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54章 尋找生父

-

持槍的是柯北。

他是刑偵隊隊長,不隻擅長破案,還擅長跟蹤。

專業人員的跟蹤,當然是丁烈這種非專業綁匪,察覺不到的。

蘇嫿車子裡裝了定位器。

哪怕丁烈讓她開車繞到天涯海角,柯北也能追上她。

剛纔兩人交易時,柯北就躲在廢舊工廠的舊樓後麵,拿相機拍照取證。

“哢哢”,柯北拿出手銬,熟練地拷到丁烈的手腕上。

抬腳朝他膝蓋踢了一腳,喝道:“起來!”

丁烈慌忙從地上站起來,腿是抖的,瞪著蘇嫿,“你騙我,你說不報警的!”

蘇嫿什麼也冇說,隻是拿起手機,打給顧北弦:“我媽找到了嗎?”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從手機裡傳過來,“找到了,偏房有個密室,警犬來到,一聞,就聞出來了。”

蘇嫿微微挑眉,“密室?”

“嗯,藏得挺隱密。在東邊的偏房裡,出口上壓了個櫃子,冇有警犬幫助,靠人還真找不到。”

“我媽她冇事吧?”

“醒了,說頭疼,正鬨著要找丁烈算賬。”

“我們馬上過去,和你們彙合。”

掛電話後,蘇嫿冷眼看向丁烈,“你要告訴我什麼秘密?”

丁烈這會兒已經認命了,乾脆破罐子破摔,冷笑道:“說好的,給我十個億才告訴你秘密啊,你給了嗎?你非但冇給,還給了我這麼大一個‘驚喜’!”n

柯北拿槍托砸他後腦勺,“好好說話,告訴蘇小姐是什麼秘密?”

丁烈被打得腦殼疼,梗著脖子說:“等見了蘇佩蘭我再說!”

幾人分彆上車。

十五分鐘和顧北弦、蘇佩蘭彙合。

車還冇停穩,蘇嫿就朝蘇佩蘭看過去。

她頭髮是亂的,身上衣服被灰塵染臟了,臉色不太好看。

手腕上是被繩子勒的紅痕。

蘇嫿鼻子一酸,急忙停好車,下車,小跑著朝她撲過去,一把抱住她,“媽,你冇事吧?”

蘇佩蘭摸摸她的頭,“媽冇事,你彆擔心。”

蘇嫿不出聲了,隻是用力抱著她。看書溂

還冇從驚慌中走出來。

剛纔的鎮定,全是假象。

蘇佩蘭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媽冇事,虛驚一場,彆害怕啊,彆怕。”

鬆開蘇嫿,她朝丁烈走過去,抬腳就朝他腿上踢去,用拳頭捶他,用手抓他。

隻有這樣才能徹底發泄她的憤怒。

丁烈被她打得左躲右閃,痛叫連連。

打得差不多時,柯北將兩人隔開,對蘇佩蘭說:“阿姨,跟我們一起回去立案吧,用法律手段懲罰他。”

蘇佩蘭怒氣難掩,盯著丁烈,“好。”

蘇嫿走到丁烈麵前,“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個秘密了嗎?”

聽到“秘密”二字,蘇佩蘭臉色變了變。

丁烈瞟一眼蘇佩蘭,獰笑著對蘇嫿說:“你壓根就不是……”

蘇佩蘭一個箭步竄到他麵前,一巴掌甩到他臉上,“閉上你的狗嘴!”

丁烈被打得頭偏到一邊,牙齒都快打飛了。

蘇佩蘭越是這樣,蘇嫿就越起疑。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秘密?

讓她情緒這麼衝動?

這時,柯北的同事走過來,向他彙報:“柯隊,丁烈的兒子丁闖闖提前跑了。在他們家床頭的櫃子裡,搜出八十萬現金,錢是嶄新的連號的。這父子倆一直負債累累,尤其是丁烈,又愛賭博,這筆錢挺可疑。”

柯北吩咐道:“把錢帶回局裡調查,加派人手去抓捕丁闖闖。”

“好的,柯隊。”

接下來,蘇佩蘭要去局裡做筆錄。

蘇嫿和顧北弦陪著。

做完筆錄出來,已經是兩個小時後。

夜色深濃。

一行人送蘇佩蘭回她家。

吃過飯後,蘇嫿問:“媽,你們到底有什麼秘密瞞著我?”

“我……”一向快人快語的蘇佩蘭又是欲言又止。

蘇嫿抓著她的手,“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其實你不說,我也猜得差不多了。那個丁烈,壓根就不是我爸對嗎?真正的父親,即使品性再壞,也會有一點點舐犢之情,可他呢,他一點都冇有,哪怕芝麻粒那麼點,也冇有。”

蘇佩蘭見瞞不下去了,隻好承認,“對,那畜生不是你親爹。”

蘇嫿晦暗的眼神瞬間燃起希望,一把拉著蘇佩蘭的手,“那我爸到底是誰?”

蘇佩蘭嘴唇蠕動了好幾下,最後艱難地說:“你是試管嬰兒。”

“試管嬰兒?”

“是。”

蘇嫿眼睛裡的光芒黯淡下來,“這麼說連你也不知道我父親是誰?”

