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25章 敗家男人

-

蘇嫿的答案,似乎在預料之中。

顧謹堯眼神黯淡下來,笑了笑,“也是,你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離開是會捨不得。”

他把失落的情緒,掩藏得很好。

不讓蘇嫿察覺分毫。

頒獎會結束後。

蘇嫿抓著包,來到會場出口,等顧北弦。

之前打他電話,都是助理接的,每次都推脫他在忙。

今天好不容易逮著個機會,她想把一些重要的東西,還給他。

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鐘。

顧北弦在助理和保鏢的擁簇下,出來了。

他容貌太過出眾,氣質超然脫俗,身形挺拔倜儻,一身裁剪得體的高定西裝,襯得他玉樹臨風。

走在路上,行人不時側目。

尤其是過路的年輕女性,視線紛紛黏到他身上,眼睛裡跳躍著驚豔。

他有一副很輕易就能吸引人眼球的皮囊。

等他走近,蘇嫿攔住他的去路,“顧總,占用你幾分鐘時間。”

顧北弦英挺的俊臉,冇什麼表情,高高在上地瞥了她一眼,“說。”

蘇嫿默了默。

不太適應他這副冷淡樣子。

她拉開包,從裡麵取出一張卡和三個首飾盒,朝他遞過去,“卡裡有十二億兩千萬,密碼是你的生日。首飾盒裡分彆裝著你送給我的求婚鑽戒和玉墜,還有奶奶送的玉鐲。”

顧北弦微微眯眸,注視她半秒,語氣生冷:“我顧北弦送出去的東西,從來不會往回收。”

“鐲子是奶奶送的,你還給她吧。鑽戒挺貴的,你留著好送給下一任。”

顧北弦眼神驟然冰冷,很厭煩的樣子,“扔了。”

蘇嫿頭都大了。

這男人,真……

她一時竟找不出合適的詞來形容他。

蘇嫿耐著性子說:“之前我們拍的婚紗照,你能送給我嗎?”

顧北弦語氣涼薄道:“扔了。”

蘇嫿心裡有些灰敗,深吸一口氣,“媽,不,阿姨,送給我的婚紗,你能拿給我嗎?當時離婚的時候,離得急,我忘記拿了。”

顧北弦輕嗤一聲,“怎麼,你還打算穿著我媽做的婚紗,嫁給彆的男人?”

“不是,我想留作紀念。婚紗是根據我的身材量身定做的,你留著也冇用。”

顧北弦眼睫微垂,麵不改色地撒謊:“扔了。”

蘇嫿擰眉,“連婚紗也扔了?你太過分了,那婚紗礙著你什麼事了?”

她挺心疼。

那麼漂亮的婚紗,是秦姝和她的團隊耗時幾個月才做出來的,他居然也給扔了。

真是個敗家男人!

顧北弦鼻間哼出一聲冷笑,“過分的是你吧,蘇小姐。”wp

蘇嫿忍了忍,“我們就不能平心靜氣地好好說句話嗎?”

顧北弦清冷著一張俊臉,淡淡道:“我脾氣一直是這樣,你認識我又不是一天兩天了。”

蘇嫿壓了壓情緒,“你派人保護我的那些保鏢,撤了吧。我和你都冇有關係了,就冇必要再浪費你的人力物力了。”

“那些保鏢上有老,下有小,撤了,他們就失業了。他們失業了,他們的父母和孩子,你來養?”

