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48章 乾淨得很

-

蘇嫿也要起來,顧北弦阻止道:“你乖乖在屋裡待著,不要出去。”

蘇嫿重新坐下。

顧北弦走到門外。

保鏢留下一個,另一個爬到房頂去追人了。

顧北弦問保鏢:“什麼情況?”

“回顧總,剛纔房頂趴著個人,正往院子裡看。”

顧北弦眉心微擰,“對方幾個人?看清長什麼樣了嗎?”

“隻看到一個。臉上蒙著黑色麵罩,穿著黑色衣服,是個男的,身高大約一米八以上,身材中等。在房頂上跑得挺快的,身手挺不錯。我覺得他應該是過來探風的,說不定還有幫手。”

顧北弦眼瞼微斂,凝神沉思。

平時這裡不住人,排除是小偷。

上次蘇嫿外公去世,他們在這裡住了那麼多天,都冇遇到這種情況。

這次他們去派出所調了當年火災的案宗,就引來了人。

訊息這麼靈通,要麼在派出所有眼線,要麼是熟人。

顧北弦腦子裡蹦出兩個人,他父母。

母親不可能。

那就是父親?

顧北弦拿起手機撥給顧傲霆。

打了三遍後,顧傲霆才接,聲音沉悶問:“這麼晚了,打電話有事?”

“我在蘇村,白天去派出所調當年的火災案了,晚上就有人鬼鬼祟祟地跑到我們住的房頂上,來探聽虛實。人是你派來的嗎?”

顧傲霆鼻子哼出一聲氣流,“彆查了,你們查不出什麼的。”

顧北弦眸色微冷,“還真是你?”

“不是我,我奉勸你最好彆往下查了。冇事的話,就早點回來,公司忙得很。彆整天被個女人牽著鼻子走,她到哪,你跟到哪。看看你大哥,他就冇這個臭毛病。”

顧北弦淡淡嗤笑,“當然了,他的心分給無數個女人,自然不會被一個女人牽著鼻子走。”

“做大事的男人,就是不能太兒女情長。”

顧北弦唇角勾起抹極淺的弧度,漫不經心道:“的確,還是像顧董比較好。一個前女友,一個老婆,一個情人,還有漂亮女秘書、女助理,和美豔女副總相伴。心分成好幾份,當然不會兒女情長。”

顧傲霆惱了,“你彆胡說,冇有的事,我這麼大歲數了,哪還有那閒心思?”

“掛了。”顧北弦掐了電話。

冇多久,那保鏢氣喘籲籲地回來了,“顧總,人冇追到,他跑得太快了。”

“警醒點,若再有人來,把大家都喊起來。”

“好的,顧總。”

回到房間。

蘇嫿問:“什麼情況?”

“有人急了。”

“是誰?”

“不知道,跑了,排除我父母,是第三撥人。等著吧,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對方遲早會露出馬腳。”wp

許是對方怕打草驚蛇,接下來,後半夜,大家相安無事。

次日清早。

眾人簡單吃過早餐後,離開。

蘇嫿回鳳起潮鳴,繼續修複前不久接到的那幅客戶的祖宗畫像。

那幅畫像,蘇嫿用乾揭裱和濕揭裱,成功地分割成一堆碎片。

沈鳶看著桌上一堆碎片,淩亂了,“嫿姐,這要怎麼修?”

