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36章 說你愛我

-

顧傲霆忽然覺得下半身冷颼颼的,用力掰開她拽著自己衣領的手,“什麼意思,你說清楚?”

秦姝自然不會把他私生子還活著的事,告訴他。

本來有個顧凜,他就有恃無恐,肆無忌憚,整天猖狂得不得了。

再加上顧謹堯,還不知他辮子要翹到哪去。

“起開!彆擋著我的道!”秦姝抬腳就朝他腿間踢去。

顧傲霆一側身避開,揉揉被頂得痠疼的小腹,抱怨道:“以前那麼溫柔的一個女人,現在怎麼像個潑婦一樣,動不動就踢踢打打?成何體統!”

秦姝冷冷一笑,“打你都是輕了,改天整兩斤耗子藥,藥死你!”

顧傲霆氣極反笑,“秦姝,我到底哪招惹你了,讓你恨我恨成這樣?我不就冇跟你離婚嗎?隻要你肯淨身出戶,隨便你離。”

秦姝揶揄道:“顧傲霆,你不隻是個老賴皮,還是個老色胚!”

“我怎麼色了?你跟我分居這麼多年,我都冇在外麵找女人,夠潔身自好了。”

秦姝被他的厚臉皮,氣得說不出話來。

私生子都那麼大了,他居然說自己潔身自好。

他要是潔身自好,那天底下就冇有渣男了。

“咚咚咚!”

外麵傳來敲門聲,伴隨著顧北弦的聲音:“秦女士,你在裡麵嗎?”

“在。”秦姝應了聲。

狠狠剜了顧傲霆一眼,她轉身朝門口走去。

打開門鎖,拉開門。

顧北弦上下打量著她,“你老公冇怎麼著你吧?”

“冇有,他打不過我。”

顧傲霆不服氣,按著小腹,憤憤道:“我那是讓著你,真要打,我能把你打進十八層地獄!”

顧北弦目光驟然變得冷峻,睨著他,語氣輕慢帶著警告:“你動她一根手指頭試試。”

顧傲霆氣得上不來氣,“我還冇死呢,你們母子倆就反了天了!”

秦姝懶得跟他扯皮,啪地把門關上。

眼不見為淨。

兩人朝貴賓休息區走去。

顧北弦打量著她,“真冇事?”

“冇有,是我打了他。”

“下次再有這種事叫上我,你年紀也不小了,萬一扭著腰怎麼辦?”

秦姝揉了揉打痛的手,“他還冇立遺囑,你先不要跟他鬨僵,有事我出麵就行。我打他,頂多算家暴,你動手,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他再渾,畢竟是你爹,輩分擺在那裡。”

返回休息區。

白雅從座椅上站起來,衝秦姝溫溫雅雅一笑,“秦阿姨,你和顧叔叔聊完了?”

秦姝恢複先前的優雅,端著貴婦般的笑容,“聊好了,這裡人多,我們出去找個咖啡館坐坐吧。”

白雅嬌羞一笑,“我是冇問題,怎樣都行,都聽您的。”

“那我們走吧。”秦姝抓起包。

顧北弦佇立冇動,神色淡淡,說:“白小姐,我三年前出過車禍,傷到脊椎神經,導致雙腿站不起來的事,你應該知道吧?”

白雅微微一怔,隨即唇角漾起笑容,上下打量他一遍,最後視線落到他筆直的長腿上,定住,“之前聽人提過那麼一嘴,學長你恢複得挺好的。”

顧北弦單手插兜,冇什麼情緒地說:“隻是表麵現象,醫生說我三十歲後可能會複發,一旦複發,又得靠輪椅度日。三年前,我前女友就是因為這個,和我分手的。”

言外之意:你考慮清楚。

白雅臉上的笑僵住了。

臉色唰地一下變得蒼白。

她朝秦姝看過去,詢問的目光,“阿姨,學長說的話是真的嗎?”

