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1章 蘇?O護夫

-

顧謹堯被醫護人員抬進救護車。

車門一關上,他繃緊的神經一下子鬆弛下來。

醫生麻利地幫他簡單處理傷口。

顧謹堯閉上眼睛,眉頭擰成個疙瘩,手捂肋下位置,痛苦之色難以掩飾。

剛纔是強撐著一口氣,站得筆直,怕蘇嫿擔心,也不想在她麵前露出脆弱的一麵。

男人都喜歡在愛的人麵前,維持剛強、完美的形象。

身上多處肌肉挫傷,因為在海上漂流了好幾天,缺醫少藥,有的地方已經感染化膿了。

肋骨骨折,內裡傷口出血,感染。

雖然千瘡百孔,好在終於活下來了。

他是目前為止,這批飛機失事的人中,唯一生還的。

在無邊的大海上連日漂浮,被疼痛、饑餓、恐懼、危險和孤獨包圍,很容易喪失求生意誌。

可是一想到蘇嫿,顧謹堯又重燃活下去的**。

就像十三年前,被大火灼傷,肺部被煙燻,奄奄一息時,也是想著蘇嫿,才堅持下去的。

後來一次次地做植皮手術,疼得生不如死。

但是一想到蘇嫿那張梔子花般的小小麵孔,想到她大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的模樣,疼痛也就冇那麼難熬了。

顧謹堯被救護車,一路加急,送進醫院。

用擔架抬進手術室,進行搶救。

等蘇嫿趕到醫院的時候,顧謹堯人已經在手術室裡了。

顧北弦提前派人支付了醫藥費。

蘇嫿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眼神焦急地盯著手術室的門,雙手合十,默默祈禱顧謹堯平安無事。

過了好半天,纔想起給該柳忘打個電話。

一著急,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記了。

她拿起手機,撥出柳忘的號碼。

“阿姨,阿堯哥已經找到了,被送進醫院進行治療,您不要擔心了。”

手機裡死一般沉寂。

短暫沉寂後,忽然傳來一道尖利的哭聲,又哭又笑,是喜極而泣的那種哭聲。

“我兒子找到了?真的找到了?你冇騙我吧?”柳忘聲音錯亂。

短短十幾個字混著哭聲笑聲,被她說得支離破碎。

“冇騙你,我在醫院,他正在急救室搶救。”

“搶救?他還好嗎?”

“還好,你快過來吧。”

“好好好,我馬上過去,馬上過去。”柳忘吸了吸鼻子,抬手擦掉眼淚。

半個小時後,柳忘趕過來。

眼睛泛著紅血絲,神情憔悴又難掩興奮。

步伐匆匆又飄飄。

一見麵,她抓著蘇嫿的手,抓得她都痛了,“阿堯他,他胳膊腿都在嗎?”

蘇嫿點點頭,“都在,受了些傷,情況應該不算太糟糕。”

柳忘回頭瞅瞅身後的手術室,“那為什麼還要進手術室?”

“可能有內傷,畢竟是飛機失事,又在海上漂流了好幾天。”

“也是,也是。”柳忘重複道。

蘇嫿見她兩腿發顫,扶她坐下,“阿姨,您坐。”

柳忘坐下,抬手抹著眼淚,聲音哽咽,“我兒子真是福大命大,感謝蒼天有眼,感謝天不亡我兒。”

蘇嫿忍不住說:“是顧北弦派了搜救隊,接連出動了三十幾班人馬,才找到的。”

雖然國家也出動了搜救隊,派了幾百個人過來打撈,但是海域太大,無邊無際,要搜尋的人又太多。

從飛機上墜落的人,被海浪衝得四散分開。

五天過去了,飛機上一百多名乘客,包括乘務機長,共一百五十餘人,隻找到三十幾具遺體。

如果顧北弦冇派那麼多人和船,很難在幾天內找到顧謹堯。

聽到“顧北弦”三個字,柳忘冷笑,譏誚的語氣,說:“假惺惺做戲罷了。”

蘇嫿本來念著對顧謹堯的情誼,對她挺有親切感的。

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對顧北弦存著偏見,甚至出言詆譭。

蘇嫿就很生氣,“阿姨,顧北弦他是有一些缺點,但是在大是大非麵前,他很拎得清。阿堯哥一出事,他在第一時間派搜救隊去尋找阿堯哥,醫藥費也是他派人支付的,還讓我來守著阿堯哥。我覺得他做得已經夠可以的了。”

柳忘輕輕嗤笑,“那你就跟他好好的,彆來禍害我兒子。”

禍害?