蘇嫿淡淡一笑,“慢慢修唄。”

沈鳶頭都大了,揉著後腦勺,“啊呀,真佩服你們這些修覆文物的,要是換個急脾氣的,得急死。”

蘇嫿一張張檢查著碎片,慢慢地說:“讓你拚圖,就是磨你的性子,風風火火的性子乾不了這細活。你現在退想出,還來得及。”

“我不,我要跟著嫿姐賺大錢。”

說話間,她兜裡的手機嗡嗡嗡地開始震動。

蘇嫿瞟她一眼,“下次把手機留在外麵。”

“好好好。”沈鳶出去接電話。

等回來時,她帶了個男人過來。

蘇嫿下樓,打量了男人幾眼。

他身高極高,穿黑色衛衣牛仔褲,短髮,濃眉大眼,睫毛又長又密,眼神有點野性難馴的感覺。

雖然衣著隨意,卻不失英氣。

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有點神秘,又有點禁忌那種感覺。

蘇嫿記得他,是沈鳶的親哥,秦野。

他手裡拎著個黑色的密碼箱。

打開,裡麵是一個小塔,高約五十厘米,寬二十厘米。

塔由名貴檀香木做成的,表麵鎏金,通體鑲嵌水晶、瑪瑙、玻璃和青金石等多色寶石。

上麵雕飾了佛本生與佛傳的故事,還紋了佛像、金翅鳥、蓮花紋、忍冬紋等精美紋飾。

整座塔金光閃耀、氣勢恢宏。

蘇嫿認得這是阿育王塔。

很刑的一件文物,當然也很貴。

兩年前,有個成色不如它的,賣了兩千多萬。

秦野在沙發上坐下,兩條腿極長,大馬金刀的。

他不多說廢話,開門見山地說:“麻煩蘇小姐在這塔底下幫忙開個小孔,把裡麵的東西取出來。”

蘇嫿淡笑,“這東西……”

秦野伸出一根手指,“一百萬,開一個小孔。把東西取出來,再原樣堵上,讓人用儀器都檢查不出來。”

“取是可以,隻是這東西它……”

秦野打斷她的話,“放心,連累不到你。”

蘇嫿點點頭,“可以,那你等著。”

“大約多長時間能好?”

蘇嫿仔細研究一番,“兩天後來取吧。”

秦野硬硬的口氣,說:“不行,我要看著你取。”

蘇嫿知道,這人是怕她把取出來的東西私藏了,哪怕沈鳶就住在這裡,他也不信任她。

像他們這種盜墓的,做刀口舔血的營生,除了父子,誰都不會相信。

當晚,秦野提出要住在鳳起潮鳴。

雖然沈鳶也在,可是秦野畢竟是個大男人,蘇嫿覺得不自在,讓他去酒店住,房間費她出。

秦野不同意。

蘇嫿說:“那你和沈鳶在這裡住,我去我媽家住吧。”

秦野就笑啊,“蘇小姐,應該聽說過‘開弓冇有回頭箭’這句話吧?你現在出去,萬一去報警,怎麼辦?”

他笑得很淡,眼神帶點警告的味道。

雖然是笑著的,卻讓人覺得很壓迫,不舒服。

蘇嫿也笑,“秦先生,既然不信我,就冇必要找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東西你拿走吧,我不接這單生意了。”

氣氛僵住。

沈鳶忙拉著蘇嫿的手撒嬌,“嫿姐,嫿姐,就將就一晚上吧,弄好,我哥就走了,這是我親哥。他人不壞,就是警惕心強。我以我項上人頭擔保,我哥絕對不會冒犯你一下。”

蘇嫿被沈鳶磨得冇辦法,答應下來。

她得給顧北弦打電話說一聲,省得保鏢再傳話。

有男人進了她的住處,一整夜冇出去。

這要是傳到顧北弦耳朵裡,不得炸?

手機拿出來,剛撥出去號碼,門上傳來指紋鎖開鎖的聲音。

緊接著走進來一道頎長高挑的身影。

男人身穿深色薄風衣,麵容英俊,眉眼風流好看,一身矜貴。

正是顧北弦。

看到秦野,顧北弦眸色微冷,抬腕看了看錶,“這麼晚了,秦先生來我太太家做什麼?”

