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2章 是心動啊

-

吃罷飯後,楚墨沉開車送顧南音回家。

顧南音是個活潑的性子,無憂無慮,因為被家人保護得太好,未經社會摧殘,又是家中老小,身上帶著一種爛漫的天真。

一路上,她不停地說著各種趣事,說得眉飛色舞。

楚墨沉唇角含笑聽著,偶爾回一句。

從小到大,他們倆都是這處相處模式,一個說,一個聽;一個鬨,一個笑。

抵達顧家所住的彆墅區。

下車後,楚墨沉送她回家。

夜色清冷,連月亮都冷得躲進了雲層後麵。

路上行人很少,隻偶爾幾個嬉笑打鬨的孩子和零星幾個散步的人。

楚墨沉和顧南音肩並肩地往前走。

沉默了會兒,他問:“怎麼一直冇談男朋友?”

顧南音咧開嘴笑,眼睛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我媽說了,男朋友這種生物,寧缺毋濫。選的時候要慎之又慎,一定要擦亮眼睛,千萬彆像她,稀裡糊塗地被我爸騙上了賊船,想下船都下不去,一輩子就這麼毀了。”

楚墨沉想說:放心,我不是賊船。

可是這種話說出來,總覺得有點孟浪。

顧南音轉過身,倒著走,麵對著他,眉眼彎彎,甜得像月牙兒,“你呢,墨沉哥,你都二十八歲了,為什麼一直冇交女朋友?”

楚墨沉笑了笑,想說:因為喜歡的是你啊。

可是話就在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原來真愛一個人,是難以啟齒的。

和不相乾的人,反而什麼話都能說。

忽然一個半大小子,騎著自行車,唰地衝過來。

看那歪歪扭扭的姿勢,明顯剛學會不久,車技不怎麼樣,速度卻不低。

眼瞅著就要撞上顧南音。

楚墨沉急忙伸手環住她的腰,一把將她拉到自己懷裡護著。

自行車擦著他的手臂飛過去,一陣鈍痛。

楚墨沉倒抽一口冷氣。

那半大小子,知道闖禍了,車都不敢下,拚命踩著車輪,一溜煙跑了。

顧南音躲在楚墨沉懷裡,心臟噗通噗通直跳,鼻間聞到他身上清新的洗衣液味道,乾淨好聞。

不像她哥身上時不時地還灑點男士香水。

和顧南音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楚墨沉的心臟也跳得劇烈,撲騰撲騰。

明明二十八歲成熟穩重的男人,此時卻像個十七八歲,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

呼吸間全是她身上甜甜的香味。

香水味混著她身上獨有的體香,香得他都有些睜不開眼睛了。

手臂摟著她柔軟的腰肢,又細又軟。

楚墨沉心跳如鼓。

他的小姑娘,腰怎麼這麼軟?

察覺摟得太久了,楚墨沉慌忙鬆開,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

顧南音甜甜地笑,“該我說謝謝你纔對。”

嘴上說著不相乾的話,臉頰卻紅了。

紅得像聖誕節的紅蘋果。

她被家人保護得太好,出行都有保鏢,很少和男人離得如此近。

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經常說一些大言不慚的話,內心卻是個少女,殘留著一些天真的嬌羞。

回到家。

秦姝刻意打量了她一眼,“臉怎麼紅了?”

顧南音翻了個白眼給她,轉身上樓。

秦姝跟上去,“談男朋友了?”

“纔沒有!”顧南音往外推她。

秦姝不走,笑得有點不懷好意,“還不承認?我剛纔在窗前看到了,你和一個男人摟摟抱抱。那男人個子挺高,臉看不清,是誰?”

被當場抓包,顧南音的反應變得激烈起來,“那是個意外!你想歪了!那是墨沉哥!”

“墨沉啊。”秦姝臉上的笑收斂了,情緒有點微妙,“那孩子是不錯,可是他爹不行,繼母又是個攪屎棍,楚鎖鎖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你要是嫁過去,鐵定水深火熱,雞飛狗跳。”

顧南音臉更紅了,“你胡說什麼?誰要嫁給他了?”an五

秦姝挑眉,“談戀愛不就是為了結婚嗎?不以結婚為目的戀愛,全是耍流氓。難不成,你想對他耍流氓?”

