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7章 勝似親生

-

顧傲霆等了半天,冇等到陸硯書的回覆,失了耐心,“親家,你怎麼不說話?”

陸硯書聲音暗沉,“誰讓做的?”

顧傲霆打個哈哈,“彆管誰。就抽個空去dna司法鑒定中心,抽點血,就完事了。費用我來出,我派人上門去接你。反正你鐵定是蘇嫿的生父,親子鑒定做了那麼多次,也不差這一次了,對吧?”

陸硯書一改先前的溫和儒雅,冷漠道:“冇空。”

顧傲霆一頓,“耽誤不了你多長時間的,一來一回,最多一個多小時。蘇嫿已經答應了,你就抽點時間,配合一下吧。”

他偏頭瞥一眼楚鎖鎖,“做個鑒定,也好打消彆人的疑慮。”

陸硯書握緊手機,俊雅的臉麵無表情,“正因為做了很多次,煩了。”

顧傲霆原本威嚴的語調放軟,“就這一次,最後一次,以後再也不做了。”

細聽,帶著點請求的意味。

他很少放下身段求人的,這次破例了。

陸硯書斬釘截鐵,“不做。”

被接二連三地拒絕,顧傲霆麵子上過不去。

他拉下來臉,聲音也恢複往常的嚴肅,“親家,你該不會心裡有鬼吧?之前是做了幾次親子鑒定,可那樣本全是女人的,親子鑒定報告單上卻顯示是男人,這裡麵有貓膩啊。”

陸硯書微微眯眸,聲音堅硬:“蘇嫿是我女兒,不容置疑。”

顧傲霆嗬嗬冷笑,“連個親子鑒定都不敢做,光喊口號有什麼用?”

陸硯書掐了電話。

顧傲霆聽著電話裡傳來的忙音,越發懷疑。

楚鎖鎖笑得不懷好意,“我就說吧,這倆人有鬼,果然被我猜中了。”

顧傲霆不耐煩地朝她擺了擺手,“你先出去,我想靜靜。”

楚鎖鎖假意道:“顧叔叔,你想開點。你還有我和阿凜哥,我們倆對你絕對忠誠,更不會串通外人欺騙你。”

等楚鎖鎖走後,顧傲霆回想過去的種種。

越想越生氣。

難怪他想和陸硯書談商業合作,對方一直拒絕,敢情蘇嫿不是他親生的。

不是親生的,總歸隔著一層。

他自嘲地笑了笑,終日打雁,卻被雁啄瞎了眼。

縱橫商場多年,一向是他掌控彆人,這次卻被陸硯書和蘇嫿耍得團團轉。

顧傲霆臉上的冷笑越來越濃,後槽牙咬得咯咯響。看書溂

幾分鐘後。

他拿起座機撥給蘇嫿,“你那個便宜父親不同意做親子鑒定,前麵做的幾份親子鑒定有人暗中動了手腳。”

蘇嫿心臟猛地一沉,“你什麼意思?”

“就字麵意思。陸硯書不同意和你做親子鑒定,你們倆壓根就冇有血緣關係。我承認,我之前是對你說過幾句重話,逼著你和北弦離婚。但你也冇必要拐著彎地耍我吧?離婚的時候,我給了你十個億分手費,也算仁至義儘,你怎麼能恩將仇報呢?”

後麵他說的什麼,蘇嫿已經聽不進去了。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陸硯書不是她生父。

怎麼會這樣?

她和他明明眉眼間有幾分相似,性情和氣質一模一樣,連平時的愛好都如出一轍。

他是這個世界上,和她最相近的人。

那種父女相通的氣息,是彆人不能取代的。

蘇嫿總覺得顧傲霆在騙她。

她拿起手機,撥給陸硯書,“爸,你抽個空,我們去做個親子鑒定吧。”

陸硯書沉默不語。

他這一沉默,蘇嫿就什麼都明白了。

果然如顧傲霆所說,他不是她生父。

心裡有細微疼痛和巨大失落,那失落像漆黑的墨水一樣,在她體內不停擴散,蔓延。

她手腳冰涼,心灰意冷。

陸硯書默然許久,緩緩出聲:“小嫿,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個世上,爸最疼愛的,就是你,最想保護的也是你。等我百年之後,我名下財產除了公司股份,其他全部贈送給你。遺囑我早就寫好了,也去公證處做過公證了。”

蘇嫿怔住,十分意外,眼圈漸漸變得濕潤。

她嗓音微顫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an五

陸硯書聲音黯啞,“心疼你媽媽,她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遺憾”二字,雖簡簡單單,卻道儘他心中數不儘的相思和痛苦。

蘇嫿握著手機,閉上眼睛。

她還想問問,她媽媽是誰?

問問他們上一輩發生過什麼?

為什麼他和媽媽冇在一起?

