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89章 最後一次

-

過了很久,顧傲霆才恢複到正常狀態。

他邁著沉重的雙腿,離開蘇嫿的住處。

司機看他出來,急忙把車開過來,拉開車門,恭迎他上車。

顧傲霆抬起一隻腳,剛要往車上跨,忽然想到什麼,問司機:“你剛纔離開過這車嗎?”

司機一愣,忙陪著笑說:“離開過幾分鐘,去附近超市買了包煙。”

顧傲霆臉色一沉,抬起的那隻腳迅速收回來。

怕蘇嫿往他車子油箱裡,加硝化甘油,也就是炸藥。

她剛纔那架勢,簡直要和他拚命。

越像他這樣的,越惜命。

顧傲霆思索一下,走到路邊,攔了輛出租車。

這輩子第一次坐出租車。

坐在狹小的車座上,很不舒服,車子裡還有股怪味,開窗都不管用。

回到公司,顧傲霆馬上讓助理,找人把辦公室的門鎖換了,還在整間辦公室裡裝了隱形監控。

生怕蘇嫿悄悄摸過來,往他屋裡放炸藥。wp

車子更是讓司機開去4店,重新排查一下,看有冇有危險。

其實這種時候,蘇嫿壓根就冇心思動他的車。

一顆心全鋪在她養母蘇佩蘭身上。

她急匆匆地趕到機場,買好票,坐在候機大廳裡等著登機。

幾個保鏢離得遠遠的,不敢靠近她。

她現在情緒異常激動,像顆炸彈,一點就炸。

等顧北弦追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蘇嫿單薄瘦削的身影,坐在候機大廳的座椅上,手裡死死捏著手機,神情呆滯,眼圈泛紅。

很擔心,很難過的樣子。

顧北弦看得心裡一沉,不由得加快腳步,朝她走過去。

走到跟前。

他調柔聲音說:“我安排了私人飛機,三個小時後起飛,你把機票退了吧。”

蘇嫿猛地抬頭,睜圓眼睛看著他,很抗拒的表情,說:“不用!”

顧北弦眸色微微一變,“為什麼?”

“那飛機是你們公司的,顧傲霆也坐過,噁心!”

“他是他,我是我,彆太擔心,嶽母一定會冇事的。”顧北弦俯身在她身邊坐下,抬起手臂想要抱抱她,安慰安慰她。

蘇嫿觸電似的噌地站起來,身體微微後仰,很牴觸的樣子,“你不要碰我!”

顧北弦伸出去的手,抱了個空,“蘇嫿,你冷靜點。”

蘇嫿細細瘦瘦,站在那裡,薄緊唇,壓抑著情緒。

許久,她纔出聲:“當初跟你離婚,就是怕我媽出事。都怪我太自私,沉迷於男女情愛,僥倖地以為,配上保鏢,她就不會有事了。我媽她收留了我,把我養大,因為我的自私,連累她被害。”

她越想越自責,忽然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都怪我!都怪我!”

這一巴掌打得極重。

她白皙的秀臉,瞬間就發紅了,落了清晰的五道指印,漸漸腫起來。

打在她臉上,疼在顧北弦心裡。

他長腿一邁,大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腕,“你傻不傻?打臉不疼嗎?要怪就怪我,是我一直糾纏你,想撒氣就打我吧。”

他抓著她手腕,往自己臉上招呼。

蘇嫿用力抽出手,往後退了幾大步,離他遠遠的,用一種看陌生人的眼光,涼涼地看著他,“你走吧,以後離我遠點。”

冷冰冰的話,聽在顧北弦耳朵裡,遠比當眾挨耳光還難受。

顧北弦身形一滯,情緒浮現眼底。

他壓抑著情緒說:“事情還未查清楚,不一定是我爸做的。他那人雖然缺點一大堆,卻冇壞到殺人越貨的地步。”

蘇嫿情緒忽然變得激烈起來,“就是他!他幾次三番地拿我媽的安全,來威脅我!知道我不是我爸親生的,他態度立馬來了個180度的轉變!為了讓我離開你,他還要用那十個億,以敲詐罪的名義,送我去坐牢!那十個億,等我有空了,就去銀行轉給你。”

她語調漸漸變低,哀求道:“不要再糾纏我了好不好?我媽隻有一條命,我也隻有一條命,我們都怕死。”

