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5章 羞憤難當

-

“放心吧,我心理素質強著呢,誰瘋了,我都不會瘋。”楚鎖鎖嬌哼一聲,抬腳就走。

她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大衣裡麵是茶綠色羊絨裙配肉絲,腳踩一雙細細的高跟鞋,耳朵上的寶石耳環叮叮噹噹。

臉上的妝化得比走紅毯的明星,還要精心。

顯然不是來打保齡球的,是為了見顧北弦這一麵。

出了會所大門,外麵天快黑了,碩大的夕陽掛在天邊,嬌嬌嫩嫩的一抹紅。

冷風一吹,楚鎖鎖裹緊身上的大衣。

年底了,北方的冬天,室外挺冷的。

細碎的風,刀子一般往人身上割,她穿著絲襪的腿,凍得直髮抖。

司機把車開過來。

楚鎖鎖剛要上車,一輛黑色的豪車開過來。

車門打開,露出顧凜的臉。

“上車。”他臉色不太好看。

楚鎖鎖一頓,板起麵孔,“有事嗎?”

顧凜就笑啊,“用著我了,喊我阿凜哥,用不著我了,連稱呼都省了。上來,彆讓我說第二遍。”

楚鎖鎖彎腰坐進去。

車門關上,司機發動車子。

顧凜調戲似的捏起她的下巴,上下打量著她,最後落在她穿著肉色絲襪的腿上。

絲襪近乎透明,白皙的細腿若隱若現,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大冬天這種穿著,著實有些突兀了。

顧凜摸上她滑溜溜的大腿,戲謔道:“穿得這麼騷,來勾引哪個野男人啊?”

楚鎖鎖嫌棄地去推他的手,“彆碰我。”

顧凜偏要碰,手指順著她毛衣裙的邊緣往裡探,動手動腳的,嘴上也不乾不淨,“天天追著顧北弦跑,又不跟我退婚,兩頭都占著,你怎麼這麼賤呢?”

楚鎖鎖聽著有點受辱,按住他往裡探的手,“你跟蹤我?”

顧凜掐著她的細腰,往自己大腿上拉,嘴唇湊到她脖子裡,輕輕地拱,“你是我未婚妻啊,天天往顧北弦跟前晃,哪個男人能受得了?”

楚鎖鎖偏頭避開他的嘴,“彆胡說,我是來看陸硯書和蘇嫿的,覺得這倆人怪怪的,不太像父女。”

顧凜冷淡一笑,“你也覺得不像是吧?”

“不像,蘇嫿明明就是個山旮旯裡長大的鄉巴佬,搖身一變成陸家千金了,真是離了大譜了。這年頭,什麼人都能成千金。”

雖然她不想承認,卻不得不承認,她比蘇嫿強的,就剩下身世了。

如今,蘇嫿和陸硯書一相認,她連這點優越感也冇了。

楚鎖鎖難以接受。

顧凜熟練地揉著她大腿上的嫩肉,“是挺奇怪,我派人做了一次親子鑒定,結果是非親生。於是讓我爸派人做了一次,結果卻成了親生,就很離譜。”

楚鎖鎖輕聲笑,“你派人做的那次,頭髮被我換了。當時你找人在大廳裡故意撞蘇嫿,趁機拔她的頭髮,正好被我看到了。我覺得蹊蹺,就尾隨那個女人,結果看到了你助理。我猜到了你們的用意,就拔了我的頭髮,趁你助理冇注意給調換了。用我的頭髮和陸硯書的,怎麼做都是非親生呀。”

顧凜簡直無語了。

就冇見過這麼自作聰明,又自作主張的人。

好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話:“你這個蠢貨,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害得我被我爸罵,還給我扣上一頂搞內鬥的帽子。”

楚鎖鎖嗤笑一聲,“想借你的手,搞臭蘇嫿唄。冇想到你也是個紙老虎,中看不中用。”

顧凜的手在她豐滿的臀上用力一掐,“小賤貨,等會兒讓你看看我中不中用。”

楚鎖鎖如臨大敵,“你要乾嘛?”

顧凜眼神欲氣橫流,帶點兒痞氣,輕佻地吐出兩個字,“乾啊。”

楚鎖鎖被他調戲得心裡一陣燥熱,“我們還冇結婚,這樣不好。”

顧凜嘲諷道:“孩子都懷過了,胎也打過,裝什麼純?跟我又不是第一次乾。”

他吩咐司機:“去江邊。”

楚鎖鎖有點打怵,“去江邊乾嘛呀?”

顧凜抬手聞了聞自己的手,上麵沾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心不在焉道:“彆裝純了,去江邊還能乾嘛?吃個野餐唄。”

楚鎖鎖雙手環住自己,“我不去,冷。”

“不去就退婚。”

楚鎖鎖咬了咬唇,“不退。”

顧凜拿眼斜著她,“你怎麼這麼無恥呢?心裡裝著顧北弦,還不跟我退婚,這是拿我當備胎嗎?一個男人不夠,非得一堆男人圍著你轉?”

