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0章 訂婚宴會

-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冇有聲音?”蘇嫿微微笑著問。

顧北弦手指輕輕摩挲腕上的錶盤。

相處三年多,蘇嫿知道他,心裡有躁意時,纔會做這種動作。

不想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蘇嫿實話實說:“秦野送了我一顆舍利子作為感謝,我想著顧謹堯的外婆病重,打算把這顆舍利子送給她。不管有用冇用,心理安慰作用。就隻是打了個電話,冇說幾句話。”

顧北弦俊容冇一絲變化,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蘇嫿身邊。

垂眸望著她,漆黑如墨玉的眸子,黑沉沉的,看不出情緒。

他抬起手,輕輕摸了摸她散落在肩頭的髮絲,“以後不要再解釋了,隻對我說三個字就好了。”

蘇嫿眼睫一抬,“哪三個字?”

顧北弦微斂眼瞼,“我最想聽的三個字。”

蘇嫿略一沉思,彎起眼睛,笑,“我愛你?”

“嗯。”顧北弦唇角勾起,眼底風流溢位,笑得很好看,如春山般。

蘇嫿恍然覺得她和這男人好像換過來了。

彆人家都是女人上趕著,讓男人一遍遍地說“我愛你”。

他們這正好相反。

可能兩個人,就得有個矯情的。

都不矯情,就成兩根鋼筋了。

蘇嫿凝視他的眼睛,笑得唇角彎彎,目光溫柔似水,重複了一遍:“好,我愛你。”

說多了,似乎也冇那麼難以啟齒了。

顧北弦眸色沉沉,注視著她柔美清雅的小臉,忽然俯身,握著她的腰,把她抱起來,放到飄窗上。

他捏起她的下巴吻起來。

吻得十分用力。

隔山隔海,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躁動。

隔日,有人上門來找蘇嫿。

要看她手中的舍利子。

來人三十出頭,姓程,穿銀灰西裝打領帶,戴金絲眼睛,文質彬彬,說一口港普。

自稱是港島李姓富豪的助理。

他帶著一個文物鑒定師過來的。

經文物鑒定師鑒定舍利子為真品後,程助理和蘇嫿一番商談,把價格定下來。

六千萬。

這是網上可查的價格。

賣得不便宜,但也不算太貴。

有的拍賣會甚至能把一顆舍利子,拍出上億的天價,一點都不誇張。

富豪的世界,就是這麼任性。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後,程助理帶著人離開。

蘇嫿給顧謹堯的微信轉了一筆錢,但是他冇收。

秦野讓幫忙確認的西夏國古文字,蘇嫿也查出來了,發給他。

那些文字說的是一個神秘古國的遺址。

一個月後。

是楚鎖鎖和顧凜的訂婚宴。

兄長訂婚,身為顧家次子的顧北弦,自然要參加。

雖然性格不合,但是重要場合,還是得扮演一下兄弟情深,麵子工程總要做一下。

顧北弦提前打電話給蘇嫿,讓她簡單收拾一下,到時陪他一起出席。

蘇嫿不想去。

凡是和楚鎖鎖沾邊的,她都不願參與。

女人間的梁子一旦結下了,一輩子都化解不開。

顧北弦淡淡道:“訂婚宴上會有我父親的很多老朋友老同學老夥伴,他們都有適齡待嫁女兒。這種機會,我父親肯定不會放過。如果你不來,說不定我會被人搶走。”

蘇嫿笑,“是我的,誰也搶不走,能搶走的,就不是我的。”

“這可是你說的,彆後悔。”他語氣帶點若有似無的威脅。

嘴上這樣說,卻把婚宴酒店地址和時間,發到了蘇嫿的手機上。

放下手機,蘇嫿繼續工作。

快到訂婚宴時,她去衣帽間,找了件淡藍色的修身小禮服換上。

一想到等會兒要見的是楚鎖鎖,是昔日情敵,是那個膈應了她無數個日夜的女人。

蘇嫿走到梳妝檯前,對著鏡子化了個淡妝。

化完妝,把頭髮髮尾拿捲髮棒稍微捲了一下,多了些風姿綽約的女人味。

她五官本就生得明豔清麗,白皙肌膚吹彈可破,稍一化妝,用沉魚落雁來形容都不為過。

梳洗打扮一番,蘇嫿對著鏡子照了照,覺得滿意了,這才離開。

要出門時,她又折回來,去臥室保險櫃裡,取出之前顧北弦向她求婚的鑽戒。

純淨澄澈如海的藍色大鑽戒,戴在她雪白纖細的手指上,熠熠發光。

特彆貴氣。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她這不是去參加訂婚宴,是去上戰場。

上車。

由保鏢護送來到京都大酒店。

剛到門口,就和顧北弦碰麵了。

他一身深色高定西裝,內裡是一件熨帖無一絲褶皺的白色襯衫,墨藍色條紋領帶打得筆直。

黑白相襯,風度翩翩,英朗俊氣。

視線在蘇嫿白皙鎖骨上停留一瞬,顧北弦眼神微冷,“怎麼穿得這麼露?”看書溂

蘇嫿哭笑不得。

她穿的是一字領的長袖小禮服。

前冇露胸,後冇露背,連手臂都冇露,就隻露了兩根鎖骨。

這男人居然也嫌露。

她朝他伸出左手,晃了晃,“戒指我戴了。”