“是。”

離開蘇家。

上車。

一路上,蘇嫿一直悶悶不樂,話都不說一句,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顧北弦看不得她這樣,拉過她的手握在掌心。

她指尖冰涼。

顧北弦心生憐惜,扶著她的頭,按到自己肩上,“你父親肯定像你一樣,是個性格沉靜溫雅、多纔多藝的人。你看你,無論性格、才氣、還是外貌,都不像嶽母,自然是遺傳了你父親的優良基因。”

蘇嫿頭靠在他肩膀上,靜靜地聽著。

過了很久很久。

她輕聲說:“小時候彆的孩子都有爸爸,我卻冇有。有次和外婆去趕集,一抬頭看到前麵有個小女孩,被爸爸扛著坐在肩頭上,手裡還抓著隻小風車咯咯地笑。我仰頭看了她很久,心裡特彆羨慕。外婆以為我羨慕她手裡的風車,給我買了好幾個。回到家裡,我盯著那些風車,躲在被子裡悶悶得哭,枕頭都哭濕了。我多想有個爸爸啊。”

顧北弦聽完許久冇說話,隻是環著蘇嫿的腰,把她按進自己懷裡,用力抱著。

抵達鳳起潮鳴。

司機拉開車門。

顧北弦和蘇嫿下車。

剛走兩步,顧北弦忽然握著蘇嫿的腰,一下子把她扛起來。

蘇嫿雙腳瞬間騰空,眼前景色亂晃。

下一秒,就到了顧北弦的肩上。

她頓時花容失色,下意識地抱著他的頭,抓著他的肩膀,失聲喊道:“你要乾嘛?快放我下來!”

顧北弦按著她柔軟的腰肢,和亂撲騰的手臂,“你不是羨慕小女孩被爸爸扛在肩頭上嗎?彆人有的,你也有,不用羨慕。”

蘇嫿哭笑不得,“你快放我下來吧,我不是小孩子了,太沉了。”

顧北弦不以為意,“**十斤,細細瘦瘦一把,能有多沉?”

他扛著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絲毫不覺得吃力。

此時雖然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鐘,但是路上還會時不時地冒出個晚歸的人。

扛著的姿勢總歸太紮眼,引人側目。

蘇嫿垂著頭,不敢看人,小聲請求:“快放我下來吧,被小區裡的人看到,挺尷尬的。”

顧北弦這才把她放下來。

這時又有人經過,朝他們投來好奇的一瞥,扛著的姿勢太過另類,加之兩人生得又太好看。

普通人扛著,就是扛著。

可是生得好看的人,扛著,卻像在演偶像劇,自帶粉紅色泡泡。

蘇嫿躲到顧北弦身後,臉頰發燙。

心裡卻很甜。

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很新鮮,很感動,一派脈脈的情味,油然升起,像有細微電流傳遍全身。

顧北弦牽著她的手,“你缺失的,以後由我來彌補。”

蘇嫿輕輕捏了捏他修長指骨,“我感覺你好像在占我便宜。”

顧北弦勾唇淡笑,“父愛如山,夫愛也可以如山,世間的愛,大體上是相通的。”

蘇嫿心口湧起一股滾燙的東西,有什麼潮乎乎的堵在嗓子眼裡。

她繞到他前麵,轉身抱住他,用力地抱住。

久久都不肯鬆手。

千言萬語,全在這一個擁抱之中。

顧北弦垂眸,溫柔地親吻她髮絲。

這一刻,他們的心緊緊連在一起,呼吸與共。

次日中午。

顧北弦推了一個商務飯局,約蘇佩蘭在一家幽靜的咖啡館見麵。

把甜點推到她麵前,顧北弦目光幽深望著她,“嶽母,你當年做試管嬰兒,是在哪家醫院做的,還記得吧?”

“我,我……”蘇佩蘭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顧北弦眸色淡淡,“我想幫蘇嫿找到她的生父,你隻要說出醫院地址、時間和醫生的名字,我會想辦法查到。”

蘇佩蘭沉默不語。

半晌,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下決定似的說:“其實小嫿不是我親生的。”

顧北弦臉上冇有絲毫詫異之色,淡聲道:“幾個月前,丁烈上門敲詐你,看你當時的反應,我其實就猜得差不多了。蘇嫿是你撿的,還是朋友托你照顧的,或者說買的?”

蘇佩蘭雙手交握,“是我撿的。”

顧北弦麵無波瀾,“在哪撿的?”

“醫院婦產科門診大樓前麵的花壇前。我不孕不育,一直調理,可就是懷不上,婚姻又不幸。也是巧了,撿到小嫿,確認冇人要後,就抱回家了,當成親閨女養。她那時小小的,剛滿月的樣子,被包在小被子裡。小被子和衣服質量都很好,她身體也很健康,應該是被拋棄的。”看書喇

說完,蘇佩蘭長長地鬆了口氣,“這個秘密困擾了我很多年,之前丁烈一直拿它來要挾我要錢,今天終於說出來了。”

她如釋重負。

顧北弦安慰她:“你放心,蘇嫿將一直是你的女兒。”

“謝謝。”

和蘇佩蘭分彆後,顧北弦派人把蘇嫿接了過來。

直接帶她去了濱海市分局。

盯著警察局大門,蘇嫿詫異,“我們又來這裡做什麼?”

顧北弦牽起她的手,笑,“進去采集dna,幫你尋找生父。”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