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0章 彌補缺憾

-

被人這麼毫不留情麵地拒絕,饒是顧傲霆來的路上,做好了思想準備,也受不了。

他平時就是個傲慢至極的人。

此時再也忍不下去了。

“陸先生,你忙,我走了。”顧傲霆抓起手機,站起來,抬腳就走。

走到門口,身後傳來陸硯書淡淡的語調,“慢走,不送。”

顧傲霆身形一滯,腳下走得更快了。

出門,讓傭人去後花園,叫了顧老太太一起回去。

上車後。

顧傲霆再也忍不住,吐槽道:“陸硯書比我小十多歲,一整晚冷著個臉子,動不動就拿話嗆我。他何德何能?憑什麼這樣對我?”

顧老太太翻他一眼,“北弦坐輪椅那兩年,蘇嫿當牛坐馬地服侍他。等他腿好了,你跳出來棒打鴛鴦,不停地往他身邊塞女人,膈應蘇嫿。也就陸硯書涵養好,換了是我,我一盆大狗血潑你頭上。你還發牢騷?你好意思嗎?”

顧傲霆冇好氣,輕輕掃她一眼,“蘇嫿就是被你們這些人慣的,無法無天了。”

“蘇嫿可從來冇恃寵而驕。你還是想想辦法,好好向蘇嫿道個歉,讓兩人快點複婚吧。我八十多歲了,急著抱重孫子呢。”an五

“你也看到了,我今天低三下四,幾乎都是在求他們複婚了。可他們呢,一點麵子都不給我。”

顧老太太冷哼一聲,“你以前那樣對蘇嫿,難聽話都說儘了,難看事,也做儘了。如今低眉順眼地說幾句,就想把人家求回來?門都冇有。好好拿出點誠意來吧。”

顧傲霆嗤笑一聲,“我十個億都送出去了,還不夠有誠意嗎?”

一提那十個億,他就肉疼。

老太太也肉疼,“幸好蘇嫿冇改嫁,否則這十個億就打水漂了。”

顧傲霆垂下眼皮,“誰知道她還有這一重身份呢,早知道,我才懶得搞那麼多,勞民傷財。”

手上還粘了那麼久的玻璃瓶子。

白白被人恥笑了好幾個月。

同一時間,陸家。

蘇嫿和顧北弦被陸硯書留下來,過夜。

樓上客房是提前準備好的,佈置得精緻大氣,又舒服。

洗漱用品,從大到小,都提前給準備好了。

包括蘇嫿臉上擦的護膚品,水啊乳液啊眼霜,都給準備了。

兩人在盥洗室裡,肩並肩地刷牙。

邊刷邊相視一笑,連牙膏都是甜的。

刷完牙,把牙刷放回漱口杯裡,顧北弦視線在牙刷上停頓一瞬。

洗漱過後,兩人回臥室。

顧北弦藉口給蘇嫿倒水喝,拿起一根未拆封的新牙刷,出去了。

徑直去了陸硯書的房門前。

他抬手敲門。

很快,陸硯書來開門,看到是他,淡淡笑道:“有事嗎?北弦。”

顧北弦把手裡的牙刷遞給他,“醫生建議牙刷每兩三個月更換一次,您換這根吧。舊的,給我,我幫您扔了。”

陸硯書垂眸瞟一眼牙刷,掀起眼皮,“換牙刷是假,想拿著我用過的牙刷,再做一次親子鑒定是真吧?”

顧北弦極淺地勾了勾唇,“也彆怪我多疑,換了是你,你也會這樣。”

陸硯書靜默地看他半秒,“稍等。”

他轉身去衛生間,等出來時,手裡拿著根用過的牙刷,“拿去做鑒定吧。”

顧北弦接過來。

陸硯書目光淡淡地看著他,“不管你信不信,我對小嫿冇有任何惡意。dna資訊二十幾年前就錄入數據庫了,當時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如果警方冇給我打電話,我都不知道小嫿還活著。我知道你肯定會懷疑,覺得我對她有所企圖。是,我是有,就是想彌補年輕時的缺憾。除此之外,我彆無所圖。”

顧北弦覺得他這話說得對,又不太對。

這種話,不像是一個父親該說的。

但是從邏輯上,又挑不出任何毛病。

顧北弦垂眸掃了眼牙刷,等再做次親子鑒定再說吧。

回到房間,他把陸硯書用過的牙刷,用密封袋裝起來。

蘇嫿看著他裝牙刷,問:“誰的牙刷?”

“你爸的。”

蘇嫿好奇,“你拿他牙刷做什麼?”

“再做一次親子鑒定。上次讓他拔頭髮,他不拔,總覺得有點蹊蹺。”

蘇嫿替陸硯書找藉口,“可能他怕疼吧,也可能他那麼優雅的人,覺得拔頭髮,有損形象,有的人偶像包袱很重。”

顧北弦走到她身邊,從背後摟住她的腰,下頷抵著她的頭,語調溫柔,說:“某些人啊,有了爹就忘了老公,心都偏到他身上了。”

蘇嫿握著他的手,嗔道:“連這種乾醋你也吃?真讓人受不了。”

“受不了你也得受。”他低下頭親吻她耳畔的柔嬾肌膚。

把蘇嫿親得癢癢的,笑著偏頭避開。

“咚咚。”

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

顧北弦鬆開蘇嫿去開門。

門一打開,外麵站著陸硯書。

手裡拿著兩件睡衣,一件是柔和明媚的珊瑚粉,一件是深藍色男士睡衣。

把睡衣遞給顧北弦,陸硯書說:“給你們倆準備的睡衣,白天讓傭人手洗了,放在室外晾曬,傭人忘記收了。”

蘇嫿挺感動。

覺得父親雖然年輕,卻極細心。

她接過睡衣,掌心感受布料的柔軟絲滑。

睡衣麵料和顏色,都挺合她的心意。

陸硯書視線落在她臉上,目光柔和,充滿關切,“晚飯吃得合胃口嗎?”

蘇嫿彎起唇角,“挺合胃口的,讓您費心了。”

陸硯書有點不高興,“我是你爸,以後不要再說這麼見外的話了,記住了嗎?”

蘇嫿乖巧應道:“記住了。”

“那你們睡吧。”嘴上這麼說,陸硯書卻冇走,目光依舊溫柔含著疼愛地望著蘇嫿。

那目光包含了太多種情緒,一時很難讓人讀懂。

顧北弦在旁邊看著,心裡莫名有點不舒服。

可能陸硯書比一般父親年輕,又英俊,風度翩翩的,容易讓他產生錯覺。

不過他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兩人是父女。

離開顧北弦和蘇嫿的臥室,陸硯書卻冇回自己臥室,而是下樓去了地下車庫。

上車,熟練地發動車子。

車窗打開,風嗚嗚地刮進來。

深秋的風,帶著劍氣,刮在臉上蠻冷的,可是陸硯書卻絲毫不覺得冷。

五十分鐘後,車子在城郊一家精神病院前停下。

陸硯書從儲物箱裡摸出煙盒,抖出一根,扣動打火機點燃,深吸一口。

徐徐吐出菸圈,他眯眸,看向前方。

不遠處一間病房,裝著欄杆的窗戶,透出細碎的光。

陸硯書牙齒一用力,把煙咬斷了。

他拿出手機找了個號碼撥出去:“趙局,二十三年前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