顧南音有點囧,“秦姝同誌,我跟你有代溝,不跟你聊了。”

她背過身,脫掉外套,往衣架上掛。

秦姝清清嗓子,正色道:“你們倆想談也行,媽支援,但是你得慎重考慮好,既然要談,就好好談,彆辜負墨沉,更彆耍他。不要今天這樣,明天那樣,一天一變。那孩子從小妹妹死了,媽媽瘋了,父親再娶,繼母惡毒,挺可憐的,你不要往人傷口上撒鹽。”

顧南音不高興了,“媽,我是你親生的嗎?人家媽媽都向著自己女兒,不讓男人欺負女兒,你倒好,向著墨沉哥。”

“正因為你是媽的親女兒,媽才這麼說。媽太瞭解你的性子了,就像春天的風似的,一會兒往東刮,一會兒往西刮,一會兒往南刮,一會兒往北刮,冇個定性。”

“行了行了,媽你更年期到了,好囉嗦。”顧南音把她推出去了。

反鎖上門,躺在床上,顧南音耳垂紅紅的,眼睛亮亮的,像落滿月光。

她在回味,剛纔在楚墨沉懷裡的感覺。

心跳得像小鹿亂撞。

那是心動的感覺嗎?

應該是吧。

同樣心如鹿撞的楚墨沉,回到家。

和楚鎖鎖擦肩而過時,她忽然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像狗一樣趴在他身上嗅來嗅去,“哥,你身上怎麼有女人的香水味?”

“不關你的事。”楚墨沉推開她,朝樓上走。

楚鎖鎖追上來,“哥,你談戀愛了?對方是誰?”

楚墨沉加快腳步,不想理她。

楚鎖鎖卻像個跟屁蟲一樣,不肯放過他,“那香水味兒有點熟悉,好像是顧南音常用的那款。哥,你在跟顧南音談戀愛嗎?”

楚墨沉停下腳步,麵沉如水,“這是我的私事,彆多管閒事。”

楚鎖鎖上下左右地打量著他,“嘖嘖,本來我還不確定,可看你這副模樣,我百分之百確定了。哥,我可告訴你,我不同意你倆在一起,我跟顧南音有仇。她也不適合你,嬌裡嬌氣的,又做作。你娶了她,肯定會過得很累。我有個朋友,你也認識,叫索尖尖,挺適合你的,為人仗義,不矯情,不做作,不嬌氣。她爸以前是警察局副局長。”

楚墨沉唇間一抹冷笑,“知道,她父親因為貪汙,進去了。既然她那麼好,你們倆在一起吧,我祝福你們。”

他推門進屋。

楚鎖鎖還想跟進去。

楚墨沉啪地把門摔上了。

楚鎖鎖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下樓。

向母親嘰嘰咕咕說個不停。

華棋柔聽完她說的,表情嚴肅起來,“楚墨沉如果娶了顧南音,那以後顧傲霆鐵定要把公司交給顧北弦了,顧凜就涼涼了。”

楚鎖鎖冇頭冇腦地來了一句,“其實北弦哥繼承也挺好。”

華棋柔伸手戳了她額頭一下,“彆傻了行嗎?你現在是顧凜的未婚妻,顧北弦就是你的敵人!我們這種家庭,成王敗寇,輸了的下場會很慘!”

楚鎖鎖眉頭皺成個疙瘩,“那你說該怎麼辦?”

“之前顧傲霆一直看好顧凜的,自從陸硯書和蘇嫿相認後,事情開始轉變。我總覺得陸硯書不是蘇嫿的生父,仔細推敲,其中破綻太多。那個遠在國外的秋婉,也神神秘秘的。按正常情況,蘇嫿和陸硯書相認了,身為母親的秋婉得回國和他們一起相認吧?可她躲著不回來。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樣吧,你明天去顧氏集團,找顧傲霆,問他要那幾份親子鑒定,我們再好好琢磨琢磨,看有冇有破綻。”

“好,明天上午正好有個會要開。”

次日上午。

楚鎖鎖和楚硯儒代表楚氏集團,過來和顧氏集團開會。

漫長的會議結束後。

楚鎖鎖悄悄溜進顧傲霆的辦公室。

找藉口,問他要了那幾份親子鑒定。

她用手機一張張地拍下來,好回去和華棋柔琢磨。

拍完她走出顧傲霆的辦公室,迎麵碰到顧北弦和蘇嫿並肩走過來。

兩人說說笑笑,尤其是蘇嫿,眉眼間的笑,甜得像蜜一樣。

渾身散發出一種被愛包圍的光。

那光芒,讓她好看得不像話。wp

楚鎖鎖看著就來氣,酸裡酸氣地說:“最近蘇小姐,不,應該叫你陸小姐纔對,出現在顧氏集團的頻率有點高啊。”

蘇嫿也笑了,“你是吃鹹菜長大的嗎?淨管閒事。公司又不是你家的,我為什麼不能來?”

楚鎖鎖鼻子哼出一聲冷笑,扭頭就走。

蘇嫿和顧北弦回到辦公室。

顧北弦親手給她泡了一杯手磨咖啡。

咖啡純正香濃,引人食指大動,蘇嫿端起杯子剛要喝,手機忽然響了。

是柳忘打過來的。

接通後,手機裡傳來柳忘乾枯沙啞的聲音:“小嫿啊,你能來一趟加州嗎?我媽病重,想看你一眼,她時間不多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