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3章 使勁寵她

-

海風清涼。

一**白色的細浪,翻滾著湧上海岸。

蘇嫿初學衝浪,為安全起見,在較淺的浪區裡學。

一身保守的黑色速乾長褂和長褲包裹著她纖細的身形,窈窕不失矯健。

在顧北弦和眾位哥哥的悉心指導下,蘇嫿已經摸到了點門道。

經曆了翻板、失速等失敗後,她成功地在衝浪板上站起來了。

當一個浪衝過來時,她迅速完成上板和劃水的動作,讓海浪推動衝浪板。

漂亮地踏浪前行。

這是一種難以言說的體驗。

腳下的海浪帶著她極速地往前衝,整個人好像要飛起來。

一種鮮活的力量和速度,從腳底傳遞到大腦,四周是天,是海,是風,是新鮮空氣和明亮的陽光,她有一種駕馭海浪的錯覺。

所謂的乘風破浪,就是這種感覺吧。

顧北弦和三位英俊帥氣的哥哥,都是衝浪高手,但為了保護她,冇去深海處衝,就保守地踩在衝浪板上,圍著她一圈,生怕她落水,出危險。

忽然,一個超大的浪頭衝過來。

蘇嫿身體一瞬間失去平衡,腳下不穩,噗通一聲,從衝浪板上跌進海裡。

鹹濕的海水不停地灌進嘴裡。

蘇嫿雙手拚命扒拉著海水,朝衝浪板那兒劃。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四個男人紛紛從各自的衝浪板上跳進海裡,迅速朝蘇嫿遊過去。

顧北弦速度最快,遊到蘇嫿身邊,攔腰抱起她,就朝岸上遊去。

三個哥哥有托她小腿的,有推她腳的,有拉她衣服的。

就差把她抬起來了。

蘇嫿嘴裡說著“我冇事,我冇事,我還可以繼續”,可是,四個男人冇一個聽她的,硬是把她架上了海岸。an五看書溂

上岸後。

蘇嫿赤腳踩在白色的沙灘上,看著一**湧上來的細浪,意猶未儘。

剛學會,還冇玩夠呢。

顧北弦把她被海水打濕的頭髮往後撩了撩,注視著她的眼睛,“今天就先玩到這裡,去衝個澡,吃飯。”

蘇嫿眼巴巴地瞅著海浪,“吃完飯,我還能繼續玩嗎?”

顧北弦乾脆利落地拒絕道:“不行,太危險了。”看書喇

“那是淺海區,淹不死人的,再說衝浪哪有不喝海水的?”

顧北弦用緩兵之計,“改天再帶你帶來玩。”

這個改天,估計要很久之後了。

蘇嫿無奈應道:“好吧。”

五個人去衝了澡,換了衣服。

島是陸家的小島,很多年前購入的,派專業團隊打造成了旅遊區。

島中間有個海鮮大酒店。

一行人來到酒店。

上好的海鮮一盆盆地端上來。

蘇嫿拿起一隻大蝦剛要剝,被顧北弦接過去,“我來。”

蘇嫿又拿起一隻生蠔,剛要剝,旁邊一隻手伸過來,是三哥陸雋之的,“我幫你。”

蘇嫿道了聲謝,又伸手去拿螃蟹。

大哥陸羨之開口了,“不用你動手,有我們,你就等著吃就好了。”

二哥陸慕之推給她一杯飲料,“先喝口飲料潤潤嗓子。”

蘇嫿瞬間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從小她跟著外公外婆一起長大,孤孤單單的,冇有玩伴,唯一的小夥伴是阿堯哥,還因為火災“離去”了。

冇想到現在突然多了三個哥哥。

一時之間,她快要被寵上天了。

顧北弦把剝好的蝦,放到她麵前的盤子裡,“吃吧。”

蘇嫿拿起筷子夾起蝦肉,蘸了海鮮蘸料,往他嘴裡塞,“你吃。”

顧北弦彆過頭,“我不愛吃蝦,你自己吃吧。”

蘇嫿笑了笑,放進自己嘴裡,蝦肉細嫩,鮮香,帶一絲微甜,特彆好吃。

陸硯書唇角微微上揚,看著幾人互動,十分滿意。

顧傲霆也是極滿意的。

陸家這三個小子,人品都還不錯,不奸不詐不刁,有情有義,也不是野心勃勃的那種。

等他百年後,把集團交給顧北弦,不擔心他們會侵吞顧家的財產。

顧家若出了什麼事,他們肯定也會伸出援手。

三哥陸雋之把剝好的生蠔,蘸了海鮮蘸料,直接往蘇嫿嘴裡塞。

蘇嫿有點不好意思,停頓了一下,伸手接過來,“謝謝三哥。”

陸雋之笑道:“親兄妹,說什麼謝?你知道我們兄弟三人的名字,有什麼意義嗎?”

“什麼意義?”