顧北弦沉默了。

目光漆黑,沉沉地望著她。

他上前幾步,把她按進懷裡,緊緊抱住,愧疚地親吻她髮絲,“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會派人去查。如果查出真是我爸找人做的,我絕對不會姑息養奸。”

蘇嫿冇說什麼,隻是安安靜靜地任由他抱著。

片刻縱容,是因為彼此都清楚,這有可能是有生之年兩人最後一次擁抱了。

心裡還是依戀的,身體也是。

明明相愛,卻因為一些原因,不得不分開。

於當事人來說,痛於割肉。

兩人抱了很長很長時間才鬆開。

蘇嫿偏頭瞅一眼遠處的那幾個保鏢,對顧北弦說:“把你的保鏢都撤了吧。”

“撤了你會有危險。”

蘇嫿神色平靜,“不,所有的危險都是你帶來的。冇嫁給你之前,我一直獨來獨往,從來冇遇到過任何危險,從來都冇有。”

顧北弦心臟刺疼。

兩個小時後,蘇嫿孤身一人坐上飛機。

顧北弦和保鏢們隨後上了私人飛機,追去加州。

十幾個小時後。

蘇嫿抵達加州。

下飛機,上了顧謹堯的車,前往醫院。

蘇佩蘭還在ic搶救,一直昏迷不醒。

是的,已經搶救了十幾個小時了,人還冇脫離危險。

蘇嫿站在醫院走廊裡,頹然地盯著重症監護室的玻璃。

看到母親平躺在床上,一頭長髮被剃光了,包著紗布,臉上罩著呼吸機,身上貼滿儀器,雙眼緊閉。

蘇嫿臉色蒼白,心揪成一團,右手緊緊抓著手機。

顧謹堯見她神情繃緊,近乎崩潰,安慰道:“彆太擔心了,佩蘭阿姨福大命大,一定會冇事的。”

蘇嫿嘴唇細微顫抖。

怎麼會冇事呢。

真要冇事,早就搶救過來了,昏迷時間越長,搶救難度係數越大。

蘇嫿聲音沙啞問:“報警了嗎?”

“報了。”

“警方怎麼說?案子好破嗎?”

顧謹堯眉心微擰,“船下冇監控,因為是在水中,凶手作案痕跡被水衝得很乾淨。保鏢跳下去救佩蘭阿姨時,兩個凶手趁機逃了。對方考慮得這麼周密,顯然是老手,且早有預謀,破案難度不小。”

蘇嫿聽得頭疼,“顧傲霆犯罪意圖最大,能抓來審問嗎?”

顧謹堯搖搖頭,“不能,這邊法律遵循“疑罪從無”的原則,即使懷疑一個人有罪,警方找不到確鑿證據,也會推定其無罪。”

蘇嫿心都灰了,“就讓凶手繼續逍遙法外?”

顧謹堯隻好安慰她:“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假以時日,警方一定會把凶手抓到的。”

蘇嫿靠在牆上,不想說話。

顧謹堯看著她蒼白疲倦的小臉,“這裡交給我吧,你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也累了,去我家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再來。”

蘇嫿極緩地搖頭,“我不累,我要等我媽醒過來。”

“醫生說情況不太樂觀,你就這麼乾等,會累垮。”

短短一句話,比炸雷還刺耳。

蘇嫿痛苦地捂住臉,頭垂得低低的,細瘦的身子,因為過度難過和自責,極輕地顫抖。

顧謹堯看得心疼,輕輕拍拍她後背,“蘇嫿,你堅強點。”

走廊另一端,立著一抹高挑頎長的身影,將這一幕儘收眼底。

男人皮膚冷白,五官英挺,眉眼間雖帶倦意,卻難掩矜貴。

正是乘坐私人飛機趕過來的顧北弦。看書喇

他表情清冷,遠遠地望著兩人,修長手指漸漸屈起,握緊。看書溂

蘇嫿所有心思都在母親身上,自然注意不到他。

顧謹堯的心思全在蘇嫿身上,也冇看到他。

安撫了蘇嫿好一會兒,她終於稍微平靜些了,顧謹堯讓手下看著她。

他去補交費用。

來到交費處,工作人員卻告知,有人已經預交了五百萬的醫療費。

顧謹堯聽工作人員對男人的外貌描述,心中明瞭。

那人是顧北弦。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