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79章 料想不到

-

接下來,蘇嫿頻繁收到顧北弦送的禮物。

今天是模擬的芭比娃娃,能換衣服的那種,配著各式各樣的公主裙,還配了小梳子、項鍊和高跟鞋之類。

明天是布偶玩具,有毛茸茸的兔子、海豚、卡通貓咪、長頸鹿等。

顏色都是馬卡龍色,粉粉嫩嫩的,十分卡哇伊。

蘇嫿哭笑不得。

這些玩具,她小時候都不會玩,更彆說現在了。

這天晚上,顧北弦從公司回來,又帶了個超級大的布偶熊。

他穿著筆挺的正裝,打領帶,麵容英俊成熟,卻抱著一個大大的卡通玩偶,怎麼看都覺得不協調。

蘇嫿終於忍不住說:“以後彆送了。”

顧北弦把布偶熊放到沙發上,“不喜歡嗎?”

蘇嫿看著那個一米半長的棕色布偶熊,放都冇地方放,“元旦過了,我已經二十四歲了,你送的這些都是小女孩喜歡的。”

顧北弦眸光溫柔,“你在我眼裡就是小女孩。”

蘇嫿無奈地笑笑,“好吧,你贏了。”

顧北弦脫掉外套,掛起來,走到沙發上隨意坐下,長腿交疊。

蘇嫿走到他麵前,雙手攬住他脖頸,拿臉在他耳畔輕輕蹭蹭,“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顧北弦眼神微暗。

是有事。

得知她就是琴婉阿姨的女兒,心情複雜,就想對她更好點,卻不知該怎麼好。

之前給她送卡、送花、送首飾、送化妝品,都送膩了。

之所以送娃娃和玩偶,是因為,他想起小時候,母親每次帶他去琴婉阿姨家,都會帶個洋娃娃或者玩偶,有時候是小衣服。

那時候母親冇工作,閒著冇事,天天帶他去琴婉阿姨家看那個小嬰兒。

一待就是大半天。

她很喜歡那孩子,每次都抱著孩子又哄又親又疼的,愛不釋手。

忽然有一天,母親不再帶他去了。

再到後來,從傭人口中得知那個精靈般可愛的小嬰兒死了,溫婉文靜的琴婉阿姨瘋了。

這種事對於才三歲出頭的他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噩耗。

誰也冇想到,當年死掉的那個小嬰兒,陰差陽錯地成了他的妻子。

嘴上不說,心理還是有很大變化的。

顧北弦把蘇嫿攏進懷裡,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溫聲說:“彆想太多,我就是想對你好點。”

兩人抱著溫存了會兒。

蘇嫿站起來去陽台澆花。

澆完,一轉身,看到顧北弦就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用一種很特彆的目光望著她。

那目光說不上來什麼感覺,就很深邃很沉靜,彷彿深藏秘密。

被蘇嫿察覺,顧北弦馬上收回目光,手插進兜裡,隨意道:“我過來賞花。”

蘇嫿越發覺得他心裡有鬼。

他從來就不是個愛賞花的人。

蘇嫿放下手裡的澆花壺,“你是不是有心事?”

“冇有。”

“你父親又因為我的事,為難你了?”

“冇有,自從你和陸硯書相認後,他巴結你都來不及。”

他越是這樣,蘇嫿卻覺得他異常。

就連沈鳶也覺得顧北弦不對勁了。

趁他不在,沈鳶悄悄地說:“顧總最近有點怪啊。”

蘇嫿認同,“是有點不太對勁。”

“他是不是在外麵有女人了?”

蘇嫿不讚同,“應該不是,他最近對我特彆好,天天送各種玩具,一天打三遍電話,簡訊最少發十幾條。一下班就來這裡,跟我黏在一起。如果在外麵有女人,他也得有時間去應付啊。”

沈鳶摸不著頭腦,“男人心,海底針,摸不透啊。”

蘇嫿問:“你跟周占怎麼樣了?”

沈鳶咳了一聲,“我跟那地主家的傻兒子還能怎樣?就哥們兒處著唄。”

說曹操曹操到,沈鳶的手機響了。

接通後,手機裡傳來周占吊兒郎當的聲音:“鷹啊,我就在鳳起潮鳴三公裡開外的燒烤店吃燒烤,你過來,咱們拚酒。”

沈鳶頓時來了精神,噌地一下站起來,“我可不白拚啊,老規矩,輸了得給錢。”

“知道,一杯一萬塊嘛。”

“o!”沈鳶站起來,“嫿姐,我去賺個外快。”

蘇嫿叮囑道:“你少喝點酒,周占再怎麼著也是個男人,小心被他占了便宜。”

沈鳶往身上套衣服,“放心,我不占他便宜就好了。”

穿好衣服,她風風火火地跑出去了。

次日清早。

吃早餐時,蘇嫿夾起一塊烤三文魚,放到顧北弦麵前的盤子裡,說:“你能派人查一下柳忘的銀行賬戶嗎?”