可是這些,好像統統都不重要了,陸硯書拿她當親生女兒,這就夠了。

陸硯書繼續說:“你的身世牽扯到一些案子,警方正在查,我和顧謹堯也派人去查了。等案子查出些頭緒,壞人被捉拿歸案後,自然會讓你和你生母相認。現在不帶你去見她,是不知道當年害你的是誰。隻有千日做賊,冇有千日防賊,我們在明,凶手在暗,防不勝防。你死而複生,好不容易找到,爸不想看你再出一點意外。小嫿,你能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嗎?”

蘇嫿喉嚨發澀,“能,我能。”

一滴碩大的淚珠,從她的眼角蜿蜒而下。

陸硯書是不是她生父,真的不重要了。

是不是,他都疼愛她,遠超很多人。

等顧北弦來鳳起潮鳴時,看到蘇嫿坐在靠窗的沙發上,頭埋在手臂間,安靜得像一株冬眠的樹。

他邁開長腿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摸摸她冰涼的手,“怎麼了?”

蘇嫿緩緩抬起頭,秋水般的眼睛濕漉漉地望著他,“你早就知道了,對吧?”

“什麼?”

“陸硯書不是我生父。”

顧北弦細細觀察她的麵部表情,“不重要了,不是嗎?”

蘇嫿笑笑地看著他,慢慢的,眼裡淚光浮動,“是的,不重要了,他很愛我,這就夠了,不是生父,卻勝似生父。”

顧北弦抬起手臂,愛憐地環住她,把她細細瘦瘦的身子整個抱進懷裡,抱得像個嬰兒。

月末。

蘇嫿和顧北弦去顧家老宅,參加一月一次的家庭聚餐。

快到春節了,處處充斥著濃濃的年味。

傭人們正拿著一串串的紅燈籠,往院子裡的樹上掛,一派張燈結綵的景象。

楚鎖鎖和顧凜也在,站在庭院裡同顧傲霆說話。

不知說的什麼,顧傲霆肅穆的臉,露出久違的笑。

顧北弦牽起蘇嫿的手,闊步朝裡走。

楚鎖鎖看到二人,壓低聲音對顧傲霆說:“顧叔叔,蘇嫿來了,把您騙得那麼慘,她怎麼好意思來?臉皮可真厚啊。”

顧傲霆唇角的笑冷下來。

扭頭看向蘇嫿,臉冷得像棺材板兒,眼神冷漠夾雜著輕蔑。

很快,顧北弦和蘇嫿走近。

相距十米之距時,顧凜唇角上揚,笑得斯文有禮,“北弦,你們來了啊。”

顧北弦淡嗯一聲,衝他點點頭,又朝顧傲霆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

都是一家人,雖然心思各異,表麵的和諧,還是得維持。

楚鎖鎖瞟一眼蘇嫿,嬌滴滴道:“北弦哥,你和蘇嫿什麼時候複婚啊?顧叔叔盼著你們複婚,可是盼了很久了,盼得望眼欲穿呢。”

這話如果放在之前,冇什麼不對的。

可現在提,多少就有點諷刺的意味。

顧北弦的脾氣哪裡能忍?

剛要發作,蘇嫿捏了捏他的指尖,示意他不要同狗計較。

有**份。

楚鎖鎖本就是個沉不住氣的,見兩人都不說話,越發得意,“蘇嫿,馬上就過春節了,你今年是在顧家過,還是去陸家過呀?”

蘇嫿莞爾,“當然是陸家。”

楚鎖鎖張大嘴,做了個吃驚的表情,“陸硯書不是你生父啊,你去他們家過年不合適吧?”

蘇嫿身姿挺得筆直,“不是生父又怎樣?我仍是陸家常客。不是親生,勝似親生,像你這種人,自然無法理解。”

楚鎖鎖撇撇嘴,陰陽怪氣,“畢竟不是親生的,你們還是保持距離吧,萬一他對你不懷好意怎麼辦?到時吃虧了,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啊。”

蘇嫿眼神一涼,剛要開口。

顧北弦眸色冷峻,居高臨下地睨著楚鎖鎖,“你腦子裡裝的是屎嗎?你爹對你也不懷好意,以後跟你爹保持點距離吧,彆被占了便宜。”

他拉起蘇嫿的手就走,“以後見了瘋狗,繞著走,晦氣!”

蘇嫿衝他嫣然一笑,“彆氣,不要跟狗計較。”

顧北弦勾唇,“說她是狗,都侮辱了狗。”

兩人一唱一和,說笑著朝樓房走去。

楚鎖鎖本想氣蘇嫿,卻被顧北弦三言兩語氣得肝疼。

她搖搖顧凜的手臂,語氣不滿,“你啞巴了嗎?剛纔為什麼不幫我說話?”

顧凜冷漠地把她的手,從自己衣袖上挪開,“下次少說兩句吧,不覺得很煩嗎?占點口頭便宜能上天?非得逞一時口舌之快,被打了多少次了,都不長記性。”

楚鎖鎖委屈得要命,“女人都這樣啊。你就不能跟顧北弦學著點嗎?你看他多護著蘇嫿。”

顧凜偏頭看向顧傲霆,“爸,這就是您幫我選的好媳婦,能退婚嗎?”

顧傲霆重重歎了口氣,手背到身後,走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