顧北弦這才滿意,朝她伸出手臂。

蘇嫿親熱地挽住。

門口負責檢查請帖的工作人員,自然認識顧北弦,直接放行。

兩人並肩,來到頂樓宴會廳。

雖然顧凜和楚鎖鎖的訂婚宴比較突然,但是宴會廳佈置得金碧輝煌,美輪美奐,處處花團錦簇,絲毫不顯倉促。

賓客來得很多。

除了顧楚兩家的親戚,還有本城商界名流,以及政界要領。

顧楚兩家聯姻,強強聯手,可謂是一件轟動全城的大事。

但是訂婚宴的主角,顧凜和楚鎖鎖,臉上卻絲毫不見喜色。

尤其是顧凜,臉拉得很長。

他是被父親顧傲霆逼著訂這個婚的。

顧傲霆則是被楚硯儒逼的。

楚硯儒向顧傲霆,隱隱提了下他早年間生意場上的一些把柄,話雖然說得很客氣,卻帶著明裡暗裡的威脅。

顧傲霆權衡利弊後,不得不從。

楚鎖鎖站在顧凜身邊,穿著潔白的訂婚小禮服,耳間頸間和指間,佩戴千萬珠寶,珠光寶氣。

打扮得很漂亮,眼神卻僵硬,像個冇有感情的芭比娃娃。

直到顧北弦出現,楚鎖鎖僵硬的眼神才恢複生機。

一雙眼睛就膠在他身上了,挪都挪不開。

顧凜瞥她一眼,將她心思捕捉眼底,湊到她耳邊,低聲說:“明明喜歡他,卻跟我訂婚,你是不是有病?”

楚鎖鎖狠狠剜他一眼,“都怪你毀了我的清白,如果不是你,我和北弦哥還有希望。”

顧凜陰沉沉道:“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訂婚可以取消。”

楚鎖鎖固執地說:“不,你毀了我,必須得對我負責。”

雖然顧凜比不上顧北弦,但是跟她相親的那三十多個人比,各方麵算優秀的,除了渣。

不過這些有錢的公子哥兒,哪個不渣呢?

不渣的,很少很少。

顧凜冷笑,“就冇見過你這麼不可理喻的人。”

楚鎖鎖貪婪地盯著顧北弦,喉嚨發澀,“我也覺得我瘋了,居然跟一人不愛的人訂婚。”

顧凜垂眸看了看腕錶,心不在焉道:“我才痛苦,以後要娶一個不愛的女人為妻。”

楚鎖鎖視線從顧北弦臉上,挪到蘇嫿臉上,目光變得陰鷙起來。

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她,她就不會被顧凜毀了,更不用和一個不愛的人訂婚。

她恨她入股。

恨極了。

訂婚宴進行到一半。

顧北弦電話響了。

是商務電話。

他拿起手機,來到宴會廳外的空中花園,接聽。

十幾分鐘的電話接完後,顧北弦轉身。

看到不遠處站著一抹白色身影。

楚鎖鎖拎著禮服裙襬,邁著小碎步朝他緩緩走過來,蠕動嘴唇,喊道:“北弦哥。”

顧北弦衝她微微點頭,冷淡道:“恭喜。”

楚鎖鎖貪戀地凝視著他英俊的麵龐,聲音哽咽,“你知道嗎?我一點都不開心,因為跟我訂婚的是一個我不愛的人。”n

顧北弦垂眸看著她,冇什麼表情,“既然訂婚了,就踏實點吧。”

楚鎖鎖眼圈紅了,“隻要你說一聲,說一聲,你心裡還有我,哪怕隻有一點點位置,這婚我就不訂了。”

顧北弦唇角溢位一絲極淡的冷笑,“楚小姐,我已經跟你說得很明白了,三年前你提分手,我們就已經毫無瓜葛了。你跟誰訂婚,跟誰結婚,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他抬腳就走。

擦肩而過時,楚鎖鎖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可我還愛你,很愛很愛。”

顧北弦甩開她的手,眉間難掩躁意,“你喜歡我什麼?我改。”

楚鎖鎖一愣,眼珠轉了轉,“我喜歡你活著。”

“那你去死。”

撂下這句話,顧北弦邁開筆直長腿,闊步走出去,步伐冷絕。

楚鎖鎖看著他絕情的背影,淚流滿麵。

到現在,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輸在了哪裡。

即使明白了,也不想承認。

她覺得自己就是比蘇嫿強。

妝哭花了,楚鎖鎖找化妝師重新補了妝,換了身酒紅色的訂婚禮服,返回宴會廳。

顧凜見她眼睛紅紅的,嗤笑道:“你這又是何苦?忘不掉他,何必要跟我訂婚,取消吧。”

“不,我不隻要跟你訂婚,以後還要跟你結婚。你毀了我,我也要讓你嚐嚐被毀的滋味。”

顧凜低聲道:“真是個瘋子。”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