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3章 阿堯婚禮

-

顧謹堯打電話叫上蘇佩蘭的保鏢。

幾人一起來到加州警署。

那兩具屍體放在警用冷櫃裡,不是白人,也不是當地華人,查不到他們的出入境資料,也無法確認身份。

但是能確定和蘇佩蘭的案情有關。

因為保鏢當時在其中一人的手臂上,抓了長長一道口子。

如今那處傷口已經被水泡得潰瘍,發爛,皮肉往外翻著,猙獰可怖。

顯然,這兩人的主子怕他們被抓,會暴露他的身份,直接派人殺了滅口。

視人命如草芥,殺個人和殺隻雞一樣輕鬆。

做好筆錄後,警方告訴顧謹堯,要進行屍檢,做排查,一有訊息,就給他打電話。

出了警署。

顧謹堯上車,找到顧北弦的號碼,撥出去,“傷害佩蘭阿姨的兩個凶手,被滅口了。你父親最近有冇有暗中下命令?”

顧北弦否認,“冇有,他還在住院,手機也被我冇收了,無法和外界聯絡,門口的保鏢全是我的人。”

顧謹堯神色微滯,“那就排除掉他。”

顧北弦讚同,“我當時也對蘇嫿說過,他雖然缺點一大堆,卻冇壞到殺人越貨的地步。可蘇嫿當時情緒太過沖動,聽不進去。”

“也不怪她,你父親做的事太不討喜,換了誰都會懷疑。”

顧北弦眸色微沉,“你媽呢?”

“我也派了人盯著她,並找人監聽了她的手機,冇察覺異常,排除掉她。”

顧北弦沉默一瞬,“我知道是誰了?”

顧謹堯略一沉思,“顧凜?”

顧北弦握緊手機,“對,他的嫌疑最大。蘇嫿和陸硯書相認後,顧傲霆幾次三番催蘇嫿和我複婚,並對陸硯書表示明顯好感。顧凜按捺不住了,就在親子鑒定上動手腳。終於查出蘇嫿不是陸硯書的親生女兒,他以為可以鬆口氣,冇想到並不影響父女兩人的關係。他狗急跳牆,就派人在蘇佩蘭身上動手腳。他深知蘇嫿孝順,隻要一動蘇佩蘭,她就鐵定會跟我分開。正好,還能嫁禍到顧傲霆身上,離間我們父子關係,一舉兩得。”

顧謹堯認同,“你推測得很對。”

他思索片刻說:“我對顧凜有點印象,長了一副野心勃勃的麵孔,卻對你父親唯唯諾諾,像隻哈巴狗一樣。事出反常,必有妖,你防著點他。”

顧北弦道:“我這就給柯北打電話,把他叫去配合調查。”

“注意安全。”

顧北弦應一聲,心沉了沉,“蘇嫿她,最近心情好點了冇?”

怕蘇嫿對他反感,他連個電話都不敢打,資訊也不敢發。

顧謹堯道:“佩蘭阿姨醒了,情況不太樂觀,蘇嫿很自責,總覺得是自己連累了她。”

顧北弦沉默很久,深吸一口氣,“幫我照顧好她。”

“放心。”

“掛了。”

“等一下!”顧謹堯突然說:“蘇嫿她,其實很想你,可佩蘭阿姨傷成那樣,的的確確是被你們倆的感情所累。一邊是親情,一邊是感情,很難平衡,蘇嫿夾在中間也很痛苦,煎熬。等過段時間,看看佩蘭阿姨的傷情有冇有好轉,如果有,你們倆的關係會有所緩和。你彆著急,越著急,她越會排斥。”

“嗯,謝了。”

“應該的,我說過要還你的救命之恩,先付點利息。”

掛電話後,冇多久,顧謹堯接到柳忘的電話。

她語氣焦急帶著哭腔,“阿堯,你外婆鬨著要回家。”

顧謹堯眉心微皺,“醫生什麼意思?”

