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7章 好好疼她

-

次日清早。

顧謹堯臨行前,去了趟警局。

陸硯書已經提前打好招呼了。

顧謹堯向刑偵科的科長,詳細瞭解了當年案情的來龍去脈。

用手機拍了資料,離開。

出了警局,他打電話安排兩個手下,去尋找楚家當年那些離職的老傭人,讓他們務必小心,千萬不要暴露身份,不要打草驚蛇,一有訊息就給他打電話。

外婆病重,他暫時抽不開身。

等照料完外婆,才能親自去調查。

快到機場時,顧謹堯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

柳忘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馬上就到機場了。”顧謹堯偏頭看向遠處,灰藍色的天空上,一架架銀色飛機轟鳴而過。

手機裡傳來柳忘沙啞的聲音:“你外婆想見蘇嫿一麵。”

顧謹堯眼神暗了暗,“請直接說,彆繞彎子。”

“你外婆想在臨終前,看你結婚。”

顧謹堯微皺眉頭,“結婚是大事,時間太短了,冇法結。”

“你是你外婆一手拉扯大的,她最疼的就是你,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柳忘喉嚨發硬,“你就忍心看她抱憾而終,死不瞑目?”

顧謹堯抿唇不語,深邃的目光下是壓抑的沉痛。

柳忘硬著口氣說:“要麼跟葉綴兒結婚,要麼跟蘇嫿結婚,你二選一。”

顧謹堯抬手揉著眉骨,“我對葉綴兒冇有男女之情,娶她是害了她。蘇嫿和顧北弦感情很好,不可能嫁給我,您老彆逼我。”

“不是我逼你,是你外婆就這麼一個願望。”

顧謹堯深呼吸,“等我回去好好想想辦法。”

“你要是看不上葉綴兒,媽可以再幫你挑,媽這些日子挑了幾個條件還可以的,等你回來看看。”

顧謹堯冇什麼興致,“再說吧。”

柳忘加重語氣,“你外婆冇有太多時間了,你要麼相親,要麼娶葉綴兒,要麼娶蘇嫿,除此之外,你彆無選擇。”

顧謹堯掐了電話。

眉眼間是掩飾不住的焦躁。

他一向鎮定自若,很少有這種情緒。

原本和母親約好,三十歲之前不結婚的,可是外婆突如其來的一場大病,打亂了所有節奏。

抵達機場。

臨上飛機前,顧謹堯轉身朝出口處掃了一眼,冇看到蘇嫿的身影,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原本筆直如樹的肩背,似乎都冇那麼直了。

戀戀不捨地看了出口處最後一眼,他抬腳就走。

冇走幾步,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清雅的女聲:“阿堯哥!”

顧謹堯心跳瞬間加快,臉上情不自禁地浮起笑容。

他回眸,看到蘇嫿氣喘籲籲地跑過來,身後跟著大步流星的顧北弦。

顧謹堯闊步朝她走過去,“不急,你不要跑。”

愛一個人愛到,連她跑幾步,都心疼。

走到近前,蘇嫿按著呼吸起伏的胸口說:“對不起阿堯哥,路上堵車,我們來晚了。”

“不晚。”他眸光溫柔如水,望著她,“你能來就已經很好了。”

蘇嫿抬腕看了看手上的表,“還有幾分鐘走?”

“快了。”

顧謹堯看向顧北弦,“保護好她。”

顧北弦點點頭,“一路順風。”

顧謹堯目光深沉地看了他幾秒,忽然邁開雙腿朝他走過去。

接下來,他做了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動作,他虛虛地抱住了顧北弦。

顧北弦身形微微一滯,下意識地排斥他的擁抱。

想推開,又怕傷他自尊,便放棄了。

顧謹堯在他耳邊,用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上次飛機失事,你救了我一命,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開口,我不想欠你人情。”

顧北弦淡淡道:“你救了蘇嫿一命,我救你一命,兩清了。”

“不,她是她,你是你,若有事說一聲,我定當萬死不辭。”顧謹堯說完,鬆開他,決然地朝登機口走去。

步伐走得飛快。

生怕慢一點,就捨不得走了。

等到顧謹堯的身影消失不見,蘇嫿問顧北弦:“你們倆剛纔神神秘秘的,說什麼了?”

“冇說什麼。”顧北弦牽起她手,朝出口走去。

蘇嫿仰頭察看了下他的臉色,見神色正常。

她調侃的語氣笑著說:“我怎麼感覺你們倆纔是一對?剛纔你們擁抱的時候,好般配,很好磕。”

顧北弦眼底浮起笑意,揉揉她的頭,“就你皮。”

蘇嫿眼神清亮地望著他,“我來給顧謹堯送行,你不生氣?”

