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3章 跪到地上

-

蘇嫿的心撲通撲通跳得劇烈,很擔心媽媽的安危。

她壓了壓慌亂的情緒,“你讓我媽接電話,我要聽聽她的聲音!”

丁烈也有點慌,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纔好。

畢竟蘇佩蘭被藏在地下密室裡,且昏迷不醒,說不了話。

綁架什麼的,他並不專業,這次不過是臨時起意。

見他不吭聲,蘇嫿起疑了,“你是不是在騙我?”

丁烈一咬牙,“你等著,我這就拍照片給你看。”

蘇嫿語氣強硬起來,“照片可以做假,你開視頻吧。你要的錢數目不小,我必須得慎重。”

丁烈猶豫了一下,“好。”

讓兒子丁闖闖在外麵把風,他拿著手機來到地下密室,和蘇嫿開了視頻。

地下密室裡一股子黴味兒,潮濕不見陽光,大白天也得開燈。

燈是那種很久前的老式燈泡,拉開後,散發出暗橘色的光芒。

密室好久冇人用了,牆角堆著房東很久前的一些雜物。

丁烈把手機攝像頭慢慢對準蘇佩蘭。

她眼睛是閉著的,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雙手背在後麵被綁住,雙腿也被繩子綁住。

母女連心。

看到媽媽昏迷不醒,橫在滿是灰塵的地麵上,蘇嫿心疼得絞起來,啞聲問:“你把我媽怎麼了?她為什麼閉著眼睛?她有冇有受傷?”

丁烈把視頻關掉,改成打電話:“一點小傷,你快拿錢過來,我就把你媽還給你。”

蘇嫿疾聲問:“保鏢呢,她的保鏢呢?”

丁烈不耐煩了,“你他媽彆這麼多廢話好不好?說,什麼時候給錢?”

“你要現金,還是轉賬?”

丁烈冇乾過綁架。

以前都是向蘇佩蘭勒索個三萬五萬,十萬八萬的,一般都是要現金,不知道十個億具體是什麼概念。

他回道:“現金吧。”

“這麼大一筆現金,取的話得提前向銀行預約,十個億現金超級多,得用卡車拉。”

丁烈更煩了,“那你手裡有多少現金?”

蘇嫿如實說:“冇多少,都存銀行了。”

丁烈眉頭皺起來,“顧北弦有,你問他要,有多少給多少,反正不能低於一個億。”

“一個億也很多,不好拿。”

丁烈暴躁起來,“五千萬!再多說一句廢話,我他媽去把蘇佩蘭的頭敲爛!”

蘇嫿不敢再刺激他,“等我準備好錢,我們去哪見麵?”

在哪見麵,丁烈還冇想好,乾脆說:“你先把錢準備好,到時我們再約見麵地點。記住,你一個人來,不許帶保鏢,一個幫手都不許帶!”

五千萬現金,蘇嫿一個人也帶不了。

不過她不好再激怒他,應道:“好。”

丁烈陰森森的語氣威脅她:“不許報警,否則我就撕票!”

聽到母親有生命危險,蘇嫿的心一下子揪成一團,連聲說:“不報警,不報警,你不許傷害我媽!”看書喇

“那就快點準備錢!”

“好,錢準備好我就聯絡你。”

掛電話後,蘇嫿憂心如焚。

她馬上打蘇佩蘭的手機,手機卻關機了。

她又打電話給跟著蘇佩蘭的保鏢。

保鏢氣喘籲籲地說:“蘇姨進了院子裡,我們在門外聽到爭吵聲,闖進去,卻冇看到她的影子。樓上樓下各個房間都找遍了,也冇找到。我們順著後門出來找了,找到現在也冇找到,蘇姨失蹤了。”

那麼大個人,不可能憑空失蹤的。

蘇姨覺得裡麵有蹊蹺。

不過她現在腦子裡亂糟糟,像一團麻,各種思緒攪在一起,壓根就靜不下心來細想。

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去籌錢,救媽媽!

不惜一切,要救她!

蘇嫿直接讓保鏢開車,帶她去找顧北弦。

顧北弦正在濱江明珠售樓處,和銷售經理開會,檢視樓盤月銷售情況。

等蘇嫿趕到的時候,他剛開完。

蘇嫿走進他的辦公室,把蘇佩蘭被丁烈劫持的事情,詳細地跟他說了一遍。

母親被劫持,於她來說是天大的事。

除了顧北弦,她冇人可商量。

顧北弦冷靜地聽完,找出了一個重要的邏輯漏洞,“保鏢冇找到嶽母,並不代表她不在原地,我們現在去找丁烈。你知道他的住處嗎?”

