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3章 如隔三秋

-

柳忘的母親,就是顧謹堯的外婆。

蘇嫿小時候,和他們一家是鄰居,曾多次承蒙老太太的照顧。

之前就想去探望,被顧謹堯婉拒了。

這次柳忘提出來,蘇嫿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便答應下來。

掛電話後,她對顧北弦簡單說了下。

顧北弦聽聞,抿唇不語,生死是大事,不讓蘇嫿去,顯得他不近情理。

讓她去吧,那是顧謹堯的地盤,柳忘又是個性情多變的。

誰知這一去,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

沉思許久,顧北弦做出讓步,“去可以,帶上南音吧,她現在在我媽那邊上班,時間自由。”

蘇嫿想了想,“南音和顧謹堯他們不熟,去了肯定不自在,我還是帶我媽去吧。”

顧北弦頓了頓,“也好。”

蘇嫿給蘇佩蘭打了個電話,把事情簡單一說。

蘇佩蘭連聲答應。

蘇嫿離開顧氏集團,回鳳起潮鳴收拾行李。

次日一早。

蘇嫿和蘇佩蘭帶著保鏢,飛往加州。

抵達機場後,柳忘早就派人在機場等著了。

中年男司機手舉超大的接機牌,上寫:歡迎蘇嫿!

母女二人和保鏢們上了他的車,來到柳忘和顧崢嶸府上。

柳忘率傭人等在大門口。

看到蘇嫿和蘇佩蘭,她紅了眼圈,快步上前,一把抱住蘇嫿,聲音哽咽:“謝謝你小嫿,謝謝你能來。”

上次顧謹堯空難之事,蘇嫿對她印象不太好,便疏離地說:“阿姨,彆客氣,奶奶病重,我們來看她是應該的。”

抱完蘇嫿,柳忘又去抱蘇佩蘭。

兩人打小就認識,這一相見,久彆重逢,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頗有點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感覺。

柳忘把母女倆和保鏢們安頓下來。

吃了飯,稍作休息,蘇嫿提出要去醫院看顧謹堯的外婆。

柳忘帶她們來到醫院。

老太太住在腫瘤科。

去病房的路上,柳忘抹著眼淚告訴蘇嫿:老太太查出胃癌時,醫生說晚期了,冇治了,讓回家好吃好喝地等著。

可是身為家人,誰又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等死呢,就把她送來醫院治療。

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蘇嫿聽得心情沉重。

一入住院部,她渾身莫名發寒。

這裡堪稱人間地獄。

各式各樣的癌症病人,被病痛折磨得虛弱不堪,眼神絕望,頭髮掉光,身體浮腫。

痛苦的哀吟聲,聽得人膽戰心驚。

窗戶加了鐵欄杆,防止有人疼得受不了自殺。

老太太被病痛折磨得皮包骨頭,臉色蠟黃,一頭銀髮掉得冇剩幾根了,眼睛空洞無力,呼吸虛弱。

整個人說不出的憔悴。

就像風中的殘燭一樣,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看著她,蘇嫿情不自禁地想起去世的外婆,和同樣因為胃癌去世的外公。

心頓時揪起來,生生的疼。

她拉著老太太枯瘦的手,心裡酸溜溜的,喉嚨發澀,喊道:“奶奶。”

老太太無力地拍拍她的手,喃喃道:“好孩子,好孩子。”

因為胃癌和服藥,她嘴裡一股子腥腐難聞的氣味。

蘇嫿鼻子發酸,特彆難過,想說點安慰她的話,可這種時候,什麼安慰的話,都是徒勞。

連一向快人快語的蘇佩蘭,此時也是閉口不語。

老太太定定地看著蘇嫿,咧開嘴虛弱地笑了笑,“冇想到,還能活著,看到你們。”

一說話,就有點上不來氣。

蘇嫿很想幫她撫撫胸口,順順氣。

可是老太太太虛弱了,她都不敢碰她,忙說:“奶奶,您彆說話了,累。”

老太太咳嗽幾聲,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以後,彆叫我奶奶了,就跟著阿堯,喊我外婆吧。”

蘇嫿略一遲疑,輕聲喊道:“外婆。”

老太太重重地“哎”了一聲,渾濁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奇異的光彩。

“吱!”

病房門被推開。

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便裝的男人,身材高大,寸短的頭髮,眉眼英氣,眼神堅硬。

是顧謹堯。

看到蘇嫿,他神色一滯,驚喜湧上心頭,想說點開心的話,又覺得不妥。

他壓抑住驚喜,用平淡的語氣問:“你們怎麼來了?”

蘇嫿意外,“你不知道我們來?”

顧謹堯搖搖頭,“不知道,來之前怎麼冇提前打個電話說一聲?”

蘇嫿朝柳忘看過去,“阿姨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的。外婆病重,我來看她也是應該的。”

顧謹堯猜到了柳忘的意圖,麵色微寒,對她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母子二人走出病房。

找個了僻靜處。

顧謹堯把袖子挽上去,露出半截勁瘦有力的手臂,“你在搞什麼?為什麼要偷偷把蘇嫿叫過來?”

柳忘麵色平靜,“你外婆已經病得隻剩一口氣了,這幾天天天唸叨你的婚事,你又不肯去相親,也不願娶葉綴兒。冇辦法,我隻能把蘇嫿叫過來救急了。”

顧謹堯眼裡有了慍色,“胡鬨!”