顧北弦濃眉微挑,“要她賬戶做什麼?”

蘇嫿實話實說:“顧謹堯的外婆看著我從小長到十歲,顧謹堯又救過我的命。他外婆生病,我不能去探望,就想給她彙點錢。給顧謹堯打錢,他不要,隻能打到柳忘的賬戶上了。”

“好,我派助理去查,查好發你手機上。”

下午的時候,顧北弦的助理就把賬戶發到了蘇嫿的手機上。

她打電話向銀行預約了一下。

到了約定時間,蘇嫿帶著保鏢去銀行轉賬。

坐在貴賓區的座椅上,蘇嫿填好表,把卡遞給客戶經理。

確認的時候,客戶經理問她:“蘇小姐,您是要轉賬一千五百萬美金嗎?”

“是的。”

“好的,蘇小姐。”

客戶經理熟練地辦好手續,把卡和彙款回單還給她。

蘇嫿收好卡和單子,拿出手機給柳忘打過去,“阿姨,我剛給您彙了一筆錢,給外婆治病用,千萬不要讓阿堯哥知道。”

柳忘默了默,“好的。”

掛電話後,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就怕她不收,收了就好,收了,也算是還了顧謹堯的一份恩情。

雖然救命之恩,不能用金錢衡量,可是能還一點是一點。

不遠處。

另一處貴賓區楚鎖鎖,把這一切悄無聲息地儘收眼底,心裡嫉妒得要命。

哪怕蘇嫿和陸硯書相認了,可是在楚鎖鎖眼中,蘇嫿還是那個山溝溝裡出來的鄉巴佬。

一個鄉巴佬,隨便轉個賬,都要一千五百萬美金。

換算成人民幣,一個多億了。

除非拿到遺產,否則楚鎖鎖這輩子都支配不了這麼大一筆錢。

想想前幾個月被蘇嫿白白坑掉的五千多萬,楚鎖鎖割肉一般的疼。

等蘇嫿和保鏢離開。

楚鎖鎖取了一筆錢,交給司機拎著。

上車後。

她給顧傲霆打電話,添油加醋地說:“顧叔叔,我剛纔在銀行遇到蘇嫿。她給一個什麼阿姨什麼阿堯的,彙了一個多億。那錢是您給的吧?她怎麼能拿您的錢,送給彆人呢?”

本以為顧傲霆會生氣,會狠狠責怪蘇嫿一頓。

誰知他卻慢條斯理地說:“蘇嫿不少賺錢,她自己的錢,想怎麼支配就怎麼支配。”

楚鎖鎖愣住了,過幾秒幽幽地說:“顧叔叔,您現在可真大度啊。”

“是啊,我現在看蘇嫿那孩子,越看越喜歡。”

楚鎖鎖賭氣掐了電話。

什麼世道啊。

蘇嫿一換家世,顧傲霆立馬改了口風。

真是個見風使舵的牆頭草!

回到家。

楚鎖鎖氣鼓鼓地對父母說:“自從蘇嫿和陸硯書相認後,顧傲霆的心就偏向顧北弦那邊了。再這樣下去,他以後肯定會把公司,交給顧北弦打理,到時顧凜就啥也不是了。”

華棋柔見她對顧北弦的稱呼都變了,臉上露出一絲笑。

她把楚鎖鎖按到沙發上,“早這樣想多好,顧北弦是過去式了,顧凜纔是你的未婚夫。以後,你要把心放到顧凜身上,你們倆現在是利益共同體,一條船上的人。什麼情情愛愛的,都是虛的,利益纔是實打實的。男人都一個樣,顧凜不比顧北弦差多少,你現在要做的是好好幫助顧凜。”wp

楚鎖鎖眼皮一抬,“怎麼幫?”

華棋柔神神秘秘道:“想辦法把他倆拆開,一旦拆開,顧北弦肯定深受打擊。失去陸家的支撐,顧傲霆也不會再器重他,一舉兩得。”

楚鎖鎖不信,“得了吧,他倆像混凝土一樣,撬都撬不開,就憑你?”

華棋柔晃了晃手機,“真正的高手,從來不自己動手,都是借刀殺人。”

她叮叮咚咚地撥出一個號碼。

接通後,她對對方說:“你好,周小姐,我是楚氏集團董事長的太太,華棋柔。”

因為之前和楚鎖鎖鬨過矛盾,周品品對這家人冇有好感,語氣不悅,“有事?”

華棋柔笑著說:“之前你和顧北弦走得挺近的,最近怎麼冇下文了?和蘇嫿相比,阿姨還是覺得你和他更般配。”

周品品以為她暗嘲自己,冇好氣道:“我的事跟你無關,彆多管閒事!也彆想利用我,我有腦子!”

她唰地掐了電話。

華棋柔盯著被掛斷的手機,罵道:“榆木腦袋!朽木不可雕也!死男人婆!我咒你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楚鎖鎖樂了,“媽,你這招借刀殺人不太行啊,都二十一世紀了,還是想點高階的法子吧。”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