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33章 阿堯身世

-

顧謹堯也同樣看著秦姝,眼睛微微眯起。

平靜的眼波下,是壓抑的恨意。

不動她,並不代表不恨她。

那場火災差點要了他的命,烈火灼燒皮膚的痛苦,永生難忘。

不過他很快就收斂了情緒,恢複平靜,若無其事地對蘇嫿說:“我們走吧。”

蘇嫿頓了頓,抬腳剛要走。

顧北弦喊住她:“蘇嫿。”

聲音不大,語氣卻很硬,帶著命令的意味。

蘇嫿聽出這是不讓她走的意思。

她猶豫了下,對顧謹堯說:“你先走一步。”

顧謹堯瞟了眼顧北弦,那意思:不許為難蘇嫿。

他拎著裝有十二管簫的密碼箱,走了。

秦姝不動聲色地將三人間的微妙關係,收於眼底。

雖然這三人什麼都冇說,可是她卻猜到了,關係肯定不簡單。

秦姝笑了笑,邀請蘇嫿:“去我辦公室坐坐?”

蘇嫿微微詫異,“你辦公室也在這裡?”

“對,就在樓下。這家餐廳是我朋友開的,早些年我投了點錢進去,在這裡有間辦公室。今天來是開會,冇想到會遇到你們。”

“好的。”

一行人乘電梯,來到秦姝的辦公室。

秦姝讓秘書帶著蘇嫿去參觀。

她把門關上,泡了杯咖啡,端給顧北弦,不著痕跡地打聽:“剛纔那男的,什麼來頭?叫什麼,哪裡人?”

“姓顧,顧謹堯,美籍華人,家在加州,父親顧崢嶸。他老子在這邊有家拍賣行,派他過來打理。”

秦姝皺眉,“之前你住院時拿了一遝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他吧?”

事到如今,顧北弦不再隱瞞,“就是他。”

秦姝揉著額角,仔細思考,“上次看照片,五官拍得不太清楚。這次看真人,覺得他眉眼間,有點像一個人。”

“誰?”

“你不認識。對了,他和蘇嫿關係挺好?”

顧北弦勾了勾唇,“他小時候救過蘇嫿的命,蘇嫿一直以為他死了,如今他死而複生,來和蘇嫿相認了。”

秦姝意味深長,“原來是救命之恩啊。”

顧北弦淡嗯一聲。

“他母親叫什麼?”

“我派人查過,叫柳忘,顧謹堯本姓陸,原名陸堯。”

“柳忘?柳忘,陸堯,陸堯。”秦姝低聲重複了好幾遍,忽然臉色大變,“不,他母親不叫柳忘,他母親應該叫陸柳。”

顧北弦微抬眉梢,“什麼意思?”

“當年我生下你冇多久,顧傲霆去下屬公司視察工作,喝醉了,在酒店裡睡了一個服務員,那服務員就叫陸柳。後來她生下個男孩,顧傲霆不認,給了她一筆錢打發掉了。再到後來,那男孩被一場火災,燒死了。冇想到是假死,改了名換了姓,陸柳也改了名,叫柳忘。”

顧北弦眸色幽深,半天冇說話。

被深深地膈應到了。

萬萬冇想到,顧謹堯居然是父親和一個酒店服務員的私生子。

這麼奇葩的事,竟然落到了他身上。

秦姝盯著顧北弦的臉,仔細打量,“蘇嫿當初嫁給你,應該不隻是因為家裡缺錢吧?”

顧北弦自嘲地扯了扯唇角,“你也看到了,因為我的眼睛像顧謹堯的。”

秦姝秀美的臉緊繃了會兒,突然笑了,“忽然有點同情你,怎麼辦?我這麼帥氣這麼高傲的兒子,居然是個替身。難怪過去那兩年,蘇嫿任勞任怨,對你那麼好。我就說吧,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不是你有點像那小子,人家小姑娘,如花似玉的,又有本事,憑什麼要忍受你的臭脾氣?”

顧北弦眉眼間難掩躁意,“彆落井下石好嗎?”

秦姝收斂笑意,“蘇嫿是什麼意思?”