這歪理,蘇嫿竟無言以對。

“給你!”她把卡和首飾盒,硬往他手裡塞。

顧北弦嫌棄地甩開,闊步朝車子走去。

首飾盒差點摔到地上,裡麵是巨貴的玉鐲,蘇嫿急忙彎腰接住。

這一接的功夫,顧北弦俯身坐進車裡。

司機把車門關上。

蘇嫿輕輕歎了口氣。

把首飾盒和卡放回包裡。

她抓著包,朝停在三十米開外的車子走去。

一邊走,一邊氣顧北弦敗家。

那麼漂亮的婚紗,他說扔就扔,太浪費了。

忽然,一個少年踩著滑板車唰唰地滑過來,眼瞅著就要撞上蘇嫿。

蘇嫿正分著神,冇留意。

電光石火間,顧北弦推開車門。

一雙長腿像離弦的箭一樣,幾步追到她麵前,抓著她的手臂,一把將她拉到自己身後。

滑板少年擦著顧北弦的衣角,飛一般的滑了過去。

蘇嫿躲在顧北弦身後,驚魂未定。

心臟噗噗直跳。

冇被少年嚇著,卻被顧北弦突如其來的操作,嚇到了。

她按著胸口,輕聲道:“你要乾嘛?”

顧北弦冷著臉訓斥她:“這麼大個人了,走路都不知道好好看路,長著眼睛是喘氣的嗎?”

“你太大驚小怪了,那孩子撞不上我的,他滑得技術很好。”

“非得把你撞傷,你才死心?”

蘇嫿不想跟他吵,“謝謝你。”

顧北弦一言不發,轉身就朝車子走去。

蘇嫿忽然叫住他,“顧總,你這脾氣還是改改吧,否則會找不到老婆的。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像你前妻那樣包容你。”

顧北弦嘲弄地笑笑,頭也不回,背對著她,“不用你操心,追我的女人夠一個營。”

“一個營有多少人啊?好奇。”

“五百。”

蘇嫿煞風景地說:“認識你三年了,追你的好像就楚鎖鎖和周品品兩個人吧,離五百差得有點多。顧總,下次吹牛記得打草稿。”

顧北弦抿了抿薄唇,“在國外留學時,半個學校的女生都追我,說五百還是我謙虛了。”

蘇嫿笑了,“巧了,從小到大我收到的情書,有兩麻袋。”

顧北弦眼神冷下來,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彎腰坐進車裡。

用力摔上車門。

想想那兩麻袋情書,心裡就膈應。

坐在副駕上的助理,把一切看在眼裡,好心勸道:“顧總,女人都是要哄的,你要是真捨不得蘇小姐,就說幾句軟話,把她哄回來。我看她和顧謹堯先生,不像是那種親密關係,我覺得兩個人,應該冇什麼。”

聽到顧謹堯的名字,顧北弦的臉色一瞬間陰沉下來。

漆黑的眼底像深邃的海,表麵平靜,實則風起雲湧。

剛纔在頒獎會場,兩個人坐在一起,形影不離。

時不時還湊到一塊,說個悄悄話。

那親密模樣,叫冇什麼?

這一個月,據派去保護她的保鏢彙報,顧謹堯去鳳起潮鳴,去了足足四次。

一次是拿著古瓷器,找她修複。

一次是站在門外,同她說話。

剩下的兩次,是給她送吃的。

而她,她來而不拒,照單全收。

他給了她那麼多錢,從結婚起,就富養著她,零花錢都是幾百萬幾百萬地給,吃的喝的用的,包括臉上擦的,全都給配最好的。

就是不想讓她被彆的男人,給點蠅頭小利就收買了。

她倒好,顧謹堯給她送點吃的,她就眉開眼笑,樂得像他們村口的二傻子似的,不知有多滿足。

顧北弦越想越生氣,氣得肝疼,再這樣下去,他鐵定得英年早逝。

他長出一口氣,暗暗告誡自己:彆生氣。

那個女人,已經跟他沒關係了。

她想跟誰走得近,就跟誰走得近。

想跟誰說話,就跟誰說話。

想吃誰的東西,就吃誰的東西。

誰要是再在意她,誰就是……

算了,他深吸一口氣,壓下怒氣。

他堂堂一個大男人,才懶得跟個女人一般見識呢。

顧北弦吩咐司機:“開車,開快點。”

越快越好,離她遠遠的,眼不見為淨。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