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5章 揚眉吐氣

-

柳忘唇角噙著淡淡的譏笑,慢悠悠地說:“壞人是不會承認自己做了壞事的,壞人臉上也不會寫著‘壞人’二字。”

秦姝也笑了。

海風掀起她的米色長風衣。

露出裙邊和赤白修長的小腿。

她揚起優雅精緻的下巴,傲然道:“你破壞我的家庭,膈應了我足足二十多年,到底誰是壞人,誰是好人?那場火災要是我做的,我會坦坦蕩蕩地承認。不是我做的,你也休想往我頭上潑臟水。”

柳忘把被海風吹亂的頭髮,撩到耳後。

這幾天新變的白髮,摻在漆黑髮絲裡,特彆打眼。

她啞著嗓子說:“火災發生前,你去過那個小村子,向人打聽過我兒子。冇過幾天,我兒子就出事了。秦姝,你好狠的心呐,連那麼小的孩子,都不肯放過。十三年前,他才十二歲,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子,能礙著你什麼事?顧傲霆不要他,也不認他,就放在我媽家裡養著,你也要置他於死地。”

秦姝糾正道:“我是去打聽過,但那是想找到顧傲霆出軌的證據,和他離婚,好拿回屬於我父母的財產。”

柳忘嗬嗬冷笑,“你就編吧,你們這些所謂的上流人,表麵上滿口仁義道德,其實哪個不是心狠手辣?”

秦姝覺得和她冇法溝通。

怎麼解釋,她都聽不進去,隻一意孤行。

秦姝清清冷冷一笑,“你真可笑,我秦姝堂堂正正,至於跟你一個第三者蠅營狗苟?我要燒也是放火燒你,我去折騰一個小孩子乾嘛?我也是有孩子的人,事情做太絕,我還怕遭報應呢。”

柳忘語氣恨恨摻雜一絲幸災樂禍,“你兒子的確遭到報應了啊。”

她指的是,顧北弦三年前遭遇意外車禍,差點身亡。

被戳到痛處,秦姝眼神一硬,情緒頓時失控,揚起手就要去扇柳忘。

“住手!”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淩厲的聲音。

眾人聞聲紛紛回頭。

看到顧傲霆被保鏢攙扶著,慢騰騰地走過來。

秦姝下意識地朝顧北弦看過去。

顧北弦俊容無一絲波瀾,微微點頭,“人是我叫來的。他惹的禍,讓他自己解決。跟個樣樣不如你的人,吵來吵去,不覺得跌份嗎?安靜看戲吧。”

秦姝極淺勾唇,“是挺跌份的。”

她後退幾步,站到顧北弦身邊,目光清冷,瞅著顧傲霆。

靜等他處理。

顧傲霆被人攙到柳忘麵前。

他上下打量她幾眼,“本來隻是懷疑你是陸柳,可你的舉動出賣了你。當年我給了你足夠多的錢,夠你花一輩子了。既然隱姓埋名,就一直隱姓埋名地躲起來,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麵前?”

海風極大。

颳得柳忘頭髮飄飛如柳,衣衫簌簌。

她按著夾雜白髮的頭髮,陰森森冷笑,“狗東西,你毀了我的人生,以為拿幾個臭錢就能補償我?你以為我想來?要不是我兒子遭遇空難,我死都不會再踏入這片土地!”

顧傲霆皺眉,捕捉到一個重點,“你兒子?你兒子不是早就死了嗎?”

柳忘啐道:“閉上你的狗嘴!我兒子福大命大,怎麼可能會死?當年假死,是為了避開你們這些人的迫害!”

顧傲霆眼神暗沉,啞聲問:“所以顧謹堯就是陸堯?是當年那個孩子?”

事到如今,該知道的人,不該知道的人,全都知道了。

柳忘冇必要再瞞著顧傲霆了。

再說有顧崢嶸的庇護,她也不用懼怕誰。

柳忘挺起胸膛,“是,你死都不肯承認這個孩子,連個姓都不肯給他。可是,那又怎樣?他照樣姓了顧。顧崢嶸待他如親生,把他培養得很好。以後他的偌大家業,會有我兒子一半。比給你當私生子強一千倍,一萬倍!”

這口氣,憋在柳忘心裡,憋得太久了。

憋了足足二十多年,都快憋成結石了。

今天終於痛痛快快地說出來了,一吐為快。

柳忘感覺四肢百骸都舒展了,整個人揚眉吐氣,原本憔悴的麵孔,在這一刹那間,煥發生機,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

顧傲霆正好相反。

他半晌冇說話,心情特彆沉重,特彆複雜。

難怪之前和顧謹堯在醫院擦肩而過時,他用那種充滿仇恨的目光瞅著他。

當時他還覺得納悶,心想這小子牛氣啥?

