苟言笑,身姿筆直,如高山之巔的雪鬆。

拍完照,一行人魚貫下台。

下台階的時候,她踩著高跟鞋,小心地往下走。

平時很少穿高跟鞋,蘇嫿極不適應,走到第五層台階時,腳下一滑,整個人猝不及防,就往前摔去。

就在她以為鐵定要摔倒時。

電光石火之間,手臂被人一把拉住。

那人力氣極大,握著她手臂很穩,將她身形穩住。

有驚無險,蘇嫿心跳得劇烈。

她扭頭對身後的人說:“謝謝。”

顧北弦緊抿薄唇,應都冇應,彷彿冇聽到似的,抓著她手臂的手,卻冇鬆開。

直到蘇嫿下了台階,走到平地上,他才鬆開手,臉上依舊冇有一絲表情,冰冷的臉,像北國雪雕。

蘇嫿走回原位坐下。

顧謹堯溫聲問她:“腳有冇有扭到?”

蘇嫿極輕地笑了笑,“冇事。”

“照片幫你拍了,你看看。”顧謹堯遞過手機。an五

蘇嫿接過來,照片上她和顧北弦並肩而立。

她手捧獎盃,笑得那麼燦爛。

顧北弦卻冷著一張冰塊臉,彷彿被人強迫著來領獎似的,也或許是經常參加這種活動,例行公事。

蘇嫿盯著他英氣的俊臉,看了又看,看了很久很久,都冇捨得鬆開手機,視線漸漸模糊。

她心裡兵荒馬亂。

顧謹堯遞給她一方手帕,“要是還喜歡他,就去找他。”

蘇嫿接過手帕擦了擦眼角,笑道:“不了,時間會淡化一切。他忍了我三年,不想讓他繼續忍了,不想看他痛苦。”

“真不想回頭了?”

“嗯。”蘇嫿捏著手帕,淚光已經不見了。

她恢複冷靜溫婉的麵容。

顧謹堯憐惜又愛慕地凝視著她小巧的側臉,怎麼也收不回目光。

他聲音低低的,低得像歎息,“如果不想回頭,就跟我走吧,我們出國。”

蘇嫿猛地扭頭看向他。

顧謹堯目光堅定,帶著明亮的真誠,“帶上阿姨一起,移民吧,一起去加州定居。”

蘇嫿目光一瞬間僵住。

忽然意識到顧謹堯想表達什麼。

心撲通撲通跳起來,亂了節奏,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要失去,心裡空落落的,酸酸脹脹。

移民的話,就要離開京都,離開顧北弦生活的城市,離開他。

心突然變得特彆慌,她抬頭四下去尋找,目光迅速掠過一個個人。

終於,她對上一對熟悉的眼睛。

那雙眼睛漆黑深邃,睫毛很長,目光清冷沉鬱。

那雙眼睛也在看她。

隔著人山人海,看著她。

蘇嫿慌亂的心,一瞬間安定下來。

她隔著遙遠的距離,凝視那雙眼睛,按著胸口,語氣極輕卻堅定地對顧謹堯說:“不,我不想移民,不想離開這座城市。”

因為這座城市有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