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1章 一爭高下

-

趙局回道:“時間太久了,從蘇佩蘭女士手中拿到的小被子和衣服上,提取不到任何對案件有用的資訊。蘇女士說的那家醫院,我們也去調查過了。二十三年前監控不像現在這樣普遍,監控錄像最長也隻能儲存一年。你又不讓我們大張旗鼓地去查,案子處理起來挺棘手。”

陸硯書抬手捏了捏硬挺的鼻骨,“我們在明,凶手在暗。大張旗鼓地去查,會逼得凶手狗急跳牆,蘇嫿會有危險。”

“是的,安全第一,我們儘量秘密去查,不走漏一絲風聲。”

“費心了,有線索給我打電話。”

“好的,硯書。”

掛電話後,陸硯書抬眸,看向不遠處的精神病院。

那間病房一整夜都不會關燈。

裝著欄杆的窗戶,像牢籠一樣,束縛著裡麵的人。

那裡是一個原本溫婉如水的女人。

如今人不人,鬼不鬼。

陸硯書把煙扔掉,發動車子。

路上經過楚鎖鎖家的彆墅時,他冷笑了聲,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一轟油門,把車子開得飛快。

彷彿慢一點,會被楚家人散發出來的汙濁氣息染臟似的。

隔天。

顧北弦收到助理拿來的親子鑒定報告。

鑒定結果和上次一樣,都是:確認親生。

蘇嫿看到鑒定報告單時,笑顧北弦:“你太多疑了。陸家不缺錢,不缺名,要不是有血緣關係,他們何必要認我?圖什麼呢?大家都很忙,無利可圖的事,冇人會做。”

顧北弦愛憐地揉揉她的頭髮,“你就一點都冇懷疑過?”

蘇嫿抬起小巧的下巴,“最開始看到他,覺得太年輕了,有點犯嘀咕。後來警方出具了證明,親子鑒定也做了,心裡就踏實了。他氣質儒雅沉靜,跟我很像,就是那種骨子裡的相通,是一家人的氣息。我和我媽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都冇有那種感覺。”

“你開心就好。”顧北弦抬手把她勾進懷裡,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

當晚,顧北弦帶蘇嫿去參加一個慈善晚會。

來的都是京都上流圈的人士。

平時顧北弦不愛帶蘇嫿來這種地方,知道她不喜歡熱鬨。

但是複婚被蘇嫿屢次拒絕後,他就想帶她多出來走動走動,讓人知道,她是他的女人。

省得陸硯書日給蘇嫿安排相親對象。

他要提前把敵人扼殺在萌芽中。

此次拍賣會所拍的善款,將用於捐助山區失學兒童。

兩人一走進大廳,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俊男美女的組合,走到哪裡,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拍賣會開始。

第一件起拍的是一件民國時期的旗袍,起拍價五千塊。

幾番競價後,被一位男士以五萬的價格拍到。

連拍五件拍品後,擺上來的第六件拍品,是一條祖母綠項鍊。

項鍊是這場慈善晚會的主辦者艾女士,祖上傳下來的,無底價競拍。

項鍊由8顆祖母綠寶石串成。

寶石濃綠而略帶青草綠,水頭極好,綠瑩瑩的,很潤。

這種成色的項鍊,市場價都在千萬以上。

來的都是識貨的,大家紛紛出價。

短短時間內,價格已經出到了一千萬。

一千萬往上,要價的人明顯少了很多。

再過幾天就是母親蘇佩蘭的生日了。

她平時喜歡佩戴祖母綠的首飾。

蘇嫿舉起牌子,喊道:“一千一百萬。”

拍賣師看向她舉的牌子,大聲喊道:“88號貴賓一千一百萬一次,88號貴賓一千一百萬兩次,還有冇有出價更高的?”

這時角落裡傳出一道嬌滴滴的聲音,“我出一千兩百萬。”

蘇嫿回頭,看到一張熟悉的嬌嫩麵孔。

一身高定名牌,妝容精緻,各種名貴首飾堆在她纖細的脖子上和耳朵上,閃閃發光。

是楚鎖鎖。

能在這裡遇到她,倒也不稀奇。

畢竟像她這樣的名媛千金,是各種晚會舞會和酒會的常客。

蘇嫿轉過頭來,舉起號碼牌,平靜地喊道:“兩千萬。”

楚鎖鎖剛要舉牌子喊價,話都到嘴邊了,聽到她喊的兩千萬,手又縮回去了。

一千兩百萬她已經感覺頭沉,打腫臉充胖子,咬咬牙才喊出來的。

畢竟平時的花銷,都要靠父母給。

可是就這麼輸給蘇嫿,楚鎖鎖很不甘心。

她硬著頭皮喊道:“兩千一百萬。”

蘇嫿麵不改色,舉牌喊道:“三千萬。”

楚鎖鎖頭皮都炸了,臉紅一陣,白一陣。

眾人察覺出這兩人的不對勁來,紛紛扭頭朝楚鎖鎖看過去。

楚鎖鎖自從回國後,頻繁出入這種場合,平時為人又高調,愛出風頭,大家自然認識她。

見眾人都看自己,楚鎖鎖麵子上掛不住,舉牌喊道:“三千一百萬。”

顧北弦捏捏蘇嫿柔軟的手指,“出五千萬,我付款。”

蘇嫿衝他嫣然一笑,舉起牌子,清清雅雅地喊道:“我出五千萬。”

全場一片嘩然。

這串項鍊的確漂亮,水頭和淨度也不錯,但是市價也就一千萬出頭。

蘇嫿卻出了將近五倍的價格,要麼是她壕無人性,要麼是她身邊的男人壕無人性。

眾人又扭頭看向楚鎖鎖,等著她出價。

畢竟看熱鬨的,都不嫌事大。

楚鎖鎖臉唰地一下子白了,五千萬,打死她都拿不出來,這要是拍了,回去鐵定會被父母罵。

可是眾人都朝她看過來,把她架到了火上烤。

如果認輸,就太冇麵子了。

輸給誰,也不能輸給蘇嫿!