楚鎖鎖翻著白眼瞪他,卻又無言以對。

因為他說對了。

她就是拿他當備胎。

車子駛到江邊。

司機把車開到濱江大道,找了個僻靜處,把車停好,推開車門下車,給兩人騰出空間。

暮色漸低,氣溫越來越低了。

楚鎖鎖也想下車,被顧凜一把拽住。

他捏著她薄透的絲襪,哧啦一聲撕開一道口子。

手指熟練地把她的毛衣裙下襬,推到腰上……

他經驗極為老道,冇多久就把楚鎖鎖擺弄得咿咿呀呀,舒服得死去活來。

她頭髮和衣服都淩亂不堪。

顧凜卻仍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眼神鄙夷地瞅著她浪蕩的模樣,唇角噙著一抹冷笑。

車子空間太小,折騰不開,不儘興。

他掐著她的細腰,抬腳踢開車門。

把她往路邊的樹林裡帶。

冷風直往衣服縫裡灌,楚鎖鎖嬌聲喊著“冷”。

顧凜敷衍道:“嫌冷就退婚。”

楚鎖鎖這才明白,他這麼折磨她,就是為了逼她退婚。

退婚是不可能的,選了這麼久,顧凜是最合適的備胎,除了不愛,其他都湊合。

前些日子下了一場雪,樹林裡的積雪未化。

顧凜把楚鎖鎖推倒在雪地上,彎腰覆下去。

楚鎖鎖手撐著雪地起爬起來,“這雪好臟,我們還是去車裡吧。”

“雪比你乾淨一百倍。”

楚鎖鎖翻眼瞅他。

他又開始擺弄她,像擺弄一個布娃娃似的,忙前忙後的。

雖然冷,但是楚鎖鎖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司機和幾個保鏢也跟上來,不能離顧凜太遠,怕他出危險,也不能離得太近。

他們保持距離,站在樹林外,麵無表情地聽著楚鎖鎖嬌嬌脆脆的鶯聲浪語。wp

等結束後,楚鎖鎖都快凍僵了。

身體是滿足的,心裡卻覺得羞恥,覺得對不起顧北弦。

被顧凜送回家。

楚鎖鎖喝了包感冒沖劑,又衝了將近一個小時的熱水澡,才暖過來。

躺在床上,她睡不著了,巨大的空虛感降落下來。

身體越滿足,心裡就越空虛,特彆空。

人就是這麼奇怪,輕易得到的,不會愛,隻愛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

顧北弦就是她已失去和得不到的。

越是得不到,越想得慌,想得抓心撓肺的。

猶豫再三,楚鎖鎖拿起手機換了個臨時卡,給他發簡訊:北弦哥,我還是很愛你。

顧北弦去洗澡了。

手機就放在床頭櫃上,蘇嫿伸手拿過來,輸入自己的生日解鎖,掃了眼資訊。

瞬間被噁心到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楚鎖鎖。

除了她,再也不會有這麼下作的人了。

蘇嫿手指輕敲鍵盤,回道:有多愛?

楚鎖鎖以為是顧北弦回的,被他冷淡慣了,猛然見他回信,就挺激動,顫抖著手指,迅速發道:愛到願意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嫿勾勾唇,話說得真漂亮,可惜光說不做。

她回資訊:太空泛了,麻煩說得具體點。

楚鎖鎖馬上打字:北弦哥,如果你心裡還有我,如果你肯和蘇嫿分手,我立馬和顧凜退婚,跟你好。

蘇嫿涼涼一笑,回:你和顧凜挺般配的,安分點吧。

楚鎖鎖急了:是他強迫我,我一點都不愛他,訂婚也是為了刺激你。

蘇嫿輕輕嗤笑:你是誰呀?

楚鎖鎖一愣:我是鎖鎖啊,北弦哥。

蘇嫿冷淡地回:知道了。

楚鎖鎖雖狐疑,仍然下保證道:北弦哥,我是認真的,如果你還愛我,我立馬和顧凜退婚。我天天想你想得,夜裡睡不好覺,白天吃不下飯。

蘇嫿被她的茶言茶語噁心到了,手指利落地打道:吃不下飯,就去吃屎,像你這樣的蛆,隻配吃屎。

短暫沉默後,手機響了。

楚鎖鎖把電話打過來,委委屈屈的聲音說:“北弦哥,你怎麼罵我呢?”

蘇嫿掐了電話,直接拉黑。

把簡訊截圖,打開微信,分彆發給顧傲霆和顧凜。

收到截圖的顧凜,把電話撥給楚鎖鎖,嘲諷道:“在江邊餵了你一兩個小時,還冇餵飽你?一個男人不夠,你還打算泡兩個男人?楚鎖鎖,你是要噁心死我嗎?”

楚鎖鎖被他一通罵,罵得呆住了。

好一會兒纔出聲:“你什麼意思?”

顧凜懶得多說廢話,直接把截圖發給她。

楚鎖鎖這才知道自己被出賣了。

她手腳冰涼,羞得無地自容。

冇多久,顧傲霆又把電話打過來,聲音裡是掩飾不住的憤怒,“鎖鎖啊,你跟阿凜已經訂婚了,就不要再去勾引北弦了。你這樣是不守婦道!是水性楊花!行為非常惡劣!放在古代,是要浸豬籠的!”

楚鎖鎖委屈得要哭了,“顧叔叔,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

顧傲霆聽不進去,怒氣沖沖道:“再這樣下去,你就跟阿凜退婚吧!我真是看錯你了!哪哪兒都不如蘇嫿!無才無德無品!幸好當時北弦跟你分手了!”

楚鎖鎖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