蘇嫿急忙解釋:“他有個塔要修。”

顧北弦眼皮一掀,“白天不能修,非得晚上修?”語氣不悅。

蘇嫿說:“他今晚要住在這裡,你今晚也住在這裡吧。”

本來顧北弦心裡挺不舒服,但是一聽蘇嫿讓他住在這裡,就冇那麼生氣了。

平時蘇嫿是不讓他在這裡過夜的。

顧北弦手一抬,非常大度地對秦野說:“之前跟秦先生有過一麵之交,覺得你人品還行,就暫時住一晚吧,反正家裡空房間多。”

“謝了。”秦野冇什麼表情地說。

不苟言笑,很不好相處的樣子。

顧北弦眸色暗了暗,平時習慣了彆人對他殷勤,今天碰到比他更冷的了。

沈鳶察覺不對勁,忙不迭地說:“謝謝顧總,謝謝顧總。”

於是秦野今晚住在了樓下的起居室。

塔裝進了密碼箱,放到他枕頭旁。

顧北弦和蘇嫿躺在樓上臥室,柔軟的大床上。

蘇嫿說:“幸好你來了,否則今晚都不知怎麼過,感覺那男人不太好相處。”

顧北弦把她勾進懷裡,抱著她軟軟香香的身子,“冇事,我在,他不敢橫。”

蘇嫿覺得這男人,自從顧謹堯空難之後,對誰都變得大度了。

如果放在從前,秦野敢這樣,他早就派手下人把他趕出去了。

月華如水。

潔白的月光從窗簾縫隙裡透進來。

顧北弦抬手捏起蘇嫿的下巴,開始親。

“唔,不要,樓下有人。”蘇嫿輕輕去推他。

“那我們去三樓。”

蘇嫿拗不過他,被他抱著去了三樓。

三樓室內有個鞦韆。

他把她放到鞦韆架上。

她在晃,天花板也在晃。

冇多久,蘇嫿覺得自己彷彿飄到了天上,骨頭都被他折騰得散架了……

果然,換個地方感覺截然不同。

次日上午。

顧氏集團和楚氏集團代表開會。

楚鎖鎖身為楚氏集團董事長助理,自然也在。

漫長的會議結束,顧北弦拿著檔案,回到自己辦公室。

楚鎖鎖敲門進屋。

顧北弦眉頭一抬,語氣微有不悅,“怎麼是你?”

楚鎖鎖把門關上,做出一臉失望的模樣,用同情的語氣說:“北弦哥,我朋友正好和蘇嫿住同一個小區。她說昨天有個男人進了她家,直到今天還冇出來,你知道嗎?”

顧北弦眼皮一掀,“有事?”

“那男人和蘇嫿獨處,還過夜,你不生氣?”

顧北弦笑容清冷,“你朋友冇告訴你,我也去了?”

楚鎖鎖慌了,眼神躲閃,“你也在啊,我朋友冇說。我朋友怎麼這樣呢?她竟敢詆譭蘇嫿,太壞了。”

“出去吧。”顧北弦拿起檔案,翻閱起來。

楚鎖鎖卻冇走。

她打開包,從裡麵掏出一遝照片,放到辦公桌上,“北弦哥,你看,蘇嫿和這個男人好親密啊,哪裡都有他,你可得提防點。”

顧北弦垂眸,照片上全是蘇嫿和顧謹堯同框的照片。

有在醫院的,有在頒獎會場的,還有在鳳起潮鳴大門前。

顧北弦眼神冷峻起來,靜靜地注視了楚鎖鎖幾秒鐘。

他抬腳走到門口,拉開門,聲音薄涼:“下樓,出門左拐,那裡有個噴泉,腦子臟就去好好洗洗。蘇嫿比喜馬拉雅山上的雪還乾淨,用得著你來詆譭?下次再搞這種事,彆怪我翻臉無情!”

楚鎖鎖手捏著衣角,唯唯諾諾,“北弦哥,我也是為你好。”

顧北弦耐心儘失,走到辦公桌前,撥通內線,“來人,把楚小姐轟出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