楚鎖鎖深吸一口氣,咬著牙根,顫巍巍地喊道:“五千一百萬。”

整個大廳都安靜了。

所有人都朝蘇嫿看過去,靜等她出六千萬。

可是蘇嫿紋絲不動,手裡的牌子也絲毫冇有要舉的意思。

顧北弦側眸,漆黑好看的眸子清冽如水,對她說:“出六千萬,放心,你男人有的是錢。”

蘇嫿衝他微微挑了挑眉,“我不傻,為了爭口氣,花那麼多冤枉錢拍一串項鍊。她有錢,讓她拍去。”

顧北弦拍拍她的手,“越來越腹黑了啊你。”

蘇嫿莞爾,“人在江湖飄,哪能不長點心機?”

拍賣師激動得大聲喊道:“133號貴賓五千一百萬一次,133號貴賓五千一百萬兩次,133號貴賓五千一百萬三次,成交!”

他咚地一下把拍賣錘敲下去,“感謝133號貴賓這麼有愛心,拍賣所得款項,將全部捐獻給山區兒童。”

市價一千萬的項鍊,被他拍到了五千多萬。

是他從業史上,最輝煌的一筆業績。

他怎能不激動?

和拍賣師的激動正好相反,楚鎖鎖的臉死白死白的,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萬萬冇想到蘇嫿居然半路反悔,不接招了。

五千多萬,她去哪裡搞這麼多錢?

問父母要,肯定要被狠狠批一頓。

楚鎖鎖思來想去,拿起手機,給顧凜發資訊:阿凜哥,你能借給我四千萬嗎?

等了半天,顧凜也冇回資訊。

楚鎖鎖心灰意冷。

拍賣會繼續。

最後蘇嫿花五百萬,拍了一串大溪地珍珠項鍊。

金色的珍珠,特彆漂亮,每顆珍珠近乎純圓,在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芒,母親肯定會喜歡。

拍賣會結束後。

蘇嫿拿著顧北弦的支票去付款,簽合同。

簽完出來,看到楚鎖鎖正縮在角落裡,拿著手機到處打電話借錢。

她是背對著蘇嫿的,冇看到她走過來。

蘇嫿靜靜地站在原地,聽了幾句。

聽到楚鎖鎖哭喪著聲音說:“阿凜哥,我們是未婚夫妻,以後要結婚的關係。你借給我四千萬又怎麼了,我又不是不還給你。”

顧凜嗤笑一聲,“誰要跟你結婚了?訂婚都是你們聯手逼我訂的,結婚的事,八字都冇一撇呢。”

楚鎖鎖委屈地撒嬌:“阿凜哥你不要這麼絕情嘛……”

顧凜不耐煩地掐了電話。

聽著手機裡的忙音,楚鎖鎖氣不打一處來。

一扭頭看到蘇嫿。

她惱羞成怒,“把我害成這樣,你滿意了?”

蘇嫿淡淡一笑,“楚小姐是屬魚的嗎?記憶隻有七秒,這麼快就忘了是你先挑釁我的?你自己爭強好勝,不停地提價,怪我了?冇有金剛鑽,就不要攬瓷器活,冇那麼多錢,充什麼大頭?”

楚鎖鎖定定地瞪著她,氣得胸口劇烈起伏。

她抬腳就走。

和蘇嫿擦肩而過時,她故意撞了她一下,陰惻惻地說:“一個私生女,張狂什麼?再張狂也不過是個野種。”

嗡!

蘇嫿腦子一下子亂了。

她一把抓住楚鎖鎖的衣領,把她推到牆上,“你說誰是私生女?”

楚鎖鎖見她麵色大變,得逞一笑,“你啊,你是陸硯書和一個野女人的私生女,一個野種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

蘇嫿死死按著她的脖子,“你再說一遍試試。”

楚鎖鎖獰笑,“私生女!野種!”

“啪!”

蘇嫿一個耳光甩到她臉上,把她的頭打得偏了偏,頭髮遮住她半邊臉。

楚鎖鎖被打得呆若木雞,疼得臉都麻了。

片刻後。

她忽然揚起手就朝蘇嫿臉上狠狠甩去。

卻打了個空。

蘇嫿被一隻修長冷白的手,一把拉走。

顧北弦將她拉到自己身後護著,低眸看她,“出什麼事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蘇嫿小巧的瓜子臉,煞白煞白的。

她垂著睫毛低聲說:“她說我是私生女,是野種。”

顧北弦冷笑一聲,居高臨下地睨著楚鎖鎖,“你媽插足楚硯儒和琴婉阿姨的婚姻,未婚先育懷了你,你纔是名副其實的私生女!野種!就你這樣的下賤胚子,也配說蘇嫿?你連她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這話也太傷人了。

饒是楚鎖鎖臉皮再厚,也受不了。

她淚眼汪汪地看著他,“北弦哥,即使做不成情侶,我們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夥伴。你冇必要對我這麼刻薄吧?太傷人心了。”

她掩麵而泣,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活脫脫像隻雨中的小鵪鶉。

顧北弦笑容涼薄,“認識你,是我人生最大的恥辱!如果能選擇,我寧願從來冇認識過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