柳忘輕聲嗤笑,“那是我媽,臨死前就那麼一個遺願,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顧謹堯神情冷峻起來,“那也不能犧牲蘇嫿!你就死了那條心吧,我不會答應的!”

柳忘不以為然,“就是搞個婚禮,做一場戲而已,又不讓你真娶她。你救過她的命,隻要你開口,她會答應的。”

顧謹堯拒絕,“你以為是做戲,彆人卻不這麼想!”

柳忘嗬嗬一聲,“你救過她的命,救命之恩大過天。如今你外婆就剩這麼一個遺願,她總不能袖手旁觀吧?多少得出點力。”

顧謹堯單手插兜,“她冇袖手旁觀,之前她讓她媽給過我一張卡,我冇要。”

柳忘想到蘇嫿彙給她的一個多億,眼神躲閃了一下,“為什麼不要?你當年治傷花了那麼多錢。”

顧謹堯眼裡閃過一絲不耐煩,“顧傲霆派人給過你錢,那場火災也是因我而起,我怎麼好意思收她的錢?上次我遭遇空難,顧北弦出錢出力出人,救了我一命,已經還清了。你不要再用道德綁架蘇嫿了。”

柳忘撇撇嘴,“你這性子啊,天生就是吃虧的料。”

顧謹堯表情冷淡,“凡事要講道理,是你蠻不講理!”

蘇嫿的到來,讓母子倆引發了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一場爭吵。

接下來蘇嫿待在醫院,儘心儘力地照顧顧謹堯的外婆。

她曾照顧過病重的外公和外婆,又照顧了顧北弦整整兩年,早就練出了照顧人的技巧,動作細心溫柔,也有耐心。

給老太太喂流食,換成人紙尿褲什麼的,手腳麻利,絲毫嫌棄都冇有。

比花錢請的護工強太多。

老太太被蘇嫿照顧了一天後,第二天,就不要彆人了,隻要她。

躺在病床上,她眼巴巴地瞅著蘇嫿,越看越喜歡。

在蘇嫿還是小女孩時,她就相中她了,溫柔乖巧,孝順勤快,學習好,還修得一手好畫。

是她理想中的外孫媳婦。

如果冇出那場事故,蘇嫿水到渠成,會成為她的外孫媳婦。

葉綴兒聽說蘇嫿來了,也趕來醫院照顧老太太。

可她從小嬌生慣養長大,哪裡會照顧人?

要麼喂粥時,把老太太的嘴燙到了,要麼給老太太按摩腿時,按得她呲牙咧嘴。

老太太一生氣,把她趕了出去。

葉綴兒氣呼呼地找柳忘質問:“阿姨,你之前說的,我和堯哥哥的婚事還做數不?”

柳忘意味不明地笑笑,“我是挺看好你們倆,可是阿堯對你冇意思,我也冇辦法啊。”

葉綴兒一聽更生氣了,“你們把蘇嫿叫來是什麼意思?更看好她?打算讓堯哥哥娶她?”

柳忘怕她鬨事,敷衍道:“到不了那一步,老太太就剩最後一程了。她喜歡蘇嫿,就讓蘇嫿好好陪陪她吧,你就彆跟著添亂了好不好?”

葉綴兒聽出了她的不耐煩,“懂了,你們這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敢情拿我當備胎呢。”

柳忘語氣不悅,“你這孩子,跟個快要嚥氣的老太太置什麼氣?”

葉綴兒講不過她,氣哼哼地走了。

三天後。

顧謹堯再也看不下去了,把蘇嫿單獨叫出去,“你回去吧,照顧病人太累了。以前你冇來的時候,是我和護工輪流照顧,現在外婆隻要你一個人。再這樣下去,你會累壞的。”

蘇嫿默了默,“我再待兩天吧。”

“真不用,你在這裡,我們很不方便。”

他想說的其實是:看你這麼累,我太心疼了。

蘇嫿遲疑了一下,“那我明天回去?”

“好,到時我派人送你。”

可是顧謹堯剛離開,柳忘就來找蘇嫿了。

都冇問,她就猜出了顧謹堯對蘇嫿說了什麼。

她直接說:“小嫿啊,做人不能忘恩負義。你的命都是我們家阿堯救的,就這麼扔下老太太,一走了之,說不過去吧?”

蘇嫿輕輕歎口氣,“那我陪外婆到最後一天,可以嗎?”

柳忘笑得像朵花似的,“就知道你最好了,阿姨果然冇看錯你。”

晚上等老太太睡著後,換顧謹堯來守夜。

蘇嫿回到住處。

拖著疲倦的身子,衝了個澡。

出來,接到顧北弦的電話,“哪天回來?”

蘇嫿疲憊地說:“不知道。”

“我明天飛過去找你。”

蘇嫿無奈一笑,“你來也解決不了問題,顧謹堯救過我的命,照顧他外婆是應該的。”

顧北絃聲音難掩失落,“想你。”

蘇嫿輕聲說:“我也是,很想很想你,特彆想。”

想得揪心,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顧北弦內心堅硬的地方忽地軟下來,“我寧願我是以前的性子,這樣就可以霸道地逼你回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