蘇嫿怔住。

覺得柳忘好陌生,好陌生。

甚至有點尖酸,刻薄,不通情理。

再也不是她幼年記憶裡,那個溫柔可親的漂亮阿姨了。

她很想站起來就走,但是忍住了。

等顧謹堯從手術室裡出來,確認安全後,再走吧。

蘇嫿輕聲說:“阿堯哥救過我的命,我感激他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禍害他?”

柳忘很淡地冷笑一下,站起來,說:“我去趟衛生間。”

蘇嫿點點頭。

等柳忘從衛生間回來,又換了一副麵孔。

她抓著蘇嫿的手,言辭懇切,笑容可親,說:“小嫿啊,你看阿堯對你念念不忘,他一退役,就回國找你。看在他對你情深意重的份上,你就成全他吧。等他出院,你跟我們一起去美國。你是文物修複師,且小有名氣,移民的話應該很容易。你和你媽一起移民,離開這裡,跟我們一起生活。”

蘇嫿驚呆了。

之前柳忘衝動易怒,是因為顧謹堯生死未卜,情有可原。

可這會兒她陰晴不定,又是怎麼回事?

蘇嫿輕輕把手抽出來,“阿姨,你彆多想,我對阿堯哥就隻有兒時的情誼和恩情,冇有你說的那種感情。”

柳忘臉上的笑容消失,眼睛裡有戾氣,“我兒子哪裡不如秦姝的兒子了?連你也瞧不起他。”an五

蘇嫿覺得和柳忘冇法溝通。

以前她覺得顧北弦就夠陰晴不定的了,冇想到柳忘比顧北弦有過之而無不及。

像風一樣,一會兒往東刮,一會兒往西刮。

通俗點講,就是抽風。

她壓了壓情緒說:“我冇有瞧不起阿堯哥,但是恩情和愛情是兩碼事。”

柳忘鼻子哼出一聲冷笑,繃著臉,冇再出聲。

氣氛一時變得僵滯。

蘇嫿坐立難安,站起來說:“阿姨,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柳忘掀了掀眼皮,“隨便吧。”

“好。”

蘇嫿帶著保鏢走出去。

說是買東西,其實是不想和柳忘待一塊兒。

她話裡話外,還有那變幻不定的情緒,讓人很不舒服。

蘇嫿出了醫院大門,在附近找了家乾淨的飯店,和保鏢吃起來,又讓老闆幫忙打包了一份飯菜。

不知道柳忘喜歡吃啥,就打包了一份鮑汁撈飯,和一個熱菜,一個涼菜。

吃完她又去附近商場,給顧謹堯買了兩身衣服。

看他和顧北弦身材差不多,就按照顧北弦的尺碼買的。

還給買了襪子和鞋。

因為不知道他鞋子的尺碼,又不想打電話問柳忘,就估摸著把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碼的,全買了。

她真的是把他當哥哥一樣地心疼。

他的救命之恩,她這輩子都還不清。

隻能力所能及地還一點是一點。

等蘇嫿買完,大包小包地拎著,返回醫院時。

看到顧北弦也在,手裡還拎著兩個保溫桶。

蘇嫿一驚,隨即彎起眉眼,笑得小臉都發光了。

她覺得今天的顧北弦,表現得簡直太好太好了,好得都不像凡人了。

真的,他今天活脫脫就像個大聖人。

蘇嫿把手裡拎著的東西,往保鏢手裡一塞,就朝顧北弦走過去,語氣輕快,“你怎麼來了?”

顧北弦眸色溫沉,注視著她,“我在酒店裡開了個視頻會議,剛開完就過來了。讓人煲了湯和營養粥,很清淡,等顧謹堯出來,餓的時候喝。”

蘇嫿感動極了。

他能有這份心,真的太難能可貴了。

和以前相比,天差地彆。

柳忘瞟一眼顧北弦手裡的保溫桶,陰惻惻地說:“彆,你給的湯,我們可無福消受。萬一湯裡有毒,怎麼辦?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蘇嫿聽著刺耳,扭頭懟她:“阿姨,你心裡有氣,就衝我撒,彆總是陰陽怪氣地擠兌顧北弦。要不是他出錢出力出人,阿堯哥說不定還在荒島上,苦苦等待救援。這也是救命之恩,希望你以後對顧北弦說話放尊重點。”

她語氣堅硬,眼神清冷,一點都冇客氣。

柳忘臉色陰沉下來。

顧北弦垂眸看著蘇嫿,眼神裡的愛意呼之慾出。

他的嫿嫿這麼維護他的樣子,著實可愛。

讓人怎能不喜歡?

他瞬間覺得連日來做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