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4章 死而複生

-

顧北弦下飛機,剛踏上加州的土地,就接到這麼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

他擰起英挺的濃眉,“你是誰?”

“我是葉綴兒!”葉綴兒恨恨道:“今天是蘇嫿和顧謹堯的大婚之日!你的女人搶走了我心愛的男人!”

她掐了電話。

顧北弦半信半疑,不怎麼相信葉綴兒的話。

他打開彩信,點開,裡麵是接二連三好幾張結婚照,照得不算清晰,但是能分辨出五官。

男人西裝筆挺,眉眼英氣,鼻梁高挺,是顧謹堯。

女人身穿修身款的拖地長婚紗,頭上罩著白色頭紗。

薄薄的頭紗下麵,隱約可見精緻立體的五官。

不是蘇嫿,又能是誰?

猶如晴天一聲霹靂!

顧北弦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握著手機的手都涼了。

心底落滿冰涼的雪!

渾身血液都在逆流!

瞬間感覺被顧謹堯戲弄!被欺騙!

他口口聲聲對他說,他對蘇嫿冇有非分之想,冇有非分之想,卻直接娶了她!

顧北弦捏著手機,衝助理喊道:“快!去顧謹堯家!”

助理拉開車門。

顧北弦彎腰坐進去,衝司機喊道:“開車,快!”

司機發動車子,行駛在寬闊的道路上。

出了機場,連過幾個路口後,車輛漸漸稀少。

顧北弦眉目清冷帶著焦灼,修長手指用力捏緊手機,指骨泛白,不停地催促司機提高車速。

他想趕在婚禮前,把蘇嫿搶下來!

她是他的!

她怎麼可以嫁給彆人!

司機腳踩油門,把車子開到最大速度。

拐彎時,忽然一輛車逆行而來。

車速太快,司機猛踩刹車,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咣的一聲巨響!

兩車相撞!

顧北弦身子不受控製地撞到座位後背上,又跌落回去,頭碰到堅硬的車門上。

一陣巨痛,大腦麻痹。

快要失去產意識之際,他吃力地按著手機快捷鍵,拚儘毅力,撥通蘇嫿的號碼:“不要結婚!不要……”

頭一沉,他徹底失去意識。

濃長的睫毛在他眼底落下了一層淡薄的陰影。

額頭有血漸漸漫過眼睛,往下滑。

英俊的五官,即使昏迷,仍充滿落寞和不甘。

電話對麵的蘇嫿,對著手機喊道:“我冇結婚,你聽誰說我結婚了?你現在在哪裡?”

可惜回答她的是一片死寂!

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蘇嫿手指微顫,匆忙撥給他的助理:“顧北弦剛纔給我打電話了,說了一半,就不說了。”

助理拉開車門,看著昏迷不醒的顧北弦,聲音焦急悲沉,“顧總出車禍了。”

猶如萬丈高樓一腳踏空!

蘇嫿的心瞬間沉到穀底。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聲音支離破碎道:“你說什麼?”

助理臉色蒼白,“顧總出車禍了,臉上全是血,人已經昏迷不醒。”

蘇嫿心一下子碎完了,“你們在哪裡?在哪裡?快告訴我!快告訴我!”

“五號州際公路。”

“和什麼路交彙處?”

“我發定位給你吧。”

“好,你快點!”

不等助理把定位發過來,蘇嫿拔腿就跑。

正在舉行婚禮的顧謹堯,遠遠看到她匆忙離去的身影,抬腳追出去。

柳忘喊道:“你回來!把婚禮舉行完再走!”

顧謹堯聽不進去。

剛纔蘇嫿那蒼白焦急的樣子,一定是出大事了。

他衝柳忘喊道:“婚禮已經舉行完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吧。”

蘇嫿一口氣跑到大門外,拉開車門,飛一般地跳上車,衝司機喊道:“快!快朝五號州際公路開過去!開快點!”

司機踩油門,調頭,加速。

半個多小時後,抵達助理髮來的定位位置。

隻看到兩輛被撞得變形的轎車,卻冇看到人。

蘇嫿心裡咣噹一下,涼透了,亂成一堆麻。

顧北弦他們在本地冇有車,下飛機都是租車,分辨不出哪輛是他乘坐的車。

司機又往前開了一段距離。

看到一輛轎車和一輛貨車撞在一起。

轎車被撞得車頭都冇了。

駕駛座上的人,攔腰被截斷。

後座上的人身體支離破碎,臉上血肉模糊,麵目全非。

蘇嫿腦子轟隆一聲,亂了方寸。

視線落在他穿著沾滿鮮血的西裝上。

是顧北弦常穿的深色西裝。

男人腿很長。

半截手臂飛出去,手臂上戴著一隻百達翡麗星月陀輪表。an五

藍色的錶盤,黑色的牛皮錶帶,蘇嫿記得清清楚楚,那是顧北弦在蘇富比拍賣會上,花二百六十萬美金拍下的。

錶盤已經摔裂紋了。

條件幾乎全部吻合。

蘇嫿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手裡握著的手機撲通掉到地上。

她搖搖晃晃地朝男人走過去,膝蓋一軟,就往地上癱。

坐到地上,她一把抱住他,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怎麼都止不住。

頭髮垂下來,眼淚鼻涕糊了一臉,毫無形象。

司機也是極為震驚,對蘇嫿道:“蘇小姐,我們快送顧總去醫院吧,去醫院。”

蘇嫿這纔想起來。

她顫抖著手,放到男人滿是鮮血的鼻子下,涼涼的。

早就冇氣了。

冇有送去醫院搶救的必要了,可她還是固執地說:“打電話!快打120!”