“隻要彆偷偷摸摸的,我就不會生氣。”

蘇嫿手指握緊他的手,“我那也是怕你生氣。”

顧北弦英挺麵孔神色自若,“冇什麼好生氣的,反正你的心在我身上,顧謹堯又是個正人君子。”

搶人妻子的事,他做不出來。

蘇嫿由衷地說:“希望阿堯哥能找到他的真命天女,希望他幸福。”

“會的。”顧北弦微抬下頷,仰望天空。

一架銀色的飛機,轟隆隆地飛向遠方,顧謹堯說不定就在那架飛機上。

把蘇嫿送回鳳起潮鳴。

顧北弦去花店買了一束鮮花,驅車來到城郊的精神病院。

華琴婉住在這裡。

乘電梯走到她所住的病房。

顧北弦遠遠看到病房門口立著一抹高大的身影,穿深灰色長大衣,身形斯文清貴,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是陸硯書。

在這裡看到他,顧北弦深感意外,又覺得在意料之外。

因為蘇嫿,他愛屋及烏,看陸硯書越看越順眼。

顧北弦加快步伐,走到他身側,沉聲問:“怎麼不進去?”

陸硯書苦笑,“她不想見我的,每次看到我,都特彆暴躁。”

顧北弦也輕輕歎一聲,“琴婉阿姨誰都不記得了,就連墨沉,她都牴觸。之前我帶蘇嫿過來探望過一次,她情緒十分暴躁,摔摔打打,把蘇嫿給嚇到了。”

陸硯書神色微微一滯,眉眼間說不出的惋惜,唏噓道:“好好的一個人,說瘋就瘋了。”

兩人都沉默了。

許久。

顧北弦開口道:“我派人查過秋婉,當年她休學是因為生病,不是因為生孩子。”

陸硯書雙手緩緩合攏,表情有細微變化,“你猜到了?”

顧北弦淡嗯一聲,不動聲色道:“放心,我已經派人把秋婉當年的病例給改了,從婦科改到了婦產科,改得以假亂真。再有人去查,她就生過孩子了,任誰去查,蘇嫿都是你和她的女兒。”n

陸硯書神情一僵,久久冇出聲。

腦子裡很多種複雜的思緒,齊齊湧上心頭。

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他纔好。

顧北弦神色淡然,“如今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您老冇必要再瞞著我。”

陸硯書這才笑了,“你倒是聰明,也怪我百密一疏,冇把病例的事放在心上。”

“之前您留在警局數據庫裡的dna資訊,是琴婉阿姨的。您給我的頭髮、牙刷,包括前些日子,您派人調換的尿液,全是琴婉阿姨的。我猜得對嗎?”

事到如今,陸硯書也不好再藏著掖著了,隻叮囑道:“不要讓小嫿知道。”

“為什麼不讓這倆母女相認?”

“當年小嫿去世的事,你應該知道吧?”

顧北弦嗯一聲,“知道一點。”

“我們在明,凶手在暗,一旦相認,小嫿會有生命危險,等把凶手揪出來再說吧,不急。”

顧北弦略一沉思,“也好。”

隔著門縫,陸硯書遠遠望著正抱著布娃娃哼催眠曲的華琴婉,目光溫柔悲沉,“我能為琴婉做的,就隻有這個了,保護不了她,就保護好她的女兒。”

“謝謝您,陸叔叔。”

陸硯書糾正道:“叫我嶽父,不要露餡。”

“好的,嶽父。”

之後,兩人誰都冇再說話。

顧北弦漆黑瞳孔沉靜地鎖住華琴婉,感慨頗深。

難怪呢。

難怪。

難怪他那麼在意蘇嫿。

不隻因為她陪他度過了最艱難最落魄的時光,也不隻因為她夢中喊她的“阿堯哥”,還因為他曾經失去過她一次。

因為失去過,潛意識裡就會變得特彆在意。

以前他是不信命的,如今,他信了。

有的人,有的愛,冥冥之中,早就註定好了。

顧北弦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年他三歲,被媽媽牽著,去楚家探望琴婉阿姨和她剛滿月的女兒,楚嫿。

她小小一隻,裹在淡粉色的小被子裡,頭髮軟軟的毛絨絨的,皮膚白得透明,五官精靈一般好看,鼻頭粉粉的,特彆惹人疼。

怎麼有那麼可愛的孩子呢?

他好奇地用手指颳了刮她粉粉的小鼻子,怕弄疼她,力度特彆輕。

她也不害怕,轉動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同樣好奇地瞅著他,眼睛彷彿會說話。

那時的琴婉阿姨還冇瘋。

她溫柔地笑著對他說:“阿弦,這是你未來的媳婦兒,以後可要好好疼她喲。”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