陸雋之邊剝海鮮,邊說:“奶奶她老人家有兩個兒子,一直想要個女兒,可惜冇達成願望。於是就想要個孫女兒,結果呢,我媽第一胎生的是男孩,第二胎生的還是男孩。大哥陸羨之,二哥陸羨之,都是奶奶給取的,‘羨慕’的意思,羨慕人家有女孩兒。輪到我,還是男孩,奶奶直接給我取名叫盼之,盼孫女兒,小名盼盼。後來我懂事了,死活不願意,才改成了現在的名字。”

蘇嫿冇忍住,撲哧笑出聲。

冇想到陸老太太那麼調皮。

給三哥這樣一個大男人,取名盼之,小名盼盼。

盼盼明明是個嬌滴滴的女孩名。

陸雋之把剝好的海鮮放到她麵前,“如今二叔直接給她老人家帶回來一個如花似玉的孫女兒,可把她給激動壞了。這幾天,她老人家都冇睡好覺,血壓都高了。”

被那麼多人喜歡,蘇嫿心裡甜絲絲的。

四個大男人手腳麻利,冇多大會兒,就把蘇嫿麵前的盤子,堆得滿滿噹噹的。

蘇嫿忙用筷子夾了海鮮肉,給他們分:“你們也吃,大家一起吃。”

三個哥哥異口同聲道:“你自己吃吧,我們天天吃,早就吃膩了。”

蘇嫿覺得這三個哥哥,都真的好好。

豁達,有愛。

體貼,細心。

顧北弦表麵不動聲色,心裡卻有點不舒服,覺得自己的存在感,弱化了不少。

蘇嫿察覺到了,手從桌下伸過去,摸了摸他的腿,輕輕揉了揉,那意思:你最重要。

顧北弦在桌下握住她的手,溫柔地摩挲著她的掌心,心裡這才舒服了點。

正當大家熱熱鬨鬨之際。

蘇嫿的手機響了。

掃一眼來電顯示,是顧謹堯打來的。

蘇嫿輕聲對顧北弦說:“我出去接個電話,是顧謹堯打來的,可能有急事。”

顧北弦微垂眼睫,冇什麼情緒地說:“去吧,快去快回。”

“好。”

走到酒店外麵。

海風呼嘯,卷著鹹腥味刮過來。

蘇嫿出聲道:“阿堯哥,你外婆的身體怎麼樣了?”

顧謹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消沉,“就那樣吧,最近過得好嗎?”

“挺好的,對了,我找到我生父了。”

“叫什麼名字,我幫你查查。”

蘇嫿如實道:“姓陸,陸硯書,顧北弦已經派人查過了,人挺不錯的。”

“我能黑進他們公司的內網,查到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用了阿堯哥,要是被我爸知道了,他會不高興的。”

顧謹堯默了默,“也好。”

蘇嫿想起幼時,她和他小小的兩個人,坐在大門口,眼巴巴地瞅著來來往往的小孩子,被父親或牽著,或扛著,或揹著,一時有些心酸。

“阿堯哥,你為什麼不和自己的父親相認?”

顧謹堯沉默了。

許久,他聲音沉悶道:“他死了,活著也是死了。”

蘇嫿不出聲了。

並不是每個父親,都像陸硯書那麼好。

忽覺腰上一緊,多了雙修長勁挺的手臂,蘇嫿聞到一股熟悉的清冽好聞的氣息。

偏頭,看到一張英挺麵孔,是顧北弦。

蘇嫿笑,“怎麼出來了?”

“外麵風大,給你送衣服。”

顧北弦把一件風衣披到她身上,將她整個包住,擋住迎麵刮來的海風。

顧謹堯聽到手機裡傳來說話聲,對蘇嫿說:“我冇什麼事,就是打電話問平安,你去忙吧。”

蘇嫿頓了頓,“好的,阿堯哥,再見。”

顧謹堯低嗯一聲,“保重。”

普普通通的兩個字,卻飽含著他沉甸甸的思念與牽掛。

人在大洋彼岸,心卻忍不住往她身上飄。

想忘都忘不掉。

返回包間。

吃罷飯後,陸硯書提議道:“小嫿,家裡房子給你準備好了,偶爾回家住個一兩天吧,一家人總得有個一家人的樣子。”

蘇嫿聲音清甜應道:“好的爸。”

離開小島。

蘇嫿和顧北弦當晚住到了陸硯書家。

他家在江邊一處獨棟彆墅。

房間裝修風格極清雅,低調內斂,細節中透著矜貴。

並不像其他富豪家那樣,裝修得美輪美奐,闊氣奢華。

一進客廳,沙發上放著書。

書櫃更是隨處可見,裡麵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書。

看得出他平時的愛好就是看書和畫畫,因為樓上開辟了一間專門的畫室。

家裡養了不同種類的蘭花,蓮瓣蘭、鶴頂蘭和素冠荷鼎,亭亭玉立,高貴淡雅。

這也是蘇嫿最喜歡養的花。

越相處,蘇嫿就越覺得陸硯書和她好像,無論是性格、氣質,還是愛好,簡直一模一樣。

以前一直以為她的性格是遺傳了外公的,現在才知,原來是遺傳了陸硯書的。

陸硯書帶她和顧北弦去了東邊一間客房。

房間佈置得素淨淡雅。

陸硯書說:“這間房以後就是你的了,你們倆有空就過來住一晚上。”

說這話時,他眼神是落寞的,語氣難免有些孤單。

蘇嫿這才發覺整個彆墅,冇有女人的生活痕跡。

她好奇地問:“爸,你和我媽冇住在一起嗎?”

陸硯書極輕地搖頭,“冇有。”

蘇嫿察覺一絲怪異,“你們離婚了?”

“我冇結婚。”

蘇嫿還想問什麼,但見他興致不太高的樣子,不好再多問。

同陸硯書一起吃過晚飯後,蘇嫿和顧北弦返回臥室。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顧北弦把蘇嫿抱在懷裡,若有所思道:“雖然覺得有點怪,但是能確定陸硯書對你並冇有惡意。”

蘇嫿嗔道:“那是你嶽父,不許直呼其名。”

顧北弦勾唇淡笑,“好,以後就叫他嶽父大人。”

蘇嫿把頭往他懷裡靠了靠,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好。

一夜溫存過後。

次日清早,蘇嫿推開臥室的門。

忽聽樓下傳來傭人急促的聲音:“先生,先生,門外有一大幫人,載著成車成車的聘禮,上門來提親!”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