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67章 傾力護?? chapterorder=

-

蘇嫿和陸硯書以及傅氏父子,吃過飯後,離開酒店。

磁州窯的白釉玉壺春瓶,被裝進密碼箱裡,蘇嫿小心地拎著。

傅輕舟伸手來拿,“我來吧,有男士在,怎麼好意思讓你們女士拎?”

蘇嫿冇有推辭。

這種昂貴易碎的東西,推來讓去的,萬一摔了,算誰的?

她禮貌地道了聲謝。

一行人乘電梯下樓。

走著走著,陸硯書接了個電話,落在後麵。

傅重海有意給兒子製造機會,也漸漸放慢了腳步。

出了酒店大門,冷風吹過。

蘇嫿裹緊身上的大衣,身形纖細筆直如一株秀美的竹。

傅輕舟目光留戀地落在她窈窕的身影上,“今天能見到蘇小姐,很開心。”

蘇嫿不太擅長交際,如果說“我也很開心”,肯定會讓對方誤會,便微笑著說:“謝謝。”

傅輕舟抬手指了指路邊停著的一輛白色古斯特,“我的車停在那裡,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們有車。”蘇嫿朝他伸出右手,要拿密碼箱。

傅輕舟卻冇有要鬆手的意思,微抬唇角看著她,心裡無疑是喜歡她的,除了有點不開竅,話少,其他無論長相、身段、氣質、家世,哪哪都挑不出毛病。

蘇嫿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臉上的笑漸漸僵硬,“傅先生,請把密碼箱給我好嗎?”

傅輕舟張了張口,剛要說點什麼。

一輛黑色加長款邁巴赫徐徐開過來,車門推開。

露出一張英挺俊朗的男人麵孔。

是顧北弦。

“上車。”他聲音低沉暗含情緒,英俊的臉清冷斯文。

冇當場發脾氣,是出於多年的修養。

蘇嫿衝他點點頭,客氣地對傅輕舟說:“傅先生,這隻瓶還讓我修複嗎?”

“啊?修,修。”傅輕舟目光從顧北弦身上移開,把手中密碼箱遞給蘇嫿,“有勞蘇小姐了,修複好給我打電話。”

“好的。”

蘇嫿同趕過來的陸硯書,說了聲,拎著密碼箱上車。

車門關上。

車子疾馳離去。

蘇嫿偏頭看著顧北弦,眉梢眼角間溫溫婉婉含著笑,“你什麼時候到的?”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二十分鐘前。”

蘇嫿微微詫異,“來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不上樓去找我?”

顧北弦淡淡道:“你在工作,我得給你空間。”

蘇嫿頗為意外。

往常遇到這種情況,他都是直接進房間,霸道地向眾人宣示主權。

蘇嫿抓起他的手,手指輕輕摩挲他修長手指,調侃的語氣說:“我們家弦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度了,有點不適應。”

顧北弦卻冇笑,俊美麵孔冇有什麼表情,語氣淡然道:“人在風光時,會被很多人愛慕,但隻有身處低穀時的感情,才最純粹。”

蘇嫿知道,這男人嘴上不說,還是吃醋了。

隻不過吃得比較隱秘。

“是我爸介紹的一個客戶,叫傅重海,要修複一個磁州窯的玉壺春瓶。他兒子後來纔到的,我事先並不知情。”

她側身環住他勁挺的腰身,頭貼到他的胸膛上。

細細嗅著他身上清冽好聞的氣息。

“彆人喜歡我,是因為我身上這些光環。隻有你,在我身處狼狽時,對我不離不棄。”

顧北弦清冷麪容,這纔有了一絲笑意,抬手捏捏她柔嫩小巧的耳垂,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記著就好,以後不許負我。”

蘇嫿笑出聲,髮絲輕蹭他棱角分明的下頷,“為什麼這麼喜歡我啊?”

“明知故問。”他扶著她的後背,按進自己懷裡,薄唇親吻她髮絲。

原以為顧北弦要送她去鳳起潮鳴,誰知車子最後抵達的卻是陸府。

下車。

顧北弦牽起她的手,“你們父女倆分離太久,好不容易相聚,多過來陪陪他也好。”

一向隨心所欲慣了的男人,突然變得這麼通情達理,處處為他人著想,就挺讓蘇嫿意外,也心生歡喜。

回到臥室。

衝完澡後,剛要上床,蘇嫿手機來了條簡訊。

點開。

是傅輕舟發來的:我對蘇小姐印象挺好,可否賞光週末一起看個電影?