現在才知道,那眼神暗懷深意。

不過,他並不打算和顧謹堯相認。

本就是個意外產物,認了,隻會讓家庭關係更加糟糕。

秦姝又是個高傲的性子,眼裡揉不下沙子。

顧傲霆皮笑肉不笑道:“挺好的,你也算是遇到了良人,苦儘甘來,你們母子倆以後好好的。”

聽到這種虛偽客套的話,柳忘就氣不打一處來。

當年她高中肄業,在一家五星級酒店當服務員,負責客房服務。

那晚,顧傲霆喝醉了,吐得臥室裡一團糟。

她進去幫忙收拾房間,卻被他認錯,按到床上……

那年她才十八歲,花一樣的年紀。

一想到當年發生的種種,柳忘就恨得牙根癢癢,渾身發抖,眼睛充血發紅。

她情緒失去控製,突然像瘋了一樣,一下子衝到顧傲霆麵前,就把他往海裡撞。

要不是保鏢攔得及時,顧傲霆就被撞進冰涼的海水裡了。

顧北弦和秦姝母子,安靜地在佇立在一旁,冷眼旁觀。

這次誰也冇動身去幫助顧傲霆。

都覺得他咎由自取。

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

柳忘被保鏢拉著,還跳著腳要去打顧傲霆,絲毫不顧形象。

她忽然彎下腰,就去咬保鏢的手。

保鏢急忙鬆開手,柳忘恢複自由,一個箭步,衝到顧傲霆麵前,揚起手,一巴掌甩到他臉上,左右開弓,啪啪啪打得極響。

她情緒衝動,神情幾近瘋癲。

打得又快又狠。

要不是保鏢拉得快,她能把顧傲霆的臉打成豬頭。

被保鏢再次打開,柳忘還不解氣,怒氣沖沖地衝顧傲霆吼道:“你傷害了我!你妻子傷害了我兒子!你兒子在飛機上動手腳,要置我兒子於死地!你們一家老小壞事做儘!一定會遭報應的!我生生世世詛咒你們!詛咒你們斷子絕孫!”

這詛咒,太惡毒了!

在場所有人,聞言都是大驚失色!

尤其是顧傲霆、秦姝和顧北弦,臉色一瞬間陰沉,如烏雲密佈!

秦姝哪是能忍的性子,抬腳就朝柳忘衝過去,要撕了她。

被顧北弦攔住。

他回眸,衝身後的助理伸出手。

助理急忙從檔案夾裡拿出一疊資料,遞給他。

顧北弦捏著那幾張資料,步伐如風,走到柳忘麵前。

把資料摔到她身上,他俊容清冷道:“墜毀的飛機,黑匣子已經找到了。經專家研究發現,是飛機左側油門發生故障,飛行員冇發現,仍然在高空飛行。當得知問題後,飛機已經有了47度的傾斜,飛行員突然拉桿修正,飛機更加失控,傾斜角度更大,並加快墜毀。這起墜機事故,專家定性為飛機本身問題,以及飛行員操作不當造成的,跟我半點關係都冇有!你再含血噴人,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資料砸到柳忘身上,掉落到地上。

她彎腰撿起來,隻掃了一眼,就冷笑,“誰知道這資料,是不是你派人偽造的?你們顧家人個個陰險狡詐,不擇手段!”

顧北弦深吸一口氣,眸色幽冷,“看在顧謹堯的份上,我不動你,但是,你最好彆觸我底線。”n

柳忘輕輕嗤笑,“觸你底線又怎樣?難不成你要殺了我?小子,我柳忘今非昔比,早就不是當年那個膽小怕事,任由你們顧家人擺佈的陸柳了。”

顧北弦暗暗握緊雙拳。

要不是看在蘇嫿的麵上,他絕對不會讓柳忘活著走出這個碼頭。

顧傲霆陰冷著臉衝柳忘道:“你這個瘋子,快走吧,走得遠遠的,彆讓我再看到你!”

柳忘慢條斯理地整了整剛纔被扯皺的衣服,“想讓我離開也好,我有個條件。”

顧傲霆冇好氣,“說!”

柳忘挑釁地瞟一眼顧北弦,對顧傲霆說:“我要帶蘇嫿走。”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