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0章 好好活著

-

“是阿堯哥嗎?”蘇嫿聲音都顫抖了,心亂如鼓。

顧北弦盯著那男人被水泡得走形的臉,低聲說:“不是,是個陌生人。”

“那你為什麼要捂我的眼睛?”

“你會做噩夢,不看最好。”

“不,讓我看看,你彆騙我。”蘇嫿用力去掰他的手,掰得十分用力。

顧北弦怕她傷到手指,隻好鬆開。

蘇嫿步伐踉蹌,跑到男人屍體麵前,仔細打量著他的五官。

分辨了足足三分鐘之久,確認不是顧謹堯。

她暗暗鬆了口氣,垂下頭,雙手合十,朝男人道了聲歉:“對不起,打擾了。”

旁邊其他失事人員的家屬,一窩蜂般衝過去,爭著辨認那具遺體,看是不是自己的家人。

就這樣,從中午到晚上,有三、四具遺體分彆被抬上來。

大家的心都跟著一揪一揪的。

生怕是自己家的人。

見不到屍體,就有生還的可能。

哪怕生還機率,微乎其微,也是一種安慰。

有希望總比冇有希望的好。

捱到晚上,蘇嫿被顧北弦強行逼著塞了幾口飯。

吃得食不知味。

正慢慢咀嚼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女聲,“蘇嫿!”

聲音有點熟,好像在哪聽過。

蘇嫿猛地回頭。

看到一個精緻風韻的婦人,被幾個保鏢簇擁著走過來。

婦人身形嬌俏秀麗,穿一件灰綠色風衣,裡麵襯旗袍。

保養得很好,皮膚緊緻,隻眼角略有些鬆弛,眼白卻泛著血絲,頭髮也稍顯淩亂。

腳上是一雙居家的布拖鞋,估計出門走得急,忘記換了。

從上到下,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

蘇嫿覺得她似曾相識,但是又不敢認。

婦人步伐碎亂地走到她麵前,警惕地掃一眼顧北弦,對蘇嫿說:“我是顧崢嶸的太太,上次你來過我們家。”

蘇嫿知道了。

這是顧謹堯的母親,柳忘,原名陸柳。

柳忘容貌和她幼時記憶裡有很大出入,應該是做了麵部調整,整了容。

蘇嫿喉嚨發澀說:“阿姨,阿堯哥他……”

柳忘急忙去捂她的嘴,戒備地瞅著顧北弦,“你能迴避一下嗎?”

顧北弦見她神色匆匆,又藏頭藏尾,一副見不得人的模樣。

也猜出了這人的身份,鐵定是顧謹堯的母親。

他微微眯眸,盯著她打量了幾眼。

長得也就那樣吧,比他媽秦女士差遠了,尖頭尖腦,五官小裡小氣的,一點都不大氣。

也不知顧傲霆當初瞎了眼,居然拿魚目當珍珠,出軌這樣一個女人。

顧北弦唇角揚起,輕輕嗤笑。

他和顧謹堯有一半相同的基因,和這個女人卻冇有。

自然冇必要讓著她。

顧謹堯選擇不了自己的出身,可是這個女人,卻是實打實的第三者。

顧北弦抬手搭上蘇嫿的肩頭,語氣強硬:“她離不開我,有事當著我的麵說好了,冇必要偷偷摸摸,見不得光。”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柳忘生平最忌諱的,就是“偷偷摸摸、見不得光”八個字。

被戳到傷疤,心裡很惱。

她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顧北弦唇角的嗤笑,“你什麼意思?說話客氣點。”

顧北弦勾起一邊唇角,“既然敢做偷偷摸摸的事,就不要怕人說。”

柳忘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你知道我是誰了?”

顧北弦神色坦蕩,“你出現在這裡,就已經露出馬腳了,冇必要再欲蓋彌彰,插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牌子,假。”

柳忘眼底漸漸升騰怒意,“你已經知道阿堯的身份了,是吧?”

顧北弦神情漠然,冷嗯一聲。

柳忘臉色灰敗,雙手絞在一起,絞得指骨啪啪作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遲早有一天阿堯會出事,我就知道……”

她忽然上前一把抓住顧北弦的衣襟,仰頭瞪著他,神情激憤,“是你!阿堯一定是你害死的!”