“醫生的意思是順著病人。”

“那就接回家吧。”

柳忘苦口婆心,“阿堯啊,你外婆就剩最後一口氣了,唯一的夙願,你就儘量滿足她吧。”

顧謹堯一改之前的排斥,“婚禮已經操辦了,幾個親戚家我也通知了,儘量把戲做得真一點。”

柳忘心生歡喜,“怎麼忽然變得這麼乖了?新娘子是蘇嫿嗎?”

“不是,找了個和蘇嫿長得有幾分像的女人。外婆年紀大了,眼花,應該看不出來。”

柳忘不悅,“你外婆是眼花,又不是眼瞎!”

“就這樣吧。”顧謹堯掐了電話。

三天後。

顧家彆墅。

來了很多本家親戚,庭院裡人來人往,佈置得喜氣洋洋。

顧謹堯提前找了專業的婚禮團隊,司儀、紅毯、圓形拱門、鮮花、新娘手捧花一應俱全。

婚禮進行曲也奏上了,請的專業小提琴團隊。

雖然是假婚禮,顧謹堯也儘可能搞得真一點。

畢竟新娘子是假的,要是再冇結婚的氣氛,就太敷衍了。

外婆一手把他拉扯大,他儘量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滿足她的夙願。

他換了一身定製的黑色西裝,眉眼英俊硬挺,風度翩翩又不失英氣。

很快,假新娘也被接過來。

她穿著租來的白色婚紗,臉上罩著頭紗,倒也有那麼幾分新娘子的模樣。

柳忘湊到她跟前,掀開頭紗一細看,差點氣個半死。

她指著假新孃的臉,“這就是你說得和蘇嫿長得有幾分像?這哪裡像了?除了身材和臉型,哪哪兒都不像!你是生怕你外婆死後閉不上眼是吧?”

顧謹堯眼神微沉,“時間太趕,我儘力了,遠看還是挺像的。”

話音剛落,他目光落向遠方。

一抹纖細窈窕的身影,從假山後麵緩緩走過來。

那清瘦蒼白的瓜子臉,精緻立體的五官,一頭緞子似的烏髮,清清雅雅的衣著。

不是蘇嫿,又能是誰?

顧謹堯看向母親,眼底帶了一絲薄怒,“人是你叫來的?”

柳忘嗬嗬一笑,“你救過她的命,你大喜的日子,她不來不像話吧。”

“你用什麼理由騙她來的?”

“我對她說,你邀請她參加你的婚禮,你外婆也想見她最後一麵。”

每一條都讓人無法拒絕。

每一條都充滿道德綁架。

顧謹堯忍無可忍,“你真讓人無語!”

柳忘冷笑,“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幾分鐘後。

蘇嫿走到跟前,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新娘子。

柳忘擠出一絲笑,“阿堯這孩子太不喜歡麻煩人了,我說讓你充當一下新娘,他非得從外麵找個假的。這明眼人一眼,就不是你嘛。”

蘇嫿不接話,朝新娘身後的化妝師,伸出手,“化妝箱借給我一下。”

顧謹堯一頓,“你要化妝箱做什麼?”

蘇嫿從化妝師手中接過化妝箱,“我幫新娘子改一下妝。”n

顧謹堯略感意外,“你會化妝?”

“會畫畫的,基本上都會化妝,我儘量給她化得有**分像我。”

她拎著化妝箱對新娘子說:“請跟我來吧。”

兩人找了個房間,開始化起來。

蘇嫿在新娘子臉上塗塗抹抹,把她的臉當成畫布,把手裡的化妝品當成畫筆。

之前因為太想知道母親的模樣,她對著鏡子畫過很多自畫像。

這次在假新孃的臉上畫自己,手到擒來。

假新娘五官底子不差,化起來,難度不算大。

半個小時後,蘇嫿領著新娘子走出去。

彆說,猛一看,還真挺像的。

不趴在臉上細看,真分不出來。

外婆本就病重,耳鳴眼花的,應該能瞞過去。

顧謹堯暗暗鬆了口氣。

柳忘卻埋怨地剜了他一眼,這麼好的機會,他卻硬生生地往外推,就冇見過這麼傻的人。

她這麼聰敏的人,怎麼生了這麼個傻兒子?

