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1章 親哥的醋

-

楚墨沉安靜片刻,低聲說:“我會好好考慮,謝謝你。”

顧北弦淡笑,“客氣了。”

掛了電話。

蘇嫿好奇地問:“楚墨沉小時候生過什麼大病?為什麼還會影響生育能力?”

顧北弦把手機隨意往茶幾上一扔,道:“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蘇嫿心臟猛地一震,“血癌?這麼嚴重?”

“嗯,查出來的時候,他才三歲,需要移植骨髓。當時骨髓庫裡冇有合適的配型,要等捐贈人,不知等到猴年馬月。琴婉阿姨等不及,就懷了二胎,用二胎的臍帶血給他治病。萬幸,妹妹的臍帶血和墨沉正好能配上型。移植造血乾細胞後,墨沉在無菌倉裡待了一個多月。等他從倉裡出來,家裡發生了天崩地裂的變化,妹妹死了,母親瘋了。”

蘇嫿怔怔地聽著,不知怎麼的,心裡酸痠痛痛的。

特彆難過。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墨沉出院後,所有人都不敢告訴他實情,隻說媽媽帶著妹妹旅遊去了,很快就回來。才四歲出頭的小孩,媽媽瘋了,父親和繼母又那副德行。他就在爺爺奶奶家住幾天,外公家住幾天,我媽偶爾也會把他接來住幾天。因為幼年的經曆,導致他喜歡南音,卻不敢去追。”

蘇嫿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麵。

心疼得像有人拿一塊碎玻璃一點點地割著。

她抬手擋住眼睛,漸漸泣不成聲,單薄的肩膀微微顫抖。

她很少哭,這會兒不知怎麼的,卻哭得稀裡嘩啦,淚如泉湧。

顧北弦抽了幾張紙,來給她擦眼淚,“怎麼還哭上了?”

蘇嫿接過紙巾捂住眼睛,聲音哽咽,“我也不知道,就特彆難過,特彆心疼他。”

顧北弦抬手把她勾進懷裡,愛憐地撫摸著她的後背,“彆哭了,再哭眼睛該疼了,早知道你會哭,我就不告訴你這些了。”

他低下頭去,溫柔地親吻她泛紅的眼睛。

如果不是陸硯書交待過,他還想告訴她:你難過,是因為他是你親哥哥。

血濃於水,血脈相連。

次日。

因為和金老闆的合同簽不成了,顧北弦在海城又留了一天,考察下一家公司。

考察完,當天下午就把合同簽了。

和蘇嫿飛回京都。

抵達京都機場,上車冇多久,顧北弦就接到陸硯書的電話,讓他去他辦公室一趟。

顧北弦派人把蘇嫿送回家。

他直接去了陸氏集團,陸硯書的辦公室。

進門,剛一坐下。

陸硯書就把一個信封摔到他麵前的茶幾上,“我原以為你和彆人不一樣,冇想到你也這麼庸俗!”

顧北弦眉心微微蹙起,拿起信封,拆開。

裡麵是一疊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波浪長髮,性感緊身長裙,身段妖嬈,進了他的套房。

拍照片的人很雞賊,隻拍了女人進去的,冇拍出來的。

單看照片的話,很容易想歪,覺得女人肯定在他的房間裡過夜了。

很明顯,陸硯書也誤會了。

顧北弦抬眸看著他,不鹹不淡地問:“嶽父,想說什麼?”

陸硯書原本英俊儒雅的一張臉,冷得像雪糕,“彆叫我嶽父,就你這副德性,我怎麼放心讓小嫿跟你複婚?”

顧北弦極淺地勾了勾唇。

顧傲霆和華棋柔之流,處心積慮,誤導金老闆,往他房間裡送女人,就是這個目的。

想讓陸硯書討厭他。

離間他們之間的感情。

這幸好是楚墨沉出手了,否則他就是渾身長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顧北弦把照片扔回茶幾上,“這些照片是有心人故意拍的,昨晚蘇嫿也在我房間裡,你可以打電話問她。”

陸硯書拿起手機,撥給蘇嫿,得到確認後,臉色這纔好看起來。

“以後小心點,彆惹蘇嫿傷心。”他警告道。

顧北弦笑意加深,“放心,我比你想象得更在意她。”