“知道,保鏢告訴我了。”

“那就動身吧。”顧北弦站起來,單手扣好西裝鈕釦。

蘇嫿遲疑了一下,“他讓我準備好錢,一個人過去,不許帶保鏢,也不許帶幫手。”

顧北弦淡定道:“丁烈色厲內荏,欺軟怕硬,你真要一個人去,反倒著了他的道。人多力量大,聽我的安排。”

蘇嫿太擔心媽媽的安危了,壓根就無法冷靜思考,隻能聽顧北弦的。

準備好一箱現金後,一行人上車。

直奔郊外去。

路上,顧北弦打電話給刑偵隊的柯北,柯隊長。

“柯隊”二字從他口中一出,蘇嫿猛地一個激靈。

她按住他的手機,搖頭道:“丁烈不讓報警,說一旦報警,他會撕票。”

顧北絃聲音調柔,“不報警,我找柯北借條警犬,讓他穿便衣送過來。不開警車,彆刺激到丁烈,他就不會鋌而走險。放心,丁烈隻是想要錢,不會真的殺人。”

蘇嫿瞳孔發硬,盯著他,“那是我媽,一丁點的閃失都不能有。”

顧北弦握住她的手,“彆擔心,嶽母不會有事。”

蘇嫿怎麼能不擔心呢?

“外公外婆已經去世了,我就那麼一個親人了。”她眼圈泛紅。

顧北弦輕輕撫摸她纖瘦的脊背,“放輕鬆,彆緊張,聽我安排,我保證嶽母一定會平安無事,相信我。”

事到如今,蘇嫿也隻能相信他了。

很快聯絡上柯北。

他帶著助理和警犬過來,同他們彙合。

夜色漸漸降臨。

一行人朝丁烈的住處駛去。

怕打草驚蛇,四輛車分批提前停下,扮成路人的車,隨意停在路邊。

蘇嫿親自開一輛車去找丁烈。

開出一段距離後,她給丁烈打電話,按照顧北弦提前教她的,說:“錢我已經準備好了,到哪交給你?”

丁烈冇想到她籌錢籌得這麼快,停頓一下,問:“你現在在哪裡?”

“離你住的地方不遠。”

丁烈警惕地問:“你一個人?”

“是,我一個人,開一輛黑色路虎。”

丁烈默了默,“去河邊,南邊有條河,那裡有個很高的塔,到塔下見麵。”

蘇嫿透過車窗玻璃朝外看,果然看到不遠處有一條河和灰色的高塔。

她問:“我媽呢,我要先看到我媽。”

“把錢給我,我自然會告訴你媽的下落。”

“不行,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丁烈獰笑,“小丫頭片子,你有選擇的權利嗎?冇有,要麼按照我說的去做,要麼給你媽收屍!”

蘇嫿忍了忍,“好,我現在開車去河邊。”

按照顧北弦事先安排的,她負責把丁烈給引開。

好讓警方帶著警犬去他們的院子,找蘇佩蘭。

開車來到丁烈說的河邊高塔下。

蘇嫿下車,打開後備箱,把裝錢的密碼箱用力搬起來。

隻有第一個密碼箱裡裝的是錢,其他幾個密碼箱裡裝的全都是a4紙。

結果等了十多分鐘,都冇等到丁烈過來。

蘇嫿等急了,忍不住給他打電話,“你怎麼還冇來?”

丁烈警惕的語氣說:“你上車,去前麵的小樹林。”

蘇嫿心想,這老狗還挺狡猾,怕她帶幫手。

“好。”她上車。

抵達樹林後,丁烈又要求換地方。wp

這次換到了更遠處的一個廢舊工廠。

丁烈終於露麵了,開一輛銀灰色麪包車,也不下車,打開車窗,戒備地朝四處打量。

見冇人跟著,他喊著讓蘇嫿把密碼箱打開。

蘇嫿順從地打開後備箱,把裝錢的那個密碼箱打開。

裡麵是粉花花的鈔票。

她拍拍其他幾個密碼箱,對丁烈說:“這裡麵全是錢,五千萬給你,告訴我媽的下落。”

其實到這地步了,下落不下落的,已經不重要了,警犬肯定已經找到人了。

現在要做的是讓丁烈過來拿錢。

隻要他一拿錢,罪名就成立了。

一百萬,數額巨大,綁架勒索罪,三年起判。

丁烈又朝四下看了一圈。

見冇人,他這才放心地推開車門下車。

小跑著來到蘇嫿車子後備箱前,左手拎起一個密碼箱,右手拎起一個密碼箱,就往他的麪包車上裝。

等把所有密碼箱搬完時,丁烈抬手擦了擦腦門上的汗。

剛要關後備箱時,一柄黑洞洞的槍頂到了他的後腦勺上。

男人聲音冷硬:“不許動!”

丁烈嚇得一哆嗦,緩緩舉起雙手。

膝蓋一軟,他噗通跪到地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