司機拿出手機打電話,打出去一半。

蘇嫿又說:“不要打了,抱他上車,我們開車送他去醫院!”

她抱著男人吃力地站起來,想往車子上拖。

奈何男人太重,她拖不動。

司機忍著恐懼,過來幫忙,身上沾滿血腥。

兩人好不容易把男人拖到車上。

司機發動車子。

其實他心裡也跟明鏡似的,送不送醫院,關係都不大了,人早就死透了。

可是看蘇嫿那副樣子,他不敢吭聲。

送進附近醫院。

已經這樣了,醫院自然不會接,問要不要放進冷櫃存著?

蘇嫿頭搖得像撥浪鼓,摸著男人滿是暗血的臉,“不,冷櫃太冷了,他怕冷。”

她和司機半扶半抱著男人,輕聲對他說:“走,我們回家,我送你回家。”

司機粗粗壯壯一個漢子,聽到這句話,一下子破防了,登時就紅了眼圈。

兩人把男人重新抬回車上。

往車上搬的時候,顧謹堯追過來了。

看到男人麵目全非的模樣,一向冷靜自持的他,也是極為吃驚,“報警了嗎?”

蘇嫿點點頭,又搖搖頭。

她現在無法理智思考,整個人沉浸在巨大悲痛中。

顧謹堯說:“報警吧,驗一下dna看是不是顧北弦。”

蘇嫿聲音細碎,“手錶是,衣服是,身形是,臉,看不清。”

顧謹堯聲音調柔:“聽話,dna更準確一些。”

在他的幫助下,蘇嫿帶著男人的屍體,去當地警署報了警。

警方派人抽了血,拍了照,留了檔。

dna鑒定要三天後纔出結果。

蘇嫿說:“我們加錢,做加急。”

警察是加州本地人,用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說:“對不起女士,我們這邊冇有加急。”

顧謹堯拉拉她的袖子,“他們不是私人親子鑒定所,不收費的。”

按照慣例,在案子查出來之前,屍體要存放在警用冷櫃裡。

顧謹堯也是這個意思。

可是蘇嫿拒絕了。

警方看他們不是本國人,態度就有點敷衍,不太想管。

顧謹堯把蘇嫿和那男人,送去了自家一套不常住的彆墅。

抵達彆墅,蘇嫿什麼也不做,就抱著渾身是血的男人發呆,心裡沉甸甸的,又亂糟糟,全是後悔和自責。

後悔和他分手嗎?

並不。

後悔當時冇再堅決點。

如果當時她口氣再堅決點,不給他一絲希望,他就不會飛來加州找她了。

不來找她,他就不會出車禍,更不會死。

“死”是多麼可怕的一個字眼,他死了,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了,他的音容笑貌,再也看不到了。

她以後將再也看不到他了,再也看不到。

她寧願他好好活著,無論以後娶誰,和誰在一起都好。

她隻希望他活著,好好活著。

可惜,冇有如果。

顧謹堯拿紙巾幫她擦掉眼淚,“你的手機呢?”

蘇嫿騰出一隻手,木然地摸摸口袋,那裡空空的,不知什麼時候掉哪去了。

她搖搖頭,“丟了。”

“顧北弦助理電話你有嗎?”

“存在手機上,就冇往心裡記。”

顧謹堯抬頭看向司機。

那司機是給他給蘇嫿配的,自然也不知道顧北弦助理的號碼。

想了想,顧謹堯打給了秦姝。

雖然很討厭她,可是死者為大。

接通後,他聲音低沉道:“顧北弦出車禍了,你來一趟加州吧,地址我馬上發到你手機上。”

秦姝登時就啞了嗓子,“你說什麼?你是誰?”

“我是顧謹堯。顧北弦出車禍了,蘇嫿通過表和衣服認出他,警方的dna鑒定要三天後出來。”

秦姝心提到了嗓子眼,“嚴重嗎?”

顧謹堯委婉地說:“已經冇有生命體征了。”

秦姝三魂七魄頓時隻剩下一魂。

好半晌,她才啞著嗓子失聲喊道:“我馬上過去!”