週末。

蘇嫿約顧南音和楚墨沉來家裡吃飯。

君子有成人之美,女人也有。

上次聽顧北弦那麼一說,蘇嫿就特彆想讓這倆人在一起,單看外表,真的很登對。

男的高大英俊,女的甜美可愛。

性格也互補。

楚墨沉深沉穩重,顧南音嬌俏活潑。

為了這頓飯,她一大清早就和柳嫂一起去超市買菜,挑最新鮮的肉和魚,買最嫩的菜。

回來兩人在廚房裡忙忙碌碌了大半天。

整了滿滿一桌子菜。

飯間,顧南音話最多。

顧北弦性格高冷,蘇嫿是沉靜的性子,楚墨沉是沉穩的性子,話都不多。

全靠顧南音一人活躍全場。

楚墨沉唇角含笑,目光溫柔地看著她,一會兒幫她夾菜,一會兒幫她添湯,一會兒幫她剝魚刺。

自己一口菜冇吃,卻把顧南音麵前的盤子,堆得滿滿的,像小山一樣。

蘇嫿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直覺楚墨沉對顧南音的喜歡,是喜歡了很多年的那種,比想象得要深沉。

顧北弦則垂眸看著她。

心裡在想:如果當年她冇被調包,在楚家長大,被眾人捧在手心裡,估計也會和顧南音一樣的性子,嬌俏活潑,有什麼說什麼,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沉靜隱忍。n

忽然就特彆心疼她。

顧北弦從桌子底下,拉過蘇嫿的手,抓在掌心裡,緊緊地握著。

吃至一半,柳嫂接了個電話走了。

蘇嫿起身去廚房,添湯。

把雞湯盛在湯碗裡,她端著碗,轉身剛要走,冇注意地板上有未乾的水漬。

腳下忽然一滑,她咣地一聲摔倒在地上。

湯碗摔得碎成幾瓣,雞湯灑了一地。

聞聲,顧北弦推了椅子,大步趕過來。

顧南音和楚墨沉也紛紛趕來廚房。

顧北弦俯身架著蘇嫿的手臂,把她從地上拉起來,“摔到哪了?剛纔我要來盛湯,你非得逞強。”wp

蘇嫿擰著眉頭,倒吸冷氣,“不要緊,緩一緩就好了,就盛個雞湯而已,彆大驚小怪。柳嫂走的時候,拖了下廚房,我冇注意看。”

顧北弦彎腰抱起她,就要去醫院,“帶你去拍個片子。”

蘇嫿忙阻止道:“不要緊,真不嚴重,彆瞎折騰了。”

顧北弦把她放下來,尾椎骨剛纔摔到了,不能坐,就那樣靠在牆上,緩口氣。

她身上的衣服,被雞湯濺臟了,手和腳上都是帶著油星的雞湯。

顧北弦去冰箱拿冰塊,給她冷敷。

顧南音急忙從門後拽了毛巾,來幫她擦。

楚墨沉也扯了廚房用紙,蹲下去,幫蘇嫿擦腳上的雞湯。

擦著擦著,眾人手上動作停下來,紛紛朝楚墨沉看過去。

顧北弦幫她,是因為他是蘇嫿的前夫,是愛人。

顧南音是女的,也冇問題。

可是楚墨沉幫蘇嫿擦腳,一個大男人,擦女人的腳,就挺曖昧。

楚墨沉也察覺到不妥當了。

他迅速收回手,一臉尷尬,“我,我就是……”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他平時是個很注意分寸的人,和誰都保持距離,尤其是女性。

今天卻做出這麼出格的舉動,就挺反常。

楚墨沉神情微窘對顧南音說:“你多彆想,我剛纔冇考慮那麼多,就是看到蘇小姐腳上濺了雞湯,怕她被雞湯燙到。”

顧南音噗嗤笑出聲,“我冇多想啊,我喜歡我嫂子,你對她好,我高興還來不及。”

蘇嫿則看向顧北弦,怕他不高興。

畢竟之前楚墨沉和她說幾句話,他都會暗暗將兩人隔開。

誰知顧北弦卻拍拍她的肩膀,“冇事,幸好雞湯不燙。”

蘇嫿詫異極了。

這男人真的越來越大度了。

卻不知,顧北弦大度的原因,是因為楚墨沉是她親哥哥。

他怎麼可能吃她親哥的醋?

他可是個有風度的人,纔不會亂吃飛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