顧北弦抓著她的手腕,從自己衣服上扯開。

他撣撣上麵並不存在的灰塵,淡淡道:“彆亂咬人,我想搞他早就下手了,不會拉著這麼多人陪葬。我做人有底線,喪儘天良的事從來不做。”an五

可是柳忘聽不進去。

她被仇恨衝昏了頭腦,連體麵都顧不上了。

她咬著牙根怒視顧北弦,“你們母子倆太惡毒了,十三年前就容不下阿堯,現在又要置他於死地!你們太惡毒了,太惡毒了!”

“我跟你拚了!”她突然衝上去,就要把顧北弦往海裡推。

顧北弦側身避開。

柳忘不依不饒,又來推他。

顧北弦抓著她的手臂,把她推到遠處,冷聲道:“放尊重點,彆自取其辱!”

保鏢急忙衝過來,將兩人隔開。

柳忘的人也趕過來,護著她。

蘇嫿連忙繞到柳忘麵前,對她說:“阿姨,你誤會了,飛機失事是意外,跟顧北弦冇有任何關係。他和他媽都是很好的人,冇有容不下阿堯哥。”

說到這裡,蘇嫿忽然停頓了。

意識到什麼,阿堯哥從未見過父親,柳忘又這麼說。

難道,他是顧傲霆的兒子?

柳忘年輕的時候跟過顧傲霆?

蘇嫿不由得重新端詳起柳忘來,眼睛和秦姝的很像,都是大眼睛,很深的雙眼皮,長睫毛。

其他地方倒不怎麼像,一個是鵝蛋臉,一個是小尖臉。

氣質也截然不同。

秦姝優雅大氣,柳忘以前是小家碧玉型的,容貌清秀。

整了容後,有點偏網紅的審美,大眼睛,極高的鼻梁,額頭好像也隆了。

雖然美,卻美得不太自然,添了點妖媚的感覺。

柳忘見蘇嫿一個勁兒地盯著自己打量,有點惱羞成怒,“蘇嫿,阿堯出事,跟你脫不了關係。不是因為你,他不會來京都,更不會和顧北弦結仇,被他害死。”

蘇嫿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纔好,隻好說:“阿姨,你真的誤會了。阿堯哥出事,一上新聞,北弦知道後,馬上派了搜救隊過來,進行搜救,他不可能害他。”

柳忘憤憤地斜一眼顧北弦,“他那是欲蓋彌彰,掩蓋犯罪事實!”

蘇嫿覺得和她溝通挺困難,“那是飛機,彆說殃及的人命太多,就是想操控飛機墜毀,都有很大難度。”

柳忘冷笑,“來的路上,我托關係打聽了。飛機墜毀的角度,是以自殺式,俯衝向海麵。也就是說,在墜毀前,駕駛室裡肯定發生過什麼,機長遭遇了什麼,纔會導致飛機猛砸向海麵,出現墜機事故。”

她仇恨的目光盯著顧北弦,“依他的財力和能力,想對飛機做點什麼,輕而易舉。”

蘇嫿黛眉微擰,“阿姨,你冷靜一下,事情冇調查清楚前,不要冤枉每一個人。”

柳忘聲音嘶啞,“出事的是我兒子,你讓我怎麼冷靜?我就那麼一個兒子,心心念念盼著他快點回家,結果盼來的卻是噩耗。你說,我怎麼冷靜?啊,我怎麼冷靜?”

蘇嫿愧疚極了。

顧謹堯留在京都,的確是因為她。

如果他不來京都,或許就不會出事。

見她眼有愧色,顧北弦拍拍她的肩膀,“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雲。這是意外,跟你沒關係,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

蘇嫿輕聲說:“我們不爭對錯了,盼著阿堯哥平安歸來好不好?”

顧北弦淡嗯一聲。

柳忘卻滿眼憤恨,情緒遊走在崩潰的邊緣,隨時都要爆發。

時間一天天地拖下去。

飛機殘殼一塊塊地打撈上來,搜救隊搜救上來的都是一具具遺體。

冇有一個生還的人。

所有人都要瘋了。

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新聞上每天都在播報這個訊息。

全民關注。

蘇嫿這幾天熬得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神情憔悴得厲害。

柳忘更是情緒崩潰,臉頰瘦得凹進去,眼底皺紋都多了,整個人老了足足十幾歲。

原本漆黑的鬢角,都開始冒白頭髮了。

時不時就要找顧北弦刺一頓,心裡把秦姝詛咒了一遍又一遍。

她快要瘋了。

在飛機失事第五天的夜晚,顧北弦終於接到了搜救隊的電話。

對方聲音沙啞卻難掩激動:“顧總,顧總,我們在一座荒島上發現了顧謹堯顧先生!”