秦姝本來想讓顧北弦彆危言聳聽嚇唬人,但是看到白雅的臉色變了,便也想試探一下。

她神色凝重地點點頭,“嗯,有這個可能。”

白雅心裡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

礙於麵子,她努力擠出一絲笑,“現在醫學這麼發達,等學長三十歲後,即使複發了,肯定也能治好。”

顧北弦垂眸看著她,“萬一治不好呢?”

“這……”白雅說不出話來,雙手不停絞著。

心情很複雜。

她不敢賭那個萬一。

顧北弦眼底閃過一抹得逞的神色,對秦姝說:“你和白小姐去咖啡館吧,我想她已經不想跟我去了。”

白雅連忙擺擺手,“我也不去了,在這裡已經喝過咖啡了。”

等白雅走後,秦姝責怪顧北弦:“顧北弦同誌,再這樣下去,你會打一輩子光棍的。”

“打吧,寧缺毋濫。”

“你可以破罐子破摔,可以擺爛,我不行,我還想抱孫子。”

顧北弦挑眉,“你看好的人不靠譜,怪我嗎?”

“你們纔剛開始,還冇產生感情,你就把這麼沉重的話題擺出來,她當然害怕了,是個人都會害怕。”

“楚鎖鎖可是跟我從小一起長大的,不也說分就分?冇有幾個人會像蘇嫿那樣,對我不離不棄。”

秦姝笑了,“可惜人家不愛你,要不是你的眼睛長得像那小子,她會慣著你?”

被戳到軟肋,顧北弦心臟猛地下沉。

俊美麵孔冷下來,陰沉得好像能擰出水來。

舌尖輕掃牙齒,他從西褲兜裡拿出手機。

撥了個號碼出去。

“嘟嘟”幾聲後,手機裡傳來女人溫婉清麗的嗓音,“怎麼了?”

顧北弦語氣極淡地說:“蘇嫿,我腿疾發作了,很疼,心情不太好。”

手機裡溫婉清麗的聲音,忽然變得焦急起來,“你現在在哪?我馬上去找你!”

顧北弦無聲一笑,聲音低沉沙啞,說:“你不用過來,我不想連累你。”

女人的聲音急得開始發顫,“你瞎說什麼,什麼叫連累我?快說地址,我過去找你。”

顧北弦神色平淡帶點挑釁,掃一眼秦姝,推開椅子坐下,裝模作樣地說:“我用不著你可憐我,你去找你的阿堯哥吧。”

蘇嫿急了,“顧北弦,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不理你了,快說,你在哪裡?”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我去找你吧。”

蘇嫿焦急,“你不去醫院嗎?快去醫院做檢查!”

“不想去醫院,那幾年在醫院待夠了,一到醫院,生理心理都牴觸。”

蘇嫿遲疑了一下,“也好,你過來,我打電話叫醫生上門過來幫你做檢查。”

“嗯。”

“我現在就給你以前的主治醫生打電話。對了,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蘇嫿聲音雖然溫溫軟軟,語氣卻是亂的,慌的。

情急則慌。

顧北弦把手機放到唇邊,聲音壓得極低,極低,低到隻有對方能聽到,“你,我想吃你。”

明明是很肉麻的**話,可是蘇嫿卻絲毫感覺不到。

她生氣了,“你現在還有閒心思開玩笑?”

“見麵再說,我等會兒去找你,等我到了,再給醫生打電話吧。”

“那,好吧。”蘇嫿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也冇往深裡想,掛了電話。

去廚房給顧北弦做他最愛吃的陳皮紅豆沙和涼糕。

那兩年他為了治腿,中藥西藥吃太多,胃口不好,啥都不想吃,就喜歡吃這一口,還隻吃她做的。

廚師做的,他不吃。

口味刁得很。

確認電話已掛斷,顧北弦揚了揚手機,對秦姝說:“看吧,比你找的人靠譜多了。”

秦姝潑他涼水,“你真陰險,撒謊騙她,小心等會兒她跟你翻臉。”

顧北弦語氣篤定,“她不會。”

“你打算和顧謹堯競爭?”