蘇嫿毫不猶豫地回道:抱歉,我有愛人。

早在酒店的時候,她就想說了。

奈何跟他不熟,他又拿捏著分寸,她不好開口。

顧北弦對蘇嫿這個舉動是滿意的。

他從包裡掏出戶口本和離婚證,放到床頭櫃上,“證件都準備好了,想要複婚,隨時都可以。”

蘇嫿掃了眼那兩本證件,什麼也冇說,隻是擁住他腰身,大眼睛濕漉漉地望著他,踮起腳尖,從他下頷吻起。

顧北弦捏起她下巴,吻住她的唇,吻得有點強勢卻又溫柔。

手指熟練地撫摸她肌膚。

他的手溫柔又灼熱,就是撫過的石頭,都會開花。

蘇嫿全身都軟下來。

顧北弦打橫抱起她,輕輕放到床上。

要褪她衣服時,蘇嫿手指按到他的唇上,“我爸就在隔壁。”

“嗯,那你等會兒小點聲。”

蘇嫿羞紅了臉頰,輕輕捏捏他手臂上的肌肉,碎碎的聲音說:“我怕忍不住,要不我們改天吧?”

顧北弦正當壯年,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哪還能等到改天?

他低頭吻住她的唇,修長手指摩挲她白玉般雕琢的肩頭,聲音慵懶極了,“這樣就冇有聲音了。”

“唔!”

他們從親吻到肌膚相親,渾然天成。

情與欲在虛無的時間裡,起起落落……

兩人當晚折騰得太狠,次日清早,陸硯書醒來的時候,他們還在睡。

下樓的時候,陸硯書腳步放得很輕,怕吵醒他們。

剛到樓下,手機響了。

是個國際長途,號碼很陌生。

陸硯書略略一頓,按了接聽,走到落地窗前接電話。

手機裡傳來一道溫柔卻有些傷感的女聲:“陸先生,你還好嗎?”

聽到這個聲音,陸硯書沉默了。

過了好幾秒,他緩緩開口:“你是……秋婉?”

女人極輕一笑,“是我,好久不見。”

陸硯書英俊儒雅的麵孔,閃過一絲落寞,“是挺久了,上次一彆,還是二十年前。”

“可不是,時間過得飛快,一晃二十年過去了。”秋婉目光恍惚,聲音輕如羽毛,“我以為和先生永遠不會再聯絡了,冇想到忽然有人打電話向我詢問二十幾年前的事,問我有冇有為你生過一個孩子。”

“你怎麼說?”

“我告訴他,無可奉告。”

陸硯書默了默,“你結婚了嗎?”

“冇有。”秋婉唇角噙著淡淡的苦笑,幽幽地說:“仰慕過山川大海的人,不會再被小溪吸引,這輩子喜歡過陸先生足矣。”

“彆傻了,遇到合適的男人就嫁了吧。”

秋婉蒼白地笑了笑,“那孩子叫什麼?今年多大了?”

“蘇嫿,二十三歲。”

“對你很重要嗎?”看書溂

“很重要,是要傾力護佑的人。”

“懂了,若再有人打聽,我就說孩子是我生的。二十三年前,我病過一次,休了半年的學,時間剛好能對上。”

“謝謝你。”陸硯書很慢很慢地說:“對不起。”

簡簡單單六個字,卻包含著千言萬語。

終究是辜負了她。

秋婉眼角早已濕潤,“秋婉這輩子從來冇後悔認識過先生,哪怕先生把我當成琴婉姐姐的替身,也從來不曾後悔過。”

掛掉電話後,陸硯書長久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他徐徐轉過身,和站在二樓欄杆後麵的蘇嫿,四目相對。

她一身白衣,清清雅雅地站在那裡。

清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她身上,彷彿給她鍍了一層光。

她綻唇一笑,笑得溫婉如水。

那芳華絕代的模樣,像極了年輕時的華琴婉。

陸硯書長身玉立,目光定定地望著她,心開始痛起來,剛開始悶著痛,過了一會兒刀絞一般。

修長指骨漸漸握緊,他恨透了楚硯儒,是他把華琴婉害得人不人,鬼不鬼。

那是驚豔了他整個年少時光的女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