顧北弦心臟猛地一震,幾乎是脫口而出:“快把人帶回來!”

“我們正在往回趕。”

“人怎麼樣?還活著嗎?”

手機冇聲音了。

對方又冇了信號。

顧北弦盯著黑屏的手機,深呼吸一聲。

這一波三折的,要是心臟不好的,能直接過去。

不過有訊息總比冇訊息要好,顧北弦回到臥室,走到蘇嫿麵前。

她正站在窗邊,麵前大海的方向,發呆。

短短五天,本就纖瘦的身子,肉眼可見地消瘦下去,單薄得彷彿風一吹就要倒。

顧北弦心裡一揪,從背後輕輕擁住她,“你阿堯哥有訊息了。”

蘇嫿一時冇反應過來,依舊眼神呆滯地盯著遠處的海。

過一秒,她猛地扭頭,“你剛纔說什麼?”

顧北弦耐心地重複一遍:“顧謹堯有訊息了。”

蘇嫿乾枯的眼睛瞬間有了生氣,彷彿枯木逢春,萬物復甦。

她抓著他的手臂,用力地抓住,“找到了?你們真的找到他了?”

“找到了,我派出去的搜救隊在一座荒島上,發現了他。”

“太好了,太好了!”一向沉靜的蘇嫿,幾乎要跳起來,拍掌歡叫。

很快,她又想起什麼,小心翼翼地問:“他還好嗎?”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眸光溫潤,“挺好的,等會兒搜救隊就把人送回來了。”

他揉揉她消瘦的臉頰,“待會兒你得好好吃一頓,否則連走路的力氣都冇有了,更冇有力氣見他。”

蘇嫿又心酸又感動,“這幾天難為你了。”

顧北弦淡淡道:“冇事,人找到了就好。”

服務生把飯送過來,這次蘇嫿吃了很多很多。

捱到天快亮時,搜救隊給顧北弦打電話。

說他們把人帶到岸上了,正等救護車過來。

讓他們去看一眼。

蘇嫿和顧北弦坐上車,前往碼頭。

顧謹堯並冇像之前那些人那樣躺在擔架上。

他是站著的。

高高硬硬地站在那裡,像一株經曆過沙塵暴的胡楊樹。

頭髮淩亂,衣衫破舊,嘴脣乾得開裂,皮膚曬黑了不少。

臉、額頭和手背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劃傷,腿上也纏著用衣服布料做的簡易繃帶。看書溂

蘇嫿定定地看著他,眼圈泛紅,用力抓著顧北弦的手臂,抓得很用力,抓得他都疼了。

臉上是笑著的,眼圈卻濕了。

她蠕動著嘴唇,顫抖著,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看到他完完整整地回來,活著回來,她心中的驚喜山呼海嘯,激動異常。

彷彿她自己死而複生。

顧北弦低聲問:“你是不是想抱抱他?”

蘇嫿一愣,很快搖搖頭。

顧北弦沉聲說:“我替你抱。”

他邁開長腿,朝顧謹堯走過去。

平時潔癖很厲害的人,這會兒絲毫顧不上顧謹堯身上臟兮兮的衣服,直接抱住他。

他拍拍他瘦得骨頭都呲出來的後背,低聲說:“你小子以後要給我好好活著,不許再出事了,聽到了嗎?”

顧謹堯意外,側眸看了他好一會兒,慢慢蠕動嘴唇,聲音嘶啞道:“謝謝你。“

顧北弦鬆開他,表情恢複淡漠,“救護車來了,你快上去吧。”

顧謹堯被醫護人員扶到擔架上,抬上救護車。

蘇嫿看著救護車漸漸遠去,眼神複雜。

顧北弦猜出她的心思,“我讓人送你去醫院,好好照顧他。”

蘇嫿驚住,“你,真的讓我去照顧他?你不介意?”

顧北弦淡聲道:“其實還要感謝他。如果他小時候冇救過你,我就遇不到這麼好的你。如果不是他,你也不會和我結婚,不是嗎?”

蘇嫿怔怔地望著顧北弦。

今天的他完美得彷彿不像真人,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大度得反常。

跟過去的性子截然不同。

她看了他好半天,忽然一把抱住他,淚流滿麵,“謝謝你,謝謝。”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