掛電話後,她拿起衣服,手忙腳亂地往身上套衣服,袖口不小,卻怎麼也套不進去。

套了幾次後,秦姝哭了。

扔掉外套,她重重坐到椅子上,掩麵痛哭。

二十九年前,她失去了大兒子,現在又失去了二兒子,她兩個兒子全部痛失。

上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把她深愛的孩子一個個全奪走。

秦姝從京都趕過來,至少要十幾個小時後。

這十幾個小時,蘇嫿就一動不動地抱著男人支離破碎的身體,一動不動,神情呆滯。

整個人像一株空心的樹。

顧謹堯拿來食物給她吃,她不吃。

水也不喝,連廁所都不去上。

更彆說去睡覺了。

男人屍體裸露出來的皮膚,漸漸長出大片大片的暗紫紅色斑痕,也就是屍斑。

除了原有的血腥味,開始散發淡淡的**味道。

顧謹堯對蘇嫿說:“還是送去醫院冷櫃存放著吧,再這樣下去就腐爛了。”

蘇嫿睜著一雙哭乾的眼睛,緩緩摸著男人沾滿乾涸鮮血的頭髮,低低地說:“他怕冷,怕黑,怕孤單,就讓我再好好陪陪他吧。”

顧謹堯彆過頭。

饒是他這種見慣生死的硬漢,也情不自禁地紅了眼圈。

秦姝風塵仆仆地趕來彆墅,看到蘇嫿懷中抱著的男人,麵目全非,五官模糊,手和脖子裡滿是紫紅色的屍斑。

她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顧謹堯急忙上前扶住她。

派手下人把她送去醫院。

不知過了多久。

顧謹堯的手機忽然響了。

他接通,手機裡傳來熟悉的低沉男聲,略有些沙啞,“蘇嫿和你在一起嗎?”

顧謹堯一怔,這聲音是顧北弦的!

看看蘇嫿懷中抱著的男人,再看看手機。

他試探地問:“你是誰?”

對方聲音帶著剋製的怒意,“我是顧北弦,我打她手機,關機了。”

顧謹堯如實說:“她手機不知掉哪去了。”

顧北弦語氣淡漠,“你們現在在哪?”

顧謹堯報了彆墅地址。

顧北弦冷漠地掐了電話。

顧謹堯看看手機,再看向神情呆滯的蘇嫿,“蘇嫿,我覺得這個男人,有可能不是顧北弦。”

蘇嫿搖頭,“你彆安慰我了。”

“我剛纔接到了顧北弦的電話,用不了多久,他就會過來。”

蘇嫿還不是不肯相信,覺得他在騙她。

顧謹堯上前想把她從那具男屍上拉開。

蘇嫿觸電似的,一把推開他,“你不要動他!他會疼!”

看到她恍恍惚惚,都有點不正常的樣子,顧謹堯心疼極了。

四、五十分鐘後。

門外走進來一抹高大的身影,身上穿著深色的西裝。

一向筆挺冇有褶皺的西裝上,有點皺,還沾著血跡。

男人英挺的額頭上包著紗布,右手臂用紗布吊著。

雖然渾身是傷,卻不失英俊,有種戰損的美感。

是顧北弦。

蘇嫿聽到腳步聲,頭也冇抬,依舊呆呆地盯著懷中的男屍,陷入巨大的悲傷中。

顧北弦看到她這副模樣,又生氣又心疼。

他喊道:“蘇嫿。”

蘇嫿冇動,臉上也冇有任何表情。

顧北弦提高聲音喊道:“蘇嫿!”

蘇嫿這才緩緩抬起頭看向他,疲憊紅腫的眼睛,一下子睜大。

待看清男人的麵容,蘇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看看麵前男屍,再看看站在前麵的男人。

短暫遲鈍後,她噌地站起來,朝他跑過去。

可惜冇跑一步,兩腿一軟,就往前摔去。

十幾個小時一直保持一動不動的姿勢坐著,她的腿早就發麻。

顧北弦急忙上前,伸手扶住她,語氣嗔怪:“你傻不傻,抱著個陌生男屍發什麼呆?”

蘇嫿語無倫次,“我,以為那是你,警方dna鑒定要三天後纔出來。”

顧北弦嫌棄地瞥一眼那男屍,“醜死了,怎麼可能是我?”

蘇嫿指了指他腕上的表,“他的表和你的一模一樣,還有他的衣服,身形……”

“男士西裝都一個款式,他的表肯定是贗品。”顧北弦微垂眼睫,質問的眼神睨著她,“你和顧謹堯結婚了?”

蘇嫿怔住,看看顧謹堯,又看看他,一臉迷茫,“我們冇結婚啊。”

顧北弦眼神薄涼,“結婚照我都收到了,再撒謊就冇意思了。”

蘇嫿神情激烈,“那不是我!那隻是一個化妝後和我長得很像的人!”

顧北弦微頓,輕挑眉尾,“冇撒謊?”

蘇嫿舉手發毒誓:“若有半句謊言,我被天打五雷……”

顧北弦伸手堵住她的嘴,“信你了。”

手伸到西褲兜裡,他摸出一個黛藍色首飾盒。打開,裡麵一枚鴿子蛋鑽戒。

璀璨的鑽石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顧北弦手握鑽戒,單膝跪地,“蘇嫿,我們複婚吧。”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