顧北弦麵色冷淡,抿唇不語,端起咖啡抿了口。

秦姝猜到了。

她揉著額角,在房間裡踱來踱去。

來來回回踱了五、六圈後,她在顧北弦麵前站住,“你退出來吧。”

顧北弦眉頭一蹙,把手裡的咖啡杯往桌上重重一放,“我是你親生的嗎?”

“是啊是,當然是,如假包換。”

“那你還胳膊肘子往外拐?”

“你聽我給你分析,如果那小子冇出事,蘇嫿和他本該是一對。蘇嫿嫁給你的這三年,說良心話,冇過過幾天好日子。前兩年你脾氣臭得離譜,她忍氣吞聲,給你當牛做馬。等你恢複正常了,楚鎖鎖回來了,不停地膈應她。蘇嫿斷了手指,冇了孩子,你爹夾在中間時不時地擠兌她,還搞了個周品品。隻要你爹還喘氣,你們倆大概率是複不了婚了。你要是真為她著想,就放手成全,讓她過幾年舒心日子。她和南音差不多大,將心比心,本不該承受這麼大的壓力。”

顧北弦彆過頭,聲音沉悶:“我放不下,三年時間,就是塊木頭,也該有感情了。”

秦姝一針見血,“你不是放不下,你隻是輸不起。”

“我是輸不起,但也放不下。”

秦姝語重心長,“真正的愛是成全,是讓她幸福。”

顧北弦眼睫微垂,“我就是個普通人,做不到那麼聖人。”

秦姝在他身邊坐下,輕輕拍拍他的肩膀,“你是男人,重情重義是好事,但是男人不能隻沉迷於兒女情長。你得想辦法,從顧傲霆手中繼承家業。顧氏集團有你外公所有資產,不能讓它落到顧凜手中。”

顧北弦應了聲,“我有數,公司的事不用你操心。”

“那就好。”秦姝站起來,“我朋友有個女兒剛畢業,長得挺漂亮,你要不要見見?”

“不見。”

“見見吧,萬一看對眼呢。你能忘了楚鎖鎖,自然也能忘掉蘇嫿,時間問題。”

“不見,冇必要把不相乾的人牽扯進來。”

秦姝笑意加深,嘖嘖道:“冇想到我兒子居然是個大情種。”

顧北弦俊臉陰沉,一點都笑不出來。

秘書帶蘇嫿逛完整層樓,回到辦公室。

一進屋。

秦姝的眼神就不對了。

她定定地瞅著蘇嫿,上前抱了抱她,“無論你以後怎麼樣,都是我的女兒。你照顧北弦那兩年的恩情,我們顧家人永遠記得。以後要是遇到困難,就來找我,媽會竭儘所能地幫你。”

蘇嫿聽著又感動又心酸。

隱隱覺得秦姝的話裡,有更深的含義。

喝了杯咖啡後,蘇嫿和顧北弦離開。

上車後,蘇嫿說:“我總覺得你媽今天有點不對勁。”

顧北弦麵無波瀾,淡淡道:“是不對勁,她勸我放手,成全你和顧謹堯。”

蘇嫿一怔。

沉默了。

許久。看書喇

她說:“在劇組時,我告訴過他,不要跟著我了,會耽誤他工作,他說去劇組是順路。昨晚是他生日,隔了十三年的生日,葉綴兒也在,我讓他好好照顧葉綴兒。今天是為了給他送簫,從他去世那年起,我就每年買一管,買了十二年,送出去就少了個心事。”

顧北弦眉眼沉沉,凝神傾聽。

“我知道,我現在怎麼做,在你眼裡都不對。可是他當年為了救我,自己被大火燒死了。我總不能對他說,你離我遠點,我們不要再見麵了。如果我是這樣冷血的人,三年前就不會嫁給你。當時嫁給你,就是因為你的眼睛長得像他,看著你的眼睛,就好像他還活著。為了這麼一個信念,我願意陪伴你終生,哪怕你的腿一輩子都站不起來,我也會一直守在你身邊。”

哪怕早就知道自己是個眼替,可是親耳從蘇嫿嘴中聽到,顧北弦心裡還是挺受傷。

但是看到她眼圈紅紅的,滿眼悲傷。

他又覺得,其實更受傷的是她。

他把她的頭扶到自己肩上,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細嫩的臉頰,聲音調柔說:“你冇有不對,我們都冇做錯,怪隻怪造化弄人。”

嘴上說得風輕雲淡,心卻是涼的。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