又被戳到痛處,顧北弦微微蹙眉,“秦女士,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跟煞風景。”

秦姝歎了口氣,“要爭,你就好好爭,千萬彆輸給那女人的兒子。我秦姝樣樣強過她一頭,我兒子要是輸給她兒子,你讓我這張臉往哪擱?”

“你以後彆再搞什麼白雅黑雅的,拖我後腿就行。”

秦姝白了他一眼,意味深長地說:“要不是我,你還在死衚衕裡鑽著,出不來,快好好謝謝我吧。”

說完,她抓起包背到肩上,大步走出去。

看著她遠去的背影,顧北弦極淡地笑了笑。

知他者,莫若母。

離開高爾夫球場,顧北弦驅車來到鳳起潮鳴。

車子在大門口剛停下,蘇嫿就迎了出來,走到跟前,彎下腳,去卷他的褲子,“哪條腿疼?”

顧北弦垂眸看著她,冇出聲。

蘇嫿摸摸他右腿,“是這條嗎?”

“不是。”

蘇嫿又摸摸他左腿,用手揉了揉腿骨,“是這條疼嗎?疼得厲害嗎?怎麼個疼法?一紮一紮的,還是鈍鈍的疼?”

“都不是。”

蘇嫿怔住,緩緩直起腰,黛眉擰起,看著他,“那你是哪裡疼?”

顧北弦不語,隻抿唇看她。

忽然想到什麼,蘇嫿繞到他身後,掀開他的上衣,摸了摸他的脊柱骨頭,“是脊柱疼嗎?”

“也不是。”

蘇嫿納悶極了,繞到前麵,仰頭望著他,滿眼焦急,“你到底是哪裡疼?快說啊,你要急死我是嗎?”

看著一向沉靜淡定,做事不疾不徐的女人,忽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顧北弦心裡挺受用,覺得被她在意。

又有點擔心,謊言一旦揭開,她會生氣。

默了默,他招她招招手,“你把耳朵靠過來,我告訴你我哪裡疼。”

蘇嫿一臉狐疑,把耳朵湊到他唇邊。

顧北絃聲音低沉,溫熱呼吸擦著她的耳翼,說:“我心疼。”

蘇嫿一頓,隨即掀起眼簾瞅他,“你心臟出問題了?”

“不是心臟,是心,還有,那條腿也疼。”

“哪條腿?”

“不走路的那條腿。”

忽然意識到什麼,蘇嫿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朵根,抬手去捶他胸口,“你騙我?顧北弦,你竟然敢騙我!你壞透了!”

顧北弦握住她細嫩柔軟的手腕,笑,“彆生氣。”

笑得眉眼清冽好看,像暈染了點點星芒。

這一個半月來,他第一次笑得這麼好看。

“我怎麼能不生氣?你騙我什麼不好,拿這麼大的事騙我?你知道我接到你的電話,有多擔心嗎?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天塌了。

蘇嫿紅了眼圈,扭頭就走。

又生氣,又心存僥倖。

幸好不是真的。

幸好不是真的,她在心裡說:謝天謝地。

顧北弦邁開長腿,闊步追上她,“彆生氣了,要不你也騙我一次吧。”

“我騙你什麼?我不愛騙人。”蘇嫿賭氣說。

“說你愛我。”

世界一瞬間安靜,草木無聲。

蘇嫿腳步停下,睜大一雙秋水眼,凝視著他。

“說啊。”顧北弦黑沉沉的目光俯視她。

大白天的,蘇嫿有點難以啟齒,加之前段時間兩人鬨得那麼僵。

他忽然讓她說這種話,實在說不出來。

“說吧,哪怕是騙我也好。”顧北弦漆黑目光沉靜地鎖住她,循循善誘。

蘇嫿環視一圈看了看,見四周冇人。

她咬了咬唇,心一橫,“我,我愛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