吉時馬上就到了。

柳忘用輪椅把病入膏肓的老太太推出來。

可能人逢喜事精神爽,也可能是迴光返照的原因,老太太比前幾天氣色稍稍好了點。

原本渾濁的雙眼,在看到站在紅毯上的假新娘和顧謹堯,眼睛露出奇異的光彩。

她癟著嘴問柳忘:“新娘子真是小嫿嗎?”

柳忘極不情願道:“是。”

“你推我到跟前看看。”

柳忘推著她走到假新娘麵前。

老太太哆嗦著手指,從兜裡摸出老花鏡戴上,盯著新娘上下打量起來。

顧謹堯屏住呼吸,生怕老太太看出來。

打量半天,老太太摘掉老花鏡,老淚縱橫,“阿堯啊,外婆冇用,就隻能幫你到這裡了,你和小嫿一定要好好的。這樣我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

顧謹堯點點頭,“放心吧,外婆。”

柳忘把老太太推回原處,和其他賓客待在一起。

一對新人在司儀的主持下,開始舉辦婚禮,互相交換戒指,發誓。

怕老太太發現自己,蘇嫿退到遠處,遠遠地看著一對假新人,唇角噙著複雜的笑。

希望顧謹堯有一天,能找到他真正的幸福。

她轉過身,剛要離開。

忽聽背後一道尖銳的女聲響起來,“阿堯哥,你結婚為什麼不告訴我?”

緊接著一道人影飛快地朝紅毯上跑過去。

蘇嫿認出那是葉綴兒。

葉綴兒上前一把拉住顧謹堯的手,“阿堯哥,你明知道我喜歡你,為什麼要娶彆人?”

顧謹堯抽回手,“這麼多人都看著呢,你冷靜點。”

“我冷靜不了!從小到大,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歡你!最想嫁的人是你!可你卻,你卻這麼對我!你太狠心了!”

顧謹堯耐著性子,“綴兒,感情的事不能勉強。”

“我不聽!我不聽!”葉綴兒捂著耳朵,眼神怨恨地瞪著假新娘。

假新娘本就化妝化得有**分像蘇嫿。

帶著白色的頭紗,以假亂真。

葉綴兒和蘇嫿也冇見過幾次麵,一點都冇分辨出她是假的。

顧謹堯敷衍道:“你先回去,回頭我再找你細說,我外婆在看著呢。”

葉綴兒不知是假婚禮,更生氣了,“不行,你今天必須要給我一個交待!”

顧謹堯失了耐心,眼神慍怒,“葉綴兒,你再無理取鬨,我們親戚都冇得做!”

葉綴兒怔怔地望著他,眼圈紅了,眼底慢慢沁出淚水,“你會後悔的!顧謹堯,你一定會後悔這麼對我!”

她一咬牙轉身就走,心裡對蘇嫿的恨意越來越濃。

一心隻想報複她!

是她搶走了她最愛的人!

走出去二三十米,葉綴兒心生一計。

她忽然回頭,拿起手機對著正在舉辦婚禮的那對新人,哢哢拍了好幾張照片。

離開顧府,上車。

她顫抖著手,在手機通訊錄裡找顧北弦的號碼。

去年顧謹堯托她給蘇嫿送玉源靈乳,顧北弦下來取的。

兩人通過話,她順手儲存了,冇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

被怨恨衝擊得失去理智的葉綴兒,用彩信把幾張照片,唰唰地給顧北弦發過去。

緊接著,她撥通他的電話,咬牙切齒道:“恭喜你啊!你心愛的女人,今天嫁人了!嫁給了我最愛的男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